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立即呲牙咧嘴喊叫起來,手不停地有意無意地在阮靈玉的身上、腿上摸索著,趁機吃她的豆腐。

江帆立即呲牙咧嘴喊叫起來,手不停地有意無意地在阮靈玉的身上、腿上摸索著,趁機吃她的豆腐。

兩人正打鬧的時候,突然黃富驚叫道:「帆哥,後面有車子追上來了!」

江帆立即停止打鬧,扭頭往後看,後面是一輛黑色的轎車,正以極快的速度攆上來。江帆立即打開天眼穴透視,他看清了車子面一共四個人,其中三個人都拿著武器。

「媽的,這些人反應速度這麼快,我們才上高速不到一個小時,他們就知道了!」江帆罵道。

「主人,就讓我用火箭筒轟死他們吧!」納甲土屍道,他十分興奮地扛起了火箭筒,打開車窗,把火箭筒伸了出去。

後面的黑色轎車看到深處的火箭筒,頓時嚇得減速,車子左右搖擺起來,納甲土屍冷笑道:「你以為扭來扭去我就打不中你了,你看好吧!」納甲土屍一勾扳機,噌!火箭彈飛射出去。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推薦《創世霸神》,非常給力,非常精彩! 轟!火箭彈不偏不倚正擊中黑色轎車的頭部,黑色轎車立即翻車,咕嚕嚕!翻滾撞在欄杆上,緊接著又一聲爆炸聲,黑色轎車變成碎片。

「我靠!傻蛋,你太厲害了,都可以成職業火箭筒發射手了!」黃富贊道,要知道用火箭筒射中快速移動的車子,還是有一定難度的,特別納甲土屍根本沒有訓練過,這簡直是一種天賦啊!

納甲土屍傻笑道:「呵呵,這玩意就像我身上的炮一樣,打起來很過癮的!」


江帆和黃富兩人狂暈,阮靈玉立即抿嘴偷笑,這個傻蛋真是傻的可愛!

谷田鎮距離辰州的距離也就五六個多小時,走高速只要三個多小時就夠了,賽龍車終於到了辰州市郊區。黃富十分熟悉這裡的地理環境,畢竟在這裡呆過一段時間,「帆哥,鯨鯊幫的分舵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我們怎麼行動呢?」

黃富看來了一眼江帆身旁的阮靈玉,如果沒有她在身邊,兩人直接殺過去就行了,但是必須保證阮靈玉不受傷害的前提下,搗毀鯨鯊幫分舵。

江帆知道黃富的意思,「我們直接把車開到鯨鯊幫的分舵門口,我們兩下車,讓傻蛋在車上保護阮靈玉就可以了。」

黃富點頭道「嗯,就這麼辦!」只要賽龍車不開門,外面想傷害裡面的人,還是很難的,另外還有納甲土屍保護阮靈玉,應該沒問題。

根據鯨鯊幫的人提供的地址,鯨鯊幫分舵就在辰州市的北城區,賽龍車左轉右拐,十多分鐘后賽龍車來到了鯨鯊幫門口。

鯨鯊幫分舵是一座兩層樓的別墅,門外是大鐵門,進入鐵門就是花園式的院子。大鐵門前站立了四個鯨鯊幫的人,他們身穿西服,雙手背在身後,面目嚴肅。

當賽龍車停在鐵門前的時候,立即走過來兩個人,「你們是幹什麼的?這裡是鯨鯊幫地盤,門前不準停車!」

打開車門,江帆和黃富兩人下車,江帆對著黃富使了一個眼色,黃富立即迎了上去,笑呵呵道:「我們是來掃平你們鯨鯊幫的!」說完雙手閃電般地鎖住了那兩人的咽喉,輕輕一捏,嘎巴一聲,兩人的喉嚨被捏碎,兩人立即倒在地上。

黃富幹掉那兩個人後,門前的另外兩個人立即發現了,剛想喊叫,一道人影一閃,江帆已經到了他們面前。白色食指閃電般點在他們的眉心上,那兩人一聲不響地倒了下去。

江帆幹掉那兩人後,立即默念茅山開鎖咒,推開了大鐵門,江帆對著黃富揮手道:「小富,把那個火箭筒拿來,對著那樓房放它幾炮!把他們趕出來!」

黃富立即上車拿出火箭筒,裝上炮彈,對著樓房發射,噌!炮彈飛射出去,射中別墅,轟的一聲巨響,別墅二樓被炸了一個大窟窿。

緊接著黃富又發射了一顆火箭彈,轟的一聲,別墅一樓被炸了個大窟窿。兩聲爆炸后,如同捅了馬蜂窩一樣,別墅裡面立即跑出一大群人,他們不知道出了什麼事,驚呼道:「怎麼回事?是什麼幫打進來了?」

黃富把火箭筒放回車上,手提著黑色的刀,與江帆一起衝進了鐵門。江帆沖在最前面,對著跑出來的那些鯨鯊幫的人下開手了,不停地彈射離火球,嗖!嗖!嗖!人群中立即發出慘叫聲。

黃富手持黑色刀見到人就砍,那刀十分鋒利,那些鯨鯊幫的人被砍的手腳亂飛,發出慘叫聲。怪異的是,黑色刀不沾一滴鮮血,每砍一人,刀發出一樣的鳴叫聲。

那些鯨鯊幫的人被江帆和黃富殺得措手不及,好多人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身首異處了,地面很快就躺了一地屍體。

突然傳來口哨聲,那些鯨鯊幫的人立即閃到一旁,人群中走出一位身材高大,光著膀子,胸口都是黑色的毛。濃眉毛大眼睛,獅子鼻,大嘴巴,臉上有兩道瘢痕,如同凶神惡煞一般。

那人手裡拿著一根鐵槍,足有一人多高,「你們是什麼,感到我鯨鯊幫來殺人!」那人吼道,鐵槍敢觸地,地面上的地磚立即裂開來。

江帆看了那人一眼,冷笑道:「你就是辰州鯨鯊幫分多的舵主嗎?」

那人點頭道:「對,我就是鯨鯊幫辰州分舵舵主郭鐵蓋,你們是什麼人?」郭鐵蓋手重的鐵槍抖了一抖,空氣發出呼嘯聲。

「我們今天是來剷平你們鯨鯊幫分舵的,從今天開始,你們辰州鯨鯊幫分舵除名了!」江帆冷笑道。

「哈哈,你們口氣倒不小,就憑你們兩個就想剷平我鯨鯊幫,真是痴人說夢話說!先嘗嘗我手中的鐵槍吧!」郭鐵蓋手中的槍如同靈蛇般刺向江帆的咽喉。

江帆側身能閃過鐵槍的攻擊,腳步滑到郭鐵蓋的左側,對著他的軟肋就是一腳,砰!郭鐵蓋軟肋中了江帆一腳,江帆感覺到如同踢在鐵板上一般。

我靠!這傢伙練了橫練之類的硬功,「呵呵,我的七星橫練豈是你能破的!」郭鐵蓋得意笑道。

江帆冷笑一聲道:「小小的七星橫練算什麼,我只要用拳頭就可以把你的七星橫練給破了!」

郭鐵蓋冷笑道:「好,我就要試試你的拳頭破我的七星橫練!」郭鐵蓋立即擺出一個七星望月的架勢,手持槍指著天,腳踩弓子步,胸脯往外挺著。

江帆立即擺出茅山神拳架勢,一股虎形戰氣直衝而上,他頭頂上一頭老虎在咆哮,「茅山降龍伏虎拳!」江帆暴喝一聲,身子如閃電般沖了過去,拳頭落在郭鐵蓋胸口上。

砰!郭鐵蓋沒有任何感覺,立即哈哈大笑道:「我還以為是什麼厲害的拳呢,怎麼跟抓癢一樣呢,哈哈!」

江帆面帶微笑望著郭鐵蓋,突然間郭鐵蓋感覺到渾身劇烈疼痛起來,「啊!」他大叫一聲,噴出一口鮮血出來,他體內的五臟六腑立即開始破裂,如同被敲碎的玻璃瓶一樣,隨後他倒在地上,抽搐片刻立即不動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推薦《逆天斬魂》精彩! 那些鯨鯊幫的人頓時嚇得面如土色,「不好了,舵主被殺了!」立即有人喊道。

江帆與黃富立即沖了上去,又是一頓廝殺,那些鯨鯊幫的人四處逃竄,片刻之間,地面上都是鯨鯊幫人的屍體,鯨鯊幫的人只跑掉了極少部分人,其餘的都被殺死了。

臨走前江帆仍不解恨,釋放了十多個離火球,別墅立即火光衝天,兩人搞得動靜如此之大,早就驚動辰州市的警察,警車車呼嘯而來,他們很快就把別墅包圍水泄不通。

立即有兩名警察到了賽龍車旁,敲著車窗喊道:「裡面的人出來!」他們透過玻璃窗看到車子裡面的納甲土屍和阮靈玉。

納甲土屍毫不理會,沒有主人的命令他才不開車門呢,「呃,主人不讓我開門,你們滾遠點!」納甲土屍道。

兩名警察頓時就火了,「你再不開門,我們就砸破車窗了!」

「你們砸吧,就連火箭炮都打不壞,嘿嘿!」納甲土屍笑道。

兩名警察立即用槍托砸車窗,砰!震得他們手掌發麻,兩人大驚道:「這是防彈車!」兩人頓時不敢砸了,在華夏國擁有防彈車的一般都是中央領導,或者大官才有,這車的來頭絕對不小,惹不起。

「裡面的人聽著,你們被包圍了,快投降吧!」警察開始喊喇叭了,別墅外面有很多狙擊手用槍對著別墅的大鐵門。

「帆哥,驚呆辰州市的地方警察了,怎麼辦?」黃富道,如果表面身份當然那些警察不敢為難他們,但是這就暴露了阮靈玉的蹤跡。

江帆微笑道:「那還能怎麼辦,我們先假裝投降出去,然後趁機上賽龍車,隨後我們開車衝出辰州!」

黃富點頭道:「好的!」

「不要開槍,我們舉著手出來了!」江帆喊道,他舉著手從鐵門走了出來,他身後是黃富。

他們出來后嗎,立即衝上來十多名警察給江帆和黃富帶上了手銬,另外一批警察衝進鐵門裡去搜查。江帆和黃富被帶到一輛警車面前。一名身穿警官制服的警察望了江帆和黃富一眼,「你們是幹什麼的,怎麼到這裡胡亂殺人?」

江帆望了那名警官一眼,看到他肥胖的身軀,就知道這傢伙就是個貪官,「這裡是鯨鯊幫的地盤,我們是為名除害,掃平了鯨鯊幫!」江帆道。

「胡說,什麼鯨鯊幫,這裡是私人住宅區,你們有沒有王法?竟然亂殺無辜百姓!」那個警官道。

江帆呵呵笑道:「看來你得到鯨鯊幫不少好處吧,明明這裡是鯨鯊幫的分舵,你卻說是私人住宅區,你這不是在幫助那些壞人嗎?」

「你胡說,來人把他們帶回去!」警官臉紅耳赤道。

江帆立即改變了主要,就劫持這個警官做人質吧,對著黃富使了個眼色,手一抖,手銬就開了,江帆迅速摘下了那警官腰間的手槍,指著他的腦袋道:「你送我們上車吧!」

黃富也打開了手銬,他也迅速摘下另一名警察的槍,用槍頂著那名警察的腦袋,「不要亂動,很容易走火的!」

那警官臉色立變,驚慌道:「你們幹什麼?不要亂來啊,我可是警察,襲警是違法的!」

「少他們的廢話,老子還能不知道襲警是違法的,但是貪污受賄也是違法的!走!」江帆一把抓住警官的脖子,手槍指著他的腦袋。慢慢地朝賽龍車走了過去,黃富也緊隨江帆身後。

到了賽龍旁邊,黃富立即打開車門,上了車。江帆一手抓住經過的脖子,突然江帆發現了那名警官手腕上刺了一顆藍色的四角星,頓時大驚道:「你是天星組織的!」

那警官臉色立變,手肘立即后搗,腳踩江帆的腳背,江帆被迫鬆手,那警官立即脫離江帆的控制。他之所以能脫離江帆的控制是因為江帆沒有下殺手,他想從這個天星組織的人嘴裡問出一些情報來。

「哼,你既然知道了秘密,你必須死!」那警官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刀,刀光一閃,直奔江帆的咽喉。

江帆側身閃過,立即伸出白色的手指,閃電般地點中了那名警官的肋下,那警官立即倒下。江帆立即托住他,迅速打開車門,把那名警官推進車裡,迅速關上車門。

「小富,快走!」江帆喊道。

黃富立即啟動賽龍車,猛踩油門,車子立即像箭一般飛射而出,那些警察頓時慌了神,警官被人劫持了,他們立即開車警察隨後就追。


「小富,想辦法把後面的警車甩掉!」江帆道。

「帆哥,你放心吧,我很快就可以把他們甩掉的!」黃富自通道,他猛打方向盤,賽龍車立即來了一個急轉彎,鑽進了一條較窄的道。

後面的警察隨後就追,黃富立即又右轉彎,拐進另一條道,隨著賽龍車速加快,很快就甩掉了那些警車。

黃富立即按下變身按鈕,賽龍車車身顏色立即變成紅色,十多分鐘后,賽龍車出了辰州市,車子進入了省道。

此時江帆拿起那名警官的手,看著他的手腕上的藍色四角星道:「你是天星組織的什麼人?」

那人哼了一聲,沒有理會江帆,江帆立即伸出食指,點了一下那警官的胸口,「啊!」那警官立即慘叫起來,臉部嚴重扭曲變形,渾身哆嗦著,額頭不停地冒汗。

「我說,你快停下!」那名警官喊道,他徹底屈服了,那種折磨實在受不了,渾身如同千萬隻螞蟻在啃噬一般。

「我是天星組織的小頭目,是負責辰州聯絡處的。」那警官道。

「你們天星組織與隆興是什麼關係?」江帆問道,他一直想知道天星與隆興的關係。

「天星組織是隆興集團的一部分,是隆興集團天級殺手的組織。」那警官道。

江帆頓時大吃一驚,「哦,原來隆興天級的殺手就是天星組織的人啊!」這回江帆恍然大悟了,現在終於知道諸葛蘭馨父母是隆興集團的天級殺手。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你是天星組織什麼級別的殺手?你是怎麼混入警察機關去的?」江帆十分好奇,這個天星組織竟然還有混到警察機關的。

「我是天狼級殺手孔秋,我混進警察機關,這是組織的安排,我們天星組織在很多機關單位都安插了成員,可以這麼說我們天星組織無處不在,無孔不入!」那警官道。

江帆十分吃驚,沒想到天星組織如此龐大,還有隆興集團這麼強大的後盾,想消滅天星組織確實是件很難的事。

江帆發現那個孔秋口袋裡露出一截白色,看樣子是一張照片,立即伸手抽出那張照片。當他看到照片上的人的時候后,不禁愣住了,照片上的人是阮靈玉!

一旁的阮靈玉也看到了是自己的照片,驚訝道:「你怎麼有我的照片?!」

孔秋立即嚇得額頭冒汗,吱唔道:「這是今天剛接的任務,要刺殺照片上的人。」


江帆驚訝道:「阮靈玉是越秀國人,你們天星組織為什麼刺殺她呢?」

孔秋低著頭道:「這個是上面傳達的意思,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們只按照提供的照片去殺人就行了。」

江帆拿著阮領域的照片道:「靈玉,你這張照片是在哪裡照的?」

「這是我在京華大學照的,怎麼會到了他們手裡了呢?」阮靈玉疑惑道。

江帆看著照片,阮靈玉是扶著一棵樹,面帶微笑,做了一個手勢,長長的頭髮披在肩膀上。那是一棵桃花樹,阮靈玉面帶桃花,那樣子很美,很純清。

「看什麼看,把照片還給我!」阮靈玉伸手就要奪江帆手中的照片,江帆輕輕一縮,阮靈玉的手撲空了。

「呵呵,這張照片里的人很漂亮,我很喜歡,我就留著作紀念了!」說完就把照片放入褲子口袋裡了。

「那是我的照片,快還給我!」阮靈玉伸手就要去江帆的口袋裡摸照片。

江帆驚呼道:「靈玉,你的手是怎麼摸的,你也太無聊了吧,手都摸到褲襠里來了,你是何居心啊!」

阮靈玉的手立即縮了回來,她的臉立即羞紅來了,因為她摸到了一根硬邦邦的物體,她當然知道那是什麼。

「你,你無聊!卑鄙!」阮靈玉嬌嗔道。

江帆無奈搖頭道:「哎,靈玉,明明是你的手摸到了我,還要說我無聊,卑鄙,這還有沒有天理啊!」

「哼,懶得理你!」阮靈玉立即扭過頭,望著窗外。

江帆望著孔秋,「你還有什麼情報提供給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