正當石源行走中,忽然聽到淅淅索索的爬行聲音,似乎是從建築牆壁上發出的。

正當石源行走中,忽然聽到淅淅索索的爬行聲音,似乎是從建築牆壁上發出的。

“好像遇到什麼不得了的東西了!”

石源面色突然一囧,他好像又餓了。

所以他轉身就要回去,可是這時四面八方有藤蔓纏來,要將石源徹底纏繞。

“吃的。”石源張開大嘴便朝衝來的一條藤蔓咬去。

啊嗚一口下去,那天粗大的藤蔓直接被咬成了兩截,而且被咬之後,藤蔓無法復原,甚至隨着這個小孩的咀嚼聲,整條藤蔓都在枯萎,就像是這條藤蔓被一口咬掉了生命之源。

可是這裏並不只有一條藤蔓,其他藤蔓紛至迭來,直接將石源捆了起來。

剛剛束縛,便有破碎聲響起。

石源的力氣空前的大,他掙脫了束縛便開始連續張口咬斷了十好幾條藤蔓,隨着他鼓鼓囊囊的嘴巴咀嚼,那十幾條被咬的藤蔓迅速枯萎。

其他藤蔓就要迅速逃離,它們根本奈何不了對方,只能撤退。

“吃飽了。”

石源打了個飽嗝,正準備離開,那些撤退的藤蔓有重新回來纏住了石源,它們可是聽到這個恐怖的東西吃飽了,既然吃飽了,那應該就沒那麼可怕了吧。

果不其然,這個小人類被束縛之後便再也沒有反抗的能力。

所以藤蔓們開始將之拖向自己的大本營。

神樹生有三千丈,它是很多種族的圖騰,但在某一天,神樹被神樹藤給寄生,從此聖地化作死地。

原先的神樹此刻已經枯黃,而依附在上面的神樹藤卻垂落下萬千藤蔓。

石源被幾百根藤蔓拉倒半空,神樹藤要對這個小東西進行寄生。

神樹已經快要枯死,到那時寄生在神樹上的它也會慢慢走上死亡,所以它想提前找個強大的宿主。

神樹藤對看不透的生靈皆認爲是強大,但是它似乎沒搞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有些強大的生靈,它根本惹不起。


神樹藤將一半本體從巨大的外殼中取出,想要和過去的那些年一樣,將本體依附在這個神祕少年身上,從而完成寄生。

但是就在神樹藤即將完成寄生的時候,被捆住的石源突然掙脫了神樹藤的束縛。

神樹藤大驚,直接加快了寄生的速度,它可不能讓對方跑了。

可令它萬萬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這個人類少年非但沒有跑,反而迎着神樹藤的一半本體便衝了上去。

神樹藤感覺到不妙的時候,石源已經抓住了它的本體。

這是一顆類似竹筍的種子,綠意盎然,生機充裕,可惜只有一半。

神樹藤的本體只有拳頭那麼大,一半便更小了。

石源張開嘴便吞了下去,簡單咀嚼之後,他的臉上便洋溢出幸福的微笑。

太好吃了!

隨着咀嚼聲響起,整個神樹藤都在迅速枯萎,彷彿生命力在急速消失。

嗅了嗅,石源立刻順着神樹藤延伸出來的藤蔓朝着味道源頭而去。

這麼好吃的東西,當然是存起來以後吃。

此刻的石源就像是小松鼠,正在尋找過冬的糧食。

僅僅片刻,神樹藤已經枯萎成僅剩一截藤蔓艱難求生。

“好吃的,你往哪跑!”石源發現一隻兔子竟然在逃跑,立刻追了上去。

一隻綠色的兔子,渾身散發着香噴噴的味道,不追它追誰!

石源跑起來時,直接令神樹藤本體恐慌,很顯然它的金蟬脫殼失敗了。

非但如此,這個少年跑起來也太恐怖了,簡直就是土石飛濺,草木退讓。

“站住!”石源轟的一下平移了數百米,在他經過的地方全部攔路的樹木化作了虛無。

神樹藤本體一回頭正好看到一隻小手緩緩變大,然後它便被抓住了。

“好吃的,跟我回家。”石源拖着兔子腿便朝着祭壇而去,那裏已經被他當成自己的家。

剛剛回去,正好撞見那隻已經死掉的黑毛雞正要詐屍逃走。

結果石源在它驚恐的目光下又把它摔死了。

看到這一切的綠毛兔子,瞬間老實了, 連鳳凰都這待遇,它只是一個小寄生樹妖,死了就真的活不了了。

而且它的一半本體被吃掉,此刻已經成爲追捕它的一個座標。

毫不懷疑,若是它跑掉,再被抓回來的下場,必將是更加恐怖的遭遇。

此刻,它已經有活下去的辦法。

作爲寄生性種子,它最大的長處便是因地制宜。

再惡劣的環境也不能把它消滅。

然後,綠毛兔子便開始在祭壇旁邊刨洞,石源發現對方沒有逃跑的打算,也就不理會。

開始繼續出去找東西,因爲他明白,這個綠毛兔子摔不死,只能吃掉。

不過,他已經掌握了對方的生死,這一點即便是綠毛兔子恐怕都不清楚。

任何被他咬過的東西,只要他想,便能直接抽取對方的生命之源。

這時候的石源也明白,自己需要補充的東西太多,所以必須時刻準備好食物。

一切爲了填飽肚子。

多麼淳樸的目標呀。

利齒雲紋虎每天都會巡視自己的領地,它主要預防的還是來自北方的敵人,那隻神樹藤。

它圈養的食物總是會被不經意間被擄走,所以時間一久,它養成了這種習慣。

這天,它依然嚮往常那樣巡視,它本身有山嶽那麼大,所以每次巡視它都是低着頭,生怕錯過什麼。

不過它很意外的是,這天下着大雨,神樹藤竟然沒趁機來。

巡視一圈後,它準備回山洞休息,雖然大雨對它影響不大,但是雨水粘在毛上還是很難受的。

“好大,好香!”

利齒雲紋虎剛剛轉身便聽到了這一聲尖叫從遠方盡頭響起,然後他便看到了遠處的樹木開始飛速坍塌,伴隨而來的還有巨大的煙塵,即便是大雨都衝不散的煙塵。

“吼!”

它本能到危機,來者畢竟是勁敵。

可是當它的目光捕捉到來人的身影時,不免愣了一下,也就是這麼愣神的瞬間,一隻拳頭轟擊了過來。

“吼!汪——”


利齒雲紋虎的利齒直接被一拳打斷,它小山般的身影直接倒飛了出去,壓斷了一大片樹木。

堂堂虎王,連汪星語都無師自通了。

“帶回家慢慢吃。”小小少年拖着巨大山嶽雲紋虎便朝着自家祭壇而去。

“吼!人類你要帶我去哪!爲何我動不了了!”虎王很懵逼,他爲什麼動不了。

他沒感覺的事,在他脖子位置,已經被石源咬了一口。

只要被石源咬過的食物,生命都會歸他所有,生命之源都是他的了,這身體自然不會再聽虎王的。

“你竟然會說話。”石源立刻來了興趣,他坐到對方鼻子上,託着下巴問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利齒雲紋虎都快哭了,他怎麼知道這位大佬是誰呀。

“我不知道。”

大雨中,利齒雲紋虎看到坐在自己鼻子上的人類少年臉色微沉,似乎不高興了。

然後他就感覺到自己渾身的生命力在飛速流逝。

決不能這樣!

“等等!我雖然不知道,但有人一定知道。”

“真的。”石源眼中都是光,血雨中,似乎還能看到少年那份天真爛漫。

“真的,我現在就帶您去。”


“好呀,但是我餓了。”石源一雙眼睛都開始閃爍綠光,他就那樣盯着雲紋虎的脖子看,似乎在想怎麼吃好。

“人類,不,大人,我知道有一處地方有數不盡的好吃的,很香很香的那種。”

“真的嗎?快帶我去。”

利齒雲紋虎感覺到身體能夠動之後,便馱着這個可怕的人類朝着一處山脈而去。

猴兒山,位於無源之森的核心邊緣區域,這裏盛傳着即便是強大人類都喜歡的猴兒酒。

所以即便無源之森非常危險,但依然有不少強大的存在跨越千山萬水,歷經艱難險阻來到猴兒山尋那千年佳釀。

“啊嗚嗚——還有多久?”

利齒雲紋虎背上傳來啃食聲,不久一個神果種子便被石源吐了出來,灑遍大地。

“快了,大約還需要一千里。”

石源發覺有個坐騎還是不錯的,如果這個利齒雲紋虎真能幫自己找到好吃的,那就勉強留下吧。

“您是被家人拋棄了嗎?”

利齒雲紋虎感受到背上一陣沉默,突然有種在死亡邊緣瘋狂試探的感覺。

這種感覺,怎一個刺激了得。

“家人是什麼?能吃嗎?”

石源很好奇,他確實不知道家人是什麼,難道是那堆石頭?

這次輪到利齒雲紋虎沉默,是他錯了,這麼兇殘的人類怎麼可能有家人。

雲霧襲來,大雨潰散,利齒雲紋虎停下了腳步,因爲在他前面出現了一羣猴子兵攔路。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我是雲紋洞虎王。”所謂名自然都會報名號,而不是姓名。

畢竟就算報上姓名,誰知道‘小虎仔’是誰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