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杜荷依然在戰鬥,阻擋突厥鐵騎的步伐,我們必須馬上出兵增援。”

此時,杜荷依然在戰鬥,阻擋突厥鐵騎的步伐,我們必須馬上出兵增援。”

李二開口道。

接下來,李二把情報交給羣臣觀看。

媽蛋!

李二在監視杜荷呀!

什麼,殺俘一萬多人?

杜荷手中那裏來的兵馬?

羣臣驚訝過後,馬上紛紛質疑起來。

不是質疑消息的準確性,是質疑杜荷手中兵馬來源。

啥時候杜荷招的兵馬?

私自招兵馬,那可是砍頭的重罪呀!

“陛下,杜荷一個白身,剛貶到幽州守城門,手中的兵馬從什麼地方來的?

1000兵馬打敗突厥一萬多鐵騎,可想而知,戰鬥力絕對強悍,帝國知道這些事嗎?”

魏大噴子毫不留情的站出來指責道。

是呀!

魏徵所質問的事,每一件都是砍腦袋的重罪。

一下子,羣臣又不啃聲了!

“陛下,魏大人只說了杜荷私自招兵馬,私自出徵,還沒說杜荷殺了一萬多名俘虜。

殺俘不詳,自古皆知。杜荷手段兇慘,肆意妄爲,沒有人性,要給予嚴懲。”

長孫無忌一看有機會給杜荷上眼藥,馬上站出來質問道。

一下子,好多大臣紛紛站出來指責杜荷,至於杜荷立下的大功,閉口不提。

剛剛臉露笑臉的李二,馬上沉下臉來。

羣臣質疑的幾件事,李二也很忌諱。

說實在,杜荷那裏來的兵馬,還足足1000人,且戰鬥力極強,說李二不問,那絕對是假話。

現在羣臣一提出來,李二心中不好辦呀!

前妻桃花有點多 ,看來,只能馬上過問了。

文官的質疑,讓一羣軍方大佬心中那個氣呀!

全是一羣只會動嘴皮子的酸儒!

哼!

“一羣只會耍嘴皮子酸儒,你們除了會胡說八道外,還會點啥?別人浴血奮戰,

你們在後面瞎血噴。不管杜荷兵馬從什麼地方來,人家杜荷是義無反顧與突厥鐵騎決戰,

收復幽州,救下百姓。此時,人家杜荷還在奮戰,你們呢?戰事沒結束,就想着問罪。

你們還是人嗎?”

程咬金開口大罵起來,把一羣官員罵得老臉赤紅,羞得無地自容,低下高傲的頭。


“陛下,沒有杜荷那小傢伙趕到,幽州不可能收復,這是有功於社稷。

至於殺俘虜情有可原,在那種情況下,不殺俘虜,難道釋放掉。一旦釋放,

馬上成爲頡利可汗手下鐵騎。至於招兵一事,咱們現在情況不清楚,

不要瞎猜,等戰事結束時再詢問。本人相信,一個敢向突厥鐵騎出刀、

出槍、敢殺突厥人,保衛百姓的人,品質上絕對不會有問題,請陛下三思。”

李靖站出來建議道。

聽了李靖一番話,李二臉上才緩和一下,不再那麼陰沉,有了一絲絲笑容。 “砰砰砰!!!”

巨大的綠芒球中,碎虛指和雷霆盾牌受到了外力的擠壓,瞬時間就引爆了,沉悶的巨響如擂鼓般傳出,黃藍兩色光芒在綠芒球中,如同兩個野獸一樣瘋狂撕咬、碾壓、吞噬,讓空間都扭曲了。


然而即便是如此強橫的威力,在陳院長的面孔上依然體現不出任何的危險性,他仍舊是一副笑眯眯的表情,細細地看着身前巨大的球體,三色光芒變換着映在他的臉上,令他的表情看起來格外怪異。

唐凱和封天照在陳院長掐斷靈元輸出的通道後,兩人的身體像是受到了莫名的牽引,帶着鮮血急速倒飛,正好撞在了白蒼明凝出的兩個乳白色球體中,直接消失在了其中。

“呼”

白蒼明輕鬆了一口氣,他松下手掌,額頭微微見汗。凝結出這樣兩個精純的乳白色靈氣球,對他來說也是不小的負荷,幾乎將他目前所能動用的所有靈元都釋放了出來,通過功法轉換成了療傷用的靈氣,這些靈氣應當足夠二人使用了。

他擡起頭來,看着半空中逐漸消散的磅礴能量,也是有些咋舌。這股能量若是砸在他的身上,雖然不能要了他的命,但是給他帶來一些傷勢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若是沒有防備的話很有可能重傷。

陳院長手掌輕動,綠芒球中的能量順着球壁上萬千的小孔衝出,不斷逸散開去。他臉上的笑意愈發濃厚,目光之中對於唐凱所在的位置更是露出了一絲好奇。

“等下,我希望讓這個新來的小傢伙到我那裏去,你們不會有什麼意見吧?”他轉過頭去,看向凌雪妍和歐陽露的方向。

此時的競技場已經恢復了平靜,誰也不曾想到在這個只能算是開胃菜的嘉賓賽上,竟然能夠看到如此精彩的比賽,感受到根本不輸於所謂年輕俊傑的力量,因而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包含着一絲興奮的味道。

凌雪妍和歐陽露聽聞陳院長此言,不由得一愣。由於陳院長控制住了場面,所以凌宏也微微撤去了靈壓,太過沉重的壓力短時間內加諸在她們的身體上,會對他們造成不小的傷害。

凌雪妍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向歐陽露,然而她粉嫩的面頰中,不經意間閃過一絲不同尋常的羞紅。


歐陽露很快反應了過來,她站起身來,對着陳院長的方向盈盈一拜,露出一絲和緩的微笑,如同暴風雨後盛開的嬌豔,清純透澈,帶着清涼的光澤,優雅端莊,照亮了每一個人的心田。

“只要他肯去便可。”她芳脣輕啓,水眸波動,如鸝歌鳥語般的嗓音輕輕盪漾開來,讓人沉醉。

“好,既然如此,你們都跟我走一趟吧!”陳院長撫須大笑,一把抓住了唐凱的乳白色靈氣球,又長袖一裹,直接將歐陽露也帶走了,只留下一干在原地發傻的人。

“等等,我也要去!”就在此時,一個清脆的聲音突然響起,緊接着,陳院長的屁股後面,出現了一個嬌小玲瓏的身影,屁顛屁顛的抓着陳院長的衣襟飛行。

眼見得這個小丫頭出現在天際,倒吸冷氣的聲音是紛紛響起,彷彿都對於這個身影有種莫名的驚訝和懼怕。

“散了散了,都散了。”錦衣華服的中年男子也不去管小丫頭,自顧自的離去了,凌宏也帶着有些發證的凌雪妍離開,其他人等也都紛紛散去,只有一個灰衣麻袍的中年人趁着衆人不注意的時候,將封天照的靈氣球帶走了……

※※※

在中央帝都的一處普通宅院中,歐陽露、小丫頭、白蒼明以及陳院長——陳明新,正緊緊地盯着面前的靈氣光球。

他們面前的靈氣光球吞吐着的光芒,明暗不定,彷彿是心臟在跳動,一呼一吸,非常有節奏。

“爲什麼這麼長時間,他還沒有出來,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雖然知道有兩個中央學院的大高手在身旁,但是歐陽露還是關心則亂。因爲從唐凱在嘉賓賽上被陳明新帶走後,已經過去了一個白天的時間,現在已是黃昏日落十分,然而唐凱依舊沒有從靈氣光球中走出。

“當然不會有問題。”陳明新手撫鬍鬚,笑眯眯道,“而且,他還有大福!”

說罷,陳明新笑着看了一眼白蒼明。白蒼明的臉色已經變成了苦瓜色,其中卻也蘊含着不可思議。

“大福…莫非,是要突破了嗎?”歐陽露雙眸一亮,希冀道。

她是非常聰慧的女子,從陳明新的話語中已經猜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地方,再看看白蒼明的表現和唐凱最近的狀態,她立即就反應過來。

“不錯,他確實是要突破了。看來,他在和封天照的戰鬥當中也是有所收穫。”白蒼明微微點頭。

與陳明新相比,他完全就是一個反例。陳明新的臉上總是掛着笑眯眯的表情,而白蒼明則總是一臉的刻板嚴肅,然而此刻在他嚴肅刻板的臉上,卻也露出了一絲複雜的味道。

封天照雖然不是他手把手從小教到大的,卻也算是他的弟子。他在教導封天照的時候也是花費了很大的力氣和功夫,而封天照也沒有讓他失望,年紀輕輕就已經進入了破妄境中期,加上其家族本身強悍的功法作支撐,使得封天照幾乎躍居整個帝都年輕一代的第一人。

但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唐凱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外來小生,竟然以魚躍境後期的水準生生與封天照打了個平手。

“不,不能算作平手,應該是…他勝利了…”白蒼明目光有些呆滯,在喃喃自語。

“本來就是這個大哥哥贏了嘛!”小丫頭撅起小嘴。

歐陽露不知道這個小丫頭爲什麼會隨意地在陳明新的身上爬來爬去,但她知道的是這個小丫頭的身份必然不一般。

“你說是吧?漂亮的大姐姐?”小丫頭眨巴着星星一樣的大眼睛,調皮地蹦到了歐陽露的懷裏。

“嗯,是的。”歐陽露並沒有避諱什麼,她也不想否認這個結果。

因爲唐凱本來就是以魚躍境的實力在和破妄境中期對抗,而且在這之前唐凱還經歷了數場戰鬥,雖然看起來他非常輕鬆,但是一掌擊敗一個同階對手要說沒有消耗是完全不可能的。

而唐凱以這種狀態和封天照打成平手,很顯然,若是將封天照的實力降至魚躍境後期的話,他現在已經徹底地敗在了唐凱的手下。

“不錯。所以這個小傢伙引起了我的重視,因爲我在他的身上,嗅到了一絲熟悉的味道。”陳明新的嘴角微翹,似是回憶起了什麼。

“熟悉的味道?”歐陽露疑惑地看着他,不知道這個與唐凱素未謀面的老古董爲何會這麼說。

“罷了罷了,待會我問問他便知。”陳明新笑着搖搖頭。

“快出來了,你們退後。”白蒼明令歐陽露和小丫頭退後,他則和陳明新擋在了兩個女孩的身前。

“看樣子大哥哥出來會有一番不小的動靜呢。”小丫頭滿懷期待的看着靈氣球。

“因爲這是一次不小的突破呢。”歐陽露也是頗爲興奮,在她的眼中,現在沒有什麼人比唐凱更重要了,只要唐凱過得好,她就開心。

“對了,還沒有問你叫什麼名字呢。”歐陽露拉着小丫頭柔嫩的小手微笑道。

“我啊,我叫皇…”

“轟”

就在小丫頭剛想說出名字的時候,唐凱的靈氣光球猛然爆發了,鋪天蓋地的氣浪四散而開,一道粗壯的靈氣光柱通天而起,貫通天地,海量精純的靈氣從四面八方洶涌到來,形成一個足足高達萬丈的靈氣漏斗,極其震撼地灌進唐凱的身體中。

他看似渺小的身體容納了無窮無盡的靈元,像一個無底洞一樣,無論如何都灌不滿,乳白色的靈氣在進入他的身體後,折射出淡淡的金色光彩,剛正有力,雄渾霸道。

看到這種光彩,陳明新臉色頓時變了:“奇怪了,這分明不是那老傢伙的功法啊,可是這小子分明與那老傢伙有關係啊?”

“那老傢伙?”歐陽露一怔,想到了什麼。

陳明新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沉默地看着天空。這股龐大的靈氣席捲了半邊天空,讓整個帝都都被驚動了,無數人紛至杳來,踏上天際,想要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此時,一股更爲恐怖的壓力席捲高天,像是天都塌下來了,無比的沉重,讓所有人的呼吸都不順暢。

“中央拍賣會即將開始,各位還是回去各自準備,以免錯過了想要的寶物,後悔莫及。” 縴雲記 ,瀰漫了整個帝都,讓所有喧譁的聲音頓時安靜了下來,除了少數人外,其餘人等都乖乖地回到了住所,準備着即將展開的中央拍賣會。

“你這夥計,還將所有人都轟回去,莫非是有什麼事情在瞞着我們嗎?”一個戲謔的渾厚聲音響起,正是白天那個錦衣華服的中年男子突然來到了。 李靖的話,讓魏大噴子、長孫無忌等人閉上嘴巴!

確實如此,在此帝國危及的時候,對有功人員進行彈劾、定罪,確實不妥。

“藥師,下面要調兵馬儘快增援,有什麼好的方案?”


“陛下,帝國軍隊出征需要三天時間準備,這是最快的速度。微臣能派5000騎兵,作爲前鋒,以最快的速度增援幽州,希望杜荷那小傢伙能抵擋住。

只要幽州在手上,我們就有機會在邊境線上,殲滅頡利可汗25萬鐵騎,

一旦幽州失守,會很麻煩。應該馬上讓並、冀二地軍方行動起來,做好隨時出戰的準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