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韓峯,就像是被她們三個給綁架了,除了兩條腿還能走路外,一動也動不了。

此時的韓峯,就像是被她們三個給綁架了,除了兩條腿還能走路外,一動也動不了。

“你們這是要綁架嗎?我被你們箍死了!”韓峯表面上看很無奈,其實心裏早就了開了花!幾個女生也知道,他是裝腔作勢,等他說完,挽得更緊了!

好不容易來到了車上,林子瑜知道夢瑤猴急,便說:“夢瑤,你和你的韓峯哥哥在後座吧!”

“謝謝子瑜姐姐,今天我一定促成你和韓峯哥哥的好事!”

“去,誰用你促成?”林子瑜臉一紅。

秘巫之主 哈哈,你臉紅了!”林小舞和夢瑤見林子瑜的樣子,一起拿她開涮!“你想到什麼了?”

“哎呀,你們兩個小妾,敢來欺負我原配了!”林子瑜說着,就掄起了手,做出了打人的人姿勢。

“哎呀,不好了,原配欺負人了!”夢瑤大喊着,撲到了韓峯的懷裏。林小舞則是跑去開車了。

一具嬌軟柔嫩的身軀,在韓峯的懷裏不斷的蠕動着。火熱的脣片,迷離的眼神,四處遊蕩的雙手,把兩人帶人了二人世界!

齊B短裙往上一掀,很方便。這也是夢瑤今天沒有穿短褲的原因,在這個季節穿短裙可是要點氣魄的,可是夢瑤爲了韓峯,什麼都願意!

她對準位置,慢慢坐了下去!

“唔~”兩人幾乎同時,發出了舒爽的一聲。坐在前排的兩人,身子也不禁一顫!

韓峯頓時被包圍,他想突圍出去,便來回的廝殺着!可是對手也不甘示弱,包圍圈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幾乎要把他吃掉!兩人都使出了全身的本領,你來我往的戰了個難解難分! 幾個人商量了一會,一致同意把這個消息告訴丁丁。但不是夢瑤告訴她的,而是韓峯。這樣,她的心裏負擔會小一些。但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丁丁還是忍不住的哭了!不知是喜是悲。

說完丁疤子的事,韓峯又把手機拿出來,找出神石山的照片讓她們看!

“這,這不是跟你師傅的那幅畫…差不多麼!”林子瑜看了沒幾張,就捂住了嘴巴。

“就是,就是,我說我感覺在哪兒見過似的!”林小舞也附和着。

“所以,我和夏武還準備上去看一看。但是,那山實在是太陡了,沒有專業的工具,根本上不去!”韓峯見她們也覺得像,頓時有點興奮,趕緊去洗了手,把那幅畫拿了出來,“來,看看,比一比!咱們一點一點的對,看到底是不是!”

幾個人都把眼睛盯在這幅畫上,然後一點點的和韓峯拍的照片進行比對!每一張照片他們都很仔細,經過認真的比較,終於有一張,跟這幅畫差不多,甚至連大的石頭都是一樣的!

“看來,這幅畫,畫的就是神石山!”林子瑜擡起頭,看着韓峯說道。“我覺得,至少有八成的把握!”

“我也是這麼認爲!到時候,咱們再去!”韓峯也點點頭,表示同意,“再去,一定要帶上工具,非要上到那山頂不可!看看那裏到底有什麼祕密!”

本來韓峯還想告訴她們,自己做的那個奇怪的夢,可是就在他正要說的時候,林小舞的電話響了,打斷了他。

“李叔叔,你怎麼打電話來了?”林小舞客氣的說到。

“小舞啊,你啥時候來中州了,我一點都不知道!你也不給我打電話,李叔叔可要生氣了哦!”電話那頭傳來了爽朗的笑聲。

“李叔叔,我在執行任務嘛!”林小舞撒嬌的說到,“那你咋知道我在中州?”

“你前幾天是不是去了金河縣?還收拾了一個連長!他今天來自請處分的時候,提到了你,所以我就猜你在中州!”

“又是這個連長!就得給他點教訓,讓他長長記性!”

“你可別小看這個連長,他是多次立過功受過獎的,可是我們軍區的明星人物!就是脾氣差,護犢子,這都是大家公認的!要不然,他現在可不止是連長了,團長都難不住他!”李師長不無讚賞的說道。

“是麼,那麼厲害,我可沒看出來啊!不過,他的老婆可厲害了,霸道的很!”

“這個宋劍鋒也是,他結婚這麼多年,對家裏也沒什麼照顧,都是他老婆一手操持,有點怨言也是正常的!我們要理解一下,基層的幹部也不容易。”

“呀,我明白了,李叔叔!你是來當說客的吧!”

“呵呵,我還用得着當說客嗎?雖然他功勞不小,但是有錯還是要罰的,我已經警告過他了!處分也下了,是全師通報!”

“哦,這樣啊!那,李叔叔,我明天去看您吧?還有子瑜姐!”林小舞說着,朝林子瑜吐了吐舌頭。

“好,明天我去接你們!正好你也幫我震一震我的那些兵,省得他們整天,不知天高地厚!”李師長說完,掛斷了電話。

這個李師長是林子瑜父親的老部下,一直受到林父的關照,是林父的嫡系人馬。雖然他也知道林子瑜在中州讀書,但是他知道老首長的家教很嚴,一般都不讓特殊照顧。所以他也只是,偶爾纔會過來看一看林子瑜。

林子瑜一般也不會給他打電話,只是遇上什麼節日,纔會打個電話或者發個短信什麼的。

相比較而言,李師長還是更喜歡林小舞。因爲林小舞活潑好動,又是習武之人,更對軍人的脾氣,何況林小舞本身也是軍人。而且,林小舞和這個李師長,還有點拐彎抹角的親戚關係。

所以,他面對林小舞的時候,更親近一些!

不過,這次他叫林小舞來,確實還有自己的想法:自己手下的的特戰分隊,剛從軍區特戰對抗賽中勝出。這下,那些小子的眼睛,簡直就長到頭頂上了,以爲天老大,他老二呢!不殺殺他們的銳氣,給他們點教訓, 天眼塵緣

他是知道林小舞身手的,肯定比他的那些兵厲害。正好林小舞又是一個嬌媚的女生,這樣把他們打敗,震撼力絕對抵得上十級強震!這樣的說服力,比你給他們苦口婆心的講一年都管用!

第二天一大早,李師長就親自開着車,來接林子瑜和林小舞了。

有這麼熱鬧的事,肯定落不下夢瑤,她也吵着要去!然後三個女生,又齊心協力的把韓峯也拽了進來。

韓峯本不想去,他已經好久沒去公司了,想趕緊去公司看看。這次,一下子就把年假、公休假都用完了, 以後再想一次請這麼長時間的假,就很難了!

也不知道,楊小春又要借這次機會,要什麼好處?

可是他又架不住三個女生的威逼利誘,最後也只能妥協,用夢瑤的話說,那就是:“也不差這一天,你就差這一天了嗎?”

韓峯很是鬱悶,他好像被這句話給綁架了,記得小四,也曾經這麼對他說過!

“既來之,則安之。既然已經跟她們一起來了,那就徹底的放鬆一下,再好好的玩上一天!”

韓峯正想着自己的心事呢,就已經來到了軍營。


這裏就是不一樣,一進來就給人乾淨有序的印象。整潔的道路兩旁,種着整齊的景觀樹。再往裏走,可以看見一排挺拔的大樹,大樹後面就是訓練場,一隊隊的士兵正在操練。

但是,他們今天要見的特戰分隊,可不是在這裏訓練,而是在營地的後山。那是一處祕密的訓練場,如果你沒人帶領,會很難發現。一開始韓峯以爲到了這裏,就算是到了盡頭,誰知,往下走了一段,再一拐彎,便豁然開朗!

這裏的訓練設施的難度和種類,明顯比剛纔那個訓練場上的難了很多,也多了很多!看來,這裏士兵的戰鬥力,會比一般士兵的戰鬥力,高出不知多少了! “看,這就是我們的特戰分隊!”李師長指着正在練習散打格鬥的隊員們,說,“小舞,今天你要幫我,好好教訓教訓他們!讓他們知道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

“李叔叔,那我打贏了你怎麼犒勞我啊?”林小舞略帶頑皮的說。

“犒勞?那就請你吃大餐吧,地方你隨便選,我請客!哈哈。”李師長豪爽的大聲說,“走,先去我的辦公室坐坐,一會再來教訓他們!”

到了辦公室,李師長給幾位倒了茶,又叫人去通知特戰分隊:“就說,今天有人來挑戰,如果贏了,直接就是今年的優秀士兵。”

“子瑜,你父親最近怎麼樣?我也好久沒有跟老首長聯繫了,回去的時候,帶我向他問好!”李師長安排完了,又對林子瑜說。

“我父親最近挺好的,我一定帶到您的問候!謝謝李叔叔。”

“哈哈,子瑜還是那麼禮貌客氣!”李師長說着,又問起了韓峯,“這位就是小舞說的,很厲害的高手吧?”

“哪裏,小舞是言過其實了!”韓峯剛剛自謙一句,就被林小舞搶過了話頭:“李叔叔,你要是不信,一會你給他一個機會,您自己看!我豪不誇張的說,他打你這的兵,三四個跟玩兒似的!連您看了都得這個!”

林小舞說着,還豎了豎大拇指!

李師長有些懷疑的看着林小舞,不是他不信小舞說的話,而是韓峯實在太年輕了。而且李師長對自己的兵,還是蠻有自信的。說打他這的兵,一個兩個還好對付。如果三四個,那可是有陣法的,威力要增大好幾倍。

再說,這韓峯看起來,也不像是多麼健壯。這裏的兵什麼都不幹,整天就是訓練,難道還不如一個上學的大學生嗎?那樣的話,豈不是說明我的兵很衰?

“我的話你還不信?不過,李叔叔你的兵打輸了,那是正常。他可是妖孽級別的人物,簡直是太逆天,您也不用太過傷心!”林小舞見李師長不相信,又補充了一句。還好像看穿了李師長的心思似的,安慰了他一下。


李師長見林小舞說道肯定,也不再懷疑,反正一會兒試一下就立見分曉了!他扭頭對韓峯說:“韓峯,我相信小舞不會看錯人,你一會一定要露一手,讓我也開開眼!”

貌合神離 李師長,你別聽小舞吹牛,我什麼時候有那麼厲害了?”韓峯還是謙虛的說,他可不想到處去宣揚,自己有多厲害!

“韓峯!”林小舞跑過來,一把挽住他的胳膊,“韓峯哥哥,你就答應我吧,就算是給我長長臉!”

說完,還趴在韓峯耳邊偷偷說:“晚上我陪你,隨你折騰!”

韓峯一聽立馬沒轍,心裏暗道:“都是被夢瑤給帶壞了!”

李師長見林小舞和韓峯親暱的樣子,不禁偷偷的樂了:“這丫頭,肯定是看上人家了!不過,能讓小舞看上的人,應該不會錯!這丫頭的眼界可高呢!”

喝完了茶,李師長就帶着幾人,來到了訓練場。

訓練場上,他們已經整好了隊形,等待着首長的指示!

“聽說你們自我感覺良好,幾乎就是‘老子天下第一’的氣勢!但依我看啊,也不過如此,我隨便找個部隊的人,比如這位女兵。”李師長說着,指了指站在一旁的林小舞,接着說:“她不過是一個警衛人員,但是你們卻不一定能打得過人家!我對她說,你們是多麼多麼的厲害,讓她不要以卵擊石。可是人家不信,現在她已經找上門來了!”

幾個人一聽,這李師長,簡直就是衝着挑事去的,生怕打不起來!

李師長停了一下,接着說:“當然,你們要是害怕,也可以直接認輸,我也不會怪你們!”

“不能認輸,跟她幹!”下面的士兵高呼,他們心裏卻一直琢磨着:“這麼漂亮的女生,那就是女神。一會兒打的時候,可不能下死手,能贏就行。別給人家打傷了,那得多心疼人啊?”

“好!既然你們有這個膽量,那我也支持你們!如果誰打贏了,直接就是咱們的優秀士兵!”李師長的這個戰前動員,做的很到位,把戰士們的心勁都給倒騰起來了。但是,誰也沒注意,李師長只說打贏了獎勵,卻沒有說打輸了怎麼懲罰!

這就是,李師長的高明之處!在獎罰分明的部隊裏,有獎就有罰。到時候,他們輸了,還不是得聽李師長任意擺佈?

很多人紛紛請戰,有“優秀士兵”的好處,誰不想搶啊?何況,這個任務看起來沒有任何的難度,擺平這個女生,估計只需分分鐘吧?

“別急,大家都有機會,一個一個來!”李師長見踊躍的戰士衆多,連忙站出來說。可是那些士兵不這麼想:“這要是被別人搶了先,把女神打倒了,那我還打啥啊?師長的話不對!”

最後,還是分隊長指定了一個人,由他來跟林小舞比試。

這人黑紅的臉膛,健壯的身材,和林小舞站在一起,根本不成比例。這場比試的結果,在這些戰士的眼中,早已勝負已定!

林小舞已經拉開了架勢,嘴裏還喊了一聲:“來吧!”

話音未落,林小舞已經率先發出了攻擊。也許是她的速度太快,也許是他太大意,只一擊,那黑臉膛就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第一下就被擊中,而且還是個女生。這在他們眼中,簡直是不可原諒的。至少這個黑臉膛在他們中間,也是排在前十名之內的。

“他肯定是大意了!”很多人都這麼想,但是很快他們就發現,事實好像並不是這樣。

黑臉膛在被擊中之後,發現眼前這個女神,並沒有想象中的容易對付,甚至有點是難對付!任他發出多大的力道,打不到對方,這是他面臨的最大的考驗!

可是這個女神,好像影子一般,你根本不知道她身在何處,只是一道道的殘影。即使你發現她已經站定了位置,可是等你打到的時候,她已經不在那兒了!自己只有被動挨打的份,一會兒的功夫,身上已經捱了幾記重拳,還有重重的幾腳。如果是在戰時,對方拿着武器,可能早已經一命嗚呼了吧!

黑臉膛正在分神之際,林小舞瞬間抓住他,一個漂亮的過肩摔,黑臉膛巨大的身軀,轟然的砸在了地上! 那些觀戰的戰士,呆了很久,才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他們可能還在尋味,黑臉膛那麼勇猛的一個人,居然被一個小女生來了個過肩摔!即使他們這些大老爺們,想給他這麼一下,也得照量照量才行,可是剛纔……

“很好,還有人來比的嗎?”李師長又問道。

這次出來的,是一個比較痩削的人,還長着一對招風耳。看他的體型也不是很大,估計是一個靠靈活見長的選手。

果然,一交手就看的出來,他比上一個黑臉膛靈活多了。但是,如果要是跟林小舞比靈活,估計差的不是一個數量級。他依然抓不住林小舞的身形,林小舞卻敢跟他拼力量。經過幾次硬碰硬的過招,林小舞故意露出破綻,引他上鉤。

不知是計的招風耳,以爲這次可以完勝了呢,誰知,自己還沒反應過來,就和黑臉膛一樣,被扔在了地上!

“這樣吧,不如兩個兩個一起,我來試一試!”林小舞現在也興奮起來,其實以她的實力,打三個也可以。但是爲了保險一點,還是不要託大了。輸了的話,可就不好看了!

這次一起上來兩人,身形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一個以力量見長,一個以靈活著稱,兩人堪稱是絕配。可是上來後,依然摸不着頭腦。反倒是被林小舞施以點穴手的絕技,幾下便把兩人扔出了戰圈。

這次,再也沒有人踊躍的站出來了。剛纔上場的這幾位,都是前十以內的高手。“自己要是上去,那還不是大白給?還是別自討沒趣了!”

“沒想到,居然還有這麼變態的女神!”

“這哪裏是什麼女神?分明是女鬼!勾人的相貌,狠辣的身手。我滴神啊,這個世界怎麼能這樣!”

底下的戰士議論紛紛,但絕口不提上來比試的話了!


“好了,別說話了!大家有什麼感想嗎?你們不是覺得天老大,你老二嗎,這次怎麼了?你們還覺得,自己的功夫很牛嗎?連一個小女生都打不過,還在我面前擺什麼譜,你們有什麼資格!”李師長看似嚴厲的說道。

然後,話鋒一轉:“你們不要想着,這個女生是我特意從哪兒,請來的高手!故意給你們難堪的,其實根本不是,那還用特意請嗎?隨手一抓一大把,比她厲害的人海了去了!”

說着用手一指韓峯,接着說:“比如他,韓峯。這位女生的朋友,他還只是一個大學生,卻可以一個打你們五個,信不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