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陸方驚訝了,臉上的神色極為震驚,他如何也沒有想到,遼嘯天知道他和紀茗霜有關係,要知道陸方從來沒有向其他人透露過如此一個信息,遼嘯天又是怎麼知道的?

此言一出,陸方驚訝了,臉上的神色極為震驚,他如何也沒有想到,遼嘯天知道他和紀茗霜有關係,要知道陸方從來沒有向其他人透露過如此一個信息,遼嘯天又是怎麼知道的?

「很驚訝吧?驚訝就對了,你也不想想我現在是什麼實力,以我這樣的實力,發現不了你體內的秘密嗎?你體內的丹田還有紀茗霜體內的藥力,還形成了一團,說明你和紀茗霜有過結合,你還把她體內大量的藥力轉移到了你的體內,說明是紀茗霜允許的,不然的話你肯定做不到,我想你們兩個應該是道侶關係吧?」

其實遼嘯天早就已經看出了這個,從他第一眼看到陸方的時候,就已經認了出來,只是一直處於不動聲色,隨著接下來的接觸,他發現陸方這個人真的很優秀,拋開他的實力不說,就這人品和行事規則,說明是一個不得了的人,再加上他這無人能比的智慧,更是確保了他以後走的道路。

一時之間,陸方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遼嘯天已經苦笑了起來:「這一切都是報應,老天是在報應我當初沒有出手幫助我妹妹,現在我妹妹的道侶回來複仇,我卻是敵方的將軍,真是諷刺啊。」

「這……..遼將軍,我來這裡不是特意的,不過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上想過來體驗一下,也不知道事情會發展到如此,但我也明白,遼將軍你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你有你的苦衷,有你不能出手的理由。」

陸方說到這裡,心中也是一陣感嘆,畢竟這種事情,他以前也遇到過不少,在軍隊中總會遇到很多尷尬,又不能出手的事情,陸方對這樣的情況早已經習以為常了。

只是當時換作陸方是遼嘯天,肯定二話不說會幫助家人,畢竟在陸方心中,家人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不過每個人的取捨不一樣,選擇也不一樣,陸方也十分的佩服遼嘯天,他能做到如此,算得上是心胸開闊,也不知他在這些年到底是如何過來的,每天都會被愧疚所折磨。

「陸方,你教教我,接下來我到底該怎麼辦,楊峰之前已經交給了我一張紙條,讓我在兩軍之中選擇,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艱難的抉擇,你說我該如何是好?」

遼嘯天越說越煩惱,當初那張紙條是楊峰給他的選擇,他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他的條件有兩個,一是幫助妹妹復仇,把皇朝給推倒,卻要親手毀掉自己辛辛苦苦維持下來的皇朝。

說實話,對於這麼一個選擇,遼嘯天真的做不出來,畢竟這可是他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皇朝出自於他的血汗,如果就這樣毀滅了,遼嘯天也不忍心。

另一邊卻是楊峰,楊峰的復仇是對的,皇朝的行為的確很卑鄙,崑崙道派和他們井水不犯河水,他們卻把崑崙道派視為眼中釘,並且進行滅派,楊峰的復仇也是理所當然的。

在如此左右為難的選擇上,遼嘯天也是苦了,壓根就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別說是遼嘯天了,連陸方都苦惱了起來,因為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在兩人苦惱之際,戰場中突然發生了巨變,和陸方之前擔心的一樣,那些不怕死的戰士,再次出現在現場中,他們一出現立刻就進入了一種無可匹敵的狀態,不要命的往這些士兵攻擊而去。

之前兩邊的傷亡處於差不多的情況,但隨著這些士兵的出現,皇朝這邊竟出現了大量傷亡,這一切都是因為這新加入的士兵,這些士兵壓根是屬於不怕死的那種狀態。

更重要的是,陸方能清楚的看到有很多已經死掉躺在地上的戰士,再次從地上爬起來,從胸前拔出插入他們胸膛的刀,再次進入戰鬥,這可是一種極其歹毒的邪惡之法。

一時之間,皇朝這邊的士兵處於不斷倒下的情況,如此一幕讓陸方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讓他想起了華夏小說里一個情節。

骷髏軍!

沒錯,這些士兵的情況和那骷髏軍沒什麼區別,一名士兵死了,就會加入他們的陣營之中,這樣一來,敵軍的陣容勢不可擋。

這一刻,遼嘯天也觀察到了現場的情況,心中也大驚,隨後對旁邊的傳令官打了一個撤退的命令。

畢竟戰鬥進行了這麼久,也到了休息時候,他們這城牆可是設有一定防備,只要退入的城牆中,就達到一種易守難攻的境界,遼嘯天也相信對方絕對不敢輕易動手。

皇朝的軍隊慢慢撤進了城內,對方的敵軍竟一步一步的逼近,如此一幕讓遼嘯天有點看不懂,對方在來到離城牆不到500米的地方已經停了下來,在軍隊中,緩緩走出了一名騎著黑色戰馬的男子。 男子帶著一個異常恐怖的黑色面具,根本看不到他的容貌,渾身上下覆蓋著黑色的鎧甲,看上去異常的凌厲,黑色的披風掛在身後隨風飄揚,一種氣勢如虹的感覺。

之前經常出現的陸其峰,騎著一頭金色獅子,笑眯眯的出現在男子身邊,目光緊緊的盯住城牆。

雖然看不到男子的容貌,可遼嘯天觀察到男子的出現和氣息后,整個人不由虎軀一震。

「遼嘯天,我給你兩個選擇,三天之後自主出來投降,所有軍隊歸於我軍,可以避免所有傷亡,畢竟我和你們皇朝不一樣,我們從來不濫殺無辜。」

提到濫殺無辜,男子也是特意咬重了語氣,只是男子的嗓音好像經過特殊處理,說的話帶著一絲沙啞,給人一種異常恐怖的感覺。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出來投降,但三天之後,我定會攻入其中,到時屠盡全城!撤。」

語言非常簡潔,留下這麼兩句話后,男子就騎著戰馬離開了現場,士兵也跟著男子的步伐離開了這裡。

陸方站在旁邊皺著眉頭,看著這些離去的身影,眉宇之間出現了深深的猶豫。

就在這時,陸方突然感覺到了,一雙略帶猶豫的目光朝他觀察而來,讓陸方的身軀微微一怔,不由得往目光的主人看了過去。

這個人卻是一個穿戴著黑色斗篷的人,根本看不到容貌,能看到的就只有一雙清澈的眼睛。

這個人怎麼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陸方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絲古怪的感覺,總感覺這個人是見過的,但看不到容貌,讓他沒有任何的辦法,剛才這目光看向他的時候,也是異常的猶豫和複雜,也不知想表達些什麼。

「真是太囂張了,想我們皇朝投降,這怎麼可能?他們也不看看他們是什麼軍隊,敢和我們叫囂,三天之後,我們定要將其打得落花流水。」

在城牆上的將軍也見證了這一幕,極其的憤怒。

「好了,大家回去休整一下狀態吧,對方已下了命令,三天之後會對我們發起總攻,趕緊好好的準備一番,準備迎接三天之後的戰鬥吧。」

遼嘯天的表情異常平靜,讓現場這些將軍為之而放心,在他們看來,只要遼嘯天露出這樣的表情,就說明他已經想到了對應的辦法,他們只需要好好執行即可。

因此,所有將軍都已經離開了這裡,遼嘯天也沒有說什麼,轉身離開了,但那略帶憂愁的背影卻時刻吸引陸方的目光。

「媽的,無論去到哪個地方都有這種尷尬而又難以選擇的事情,遼嘯天的處境真是苦惱啊。」

看看遼嘯天孤單而又煩惱的背影,陸方無奈的搖搖頭,隨後離開了這裡。

「有句話叫自作孽不可活,凡事都有因果的報應,當初他在不人不義之間選擇了不仁,如今就要面對不仁的結果,一切只能說自作孽不可活,陸方,你要記住,以後在作出選擇的時候,一定要做出稱心如意的,免得出現了這樣後悔不堪的情況。」

天老好像有著很深的感觸,道出了心中的話語。

遼嘯天面臨這樣的選擇,他當初又何嘗不是?

「這一點你可以放心好了,我陸方的選擇從來都不會後悔。」

陸方在這方面倒是非常的有抉擇,畢竟他有這方面的經驗,性格也是強硬,心底有自己的堅持。

「老大,秦紹雲這傢伙今天的表現還真是不錯啊,在軍隊中我說什麼他就聽什麼,簡直就是舒爽,我何嘗有想過有一天這樣的大少爺會聽我號令。」

在陸方回到軍營之中的時候,葉飛一臉高興的來到了陸方面前,一副眉飛色舞的模樣。

畢竟秦紹雲一直是他們學院里的榜樣,小小年紀就有了如此表現,如果回到南鹿學院中,肯定夠他吹一把了。

「得了,你這傢伙就別得意了,在軍隊中什麼時候都是軍令如山,這是我軍隊里設立的一個標準,這麼一點點的事情就讓你這麼高興了?」

陸方開口笑罵道。

「嗯,陸方說的對,在部隊里軍令如山,是永遠不能改變的。」

龍凌菲很肯定的回答,招來了葉飛一陣不滿:「我說龍家大小姐,你們兩個的關係還沒有確定,就這麼幫老大了,如果真的定下了關係,我還怎麼活啊?」

葉飛這一番話完全是開開玩笑,畢竟最近他們的關係好了很多,葉飛知道龍凌菲喜歡陸方,不過一直不敢表現出來,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幫她把這些話說出來。

可這話才剛說出來,龍凌菲的臉色頓時變得通紅,哪怕在軍隊中,也忍不住那小女孩的心態,畢竟在心愛的男人面前,就算再怎麼堅強的女孩子,也會露出如此一幕。

反觀陸方,臉上露出了一絲尷尬,很快就被他隱藏過去:「就你小子話多,要是話多,一會就給我去多跑十圈。」

「好了,我現在就去。」

出乎陸方的意料,葉飛竟異常的爽快,留下這句話后,已經背上了他的玄鐵,跑過去訓練,其他人也很識趣,離開了這裡,就只剩下陸方和龍凌菲兩個人。

龍凌菲的小臉還是紅紅的,頭也緊緊的低了下去,心中早已經開始小鹿亂跳。

「龍凌菲,你這表情看著我有點懵逼,話說,在我眼中你的表現可不是如此哦。」

看到現場的氣氛如此尷尬,陸方想開口調節一下氣氛。

奈何龍凌菲眼中出現了一絲堅定,隨後強行提起勇氣,抬起頭緊緊盯住陸方,哪怕是小臉通紅,也是咬牙:「陸方,我有些話想對你說,其實,我喜歡你!!」

「嗚嗚!!」

這幾個字被說出來的時候,周圍響起了一陣歡呼聲,葉飛程軍他們正在旁邊不斷起鬨,臉上儘是祝福之意,他們早就已經知道了龍凌菲的心意,平日也是不斷鼓勵龍凌菲向陸方表白。

畢竟陸方已經不再是普通的小子了,已經搖身一變,變成了皇朝中的一等將軍,身份高貴,就算龍凌菲當眾表白,也不會感覺丟臉。

只是龍凌菲覺得這並不是丟不丟臉的問題,而是本人的勇氣問題,出於女孩子的矜持,她不敢把心中的話語給說出來,但今天也不知是腦子一抽還是怎麼的,直接把心中隱藏已久的話說了出來,所以大家才會這麼激動。

「我的天啊,龍凌菲藏了這麼久,今天終於把心裡話給說出來了,這可把我憋的。」

「喲,說的好像你小子在表白一樣?」

聽到程軍的話,葉飛不由開口打趣。

「少來,我對男人沒有興趣,我心中一直都有…….咳咳咳!你這個傢伙想套我話?門都沒有?」

程軍說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感覺情況有點不對勁,還好在關鍵的時候,懸崖立馬,讓葉飛不屑一笑。

「就你這熊樣,比龍凌菲還不如,明明是對人家有意思,就是不願意說,我真的有點看不懂你。」

葉飛說到這裡的時候,還向王麗投去一個異樣的目光,其實葉飛早就已經看出來了,程軍喜歡王麗,不過他一直不敢說出來罷了。

陸方被這突如其來的動靜給嚇了一跳,話說龍凌菲在他心中一直是一個外冷心熱的女子,他曾經見過龍凌菲的身體,照一般道理來說,陸方必須要對她負責。

當初陸方和龍凌菲有了一定約定,如果陸方到了一定高度,龍凌菲就成為他的女朋友,如今陸方的成就早已高出了當初承諾的那一點,龍凌菲自然是被陸方迷住了。

陸方卻不能在三千世界有太多的牽挂,畢竟他遲早要離開這裡,雖然對龍凌菲有一丁點的意思,不過陸方也不想表現出來,以免留下更大的麻煩。

「咳咳!!這麼多人在這裡,說出來多難為情啦,對了,遼將軍剛才好像在找我,我先過去一下,有什麼事等我回來再說吧。」

看到現場的氣氛如此活躍,陸方趕緊找了個借口,隨後如逃一般的離開了這裡,龍凌菲的臉色立馬就變了,眼中更是露出了濃濃的絕望和失望。

早在這之前,陸方就已經向她表示過他的心意,那時的龍凌菲非常傷心,但在軍隊里的這段時間,她深一步了解了陸方,已經深深被陸方迷住了。

這種情況之下,她忍不住再一次喜歡上了陸方,然而表白卻再次被陸方給忽略了,龍凌菲是失落的,難過的。

難不成陸方對我真的沒有任何意思嗎??

這是龍凌菲心中的想法,一旦這個想法出現,臉色就難看了下來,也沒有多想,背上了玄鐵當場跑了起來,這奔跑的動作卻異常的狂暴,好像化悲傷為力量。

這樣的一幕讓在場的人看進眼中,葉飛露出了一絲異樣之後,微微嘆出一口氣。

「老大這傢伙就是搞不懂情況,明明是有意思的,偏偏要迴避。」

葉飛對陸方有一定的了解,當初他問過陸方對龍凌菲是否有想法,陸方表現過有那麼一點點的想法,卻不能這麼做。

看著龍凌菲那傷心的模樣,葉飛有些不忍心,快速追上了龍凌菲的步伐。

「龍凌菲,你不用這麼傷心,對於老大我有一定的了解,其實他忽略你的表白,有他的苦衷。」

葉飛還是忍不住開口安慰。

「這還能有什麼苦衷?他擺明是不喜歡我,這段時間以來,一直都是我的一廂情願罷了,你們不用管我,我沒有傷心。」

說著龍凌菲已經加快了她的步伐,想和葉飛拉開一定的距離,眼中卻閃過了一絲淚光。

葉飛搖搖頭,還是再次追上了龍凌菲的步伐:「你是真的誤會老大了,實話和你說吧,老大和我說過,他並不是屬於這裡的人,遲早有一天要回去的,只是沒法帶人回去,所以不想在這裡留下一片憂傷。」

聞言,原本快速奔跑的龍凌菲硬生生停下了腳步,精緻的小臉上也出現了一絲驚訝:「什麼?你說陸方遲早有一天都要離開這裡,這才是他不想回答我的理由?」 「是的,老大已經和我說過了,與其在這裡留下你一個人傷心,還不如直接離開,不帶走一片雲彩。」

葉飛這個人就是心軟,最終還是把陸方的秘密給說出來了,但他還是沒有明白陸方真正的意思,他還以為陸方想回到紅極大陸。

龍凌菲眼中的失望和悲傷在這一刻完全消失,如果是這樣說的話,她就明白了過來,精緻的小臉上也因此出現了一絲笑容:「好了,我知道了,接下來我知道該怎麼做,葉飛,謝謝你。」

………….

當陸方從訓練場里出來的時候,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也伸出手拍拍胸口:「我操,還好老子跑得快,不然也不知會出現一個什麼局面,被美女這樣當眾表白,要不是跑得快,說不定老子腦子一抽就答應了。」

說到這裡,陸方心中一陣感嘆,總的來說,他的弱點就是太過於心軟了!

出乎陸方的意料,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面,龍凌菲並沒有再次進行這些讓他感到害怕的表白,這也讓陸方暗自鬆了一口氣,他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龍凌菲,如果再次向他說些赤裸裸的話,陸方害怕自己會忍耐不住接受了,到時還要在這裡留下一份牽挂。

畢竟對於紀茗霜,陸方還不知怎麼處理。

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了,三天的時間不過是轉眼就已經過去了,所有人都在努力訓練,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的狀態。

許是老天都感覺到今天會有異常的事情發生,天氣風雲變色,已經升起了一股龐大的烏雲,把陽光緊緊遮住,大家都知道,這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席。

陸方再次來到了城牆之上。

在城牆上的將軍,除了遼嘯天和陸方之外再無其他人,甚至士兵就只有那寥寥兩個,所有人都已經到了城牆之外,隨時準備迎戰敵軍,因為那天他們已經放了話,今天就是大戰之意,所有士兵都必須要出擊。

遼嘯天也準備奮力一擊,畢竟當初那些詭異的士兵很是邪乎,讓他心生警惕,與其戰鬥的話必須全力以赴,不然的話,會有可能在陰溝裡翻船。

隨著一聲雷聲響起,現場的戰士也因此發出了一聲巨大的怒吼聲。

雙方的士兵很有默契的往前面快速奔跑而去,手中的武器高高舉起,現場陷入了一種極其恐怖的雷霆之勢,在兩者接觸在一起的時候,一陣極其響亮的刀劍碰撞聲也是震耳欲聾。

這一刻,這個戰場成為了修羅地獄,不斷有人倒下,也不斷有人頂上,對方也出動了全部實力,連那些不怕死的士兵也派了出來。

看樣子是準備和皇朝決一死戰,畢竟他們已經放了話,這一仗不成功便成仁。

雙方都在做一些亡命的攻擊。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現場已經出現了巨大損傷,兩方之間的損失處於差不多狀態,雖然皇朝里的士兵訓練有素,經歷過特殊的訓練,實力比對方的好上那麼幾分,可對方也不是吃素的,特別是那些不怕死的士兵,更為現場爭取了許多功勞。

兩軍激烈交戰,遼嘯天和陸方站在城牆上,也是一陣皺起了眉頭,照這種情況下去的話,遲早會落個兩敗俱傷的局面,這並不是遼嘯天願意看到的。

「陸方,你能不能想個辦法協助這一次的戰鬥?」

就在這時,遼嘯天的聲音突然響起,聲音中帶著一絲猶豫,但他還是非常的堅定,說明他已經做出了決定,無論如何也要維護皇朝的權力。

「遼將軍,你已經做出決定了嗎?」

陸方把目光移到了遼嘯天身上。

遼嘯天重重地呼出一口氣:「我已經考慮的非常清楚了,既然我之前選擇了皇朝,現在我也要選擇皇朝,況且這一戰爭根本就不應該發生,雖然當初崑崙道派被毀滅非常冤枉,只是皇朝的管理在藍怒大陸很重要,這一點是我有所應同的。」

因為有皇朝的鎮壓,藍怒大陸的世界算是和平,這是遼嘯天滿意的,要是突然換了另一個勢力統治,也不知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模樣。

畢竟,楊峰這一次的出擊,不過是為了毀滅皇朝,替崑崙道派復仇。

他根本不適合做統治者,一旦他勝出了,這個世界就有可能會陷入一片混亂之中,如果沒有了一個統治者鎮壓,這世界將和紅極大陸沒什麼區別,這一點不是遼嘯天願意看到的。

畢竟遼嘯天是依靠本人的實力,從紅極大陸晉陞上來的,明白在紅極大陸中的規則有多麼混亂,這裡卻不一樣,有了皇朝的統治,很多事情都必須通過皇朝來處理,也避免了很多戰爭的發生。

這麼一個道理,陸方也能明白,畢竟只有統一,才能不引發戰爭。

當初陸方在紅極大陸建立勢力,一方面也是為了如此,為了避免這個世界太混亂,他成立了天府,把所有勢力統一下來,就不會產生太多鬥爭。

「遼將軍,以你的實力,怎麼可能沒辦法能戰勝對方?對方的實力雖然強悍,只是他們戰鬥的經驗非常少,以你這身經百仗的資格,一定有辦法能把敵軍給擊敗,為什麼不出手??」

陸方平靜的開口詢問,以遼嘯天的資格和護國將軍的身份,肯定有很多辦法能把對方給打敗,可遼嘯天並沒有這麼做,這一點也陸方非常的不明白。

「不忍!!」

遼嘯天的回答只有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只是這兩個字陸方已經瞬間秒懂,楊峰算得上是他的妹夫,這種情況之下,遼嘯天又怎麼能出手打敗對方呢?

「好,那可以把掌控權交到我手中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