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站在大殿之上的一名普通弟子站了出來,將面上的人皮面具摘下,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了連翹的眼中。

此時站在大殿之上的一名普通弟子站了出來,將面上的人皮面具摘下,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了連翹的眼中。

是古馳!

古馳將面具摘下之後,目光掃過連翹的方向,微微一笑,隨即看向了墨香:「我知道,各取所需。」

古馳話落,跟著有好幾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隱隱的對著幾位閣尊的位置站定,連翹能夠感覺的出來,這幾人皆是斗王巔峰的實力,她看出了剛剛古馳眼中的意味深長,隨即走了出來:「古馳,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古馳看向連翹,輕聲戲謔道:「小師妹,那日保護你的人,今日可是自顧不暇了,所以你今日怕是要隕落於此了,不過你放心,師兄會記得你的。」

連翹向容淵的方向輕輕的瞄了一眼,並沒有看到容淵熟悉的身形,想來是剛才墨香出現的時候,他便被人糾纏住了。

連翹將那日容淵送她的短劍拿了出來,星眸略帶殺意看向了古馳:「師兄,你放心,你死了,小師妹我是不會記得你的。」

幾位閣尊被古馳帶來的人絆住了手腳,剛剛妙靈天又被墨香傷到,暫時的失去了戰鬥力。現在墨香的眼中只有連欽,或者說是他納戒中的香囊,那麼此時自己的對手就只剩下古馳了,正好,六師兄,小師妹要為你報仇了!

古馳將黑色的笛子拿了出來,看著連翹笑道:「小師妹,看你此次如何應對。」

連翹看了一眼大殿之上的滄靈弟子,不能讓他將毒蟲釋放出來,指尖輕觸寒玉,迷蹤步起,短劍帶著絲絲寒意想著古馳刺了過去。

就在短劍快要觸及古馳身旁的時候,袖中的寒玉飛出,蛟尾一甩將古馳手中的黑笛拍飛,又迅速的閃身而上,將黑笛咬住。

其實古馳也沒有想吹動黑笛,只是看看連翹的實力如何。他明白就算自己現在召喚毒蟲也沒有多大的用處,畢竟那件事情安排好之後,自己身邊可以操控的毒蟲已經所剩不多了,所以此時見自己的黑笛被奪,也沒有太大的反應。

見到寒玉得手,連翹俏眉微抬:「寒玉,去找木苓,保護好她,不得離開半步。」

「主人!」明明現在主人才是最需要自己的時候,但是觸及連翹微冷的目光時,寒玉便向著木苓所在的地方飛掠而去。

此時的古馳將納戒中的挽月劍拿了出來,劍尖對著連翹,泛著絲絲綠光:「師妹,這是我剛煉製出來的新毒,你來嘗試它的藥力,再合適不過了。」

連翹嘴角微勾,將那盒從青衣手上得來的毒液拿了出來,塗抹在短劍之上。

「想來師兄對毒藥的煉製真的是登峰造極,就是不知道,這毒藥與師兄的比起來,那個要更勝一籌。」

古馳見到連翹拿出來的毒藥時,眉峰不自覺的向上一挑,手中的挽月劍剎那間化為了六道劍影向著連翹襲來。

連翹的實力已經穩固在了一星斗靈的巔峰,但是相比起三星斗王的古馳來說,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但是連翹所擅長的不正好就是越階戰鬥嗎?

連翹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劍影,心裡默默的倒數著,在劍尖距喉間只有一公分距離的時候,迷蹤步起,向著古馳的身後繞了過去,異火包裹著短劍向著古馳的脖頸刺去。

古馳看到自己劍尖刺入的是一道虛影的時候,便反應過來,感受到自己脖頸之處一陣熱浪襲來,向右側身,看看的躲了過去,面色微冷的看著連翹:

「想不到幾日不見,師妹用起異火來,倒是愈加的得心應手了。就連武器也是都換了啊。」

連翹瞳孔畏縮,看來古馳走的這幾日里,滄靈還有著他的眼線存在,就連自己換武器的事情,他都知道:

「相比起師兄來,師妹的確是進步了不少。」

古馳知道連翹這時在暗諷自己,本就陰冷的眸子,此刻更是寒上了許多:「師妹,死人可是不能再修鍊的。」

說話間,古馳手上的劍帶著綠色寒芒向著連翹又刺了過去。

連翹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如古馳,但是自己本來擅長的就是偷襲,只要他露出破綻,那便是這場戰鬥的結束。

一對短劍在連翹的手中揮舞得密不透風,古馳見自己更本就進不的她的身,心下不由得有些煩躁起來。

他握住挽月劍的手停了下來,體內的鬥氣噴涌而出,全數灌入挽月之中。

見得古馳凝聚鬥技,連翹眼角微眯,她知道,機會要來了!

連翹將短劍用異火絲線拉扯著懸浮在身前,讓火靈控制著,自己體內的鬥氣運轉,千機弩緩緩的在她的身後成型。

古馳劍招成型的時候,嘴角勾出一個淺淺的笑意,抬眸看著連翹身前用異火包裹的短劍帶起的絲絲毀滅之氣,心中冷笑道,這鬥技是不錯,可惜想要傷他,還是差上了許多:「師妹,該結束了。」

「半月斬!」

一道銀色的劍光脫離了古馳的手中,以連翹為目的地劃了過去。

火靈控制的異火短劍,高速旋轉著帶起小小的漩渦,穿過銀色的光束。

看著迎面襲來的異火短劍,古馳運行著體內為數不多的鬥氣,側身避開了要害,短劍只是刺中了他的肩膀,但是劍尖上所蘊含的毒液開始在體內擴散,連忙將肩上的腐肉削去,又服下幾粒解毒丹,帶著陰毒的目光望向連翹。

此時銀色的光速恰巧抵達連翹的面前,身上火紅色的衣裙,感應到了危險,瞬間轉換成鎧甲,擋住了古馳的致命一擊。

火紅色為的鎧甲將連翹的身形勾勒的玲瓏有致,髮絲飛舞間,就像是一位身披戰衣的女戰神。

「不可能!」

看著身著火紅色鎧甲,卻安然無恙的連翹,古馳滿臉的不可置信,那可是自己拼盡一身鬥氣的致命一擊,不可能是這樣的,不該是這樣的。

連翹將身後已經凝聚成功的千機弩對準古馳,眸含冷意,嘴角卻勾勒出一抹笑:「師兄,是該結束了。」

就在千機弩快要沒入古馳身體的時候,一道勁風襲來,將千機弩的方向轉移,只是刺進了古馳的手臂。

墨香見異火的火苗從手臂處鑽進古馳的體內,手起,毫不猶豫的從他肩膀根部將手斬斷了去。

手臂處傳來的痛感,讓古馳陷入了暈厥。

連翹抬眸看著橫空殺出來的墨香,毫不掩飾的殺意鋪天蓋地而來。

剛剛墨香在看到連翹身上衣裙凝聚成戰甲的時候,便是明白,古馳要敗了,生生的受了連欽一掌,才堪堪的轉身向著這邊趕來。

「丫頭,今日他的命你還不能拿走,不然有人會找我拚命的。」

連翹看著此刻被墨香攙扶陷入昏迷的古馳,眸中殺意未停,手掌一吸,短劍再次回到手中,異火再次包裹而上。

古馳帶來的那些人也是立馬結束了戰圈,站到了墨香身後。

墨香看著沒有放棄的連翹,嘆了口氣,自己這次倒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現在還要成為這小子的護衛:「丫頭,今日我在,你是殺不了他的,就此告辭,」繼而轉頭看向了曲幻攙扶著的妙靈天,「師妹,我改日再來索香。」

這時百里御成冷哼一聲,將手中的玉片捏碎了去:「我滄靈學院豈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墨香暗道不好,這老傢伙怕是在召喚護院聖者前來,到時候自己怕是真的走不了了,立即拉上古馳向著殿外飛掠而去。

古馳帶來的幾人對著墨香的方向跪了下去:「煩請香公子帶少主離開!」隨後幾人將自身的鬥氣開始高速運轉起來。

這時,劍閣閣尊大喊一聲:「不好,他們這是要自爆!」

連翹的目光還是死死的盯著墨香離開的方向,這次自己明明就可以殺了他為六師兄報仇的,還是功虧一簣了。

不過體內的劇毒,還有一條手臂,就當是一點兒利息了,下次再見之時,我一定要活捉了你,讓你生不如死,還有墨香,敢從我手上搶人,很好,我記下了。

幾名斗王巔峰強者的自爆,怕是這大殿頃刻之間就會被夷為平地,百里御成立馬喝到:「所有滄靈弟子,迅速撤離!」 但是弟子眾多,根本就來不及撤退,一名斗王強者達到了極限,只聽「嘭!」的一聲,離得較近的滄靈弟子瞬間就被震成了血霧。被餘波波及到的也是在剎那間失去了意識,暈倒在地。

耳邊爆炸聲響起,連翹的意識開始回神,轉頭看向木苓方向的時候,正好看見一名快要爆炸的斗王,正在向在她靠近,迷蹤步起,快速閃掠了過去,可是來不及了,白色的能量漣漪已經想著木苓席捲而去。

連翹被強光刺得眯上了眼睛,意料之中的爆炸聲並沒有在耳邊響起,當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大殿之上出現了一名白髮老者,他手中的光團還沒有完全泯滅。

此時幾位閣尊向著老者恭敬的行禮。

白髮老者將手中的白色光團拍滅,眸子在大殿之上掃過,冷冷的開口:「你們這是要把滄靈學院拆了不成?」

百里御成額間已經滿是冷汗,看向白衣老者的目光更顯謙卑:「白聖者,近日來滄靈學院發生了許多的事情,等這大殿之上的事情了結了,我再來向聖者請罪。」

白聖者點了點頭,準備離開,但是轉身的時候,看著連翹身上的紅色衣裙,輕聲的開了口:「倒是個好運的丫頭。」

連翹乖巧的露出一個笑容想著白聖者點了點頭。她自然而然的以為這白聖者是在說她體內的幽冥詭火。

白衣聖者離開之後,百里御成將大殿上的事宜簡單的安排了一下,將連翹連欽木苓三人叫到了內殿之上。

百里御成坐在高位之上,看著連翹三人,喝了一口茶,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了一會兒,才緩緩的開口:「你們知道今日古馳會來?」

連翹知道這些老傢伙定然是會發現的,也不隱瞞,直接點頭:「嗯,早在十日之前,我們便知道了。」

百里御成將手中的茶杯狠狠的往桌上一放,瞬間茶水四濺開來,聲色中帶著怒火:「為何不上報閣尊?你們知不知道今日有多少的滄靈弟子喪命於此?」

木苓有些膽怯的不敢看百里御成,但是連翹沒有說話,她也不敢多說什麼。

連翹看著面顯怒色的百里御成,嘴角勾起一絲嘲弄的笑意:「只怕說了,今日死的滄靈弟子才會更多。」

百里御成一楞,壓下心中的怒火,細細的想著連翹剛剛說的話,不覺有點兒膽寒。但是隨即又是怒火中燒:「放肆,閣尊豈是你能污衊的!」

連翹搖了搖頭,輕聲道:「這些事情,除了閣尊,難道就沒有別人能夠知道了?比如說從閣尊之位退下來的長老們…….」

這時百里御成陷入了沉默,其實他也是有懷疑過的,畢竟思過崖的事情,還有今日古馳他們混進滄靈弟子的事情,種種跡象都是表明,他們在滄靈有內應,而且不可能是普通的弟子,極有可能的便是長老之上尊位的人。

連翹紅唇輕啟:「若是院長想要調查,不如從劍閣的陵江查起,或許會有著不小的收穫。」

隨後百里御成讓連翹他們將今日之事不得外泄,便讓他們三人離開了。

木苓現在已經成為香閣的首徒,現在香閣一片混亂,妙靈天又受傷了,她理應留在香閣照應,木苓看著連翹二人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的時候,就轉身向著閣內行去。

行至山間亭的時候,連欽停了下來,輕聲的開口:「墨香的事情,是我沒有拖住他。」

連翹側身看向連欽墨色的眸子,就像是望進了寒潭一般,深幽而又寒冷,就算是白日里,依舊是有些看不清。

連翹微扯唇角,勾出一抹笑容:「不怪你,他是斗宗強者,你能夠拖住他這麼久已經是不容易了。」

一直到月上枝頭的時候,連翹摸著自己身上的紅色衣裙,容淵都沒有出現,就連南溪也是沒有露面,她想起之前容淵說的無極閣與滄靈學院的糾葛,難道是因為白聖者的出現,所以不敢暴露行蹤?

連翹將小黑蛇放進盒子之後,轉身進了修鍊室,就算是突破到斗靈了,但今日啟用千機弩還是對自己造成了不小的消耗,此時體內鬥氣匱乏。

翌日清晨的時候,連翹才退出了修鍊狀態,起身準備上劍台,因為今日又是第五日挑戰賽開啟的時候。

可推開門的時候,便瞧見,有些滿面笑意的晨星迎面走來。

見到剛剛推門一身紅衣的連翹,晨星直接閃掠到了連翹的面前:「師妹,這是要去劍台?」

連翹輕點了點頭,俏眉微抬,不知道晨星在開心個什麼勁,經歷了昨日的那件事情,此時的滄靈弟子不應是面帶憂傷的嗎?

晨星卻一把將連翹推進了門:「師妹,今日的挑戰賽停了,所以今日你可以休息一天了。師兄是來找你喝酒。」

連翹好笑的看著晨星,這人怕不是喝酒這麼簡單的吧:「師兄怕不是來喝酒的,你是想知道關於丹會籌集的事情吧?」

晨星笑著,不好意思的撓頭:「師妹真聰明,上次晨炎來找我要錢的時候,便將丹會的想法告訴我了,我是覺得可行,但是你也知道我弟弟他的性子怕是不適合做這些,不如小師妹和我合作怎麼樣?我們五五分賬?」

連翹看著面露精光的晨星,有些好笑:「我可以教你怎麼成立丹會,打理丹會,並且說服我師父,但是我可沒有時間去管,這些事情,可都得自己去弄,至於錢嘛,就按你剛剛說的五五分賬,你若是同意,我就寫下來如何?」

晨星不由得有些後悔自己剛剛說的五五分賬來了,這小師妹明明就想當甩手掌柜啊,可是自己對煉藥閣的事情一點兒都不熟悉,此時也只得笑著答應了。

「嗯嗯,五五分賬,但是師妹啊,前期投入的錢……你也是知道師兄現在可是捉襟見肘了。」

連翹看著眼前攤手耍無賴的晨星,笑著將上次在皇宮裡得到的金幣卡拿了出來:「師兄可不要說師妹佔了你便宜啊,這兩張金幣卡足夠支撐丹會運行三個月了,若是三個月之後,還沒有盈利,那麼這丹會師兄你不開也罷。」

晨星笑著接過連翹手上的金幣卡:「放心好了,若是半年沒有回本,師兄也不用來見你了。」

連翹笑道:「難不成你還想攜款潛逃?」

晨星連忙擺手,拿出了幾壇酒,給連翹與自己倒了一杯,端起酒杯,看著連翹:「師妹,預祝我們的丹會成功。」

將晨星送走之後,連翹去了煉丹房,上次散長老送來的藥材,自己都還沒有著手煉製,今日正好。

連翹進入煉丹房的時候,看到藺天昊也在煉丹,不由得都看了兩眼,想來是已經走出心結了。

進入丹陣之後,連翹先是將清心丹煉製了出來,看了一眼納戒中七品中級的藥材,有些心動起來,但是想到上次初級丹藥的煉製失敗,壓下心中的異動,準備退出丹陣。

這時藺天昊一揮袖袍,連翹面前便浮現了許多的藥材,他站在丹陣之外,輕聲道:

「小師妹,今日無事,煉丹可好?這是七品初級升靈丹的藥材,共有三幅。」

連翹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藥材,不由得苦笑一番,三師兄哪裡是詢問啊,簡直就是在押著我煉丹啊,隨即微微頷首,又重新坐了下去。

光是藥材的提煉,就耗費了連翹半日的時間,融合的時候,因為藥力劇烈的波動,使得連翹不得不損毀一部分的藥材來挽救剩下的藥液。

丹陣外的藺天昊看到連翹捨車保帥的一幕,眼神中有著絲絲的讚許之意,當機立斷,確實只有這樣才能夠使損失降到最低,不過還是差了點兒什麼。

「師妹,你將蛇葉果提煉出來的時候,將溫度降到最低再融合藥性試一下。」

連翹輕點頭,她也是發現了,這幾種主藥材之間相抗的阻力,原因就在蛇葉果其中的狂暴因子太過活躍,就算藺天昊不說,她也是準備如此試一下的。

第二次嘗試的時候,連翹開始小心的融合著,蛇葉果加入之後波動有所減少,心下也是鬆了一口氣,接下來便是融合了。

藺天昊看著紅衣的連翹,昨日香閣,他尋了借口未去,但是連翹力戰古馳的事情,晨炎回來的時候告訴他了,想在他都能夠想象出昨日的小師妹一身紅衣戰甲,意氣風發的樣子。嘴角不自覺的勾起了一抹笑容。

「要成了嗎?」

連翹感受著丹鼎之內藥液隱隱的融合之勢,紅唇微啟,低語道。

不過此時的她眸眼之中卻是愈發的凝重了,上一次就是凝丹的時候,才導致了煉丹失敗的,這一次一定不能急躁。

連翹幾個深呼之間,將心緒平復了下來,閉上了雙眸,靈魂力傾巢而出,將丹鼎之內的一團綠色的藥液緊緊的包裹住,開始凝聚形態。

「咚!」

淡綠色的能量漣漪以丹鼎為中心向四周擴散。

離丹爐最近的連翹,措不及防的受了一道,悶哼一聲,眸中厲色乍現:

「給我凝!」 丹鼎之中的能量漣漪一波接一波的向外擴散,但也就只有第一波的時候傷到了連翹,感受著丹鼎之中愈發的凝實圓潤的丹藥,連翹心底鬆了一口氣,丹成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當晚霞餓光輝灑向大地的時候,連翹才猛地一拍丹鼎,帶著瑩瑩綠芒的丹藥直衝天際。

連翹看到向外飛掠的丹藥,冷哼一聲:「想跑?」

她腳尖輕點,瞬間閃身到了半空中,手中吸力大盛,一枚渾圓的綠色丹藥便是浮現在了連翹的手掌之中。

藺天昊看著從丹陣走出的連翹,唇邊掛著一絲微笑:「恭喜師妹,竟然一次就是將升靈丹煉製出來了,當初師兄可是失敗了好幾次才成功的。」

連翹眉眼含笑,紅唇輕啟,聲音中沒有半分的驕傲之色:「僥倖而已,倒是多謝三師兄的丹方與藥材了,這枚升靈丹就送給三師兄了。」

藺天昊看著靜靜躺在連翹手心中的升靈丹,輕搖頭:「小師妹,這是你煉製的第一枚七品丹藥,師兄就不奪人所愛了,若是過意不去,剩下的兩幅藥材中,再煉製一枚給我便好。」

連翹看了一眼天色,知道是耽誤不得了,也不與藺天昊推脫,尋了個上好的玉瓶將升靈丹裝了起來,告辭了藺天昊,直接奔著劍閣行去了。

連翹見到余年的時候,不由得有些驚訝,但是面上卻是沒有顯現出半分來。

以前渾身臃腫不堪,滿臉肥肉的余年已經不見了,現在的余年一雙鳳眸,眼角還有一顆淚痣,白皙的膚色,鷹挺的鼻樑,一張薄唇開合間,簡直就比女人還要魅惑。

余年沒有在連翹的眼中看到屬於女人的驚艷,不由的有些失落,自己初見到這幅樣貌時,著實被驚艷到了。但他不知道的是,連翹驚訝過,但僅僅只是在於他前後的差距罷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