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兄,我知道你剛纔也並不想參加這場賭局,是羅某自作主張,不收回去讓我心中何安?”看着水自流猶豫,羅烈再次說到。

“水兄,我知道你剛纔也並不想參加這場賭局,是羅某自作主張,不收回去讓我心中何安?”看着水自流猶豫,羅烈再次說到。

羅烈也是知道水自流缺錢,而剛纔在一樓,水自流與小福兩人的對話,羅烈也是聽到了。

接着兩人就來到了五樓進行下注!

“買定離手,買定離手……”整個賭場,全部都是小廝的叫喚聲。

羅烈與水自流一下來,就在五樓的兌換處進行了黃金都兌換,因爲賭注高的原因,所以在五樓進行下注的人,全部都要進行黃金的兌換!而且一錠黃金就是五十兩,也就是等於五百兩白銀。

紫霄天與李花斯等人正在喝茶,沒有過多久,一箇中年男人就跑了過來,一臉緊張的看着紫霄天:“公子,我們今天要大虧血了!”

紫霄天眼皮一擡,看着中年男人問道:“出了怎麼事情嗎?”

“將軍府的水自流水公子,和一個白面書生在五樓下注,十幾局下來,都已經贏走了我們將近百萬兩黃金。”中年男人弱弱的說到。

“撲……,你說怎麼?在說一遍?”紫霄天剛喝進嘴裏的茶水,一下子就全部吐了出來,噴了中年男人一臉。

“公子,我是說將軍府的水自流水公子,和一個白面書生在五樓下注,十幾局下來,都已經贏走了我們將近百萬兩黃金!我們現在都不知道要怎麼辦。”中年男人弱弱的又重複了一遍。

“走我們過去看看!”紫霄天老臉一黑,立刻決定。

看着小廝久久的不打算開始,水自流嚷嚷着說道:“繼續吧!你愣着幹嘛呢?繼續搖呀!”

而現在也有很多人都圍着羅烈與水自流,都跟着下注,小廝嚇得都快哭了,這樣賠下去還讓不讓人活啊?

“都嚷嚷什麼?散了,散了,都散了!”紫霄天也再次來到了千金坊,一邊的李花斯與秦守仁叫囂着說到。

紫霄天沒有看水自流,而是直接走向羅烈,但依舊一副風清雲淡的笑到:“羅兄果然賭技非凡,真是厲害,紫某真是看走眼了。”

“這全是運氣,紫兄過獎了。”羅烈也是看着紫霄天,呵呵的笑了笑。

“姓羅的,怎麼算是運氣,你們這分明是作弊,一定是你們在作弊。”站在一邊的秦守仁,頓時憤怒的叫到。

羅烈與水自流這兩人,完全不能用運氣逆天來解釋了,就算是運氣逆天,也不可能十幾局下來大贏小輸;而且還是壓實數,這可是百分之三的概率!這還只是理論上的數字,真實中可就不一定了。

“作弊?秦守仁,你那一隻眼睛看到我們作弊了?這東西可以亂吃,但這話可不能亂說,明明就是小廝自己拿着骰盅,要說作弊,難道不成小廝和我們串通好了?你這分明就是血口噴人!”水自流不堪示弱的對着秦守仁怒到。

雖然水自流心中也是有點疑惑,不過能贏錢就是好事,別的管他呢!一直之間,氣氛就變得有些僵硬了起來。

紫霄煙自己很不堪心,但沒有辦法,做生意就是這樣有贏有虧,只能願賭服輸!

再說,水自流背後有水家,自然是不能亂動的。還有一個羅烈,在沒有弄清楚來歷以前,紫霄煙也絕對不會做什麼出閣的事情,更不會在自己的地盤貿然動手,所以紫霄天也只能自認倒黴!

“羅兄,水公子,今天就先到此爲此吧,紫某也不奉陪了。這麼多的黃金,我看你們這樣拿回去,也不方便,要不我給兩位叫幾輛馬車,給兩位送回去如何?”紫霄煙還是一如既往,一臉淡然的說到,這話雖然說的不卑不亢,但話中不免有逐客的意思。

看紫霄天的表情,羅烈真的是看不透,感情這錢,對紫霄天而言,根本就不算什麼。

只是羅烈沒有看到紫霄天,獨自吐血的情景,裝逼總要付出一些代價,這錢都已經輸了,這逼不裝不行!

“那就有勞紫兄了。”羅烈也是淡淡的說到。 找馬車,羅烈自然是不需要。

但是也不能讓別人發現了自己的祕密,而且自己贏了紫霄天這麼多錢,紫霄天卻依舊如此淡然,羅烈也是確實,不得不佩服紫霄天的氣量!

再說,既然紫霄天都提出來了!理由也正當,不論有沒有別的目的,羅烈都不好就這麼當面拒絕,所以羅烈還是笑着答應了下來。

所有的黃金,都被羅烈分成兩分,水自流一份自己一份。

紫霄天與李花斯三人,也再次隨之離開。

沒一會兒,就走來了二十幾個中年大漢,而且都是黃階以上高手,見到羅烈與水自流兩人,都禮貌的拱了拱手。

“想必,兩位就是羅公子和自流公子吧?我等是依照我家公子的吩咐,過來給兩個公子幫忙的。”帶頭的大漢對羅烈和水自流說到。

羅烈和水自流點了點頭,二十幾人就去幫忙將裝着黃金的箱子,向大門停了好的五輛馬車擡去,裝上了車,大漢們也轉身離去!

然而,有一個大漢在下樓梯的時候,竟然不小心的滑了一跤!一箱黃金直接就砸了出來,倒了一地。

看到這情況!帶頭的中年男人直接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揍:“你是幹怎麼吃的?看回頭公子怎麼收拾你。”

一邊打一邊罵,看着羅烈都是眼皮直跳,或許是因爲激動,爲首中年男人並沒有讓大家着急撿黃金的意思。

黃金倒出來,不管千金坊,裏裏外外的人都一清二楚,不少人眼神都帶着炙熱,貪婪。

羅烈神色一變!

紫霄天這是借刀殺人啊,雖然羅烈也不清楚,是不是紫霄天得意安排,而那個兩個大漢,都被爲首的中年男人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但黃階高手擡一箱黃金也能跌倒,羅烈確實是不能理解,這麼多黃金外露,想必今晚不會平靜。

路上,羅烈與水自流坐在後面的馬車上,水自流一臉崇拜的看着羅烈,那眼神差不多都要對羅烈進行膜拜了。

太厲害了!太神了!今天一起一連下十幾局實數,十幾局小輸大贏!換了誰誰都會這樣,太逆天了這。

“羅兄,請問你住在哪裏?”離開千金坊的路上,水自流一臉討好的對着羅烈問到。

“我剛到這洛河城,現在還沒有落腳的地方,隨便先找個不錯的客棧,先下住下再說吧!”羅烈對於水自流的態度,不以爲意的笑了笑。

“哦!原來今天剛到!請問羅兄在這洛河城中可有親人?”水自流一聽這話,連忙追問到。

“沒有!”羅烈很直接的回答!不過這怎麼感覺,有點像是在查戶口呢?

“要不這樣!羅兄你去我家吧!我家很大的,我的院子,就我和小福兩個人住!住到我家,我們之間也好有個照應。”水自流對着羅烈一臉誠懇的邀請。

“這就不必了,水兄可知道,這附近可有怎麼好的客棧,我去客棧落腳就好,不必麻煩了!”

雖然,水自流給羅烈的眼緣不錯,感覺人也挺可靠。

不過誰知道水家會是什麼樣?羅烈可受不了這古人的禮儀,也不想寄人籬下,這種感覺讓人心裏有些壓抑,很不舒服,又不是說羅烈自己沒有地方可去。

“好的,我知道前面不遠就有一家不錯的客棧,叫星晨客棧,不如羅兄你就去哪裏如何?”水自流馬上給出羅烈提議。


既然羅烈回絕,水自流自然也不在多說怎麼?雖然有意交好羅烈,但這不能急於一時,所以水自流很直接的就對羅烈提議,說去前面的星晨客棧!

“好的,那就去星晨客棧吧。”羅烈點了點頭。

星晨客棧門前,兩輛馬車緩緩的停了下來。

“公子,星晨客棧到了!”馬車在路上走了一會,拐了幾個彎,就響起了小福的聲音。

“好,知道了,羅兄,星晨客棧已經到了。”水自流對着羅烈說着,就從車上走了下去。

羅烈自然也跟着下了馬車,還沒有走入星晨客棧,水自流就突然停了下來。

“羅兄,馬車上這麼多的元寶,要不我們先到中通商行,給你開個賬戶,把錢先存起來吧!這樣帶着一不方便,二也不安全;中通商行可是紅星帝國第一商行,商行遍佈紅星,信譽不錯,實力同樣也不可小視。”水自流對着羅烈解釋。

“沒事,就這樣擡進客棧裏面吧!我自有我的辦法。”羅烈也不多做解釋,一副心有成竹的笑了笑。

看羅烈一臉淡定,水自流自然也不多說怎麼,畢竟水自流對羅烈的賭技,卻實是崇拜不已,也就對羅烈的能力,有那麼一點盲目的信任了起來。

走入星晨客棧,水自流隨即對着一箇中年男人叫道:“朱掌櫃,給我來間上好的客房,叫幾個人把馬車上的貨物也都擡上去。”

“原來是水公子駕臨!朱某有失遠迎!你……你們還在等怎麼?沒有聽到水公子的話嗎?天字一號房間,快去!”

一箇中年胖子走了出來,對着水自流着說笑到,然後又對着幾個正在忙碌的夥計叫嚷着。

“掌櫃的,天字一號,今天已經有人客人定下了。”管賬,這時在一邊的弱弱的說到。

“天字一號已經有人了,不知道水公子二號行不行。”朱掌櫃對着水自流一臉討好的笑着詢問。

一號和二號,其實差別也不是特別大,就是一號更寬風景也好些,即可以看到鬧市又可以看到,後面寧靜的湖景。

“都可以,隨便來一間上房就好了。”看水自流猶豫了一下,羅烈隨即站了出來。

“不知公子喜歡,鬧市還是靜景?”掌櫃的看了看羅烈溫和的笑了笑。

這星晨客棧,可不是怎麼樣的人都住得起的,來這裏住的人可以說非富其貴。

因爲普通人根本就捨不得,但這裏的生意依舊是紅紅火火,就像剛纔羅烈兩人來的時候,那些夥計也在忙碌着。


“還是鬧市吧!”羅烈聽到掌櫃子話,先是楞了一楞,隨即笑到。

“臥槽,這是宿住還是來看風景的,還有景點這選擇。”羅烈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句!

不過剛來洛河城,羅烈自然是希望能夠多瞭解一點,這裏的風土人情,於是就選擇了鬧市。

“那就入住天字三號房吧!這個位置也是很不錯的。”朱掌櫃看着羅烈提出建議。

“好,那就天字三號房間吧!。”羅烈點了點頭。

其實,對於住宿羅烈並沒有多大講究,雖然出生在二十一世紀的華夏,不過羅烈可是社會底層的工作者。

而這裏的任何一間,對於羅烈來說,都可以用豪華來形容,這可是百分之百的紫檀木傢俱呀!

若放在現代,一樣最少也是幾十萬上百萬的價格。

“檀香紫檀,紫檀木木質甚堅,色赤,水即沉!”

“而且有自己的紋路,用小刀刮一刮木茬,還有淡淡的微香!用水或白酒泡紫檀的木屑或鋸末,浸出液爲紫紅色,上面有熒光。”

“紫檀木屑用酒精泡過之後可以染布,且布永不掉色。”

“敲擊時聲音清脆悅耳,沒有雜音,不但如此,而且還可以用於治病!”這是羅烈對紫檀木的瞭解!

在羅烈的指揮之下,幾個夥計就去幫忙擡箱子,羅烈與水自流自然也跟了上去。

幾個人按着羅烈的吩咐!擡起了大箱子就往天字三號房走去。

說實在的,幾個夥計擡的根本就是空箱子,不過對於這些普通人,就算是空箱子,那也是有些分量的。

“羅兄,自流就先此別過,晚一些帶羅兄去熟悉一下這洛河城,順便認識一個朋友。”

看着衆人做好了這一切,水自流就告辭離開,畢竟帶着這麼多的元寶不方便。


“好。”羅烈點了點頭,就向天字三號房間走去。

看着古色古香的房間,羅烈很是滿意,而且很大,通風良好!該有的東西樣樣俱全。 將軍府……

大廳的太師椅上,坐着一箇中年男人面色有些凝重,與水自流有點神似,不過看起來看威嚴幹練,這個人就是水自流看着父親――水漫城。

水漫城是紅星帝國上將軍,負責駐軍守備洛河城。

洛河城可是紅星帝國的要塞,是紅星帝國不可失去的主要城市,就洛河城的駐軍就達到三十多四十萬精銳。

這也體現了,水漫城在紅星帝國的軍事地位,也可以看出紅星帝國對水家的信賴。

ωwш▪ тTk дn▪ co

“公子你回來了。”水自流剛走到門口,兩個守衛就給水自流打了一個招呼。

“嗯,是的!”水自流對兩個守衛點了點頭。

“公子,上將軍已經回來了!說要是你回來,就馬上到大廳去,他有事情找你!看着臉色有點不好。”一個守衛急忙提請了水自流一句。

“知道了,你們叫幾個人,把馬車上的那些大箱子擡到我的院子裏去。”聽到守衛的話,水自流心中一跳。

不過想了想,錢不是已經贏回來了!所以水自流壓在心上的石頭,也就放了下來。

交代了小福幾句,水自流就朝着大廳的方向走了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