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的時刻,虹哥的眼神都是空洞的,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會死。

死亡的時刻,虹哥的眼神都是空洞的,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會死。

「啊!」

一個個手下都瘋了,瘋狂的開槍。

槍聲大作,不過在這槍林彈雨當中,楊柏慢慢的走著,一步殺一人,絕對不留情。

這些都是匪徒,死在他們手中的無辜之人太多了。他們都死了,楊柏也不會眨眼,很快這些人統統都化為屍體。

楊柏已經走向文奇,而此時的文奇並沒有動,甚至相當冷靜,看著楊柏滅殺這麼多手,文奇慢慢的笑了起來。

文奇在鼓掌,詭異的沖著楊柏指了指,淡淡說道:「居然擋下子彈了,殺了最好。你不動手,他們拿錢的時候,我也要動手!」

文奇掃了一眼錢袋,在錢袋裡面放置一個特殊的裝置,只要有人動錢袋,裝置就會爆發一道道利芒,當場就會把虹哥等人殺掉。

「他們知道的我太多了,真的很該死。」

文奇放下手中的狙擊步,猛的掀開衣襟,卻看到文奇腰間擦著兩把銀色的左輪槍,腰間全部都是銀色的子彈。

這些子彈很特殊,上面都刻著不同的銘文,在這銘文當中,這些子彈都是用秘銀鍛造,價值不菲。

楊柏當然也看到了,不過那些銘文跟符籙不同,卻擁有其他能量,不是東方的,應該是西方之法。

文奇看到楊柏沒有動,更是笑了起來,雙手垂下,看到腰間的左輪手槍說道:「我是槍手,我的技能就是玩槍。」

「這些子彈都是給你們準備的,無論你是異能者,還是武者,在教宗留下的毀滅子彈面前,金剛都要被轟碎。」

「教宗?你是教廷的人?」

楊柏就是一愣,當初給梅林聊天的時候,楊柏知道一些東方神秘的勢力。而一直流傳的,當然教宗。

「你這樣的匪徒,出身教宗,你們的教義,不是憐愛世人嗎?」

楊柏不屑的看著文奇,而此時文奇聽到楊柏的話,慢慢擺出一個阿門的手勢,陰柔說道:「當然憐愛,我殺死的每一個人,都是有罪孽的。」

「剛才那些人,他們太貪了,還殺過人,你都說他們該死,自然該死!」

「那其他人呢,被你殺害的無辜之人?」

燈光之下,楊柏的面容太冷了,冷的猶如地獄使者一樣。

「那些無辜之人,我就是因為憐愛,所以才殺死他們。他們活在這世上,太累了,太哭了。還不如成全我,給我換成金錢。」

「很噁心的邏輯,那你也該死!」

楊柏挑眉說道,繼續朝著文奇走去。

文奇看到楊柏動了,手已經握在槍柄之上,又一次笑道:「你怎麼不問,是誰讓我綁架你?」

「當你跪在我面前求饒的時候,你自己會說的!」

「哈哈,我求饒,你再快,能有子彈快嗎?」

文奇已經出手了,一秒鐘能開六槍的速度,右手的左輪槍化為銀芒。文奇的速度的確很快,六個子彈形成品字形,普通人根本無法避開。

這些子彈還是特殊的,任何強者被子彈擊中,裡面的銘文會封鎖一切能量,讓異能者化為普通人,讓東方強者也一樣。

文奇很自信,甩槍術而出,任何人都無法躲避。就算躲避了,左手槍更快,不過文奇覺得不需要用左輪槍。

因為楊柏一直沒有動,甚至還背著手,這讓文奇都要笑起來。

不過馬上笑容就消失了,文奇的手突然顫抖了,雙眸瞪大,不敢相信的看著楊柏。

楊柏的面前,六枚銀色子彈漂浮著,就在楊柏的面前還是盤旋,可是卻無法飛出。

「怎麼可能?」

文奇猛的狂吼一聲,左手槍轟然而出,更快,都沒有殘影。子彈又一次打了出去,同時文奇在後退,雙手在腰間只是一劃,就把子彈換上。

子彈,還是漂浮著。文奇還在後退,還在瘋狂的扣動扳機。

文奇已經無法思考了,面前的楊柏依舊不動,冷漠的看著文奇。

文奇狂吼一聲,扭身就要跑,不過就在要跑的時候,一枚子彈凌空倒飛出去,直接穿透文奇的腳踝。

「啊!」

文奇慘叫一聲,還要舉槍。又是一枚子彈,撞擊左輪槍,當場爆碎開來。文奇想要慘叫,可是身體卻朝著楊柏而來。

「不可能,你到底是誰,是誰?」

文奇發瘋了一樣,想要抓出身邊的東西,不想朝著楊柏而去。可是文奇腰間的子彈,一個個也漂浮起來,文奇整個人朝著楊柏飄去。

「我說了,你會求饒的!」

楊柏俯視文奇,文奇已經跪在地上,驚恐無比,哪還有剛才的囂張的樣子。文奇安排的一切,在楊柏的眼中猶如孩童一樣。

「現在,可以說了嗎?」

雙眸為金芒,楊柏的殺氣化為血色,整個倉庫都要撕裂一樣。

文奇從來沒有經歷這樣,在港島這麼多年,殺人無數,第一次遇到強敵。

「別殺我,我說,我什麼都說,我是拿錢辦事的,我們兩個沒有仇怨!」

文奇已經把李降山的事情統統都說了,而起李降山就在別墅當中等著,等著楊柏前去。

「李降山?什麼人?跟我有什麼關係?」

楊柏不知道李降山,不過對於港島四大家族李家還是知道的。在楊柏的印象當中,楊柏好像沒有招惹李降山。

「是鄭玉兒,你在機場直播當中,你親吻了鄭玉兒!」

「文奇,你說錯了,不是我親她!」

楊柏冷哼一聲,嚇得文奇一激靈,此時的文奇跪在楊柏的面前,用力吼道:「別殺我,真的別殺我,只要你放過我,我帶你去李降山那裡。」

「這一切都是李降山做的,你要找,應該找他。我,我是教宗的人,你如果殺了我,會招惹麻煩的!」

文奇用力給楊柏磕頭,只要不死,怎麼都行。

「你覺得,我在乎教宗嗎?」

楊柏冷笑起來,不過楊柏還是摸了摸下巴,畢竟來港島是低調的,真要惹出事來,楊柏也覺得麻煩,對不起煌等人的布置。

「求你了,我可以贖罪的!」

「是嗎?看你表現吧!」

楊柏冷哼一聲,所有的子彈掉落下去,同時楊柏已經背對著文奇,淡淡說道:「你可以繼續開槍,你可以重新試試?教宗對我好使嗎?這裡是華國港島!」

汗水從文奇鬢角留下了,楊柏轉身的那一刻,文奇真的想撿起一枚子彈,扔向楊柏。要知道文奇還有一招,子彈術,能夠把子彈當場暗器用。

不過楊柏說的話,讓文奇根本不敢動,而楊柏已經來到麵包車旁,冰冷說道:「走吧,我們會一會這個李降山,看看這個李降山,到底想怎麼處置我。」

「我,我開車!」

文奇趕緊朝著麵包車走去,看都不看地上的屍體,也不看那個錢袋子。

楊柏也沒有管什麼錢,而是坐在麵包車當中,慢慢閉上眼睛。

文奇冷汗直流,發動好幾次麵包車都不好使,最後渾身顫抖,終於發動好,朝著石澳大浪灣而去。

文奇的目光暗中一直看著楊柏,楊柏太淡定了,淡定的讓文奇都要無法呼吸。

「他到底是誰?異能者?玄修?可哪有這麼強的人!」

「他是人,還是鬼!」

文奇已經把麵包車開的飛了起來,也就十幾分鐘,就已經來到大浪灣,朝著山坡而去。李降山的別墅門口,已經有人看到車過來,打開大門。

別墅之內李降山和王乾龍兩人,已經急不可耐的站在院里等待。 周雙卿一下子愣住了。

「醉凝是你自己要買這塊原石嗎?這塊原石裡面的鑽石真的有這麼值錢啊!?」

周雙卿早就看了出來許醉凝的目的,許醉凝會買下這些鑽石,並不是因為自己喜歡珠寶,而是她真的就只是想要賺錢投資而已。

既然是為了前期投資,那麼價錢就一定要便宜了,畢竟投入的越少越好。

就像許醉凝之前買的兩塊原石,都是由起拍價給買來的,加起來也不過就只有六十萬,可是現在怎麼會突然願意出兩百萬?

周雙卿想到的第一個原因,自然是因為那塊原始里的鑽石價值遠不止兩百萬,所以許醉凝才願意花大價錢也要把它買下來。

沒想到許醉凝還是笑著搖頭。

「這石頭裡面的鑽石加起來也就只值二百萬。」

周雙卿聽到這話有些疑惑了。

「既然是這樣…醉凝你幹嘛還要出兩百萬去買呢,這不是根本就沒有賺到錢嗎?」

許醉凝依然保持著那個略帶狡黠的微笑,繼續說。

「我沒說我會買下這塊原石啊。」

周雙卿已經被搞得徹底糊塗了。

「這是什麼意思??醉凝你不打算買?那你為什麼要跟著加價呀?」

「你等等就明白了。」

許醉凝眼底的笑意越來越濃厚,也不去正面解釋,就是這麼神神秘秘的丟下了一句。

同一時刻,因為許醉凝已知千金的報價方式,整個拍賣廳都陷入了一種更大的騷動當中。

「二樓的這個姑娘挺剛啊,居然一下子加到了兩百萬!而且她知不知道現在是在跟誰搶東西?」

「你難道就不好奇,這個小姑娘到底是什麼來路嗎?她居然敢跟卓家死磕…驚了。」

「我倒是覺得…卓韻馨今天來了拍賣會都只能做到側面的包廂,可是這個姑娘人家可是坐到了正中呢!她之所以敢這樣死磕,說不定是因為人家的背景本身就夠硬了!」

「比卓韻馨小姐背景還硬?這樣的人,玄清大陸又能有幾個?」

「管她的呢,反正人家神仙打架跟我們又有什麼關係?我們也就看看吧。」

「我倒是比較好奇,這塊石頭裡面的鑽石到底值多少錢…那個女生可是一下子加加到了兩百萬啊!」

「對啊,卓韻馨小姐出價也就是一百萬,可是後面的姑娘加價居然直接到兩百萬…那到這塊兒原始裡面還有其她更加珍貴的有色鑽石?」

底下的人議論紛紛,一時間氣氛好不熱鬧,可是二樓側面包廂里的卓韻馨卻已經氣得臉色都發白了。

她沒想到許醉凝居然會直接加到兩百萬,這會兒死死地抓著競拍牌的手指,已經有些關節泛白了。

卓韻馨本身就只是看不慣許醉凝在這裡出風頭,所以才打算動用金錢的力量拍下這塊石頭,也好讓許醉凝知道,自己不是好欺負的。

可是沒想到許醉凝竟然敢跟自己叫板,居然就這樣和自己杠上了。

她以為自己是很了不起嗎?不就是有歐陽楚哥哥給她撐腰!她現在也只不過是變鳳凰而已,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

想到這裡卓韻馨簡直是怒氣直都要爆棚了,哪裡還控制得住自己,毫不猶豫的繼續舉牌。

「加價,三百萬!」

「四百萬。」

沒想到卓韻馨只不過是話音剛落,隔壁的包廂里許醉凝就漫不經心的又加價了。

卓韻馨原本就已經氣得發白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了。

「五百萬!」

卓韻馨幾乎已經是在尖叫了,和她的氣急敗壞相比,旁邊包廂里的許醉凝就顯得要穩重的多。

「六百萬。」

兩個人你來我往個不斷加價,會場里的客人都傻眼了。

她們和周圍的人面面相覷,一時間根本都反應不過來。

畢竟在此之前加價都是一萬一萬的加,就算有比較急性子的,最多也就是五萬十萬這樣的加。

可是這兩個年輕的小姑娘卻是一百萬一百萬的加。

在常人來看,非富即貴,但是這個架勢還是讓她們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

因為這個時候已經被抬到了一千萬。

許醉凝還要加價,卻被周雙卿有些擔憂的按住了牌子。

「醉凝…不是說這個石頭只值兩百萬了,現在可能已經一千萬了呀!」

許醉凝還是那副不在意的樣子,對她笑了笑說道。

「你馬上就會知道了!」

許醉凝毫不猶豫的舉起牌子,聲音裡面第一次多了一些認真。

「兩千萬!」

這一下子就引起了整個會場的軒然大波。

面癱影后 兩千萬啊!

剛剛還只是一百萬的往上加,現在都直接從一千萬加到了兩千萬。

卓韻馨聽到許醉凝的報價,臉色難看的要死,而跟卓韻馨一起來的小姐妹也都嚇壞了,這個時候也忍不住開口勸她。

「韻馨,兩千萬可真的不是個小數目了,你還是要慎重呀!」

「雖然之前這個女人的兩塊原石都猜中了,但是這東西畢竟總是看運氣的,誰知道第三塊原始裡面到底有沒有鑽石,成色又怎麼樣,萬一裡面什麼都沒有,你這兩千萬不就白花了嗎。」

「對呀,要不還是算了吧,咱們沒必要這樣。」

雖然她的小姐妹也都是千金小姐,但是兩千萬畢竟不是什麼小數目,她們也都是出於好心才忍不住想要勸告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