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球里的光漸漸消散,裡面倒映出來的影像也是慢慢消散,到得最後,水晶球裡面倒映的就只有自己那張既帥氣又激動的臉。

水晶球里的光漸漸消散,裡面倒映出來的影像也是慢慢消散,到得最後,水晶球裡面倒映的就只有自己那張既帥氣又激動的臉。

龍魂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抓住什麼,不然它溜走。

雪兒真的沒死,她真的沒死!那張臉絕對是南宮雪的,還有那股似乎穿透了世間的心有靈犀之感,絕對不會錯!

還有那個從樹林里走出來的女子,也與拓跋千瀟長得一模一樣!

「這……這是真的?」龍魂沙啞著嗓子問道。

「嗯,不然你以為我會自己製造幻想啊?她可是你的女人,見她的瞬間你就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了嗎?」白衣女子道。

「太好了!」欣喜之下,龍魂一個躍前,竟然情不自禁地摟住了白衣女子!

可摟住的一瞬間,龍魂就後悔了。

女子那飽滿的玉峰就這麼擠壓在自己的胸前,彈性極佳,女子的天然蘭香也不斷地鑽入龍魂的鼻息。

被龍魂抱住的女子一愣,從來還沒有人敢對自己這麼放肆!

「你幹什麼!」女子憤怒地推開龍魂,風掀起了她的長發,使其飄灑在女子的腦後,看到女子的一瞬間,龍魂傻了,這個女子的面容竟也有著一方姿色!

雖然清秀臉龐上有著幾點邋遢,只不過也遮擋不住邋遢之下女子的美麗。

就如一朵被淤泥沾上的荷花,擦去淤泥,這就是一朵受萬人羨艷的美麗花朵。

「那個……我不是故意的。」龍魂撓著頭,不知所措,他想道歉,不過估計也沒有用,說了也是浪費口水,還不如不要說。

「我好心幫你解決憂愁你這樣對我?哼!」女子氣呼呼的。

「那你想怎麼樣?難道你是想要抱回來么?」情商簡直為零的龍魂尷尬地撓著頭,說出了一句令所有女生都會氣急的話。

「你……你……我今天不好好地教訓你一下我就不叫柳心玥!」女子氣煞,**一彈,瞬間便閃到了龍魂的面前,極帶凌風的一腿就是橫空掃來!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龍魂苦笑著,雙臂交叉於胸前,硬擋下了這一腿擊。

龍魂連退幾步,兩臂的肌肉正瘋狂抖動,他在飛速消去兩臂的麻痹感。

女子輕盈落地,不停哪怕一刻,就又掃出一腿,就如一條鋼鞭狠狠抽來!

「對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龍魂又是重複著無用的解釋,漆黑雙眸里透閃著深深的無奈。

嘴上雖然忙著道歉,可是龍魂的手上功夫也是不慢,又是手掌一拍,拍下了女子那白嫩修長的**。

龍魂也是醉了,老天啊,你怎麼這麼耍我啊?這女的不仔細看還以為她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修鍊老姑婆,可是這女的實際上是一個貞烈的美麗女子啊!

這類的女人你哪怕碰一下她的手她都會氣個半天,更別說是佔了她的便宜了!

「靠!*啊,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又不漂亮,抱了就抱咯!」龍魂無語地吼著。

「你才不漂亮!」女子的怒火不僅沒有消減,反而是越來越旺盛,這個死流氓竟然說自己不漂亮?自己可是家族裡最漂亮的女子啊!

「我本來就不漂亮!我那叫帥。」龍魂無奈地道。

手腕一翻,擋下女子襲來的玉掌,再一翻,龍魂扣住女子的手腕,第一感覺就是好滑!

不過容不得她多想,柳心玥就抖開了他的「鐵鉗」,一膝毫不留情地往上頂去。

「靠!你這是要我斷子絕孫啊!」龍魂氣的大罵,兩手飛速扣緊女子之手,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翻身躍起,以女子為撐地翻到了女子的背後,落地又是一蹲,一記掃堂腿隨心而動!

整個動作過程連貫地毫無空隙,如行雲流水一般流暢之極,女子被龍魂掃落地面,龍魂及時地伸出一手抓住女子的藕臂,將她輕輕放在地面之上。

「話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龍魂哭著臉。

「哼!不理你了!我回家!」柳心玥賭氣似地站起,拍拍屁股上的塵灰,轉身就走,估計也是知道了自己打不過龍魂吧。

「咦?那些人是不是來找你的?」龍魂忽然指向遠方。

柳心玥扭頭,看見了那幾個向著這邊走來精裝彪悍的黑衣大漢,嚇得一縮頭,就像個擔小的小貓一樣奪到了龍魂的背後。

「他們都是壞人,都是來抓我的,你幫我打跑他們,我就不追究你之前的無禮了。」女子道。

「不不不,你們自己的事自己解決,與本人無關!」龍魂搖著頭,就要轉身走開。

「哼!最多再答應你幫你占卜一次了!」柳心玥咬了咬銀牙道。

「拜拜!」龍魂毫不猶豫地甩開柳心玥的手,自顧自地離開。

「喂喂喂!最多兩個了!」柳心玥奔到龍魂的身邊。

「唉!」龍魂搖頭嘆息。

「最多三個了,不能再多了!」柳心玥狠下心來道。

「早這樣該多好?」龍魂嘿嘿笑道,就像一個坑了顧客的無良店家露出的邪惡笑容。

「快點去吧!」女子憤聲說著,一把將龍魂往前推去。

「站住!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調戲良家婦女!」龍魂大吼。

為首的那名大漢額頭出現一條黑線,這傢伙有病吧?我們就這麼走著又沒做什麼,你特么跳出來吼什麼?


還「調戲良家婦女」,你什麼時候看到我們調戲女的了?

「小子,我勸你還是快點讓開,不然你就死定了!」為首大漢道。

「人生自古誰無死,什麼什麼什麼青!」龍魂仰頭吟誦。

「撲哧!」柳心玥一下子忍不住,露出笑容。

龍魂努力控制著自己不回頭,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像個傻逼一樣看著柳心玥痴痴地流口水。按理論來說是不會的,不過凡事都有意外。

「小子,你是不是秀逗了?」另一名大漢也站了出來。

「啥?你問我吃不吃豆?我吃飽了不吃了。」龍魂答。

「把他打一頓然後扔出大街!」為首大漢實在無語,直接道了這麼一句,他對這個傻乎乎的白痴實在無話可講。

「是!」那名罵龍魂秀逗了的大漢崢嶸一笑,捏著手指骨發出噼里啪啦的脆響。

「你不要過來啊!」龍魂驚得直往後退。

除了那名大漢以外,其他幾名大漢都走到了前面,向著坐在一顆石頭上的女子走去。

「砰砰轟!」幾聲震響,一個黑影滑過在天空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之上。

大漢們沒有多加理會,他們認為那人應該是那個傻乎乎的小子。

「喂喂喂!不要走得這麼急嘛!留下來先吃塊肉嘛!」一個清脆的聲音自他們的背後響起,如巨錘一般,震動著他們的心靈。


這聲音!


為首的大漢猛地扭頭,看見龍魂正站在他們身後的不遠處,大口大口地撕咬著一塊鮮肉。

「烏鴉,牛頭,去把他給解決了!」為首的大漢吩咐道這次他卻沒有再扭頭,而是就這麼看著龍魂,顯然是想看看龍魂如何應付兩人。

「是!」兩個大漢抱拳一喝,就向著龍魂撲去。

「你說你們,為什麼非得要這麼愛打架呢?」龍魂搖搖頭,一手捂住臉,腿一挪,身一閃,就躲開了一個大漢的鐵拳。

「烏鴉!」另一名大漢憤聲一喝,兩人同時一動,一人閃前掃下一腿,一人直前猛轟一拳。

「都說了做人要以和平為貴嘛!」龍魂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身一偏,身子橫向翻空。

掃出掃腿的烏鴉掃了個空,有以手撐地,一腳踹起!

烏鴉將全力灌注於腿部,虛空中竟傳來「哧哧」地凌厲寒聲,烏鴉雙腿就如一把鐵鑽,旋著死亡的弧線。

龍魂不緊不慢地攥緊了下右手中的肉杈,左手扣住另一名名為「牛頭」的大漢的手腕,輕踢其腰,手一拽,牛頭被龍魂帶著橫空飛起!

「睡一會吧!」龍魂原本人畜無害的清秀臉龐出現了一抹崢嶸,手一拖,牛頭就代替了自己的位置。

「嗤……啊!」烏鴉果真不愧烏鴉之名,旋轉著的雙腿就如烏鴉利嘴,雙腿掃在牛頭身上,就如利嘴啄了下去一般!

牛頭小腹處竟出現了幾道深可見骨的可怖傷口,白花花的肉則向著兩邊翻開。

牛頭在空中直飛了七八米,才轟然倒在了地上,徹底昏厥了過去。

而罪魁禍首,龍魂,則在空中橫著幾翻便是輕盈落地。

「我要殺了你!」烏鴉望著被自己重傷倒地的牛頭,僅是愣了片刻,便是悍然暴起!

「烏鴉,回來,你打不過他的!」那名老大喝聲叱責道。

「是!老大!」儘管很怒,不過烏鴉也是退了下來,老大的話他必須遵守。

「你知道你打了哪個家族的人么?」大漢問道。

「不知道。」龍魂老實回答道。

反正都已經這麼倒霉了,自己都惹了八大豪門之一的何家,還怕哪個家族?沒有何家強的家族都是小意思啦!

總之自己不可能衰到連惹兩大豪門的吧?

「是柳家的。」大漢答道。


「不就是柳家嘛!」龍魂繼續吃著手中肉杈上掛著的鮮肉。

可他下一秒就吐了出來,被嗆得咳咳作響。

老子不會真的這麼倒霉吧?真的是連惹了兩大豪門級的家族?

龍魂心底一陣發涼,都是這個小巫女的錯!

沒錯,八大豪門家族之中,排名第三的,正是柳家!

「好吧……我錯了……」龍魂扔掉手中的東西,輕嘆一聲捂住了臉。

之前心情因知道了南宮雪沒死而由低谷升到天堂,現在又因為如此而被貶下了深淵。

這人生的大喜大落可也太誇張了。龍魂心想。

「對了!容我問句,你們既然是柳家的,為什麼要抓這個女的?她惹了你們柳家?」龍魂忽然抬頭問道。

總不可能是什麼因為看女子漂亮而心生邪火,再情不自禁地憤聲一吼打算霸王硬上弓吧?柳家是八大豪門裡威望最高的一個,他們的族規急嚴,哪怕你是家主兒子,犯了錯也照樣得受罰!

所以,柳家幾乎沒有傳出過什麼不良的緋聞。

「她是我們家族的大*。」老大捂臉。

「啥?」龍魂一愣,望向女子,卻發現女子早已笑得前俯後仰。

「*,您的犯罪時間已滿,家主喝令您即刻回族!」為首大漢道。

「那就好啦!這裡無聊死了,就是這個傻瓜比較好玩!」柳心玥嘴角勾起一抹不知所意的怪笑。

「死流氓,你去不去我家裡玩玩?我可以請你吃很多好吃的東西哦!」柳心玥道。

「算了……折現吧!快點替我占卜,然後告訴我怎麼去帕斯學院。」龍魂汗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