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要去開門,林舟腳步卻是一頓,不對!

正要去開門,林舟腳步卻是一頓,不對!

鬼臉是會出現在水裡的,可自己身上出那麼多汗,汗水也是水,鬼臉為什麼不出現在汗水中,殺了自己?

「汗水裡沒有鬼……」林舟眉頭擰了起來,這裡居然出現了前後矛盾的點。

「難道是因為汗水的量太少,所以鬼才不上?我多想了?」林舟腦海里冒出一個想法,這猜測也是有可能的,不過既然懷疑的種子種下了,豈能就這麼放棄。

注四:再強調一遍,遊戲的目的並不是殺人,過去不是,現在不是,將來更不會是,所以務必放心,遊戲不會給出必死的結局。如果你認為當下遊戲是無解的死局,那肯定是你忽略了什麼。冷靜下來,再從頭仔細梳理一番。

這一刻,林舟想到了注四,他開始從頭梳理起這次遊戲來。

自己來到這客廳,按照遊戲要求,關好門,造出一個符合要求的密室,然後用兩個碗接水,請鬼。

「這裡比較奇怪,請鬼的時候,為什麼要脫掉鞋子呢?」其實之前林舟就覺得請人喝一杯的時候脫鞋比較怪,不過這裡請的是「死人」不是活人,林舟就沒多想,不同的地區還有不同的風俗呢,沒準這就是請鬼的風俗。

此刻重新回去梳理,帶著「挑刺」的眼光去看,這點異常在他眼中便無限放大。

可這到底是提示什麼?

脫鞋子從水裡趟過去?

用腳把鬼熏死?

鬼臉都已經沒了,再想這個也毫無意義,林舟便跳過,往後想。

後面到了他喝水,水中突然出現一張鬼臉,嚇得他扔掉碗灑了水,這張臉的眼睛並不是看他,而是看著天花板。

之後,他試圖踢翻茶几打翻碗,都不奏效,他便打算離開,可客廳已經成了密室,無法出去。

他想到了再請鬼喝一杯,想去洗手間接水,卻發現碗里往外流血水……

「不對!」

「這裡有問題!」

林舟猛的一拍大腿,當時的場景是,他正準備去洗手間,被身後水聲打斷,然後他看到滿是鬼臉的血水向他腳下流去,他怕自己被血水堵在那,便馬上回了客廳。

現在想想,他剛剛打算進洗手間,碗里就流血水驚動他,會不會太巧了呢?

好吧,這個說巧合,其實也說得過去,但是後面血水往他腳下流,這一點無論如何說不過去。

因為在後面整個過程中,血水只是機械的填充客廳,再沒有一次主動往他腳下流的。

那是唯一一次主動!

「鬼在阻止我進洗手間!」這個事實已經很明顯了。

「洗手間里一定有鬼害怕的東西!」林舟幾乎是喊出了這句話,不過他很快就搖頭,「不,不是這樣。汗水裡沒鬼,就是在告訴我『鬼不在水裡』這件事情,不是洗手間里有鬼害怕的東西,而是鬼就藏在洗手間里!那隻鬼還很虛弱,根本無力殺人,而且會被人輕易反殺,所以它才在客廳弄出那些鬼臉來嚇人,把人困客廳里拖延時間。血水流滿客廳的那一刻,就是它元氣恢復,從洗手間里出來殺人的那一刻!」

念及此,林舟又是一身冷汗,這遊戲雖然簡單,但真的是太坑了,陷阱一個接一個,稍不注意就是萬劫不復。

「沒時間了!」如果血水沒有被抽走,現在差不多要流滿客廳,林舟不敢再猶豫,抄起一把椅子就去了洗手間。

一把推開門,裡面的景象即便是林舟也感覺一陣頭皮發麻,只見一個披頭散髮七竅流血的女人正從鏡子里往外「邁」,就好像鏡子是一道門一樣,她幾乎已經快要邁出來了,就左腿還有一截小腿仍在鏡子里!

「帥哥,人家好冷好寂寞,」眼前突然一花,猙獰的女鬼消失了,一個瓜子臉大眼睛的少女把自己胸前的布摘下來,往林舟臉上一扔,風情萬種的道,「你想陪……」

「即使已經快出來了,還是沒辦法傷人么?」林舟直接掄起椅子,就往那光腚少女身上狠狠掄過去。 咔嚓!

椅子正中鏡子中心,一下就把鏡子砸破,椅子腿接觸鏡子的地方破了巴掌大的一個洞,蜘蛛網一樣的裂紋向四處爬去。

女鬼一臉猙獰,滿是血的臉已經扭曲變形,怨毒至極的瞪著林舟,張牙舞爪的想向林舟衝過來,不過破碎的鏡子里卻好像有一股無法抵抗的吸力,硬生生把女鬼吸了進去。

「鏡子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大門,門被破壞,所以她就出不來了?」看著鏡面上的洞口,林舟總感覺那後面隱藏著另外一個世界。

那是一個什麼世界?

厲鬼的世界嗎?

人死後是不是去了那個世界?

一邊琢磨,林舟一邊走出洗手間,來到門口一擰門把手,輕而易舉的就將門打開。

「看來這次是真的過關,不再是陷阱了。」林舟的神經這才真真正正放鬆下來,按照注二的說法,密室門可以打開,就代表他真的已經破解謎題。

嗡!

手機傳來震動,林舟從兜里摸出來一看,發現是一條微信信息,點開微信,是一個叫「恐怖密室」的公眾號發了一條消息。

「恐怖密室?我好像沒關注過這個號吧!」林舟點開了這個公眾號,是一條發給他的消息:「恭喜你,通過試煉遊戲,正式成為玩家,該恐怖場景將會出現在密室中,你將獲得獎勵————初級天賦『厲鬼的黑嗓子』。」

不用想,這個公眾號肯定就是那個密室經營遊戲,連鬼都有,憑空往自己手機上甩一個公眾號還不是小兒科。

「厲鬼的黑嗓子,這是什麼玩意?」林舟打字問道,這名字簡直不知所云。

恐怖密室回復的很快:「任何歌曲,不管是流行金曲還是洗腦神曲,甚至是稚嫩的兒歌,你使用該天賦時都能夠將其唱出陰森恐怖的效果,對特定的人還能夠有10%的概率引發對方內心的恐懼。」

「什麼鬼!」林舟真想把這獎勵給砸了,把歌唱出恐怖陰森的效果,這技能有毛用啊,別人看恐怖電影的時候他去伴唱營造氛圍嗎?

倒是引發內心恐懼這點還有點用,只是限制太大,只有10%的概率,還只能對「特定的人」才有效果。

「特定的人是指什麼人?」林舟打字去問。

「請玩家自行摸索。」

「這初級天賦已經給我了嗎?為什麼我感覺一點變化都沒有?」

「試煉獎勵將在玩家綁定恐怖密室之後發放,檢測到玩家現在有一座恐怖密室,請問是否綁定?」

「我如果不綁定,會有什麼後果?」林舟問道。

毫無疑問,只要他綁定了密室成為玩家,像現在這種危險至極的厲鬼遊戲將會成為家常便飯,他的人生就會從此變了一個模樣。

「這將會被視為你主動放棄玩家資格。」公眾號回復道。

要放棄嗎?

要遠離這種危險的遊戲嗎?

「我想擁有一種超級醫術或者超級藥物,能治癒植物人,可以嗎?」林舟沒有立即放棄。

在他10歲的時候,他和表姐一起出門,他看到對面馬路上的一個巨大的多啦A夢時,便高興的跑了過去,這個時候是紅燈,他剛跑出去,一輛車來不及剎車,撞向了他。

他嚇得手足無措,以為自己小命玩完了,可關鍵時候,一雙手從背後推過來,把他推到了前方,當他聽到身後巨響的時候,他回過頭去,只看到一道輕柔的身影飄向天空,灑下一滴滴鮮艷的血……

就是在那之後,林舟開始瘋狂的練膽,如果自己當時膽子夠大,沒有被汽車嚇傻,表姐或許就不會沉睡不醒了,他睡墳地、探鬼宅、在火葬場兼職,硬生生把自己練成了不懼鬼神的鐵膽。

可表姐卻再也醒不過來了。

這是他心中一生的痛。

「當玩家達到一定等級之後,可以。」

「我綁定!」

「綁定成功,恐怖場景已經出現在密室中,玩家已經獲得獎勵天賦。」林舟真切的感覺到自己身上多了一種能力,這感覺很奇怪,就好像他知道要怎樣寫字一樣,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要怎樣唱才能夠把歌唱出恐怖氛圍。

不僅如此,請鬼喝一杯這個恐怖場景在恐怖密室的信息也出現在他腦海中,和他經歷的恐怖遊戲比,植入密室的恐怖遊戲簡化了一點,用水沖走那裡就是結束,後面鬼在洗手間這個反轉去掉了。

這讓林舟不得不猜測,難道之前自己身上出那麼汗,其實是遊戲設置的提示?

除此之外,林舟還清晰的知道自己兜里多了一把鑰匙,掏出來看看,和普通鑰匙沒什麼區別,只是在上面刻了一個鮮紅的「1」字。

公眾號上還有三個導航欄,最左邊是「恐怖場景」,林舟將其點開,上面有兩個主題,一個是「女高詭談」,便是密室已有的主題,另外一個則是「不要和它說話」,看這名字,肯定是之前剛剛經歷的恐怖遊戲沒跑了。

這兩行字上方,還有三個黑點,林舟點了下黑點,出現「更多恐怖主題等待解鎖中」幾個字。

中間那個導航欄是「密室經營」,那上面只有一行字;「日常任務:兩個客人」。

林舟點開這兩個客人的任務,是詳細說明:「你的密室已經超過七天沒有一個客人了,身為玩家,怎麼能讓這種情況發生呢,今天7點之前,請讓至少兩個客人光顧密室。此任務積分為1。」

「積分有什麼用?」林舟問道。

「當積分達到一定量之後,遊戲商場便會開啟,玩家可以在商場購買天賦、能力、或者道具。」

「達到多少才能開啟?」林舟竟然有些枰然心動的感覺,治癒表姐就靠這商場了!

「沒有固定數值,視玩家能力而定。」不過,他並沒有得到一個確定的答覆。

林舟又點開第三個欄目「玩家卡片」,上面詳細記錄了他的性別年齡職業身高體重以及「厲鬼的黑嗓子」這個天賦技能。 雖然已經那麼多天沒客人了,不過這「兩個客人」的任務實在不難,公眾號又沒對這兩個客人做出具體要求,打電話叫兩個熟人幫忙就是。

不,其實叫一個就行,他自己也可以充當客人的,誰說自己就不能去自己的店消費了?

找誰幫忙呢?

根本不用猶豫,「梁老師」三個字立即出現在林舟腦海中,這貨原名叫梁川,是林舟大學舍友,並且還是鋪挨在一起,頭頂頭一起睡了四年的陳年老基。

要說梁川也是班級里一個異類了,大二的時候迷上網路,看了大半年後手癢按捺不住開始自己寫。第一本就出成績不是最厲害的,真正的騷操作是人家自從碼字后成績反而越來越好,從原來的中游一下竄升到上游,在大三下學期的時候還考了一把全班第一。

如今畢業季到來,身邊的同學找工作的找工作考研的考研,梁川卻啥都不幹,在海邊租個房子全職碼字,一個月稿費比別人一年工資都高。

電話剛播過去,對方就是一嗓子,還帶著哭腔,「小林子!」

「梁老師,受什麼刺激了?」

「我被甩了!」梁老師鬼哭狼嚎道。

「被甩了?」林舟問道,「你不是說那女孩很喜歡你嗎,怎麼就被甩了?」

「她是喜歡我。」

「那是她家裡人不喜歡你了?她爸媽?」

「不是,她老公。」

「······」林舟無語,這個人不喜歡他那確實沒法繼續了,沒任何毛病,愣了足足三秒鐘又問道,「你發現的?」

「她攤牌的。」

林舟忍不住就罵了起來,「卧槽梁老師你是吃屎長大的嗎,談了半年的女朋友,結果人家是個有夫之婦?」

「我都那麼傷心了,你還罵我,嗚嗚嗚······」

「這是好事,你應該感謝她早點讓你知道真相,她完全可以等你們結婚了再告訴你的。」

「卧槽,小林子!」梁川都被這話驚呆了,「咱們一起睡了四年,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你這麼禽獸。」

「別廢話了,有點事,過來幫忙。」

「給我五分鐘時間,我馬上到。」

「五分鐘?」林舟一驚,「你開飛機過來啊!」

「我本來就在去找你的路上。」

「行,到了說。」

說是五分鐘,其實也就兩三分鐘,梁川便出現在了密室里,一身嶄新的衣服,新剪的時髦髮型,就連眼鏡都換了一副新的。

「我去,你不是失戀嗎?」林舟看得是目瞪口呆,「不知道的還以為你相親去呢!」

「是啊,我就是來相親的,和你。」梁川看著林舟,突然「羞澀」一笑,「我發現,對我最好的還是你,我們才是真愛,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

「做任何事情嗎?」林舟一伸手,「我還真有一件事要麻煩你,你看我現在窮得叮噹響,密室又馬上快倒閉。把你銀行卡支付寶還有微信的錢全部轉給我,然後再借錢買十幾分高額保險,受益人寫我的名字,去公路上挑一輛喜歡的車撲過去。我只有這一個小小的要求。」

「靠,買保險還得讓我去借錢,你比那些bitches還要婊啊!」

「行了,別bitches了,你這都換了新髮型換了新衣服,決定重新開始,那就真重新開始,過去的就別糾結了。」林舟安慰道,「這世界上眼瞎的女人多的是,你很快會再找到自己的真愛的。」

「你大爺!」梁川比了一根中指過去,「小林子,這都仨月了你這密室還是沒起色,這足以說明你這個主題有問題,聽我的,換個主題吧,錢這方面不用擔心,我反正分手了也沒花錢的地方,就當入股好了。」

「我已經新上了一個主題了。」林舟道。

「什麼時候上的?」梁川挺感興趣,「什麼樣的主題?」

「一個比較簡單的主題。」林舟簡單把恐怖遊戲敘述了一遍,當然只是介紹個開頭,裡面的道道要是就說出來,那就沒意思了。

「小林子,就只在一個房間里,這會不會太簡單了?」梁川持懷疑態度。

「不會,有個詞叫『短小精悍』,看著簡單未必就不複雜。」林舟道,「梁老師,你膽子不小,不妨玩玩這個新主題,我呢,再去溫習溫習女高詭談吧。哎,很多天沒開張了,拉你來當客人。」

「拉我當客人沒毛病,你自己也玩是什麼鬼?整個密室都是你布置的,你也體驗了好幾遍,還沒玩夠?」

「這都幾天沒客人了,太冷清,我自己也客串一把客人。」林舟當不會說這是任務。

「創業本來就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不要著急,慢慢來。」這下輪到梁川安慰了。

「不著急?我現在急死了,我已經比馬雲起步晚了20年,再不抓緊時間,怎麼趕上他?」

「······」梁川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沖林舟一比大拇指,「就沖你這份不要臉,我給你叫倆客人!」

「你打算叫誰?」

「你猜?」在林舟疑惑的目光中,梁川直接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高小群,你不是要分手嗎?可以!只要你做一件事情,我保證再也不出現在你身邊,並且把你的聯繫方式刪得乾乾淨淨……放心,不是什麼過分的事,我兄弟這邊剛開了一密室逃生,還沒什麼顧客,你過來捧個場,也順便多叫幾個人來,地址我發你手機上。我也在這裡,半個小時內我要看到你,就這樣。」

「還有這種操作?」林舟對梁川的佩服簡直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反正以後再也不會有交集,那為什麼不廢物利用一下?」梁川大手一揮,「千萬不要崇拜我!」

「不要啊大佬,你就可憐可憐我,讓我崇拜一下吧,不崇拜你我會死的。」

「不行,快收回你的目光,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都不能擅自崇拜我。」

……

某高檔酒店的包廂里。

高小群捧著電話,桌子上一圈人幾乎都不說話,靜靜的聽著,其中一個妝化得比女人都精緻的青年還一眨不眨的看著高小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