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會有很多騎士學院的騎士到這裡借著瀑布的力量打磨自己的筋骨,不斷提升自己的力量。

每天都會有很多騎士學院的騎士到這裡借著瀑布的力量打磨自己的筋骨,不斷提升自己的力量。

騎士學院出來的人,都是狠人,對自己狠,對別人也狠。


盤石鎮離魔法學院相距一千多公里,如果讓這百多個新生自己趕路,那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去了。

再說這種以學院名義舉辦的對外活動關係到學院的臉面,絕對要拿出氣勢來。

法內姆最終決定讓幾千師生乘坐自己的魔法戰艦「閃電號」前往,這讓這些大部分都沒有見過魔法戰艦的新生非常振奮,魔法戰艦可是大陸魔法最終極的力量。

閃電號是中級魔法戰艦中的佼佼者,他完全由法內姆和他的助手們歷經數十年自行設計完成,和木恩當初見到的矮人族制式魔法戰艦「地行者」各方面都有很大差異。

「閃電號」艦身長達一百多米,奇怪的「之」 七月傷 ,它兩百公里/小時的極限速度更是讓它閃電之名名副其實。

無數設置在戰艦內部的大型聚魔法陣日夜不停地汲取著虛空中的雷元素,這些雷元素濃縮成的液態電漿將作為戰艦運行、防禦和攻擊的儲備動力,如果這些全都用魔晶來運行的話,那真是一個恐怖的天文數字。

聚魔陣引發的雷元素匯聚讓整個艦身周圍電光繚繞,任何高級以下的職業者想要潛入閃電號都會被這些密集的閃電劈得粉碎。

閃電號艦身由三萬多塊大型的魔法裝甲連接在一起,這些魔法裝甲是由強度非常高的黑鐵礦和雷元素契合度極高的泰坦精金打造而成。

每塊魔法裝甲厚達兩米,由煉金大師逐塊固化六級魔法-鏡面反射和五級魔法護盾術,這些護盾術和鏡面反射魔法連接在一起,構成的超級護盾和超級鏡面反射遠遠超過傳奇法術的效果。

由附魔大師對每塊魔法裝甲進行四重加強防禦附魔,經過初級20%加強、中級40%加強、高級60%加強、大師級80%加強的魔法裝甲本身防禦力將提升200%,三萬塊魔法裝甲完全清一色的防禦加強附魔產生的組合附魔效應讓戰艦艦身防禦整體再次上升30%。

二十門常規一級魔導炮,每一炮都是一個七級魔法,五門常規的二級魔導炮,每一炮的威力都相當於木恩看見的「大地之怒」,還有超越三級魔導炮的「雷神懲戒」據說擁有能夠毀滅一座城市的力量。

閃電號曾經應帕薩特的請求出現在蠻族戰場,瞬間火力全開的閃電號直接將一位傳奇級別的蠻族戰士秒殺。

法內姆的閃電號主要由他和他的數十名法師助手操控,其他簡單的工作都由魔法傀儡完成,操控閃電號各個部分的魔法師最低都是四級法師,三級法師在艦船上只能擔任一些極其簡單的工作。

法內姆將木恩和法內爾請到了閃電號上的法師塔,七層的法師塔屹立在閃電號上控制著一切。

這是木恩第二次進入魔法戰艦,法內姆的魔法戰艦不同於矮人,這是他專為他和他的團隊設計的綜合戰艦,除了戰鬥防禦系統,這艘閃電號上還有他的法師塔,有大型的附魔、煉金、魔葯、魔法工程學等實驗室。

這是一艘典型的冒險法師戰艦,法內姆不在學院的時候喜歡駕馭著他的閃電號馳騁在大陸上各個角落探索和冒險。

木恩站在法師塔上看著閃電號緩緩升起,魔法學院在他眼中緩緩變小,260公里/小時的速度讓兩側的雲都在飛快地倒退。

「真是強大的魔法戰艦。」木恩和內瓦爾不由自主地感嘆道。

內瓦爾自豪地說道:「為了『閃電號』,我和我的團隊日夜不休地奮鬥了十年。和那些軍隊的魔法戰艦不同,這是我自己的戰艦。」

「竟然要十年,看來建造一艘魔法戰艦真的是不容易啊。」木恩一直想要一艘自己的魔法戰艦,法內姆的話讓他感覺到路途遙遠。

「哈哈,看樣子你也想要魔法戰艦?」法內姆看著懊惱的木恩哈哈大笑,他喜歡看到年輕魔法師充滿夢想的樣子。

「那當然。魔法戰艦可是每一位法師的夢想,那可是最強大的魔法力量。」一旁的內瓦爾突然一臉憧憬地插嘴道,這讓木恩深有同感。

「其實想要獲得魔法戰艦也並不一定就必須自己建啊?說不定你們運氣好,過不了多久就能得到呢,可惜你們開不走,哈哈。」法內姆神秘地笑道。

「哦?」木恩和內瓦爾感興趣地看著法內姆。

搖了搖頭,法內姆說道:「其實,獲得魔法戰艦除了自己設計建造以外,也可以加入一些大型組織甚至國家軍隊,幾乎所有國家和這些大型組織都會有自己獨特的魔法戰艦。只是這樣的大組織里約束極多,這也是我要自己建造『閃電號』的原因。」

木恩和內瓦爾大感失望:「這始終還是別人的東西,院長你的閃電號可完全都是你自己的啊。」

法內姆看著無知的兩個學生,無奈笑道:「你們知道多少人為了這樣的機會願意付出一切,那畢竟是魔法戰艦啊。」

木恩暗暗點頭,他想起了矮人拿破崙,他駕馭的「地行者」號就是摩卡的魔法戰艦,現在想來拿破崙才六級卻能主宰無數人都想駕馭的魔法戰艦,他的身份一定很不簡單。

看到兩個學生有些意興寥寥,法內姆迅即又說道:「除此之外,也不是不可能獲得屬於個人的魔法戰艦,不過那樣的幾率太小了。」

「法內姆叔叔,快說,快說。」內瓦爾使勁問道,甭管他幾率小不小,只要知道了方法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那樣的幸運兒。

「那就是各種遺迹廢墟和隕落的傳奇法師的半位面。在大陸歷史上發生了無數次的大陸動蕩,這些大陸動蕩造成了無數的強者隕落,這些強者的屍體和他們的魔法戰艦都埋葬在這樣的遺迹廢墟里。深藍王國的崛起就是因為當時的深藍王和他的朋友如此獲得了一艘古老的魔法戰艦,而在抗蠻戰爭中崛起成立王國。」法內姆說到這裡,頓了頓似乎是想起了深藍王國的歷史,看到兩個小傢伙興緻勃勃地等著自己說下去,他又繼續說道。

「大陸歷史上出現過很多傳奇強者,甚至還有很多聖域強者。他們最終隕落在成神之路上,傳奇以上的強者都有自己的半位面空間,他們一生的財富都藏在他們的半位面中。如果能夠通過這些傳奇或者聖域強者遺留下的物品開啟他們的半位面空間,收穫一艘強大的魔法戰艦,甚至傳說中的位面戰艦都不無可能。」那些傳奇以上強者的遺產,就連法內姆都帶著憧憬地說道。

木恩前世就是一個非戰鬥類型的精英傭兵,最喜歡這樣的尋寶、探險,他曾經潛入到傳說中亞特蘭蒂斯消失的深海海底,他甚至偷偷潛入埃及法老王的金字塔底部。


「可是如何才能找到這些遺迹或者隕落強者的半位面呢?」這是木恩和內瓦爾都想知道的事情。

法內姆笑罵道:「作為一個法師,你們真不應該說出這樣愚蠢的問題。你們可曾注意到我們生活的大陸,很多地方都有代代相傳的傳說,這些都是線索。還有大陸的歷史發生的很多大事,只要你們仔細研究,你們總能發現蛛絲馬跡。至於那些強者的半位面,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他們生前使用的物品、筆記等,結合關於他們的傳說和記錄。還有就是可能意外獲得的一些古老遺迹地圖、古老藏寶圖等等。」

「這種好事,沒有誰能告訴你如何找到它們,你只有憑自己的努力,這可和不勞而獲一點沾不上邊。」法內姆感嘆道。

木恩還注意到了法內姆之前提到的一個詞「位面戰艦」,這個全新的辭彙讓他充滿了好奇,他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位面戰艦啊。大陸上人人都認為魔法戰艦是最強大的魔法力量,其實根本不是這樣。魔法戰艦隻能在大陸上耀武揚威,而位面戰艦卻是那些強大者們探索虛空和無盡位面的武器,只有大陸上的最強者才擁有駕馭的資格。傳說中,神就是開著他們的位面戰艦震懾位面。」談到傳說中的位面戰艦,法內姆的閃電號完全不是一個檔次,這才是魔法世界最終極的力量啊。 閃電號在藍天中拉開一道長長地白色閃電,以200公里/小時的速度朝著騎士學院飛行。

當天剛剛蒙蒙黑的時候,閃電號恰如一道巨型閃電劈到了盤石鎮的深藍騎士學院,閃電號熾烈的電光在半空中將偌大的騎士學院正大門一角照得通亮。

正是這一角讓木恩窺得騎士學院一絲真容,如果說魔法學院是大城市裡的土豪哥,這騎士學院真的像一個鄉間的小窮酸。

木恩等人下到學院中來彷彿來到了一個巨石的世界,整個學院的大門、教學樓、宿舍樓、格鬥場等所有建築全部都是由巨石壘成,讓魔法學院的新生感到驚奇無比。

了解一些情況的內瓦爾在木恩身邊悄悄說道:「據說這裡的每一棟建築都是這裡的學員親自挑選石材,親自鑿打、砌築起來的,真是一群無聊的蠢貨。」

幾個耳尖的騎士學員狠狠瞪了一眼內瓦爾,記住了他的長相,然後飛快地離開了。

木恩瞪了一內瓦爾,斥道:「小聲一點,這裡是別人地盤。」

其實木恩也覺得如此,這些騎士總自我標榜所謂的騎士八大精神「憐憫、榮譽、英勇、信仰、犧牲、謙遜、公正、誠實」,這才是他們最大的無聊。

試問一個真正做到這些的人,誰會把這些美德經常掛在嘴上?

圍觀的騎士學員躍躍欲試地看著這群法師新生,這是這群法師人生中最弱小的階段,如果現在不抓住機會狠狠欺負他們一下,未來估計就沒有機會了。

不過畢竟初來是客,現在時候未到,只能再忍忍了。

騎士學院的副校長柯德接待了法內姆和他帶領的新生,為他們安排了精心準備的住處,幸好法師們都是一群幾乎不用睡覺的怪物,要不然騎士學院冰冷的石板床說不定能夠睡出幾個骨折的法師。

看著頗具原始風格的石板床,木恩打趣地向內瓦爾說道:「雖然說王國撥給他們的經費遠遠少於魔法學院,但是也不至於買不起幾張床吧,真想知道他們的錢到底用在什麼地方了。」

其實木恩並不知道,一個騎士的培養並不比一個法師容易很多,除開戰馬、武器防具不說,他們必須從小開始用各種開發人體潛力的魔葯進行葯浴,他們的食物都是特質的能夠提供可供人體吸收能量的肉食,這一般只有少數魔獸的血肉才能做到。

騎士學院顯然沒有魔法學院財大氣粗,他們把能夠節約的每一分錢都節約出來,然後花到每一位騎士學院身上。

內瓦爾笑道:「也許這石板床都是寶貝也說不定。」

看到木恩又拿出一本關於大澤河區域的地理歷史書籍閱讀,他連忙張口閃人:「老大,你慢慢看,我出去轉轉,嘿嘿。」

內瓦爾才走不久,就有一個人悄悄從他住的宿舍外離開。

內瓦爾在學院內閑逛著,騎士學院建設得完全就像石器時代的遠古部落,也沒有什麼像樣的特色,這讓他感到非常無聊,這遠遠比不上魔法學院的繁華。


無聊的內瓦爾朝宿舍走著,快要回到宿舍的時候,突然飛快竄出來幾道黑影,內瓦爾還來不及看清對方長得什麼樣子,就被人用麻袋蒙了頭。

幾個人隔著麻袋對著內瓦爾一頓亂揍,罵道:「他媽的死胖子,敢說我們騎士學院的是蠢蛋,你們這群法師獃頭鵝,看老子今天不狠狠收拾你一頓!」

這些騎士學員擅長肉搏,專門指著內瓦爾身上肉厚的地方招呼,每拳每腳都揍得內瓦爾疼徹心扉,在深夜安靜的騎士學院上空傳來一陣陣如殺豬般的慘嚎。

正在看書的木恩聽到一陣陣慘叫,心想這又是那個倒霉蛋被揍了?

然而越聽越不對勁,這聲音不就是自己的「肥豬」小弟嘛。

木恩最近感覺著內瓦爾越來越聽話,在自己面前絲毫不端侯爵少爺的架子,好像自己真的是他老大似的。

這傢伙估計又惹麻煩了,木恩作為老大,在關鍵時刻必須站出來挺自己的小弟。

木恩快速趕到現場,看到五個騎士學院正圍著內瓦爾胖揍,那場面讓木恩想起了前世的中學時代,自己因為是孤兒也曾被人這樣欺負。

雙拳難敵四手,木恩快速地想到了辦法,他將虛幻真實法杖中的魔法幻影召喚出來,魔法幻影在黑夜中更是完全如同木恩本人。

木恩大叫一聲:「放開我兄弟。」

然後指揮著自己的幻影沖了上去,開始念咒施法。

幾個騎士學員聽到聲音還以為被發現了,結果發現來的只有一個法師,相互看了幾眼,一起朝著木恩的幻影衝去,一看就是配合默契的傢伙。

可惜他們失算了,等他們快到木恩身邊的時候兩道巨網從天而落,這是木恩本人施放的蛛網術和法杖複製的蛛網術,兩個蛛網術瞬間重疊在一起。

原本的蛛網術組成巨網的土元素絲只有筷子大小,兩道蛛網術重疊在一起相互融合,這些土元素絲變得跟人手指一般粗大,將五個人牢牢地定在了地面上。

木恩抽空朝內瓦爾吼道:「胖豬!過來!」

幻象施展的魔法「火焰之幕」也已經完成,一道火幕從地上憑空出現,強烈的火焰讓這些騎士不得不全力對抗火焰,一個個都無法全力掙脫蛛網。

在火焰的炙烤下,木恩施放的蛛網術愈加凝實,這種現象是木恩在一本描述魔法理論的魔法書籍中看到,這本書籍中提到世界上各種各樣的元素,有的相互克制,就像光明和黑暗、水與火,這些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不同系的一些魔法一起施展的時候,會引起很多不可知的變化,書中就描述了木恩現在這個例子。

幾個騎士在蛛網中看著木恩的幻象大聲罵著:「該死的法師,別讓我抓到。」

眼看掙不脫蛛網,幾個騎士很快合計了一下,其中三個騎士一齊大吼道:「三!二!一!」

「火焰斬」一個騎士抽出騎士長劍,淡紅色鬥氣斬從劍尖噴涌而出朝著蛛網撞去。

「山崩」另外兩個騎士使用都是騎士巨劍,土黃色的鬥氣凝聚在他們的劍身上朝著蛛網同一點斬去。


經過加強的蛛網術畢竟還是三級魔法,在三個三級騎士鬥技合力一擊下毫無懸念的被擊碎。

木恩的魔法對他們造成了不小的傷害,如果不是及時突破蛛網,估計明天他們就成了躺在床上養病的烤豬。

蛛網一碎五人齊齊舉著拳頭朝著木恩的幻象打去,其中的三個三級騎士的拳頭上隱隱都有鬥氣的光芒閃爍,剛才的窩囊遭遇讓他們決定必須要給這個法師一擊狠得,讓他知道這裡是誰說了算。

一切發生地太快,這原本可以讓木恩重傷倒地的攻擊打在了木恩的幻象上,輕輕地「啵」的一聲,幻象消散在了空氣中。

「操!幻象!難道是五級法師!?」幾個騎士呆了片刻驚呼道,真要惹上了一個五級法師,別看他們五個,就是再多五個也是別人的菜啊。

幻象魔法是一個五級魔法,不過幻像魔法只擁有迷惑敵人的功能,並不能夠施放法術,只有傳說中的特殊史詩級法術「分身術」才具有這樣的功能,不過分身術施放的幻像除了能接受法師指揮,本身還具有獨立的意識,和木恩藉助法杖施展的幻像又有些不同。

木恩乘著幾人發獃的一瞬,激活了法杖中存儲的蛛網術魔法,又將五人牢牢定在地上。

這樣的戰鬥真讓人憋屈,木恩不能召喚出小貝輔助自己戰鬥,又不可能拿出火球術捲軸威脅幾個騎士,更不敢搓冰箭凍死了這幫小子。

這時內卡爾已經跑到了木恩身邊,木恩看到三人又要故技重施打破蛛網,立馬又將法杖中存儲的剩餘的最後兩個蛛網術扔了上去,三個蛛網術重疊在一起,這下子就算三人合力也一時無法打破這個蛛網術。

木恩在幾人腳下釋放了一個火焰之幕,這下子五人又成了火中烤豬,疼得幾人嗷嗷直叫。

木恩旁邊的內瓦爾也起勁施放著一二級的魔法疼打落水狗。

眼看著蛛網術在三人鬥技合力攻擊下變淡了一些,早有準備的木恩念咒施放的蛛網術又補了上去,蛛網又重新變得堅挺。

內瓦爾趁著魔法之間的空擋狂罵到:「你們這群垃圾,剛才不是揍得爽嗎?老子用魔法轟死你們這群雜碎。還埋伏老子,你們統統都去吃屎吧!」

一個接一個的魔法,不斷補充的蛛網術讓幾人再也沒有了希望,五人終於承受不住火焰的灼燒,開始歇斯底里地慘嚎起來,一股股肉被烤糊的味道在微風中飄揚。

很快連續的慘嚎聲音引來了騎士學院夜間巡邏的人,看到遠遠兩個法師在攻擊騎士學員,這些巡視員老遠大吼道:「大半夜的幹什麼?要造反是不是!?」

幾人已經被烤得不成人樣,在蛛網中痛苦的哀嚎,已經沒有力氣掙扎,甚至兩個二級騎士已經昏迷了過去,再烤下去就可能出人命了。

木恩看著越來越近的人群說道:「出氣了沒?又來人了,我們趕緊閃人,別被抓了。」

內瓦爾朝著蛛網裡幾人吐了一口口水,罵道:「讓你們陰我,現在爽了吧。」

說完,木恩連忙和內瓦爾一起離開了現場。 昨晚上被揍讓內瓦爾心情很差,雖然穿上魔法袍后根本看不出他被揍過,但木恩在他身上輕輕一碰就疼得這胖子齜牙咧嘴。

他恨死那群埋伏他的騎士了,誰說這幫騎士是榮譽的典範了,這種敲悶棍的事,這幫垃圾看樣子很純熟啊。

幸好老大及時出現了,要不今天真真兒的丟臉了,內瓦爾想到這裡一臉感激地看著木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