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在還原這段歷史的時候,始終沒有弄清楚,到底是鄒子川說服了趙烈他們還是趙烈他們說服了鄒子川,自始至終,這個歷史謎團都沒有解開。

歷史學家在還原這段歷史的時候,始終沒有弄清楚,到底是鄒子川說服了趙烈他們還是趙烈他們說服了鄒子川,自始至終,這個歷史謎團都沒有解開。

不過,人們卻可以肯定,趙烈和藤千秋的野心源自於認識鄒子川之後,幾乎沒有人能夠相信,處於冷兵器時代的鐵血將軍和商人會在人類聯盟呼風喚雨。在歷史書上面留下重重的一筆……

「到了!」

終於,睚眥到了那隻剩下蟲王的空巢面前,蟲王那軟體的生殖器已經縮進了蟲穴,蟲巢裡面顯得格外的安靜。

四人結束了談話,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睚眥一點一點的靠近那黑沉沉的洞口,整個洞口讓幽深無比,睚眥的一直機械臂上面持著威力驚人的磁盪刃,保持著一個攻擊的姿勢慢慢進入寬闊的洞口……

「死了!」

四人突然異口同聲的看著全息影像上面,只見全息影像上面有一個紅色的軟體組織躺在通道上面,一直延伸到深處,在軟體組織的身上,插著一支利箭,利箭只有箭羽露在外面……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那姓孫的弟子與那來自虎宗的弟子看見這一幕也是心神一震,內心頗為震撼,特別是那姓孫的弟子,更是雙眉微微皺起,斜嘴一笑,暗自想道。

「當日我第一眼看見這王師弟在過三關之時,就發覺他不同與一般的弟子,但是我完全沒有想到他竟有如此的潛力!呵呵???」

「這是魂獸!」那有著靈動境三重天修為的惡徒失聲驚道。

不得不說,眾人看見這魔獄煞犬之後皆是怔愣住了,但是王毅卻沒有絲毫的停滯,他嘴中默念起了口訣,右手一伸指向了那百米之外的一個初識境三重天的惡徒。

頓時,那百丈高的魔獄煞犬便是大步一邁,健步如飛,只在片刻之間就已來到了那惡徒的面前,那猶如大山一般的巨掌更是仰天拍下,那惡徒頓時渾身猛地一震,額頭之上都泌出了豆大的水珠,神情已是緊張之極。

不過這惡徒倒也是身法敏捷之人,只見他腳下生風、腳踩靈力,正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前方遁逃而去,但是那站在魔獄煞犬頭頂之上的王毅卻是早已伸出了那凝聚靈力的左手。

王毅的左手向著這惡徒猛地一握,頓時那欲想遁逃而走的惡徒突然渾身一震,失去了行動的能力,彷彿是被施了魔法一般,在原地禁錮不動,此刻,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如山一樣巨大的手掌從天而降。

這惡徒只有初識境三重天的修為,而王毅卻是大圓滿,所以控制他則是隨心所欲、不費吹灰之力。

那豆大的汗水從他的額頭之上滾滾落下,他的臉頓時變得蒼白無比,雙目之中也是露出了那深深的恐懼之意。

「不好!」那有著靈動境三重天修為的惡徒大聲喝道,他連忙在手上凝聚出了一道藍色的靈光,向著那魔獄煞犬激射而出。

那姓孫的弟子也是反應迅速,數條綠色的藤鞭便是突刺而出,阻擋這道藍色的靈光。

「嘣???」

一聲巨響頓時爆發而出,那靈光與藤鞭猛地擊撞在了一起,頓時就化作了無數的碎屑、紛紛而散,與此同時,那被禁錮的惡徒也是渾身爆開,只見血肉橫飛、鮮血更是飈散而出,身體都被拍成了爛泥。

這血肉模糊的一面,眾人看到皆是再次心神一震、觸目驚心、駭然之極。

王毅見這惡徒已死,沒有絲毫的停滯,再次向另一個只有初識境的惡徒襲擊而去,那惡徒中靈動境的三人此刻已是忐忑不安,連忙沖向王毅,想先將這刺手王毅解決掉,但是那姓孫的弟子與那虎宗的二人皆是臨面擋住,再次對戰了起來。

王毅看到這更是沒有絲毫的猶豫,控住了那魔獄煞犬,又是一巨掌從天而降,猛地拍向一個惡徒,不過這惡徒倒還有些魄力,竟提刀單槍匹馬的向著這魔獄煞犬攻擊而來。


「吼???」

面容猙獰的魔獄煞犬也是憤怒的咆哮了一聲,那腳下的整座山都為之震動,出現了塌陷的痕迹,更是群樹皆倒、群鳥逃竄,撼天動地、氣吞山河、勢不可擋。

那惡徒也是渾身一震,冷汗直冒,畢竟修為相差太大,這攻擊也是無謂的反抗,轉眼之間就已有數名初識境的惡徒死在了這魔獄煞犬的手下。

那些宗門的弟子看見這一幕也是斜嘴一笑、高聲呼喊、氣勢大振,儘管他們對這魔獄煞犬乃然是有著很深的忌憚,但是現在卻是他們最強的盟友。

緊隨其後,眾弟子也是再次一擁而上,此刻則是二十多人對戰那寥寥的幾人,而那三個靈動境的惡徒也是被拖著,只能幹著急,一場消耗的對峙戰竟轉變成了一場強弱不等的對戰。

那在黑色箱子旁守護的秦冷月也是再次看著王毅的背影,忘卻了一切,他那絕美的面容之上也是露出了一絲哀愁,不禁看著王毅的背影沉思了起來。

「叮叮叮叮叮???」利刃的碰撞之聲不斷地發出。

那幾個惡徒已是被眾弟子給圍了起來,進不得、更退步的,只能苦苦堅持,但是雙手豈能敵眾人,轉眼間就又有一個惡徒身中一劍,傷到要害,那大量的鮮血更是泗溢而流,轉眼間就以染紅的青衫,緊隨其後,便是渾身抽搐、口吐鮮血而亡。

那有著靈動境修為的惡徒看著這一幕,他的心也是在滴血,這些人不僅僅是他的手下,更是患難之交,此刻的他也是怒發衝天、全身的靈力更是傾瀉而出,向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去,自身的氣勢突然大增。

那姓孫的弟子與那虎宗的二人也是暗叫不好,但是此刻他們沒有退路,只能硬著頭皮拖著這三個惡徒。

這時,王毅又將目光轉移到了那那三個靈動境的惡徒之上,下一刻便是與那魔獄煞犬一同前往而去。

「吼???」

那魔獄煞犬仰天便是嘶吼了一聲,緊接著就是舉起雙掌猛地向這三個惡徒狂拍而去,那三人儘管修為精湛,但是對付這龐然大物也是頗為疼痛,更何況還有三個靈動境的弟子一直在對其對抗,情勢不容樂觀。

「轟???」

劇烈的轟鳴響徹在這天地之間,那三個惡徒皆是躲了過去,這巨大的雙掌則是不偏不倚的轟向了山林之中,頓時兩個巨大的掌印在這山林之中顯現。

不僅如此,在這掌印旁的泥土也是紛紛鬆散、整座山為之一晃,大量的碎裂痕迹更是顯現而出,無數的碎石也是滾滾而來,頓時就有種塌陷之感,好似承受不住這魔獄煞犬的雙掌一般。

那三個靈動境的惡徒也是心有餘悸,之時那百米之外的慘叫之聲也是驟然響起,他們的手下已經全部死去,這三人也是對望了一眼,神情凝重到了極點。

「兄弟們,我對不住你們啊!」那靈動境三重天的惡徒自責道。

「大哥,大勢已去,我們若是在苦苦堅持,定也會???」

「啰嗦!你們這幾人我都一一記下了,此仇來日必報!」

這壯漢雙目森森,其中更是充滿了了濃濃的恨意,他將那姓孫的弟子與那虎宗的二人還有王毅一一記下之後,便於其二人一同化作了藍色的長虹,在空中呼嘯而過。

「各位師兄,一同上來吧,蓄養精力,以備突髮狀況!」王毅並沒有追逐,而是冷靜的看向這三人漸漸遠去,才緩緩開口道。

「好!」

??????

眾人便齊聚與這魔獄煞犬的頭頂之上,繼續向著前方前進,這魔獄煞犬一步便是百米,還有這相當於靈動境的修為,那暗藏在山林之中其他惡徒也是深深的皺起了雙眉,猶豫不定了起來。 看著那軟體組織無力的躺在通道毫無生機,眾人不禁恍然大悟。

難怪那些斑斕殼蟲發狂了,原來是因為蟲王已經死亡了,眾人想不到這蟲王的生命力居然如此脆弱。

其實,蟲王並不如他們想象的脆弱,鄒子川就深知道蟲王的厲害,縱然是重達數百噸的睚眥在蟲穴裡面也不能動彈分毫,那些軟體組織的力量大得不可思議。

蟲王的死亡其根本原因是因為鄒子川射到了蟲王最脆弱的生殖器官。

蟲王在交配的時候受不得絲毫的驚擾,正是因為生殖器官的脆弱。

睚眥的生命探測系統感受到了蟲巢裡面的生命微弱,可以確定蟲王已經死亡了,因為,在蟲王沒有死亡的時候,蟲巢裡面的生命氣息澎湃有力。

不過,鄒子川還是用精神力來確定了一遍,畢竟,蟲巢裡面太危險了,如果蟲王突然發動力量絞殺,他們根本沒有任何活命的機會。

鄒子川五級的精神力很快就確定了蟲巢裡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生命體,有的也是一些蟲卵的微弱氣息。

四人從睚眥裡面下來,鄒子川從空間按鈕裡面召喚了一塊維修用的懸浮板,懸浮板雖然速度很慢,但是,還是要比步行快得多。

緊隨著四人的深入,藤千秋和趙烈不禁都是一陣驚嘆,雖然加侖帝國的人類長期和斑斕殼蟲相處,但是,真正進入才死亡的蟲巢還是第一次。

懸浮板強烈的燈光之下,人們可以清晰的看到那糾結在一起的軟體組織。

可能是因為蟲王的死亡,軟體組織失去了生命力,一些軟管裡面的液體也沒有流動,失去了生命的光澤,變得暗淡無光了,很多沒有孵化的蟲卵生命氣息也變得越來越脆弱了,想必也支持不了多久。

這蟲巢實在是太大了,如果不是有那蟲王的生殖器領路,根本無法分辨方向。

乘坐懸浮板在這迷宮一般的蟲巢之中穿行了二十多分鐘,四人才來到了蟲巢的核心,看到了軟塌塌的巨大蟲王,再次小心翼翼的確定了蟲王沒有生機之後,眾人才從懸浮板上下來,靠近蟲王。

近距離看著蟲王,眾人不禁驚嘆造物者的神奇。


蟲王看起來就像一頭變異的斑斕殼蟲,那些節肢都變成了無數糾結的軟體組織,沒有外骨骼,這些軟體組織就像巨大的樹根一般延伸向蟲巢的每一個角落,蟲巢的洞壁上都是盤結著那半透明或者是如同肌肉一樣的軟體組織,粘稠的液體把糊在這些軟體組織上面,顯得格外的噁心。

看著夾雜在軟體組織中的一些神經系統,鄒子川立刻聯想到了光腦。

這蟲王就像一台巨大的主控光腦,它控制著整個蟲巢的一切,包括養分的分配,調節溫度和命令的下達……

這是一種高度進化的智能生命!

跟隨著一根粗壯的軟體管搜索,四人進入了一個奇異的世界,慢慢的,一些軟體管都變成了硬化的管道,越深入,金屬的成分越高,到了後面,蟲巢的洞壁和地面都已經成了金屬。

看著呈現螺紋的金屬牆壁,鄒子川有一種進入了宇宙飛船的感覺,很難想象,這是一個蟲巢結構,太令人不可思議了。

推進器!

莫名的,鄒子川想到了火箭的推進器,鄒子川相信,再深入的話,肯定是一個巨大的推進器,一個可以讓蟲巢脫離大氣層束縛的推進器……

這是一個由金屬絲編製的推進器。

這推進器的結構因為太大,根本無從推測。

不知道這推進器是用何種燃料?

「這是什麼?」

奧普指著一個流淌著液體的管道驚奇的喊道,這管道不知道何種原因,居然開始融化了,一滴滴的液體滴落在地上,空氣中充斥著一股刺鼻的臭味,眾人感覺一陣頭昏目眩。

「不好,抓緊!」



鄒子川臉上赫然變色,他看到,那管道彷彿不堪壓力要爆炸一般,立刻控制著懸浮板飛速的離開。

「蓬!」

「蓬!」

「蓬!」

……

一連串的爆裂聲音在後面響起,臭氣充斥著整個蟲巢,後面有水聲響起……

「快跑!」

鄒子川立刻跳下了懸浮板,一路狂奔,後面水流的聲音緊隨其後追趕了過來。

「呯!」

「呯!」

「呯!」

「嘩……」

三人飛躍出了蟲巢,跑出不到二十米遠,只聽見後面一陣巨大的水流聲音,回頭一看,頓時一臉變得慘白,只見那洞口一股巨大的水流灌了出來,蟲巢周圍彷彿成了沼澤一般,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刺鼻的惡臭。

三人沒有停下腳步,跑了數百米后才停下腳步,喘著粗氣。

「這是什麼東西……啊……」奧普把鞋子使勁的在沙礫上擦著,鞋底都是一股惡臭,讓人聞之欲嘔,他忍不住彎腰用手摸了一下,立刻發出一聲慘叫,手指彷彿被針刺一般彈開。

「把鞋子脫掉,這是腐蝕性極強的生物燃料,小心點,別讓手沾染上了!」鄒子川看著腳底的戰鞋,厚厚的戰鞋橡膠底已經被腐蝕得儘是孔洞,好像火燒一般。

聽到鄒子川一說,加上有了奧普的前車之鑒,趙烈和藤千秋立刻變得小心翼翼起來,脫掉了鞋子,直接赤裸著腳丫踩在了沙漠上。

鄒子川從空間按鈕裡面弄出了一大堆的戰鞋,各自選了一雙合腳的穿上。

「那些水一樣的東西可以燃燒?」奧普摸著自己的手指,他有一種火燒火燎的感覺,剛才只是輕輕的一摸,皮膚都去了一塊。

「嗯,腐蝕性相當強的液體燃料,蟲巢的推進器正是使用這種燃料進行宇宙遷徙。」

「推進器……」

趙烈和藤千秋互相看了一眼,以兩人剛才惡補的有限科技知識,一時之間很難理解這個名詞的含義。

「就像人的胃一樣,消化了食物,為身體提供能量,這些腐蝕性極強的液體應該是斑斕殼蟲分泌的一種體液,能夠燃燒,腐蝕……腐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