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賽上,周青放水,這個事情,現場數萬觀眾幾乎上沒有人看得出來。即便是長老席位上,那些昏昏欲睡,根本不認真觀戰的長老,也都沒有發現。唯一仔細觀看的江老,卻是意外的發現了這個問題。

決賽上,周青放水,這個事情,現場數萬觀眾幾乎上沒有人看得出來。即便是長老席位上,那些昏昏欲睡,根本不認真觀戰的長老,也都沒有發現。唯一仔細觀看的江老,卻是意外的發現了這個問題。

可是他卻一直都沒有說,卻不料,身旁他一直沒有關注的凌天,卻也是發現了這個問題。看到這一幕的江老,更加肯定心中的想法。這個小子,果然是一個可造之材。

戰鬥開始,在所有觀眾的沸騰鼓掌之中,兩個人開始了一場龍爭虎鬥。

剛開始,那新星榜第一名,來自超級王朝的天才,根本不將眼前的周青看在眼中。畢竟之前的自己,已經將他擊敗了。現在在遇到,也斷然不會輸掉比賽,自己可以擊敗他一次,就可以擊敗他第二次。

卻不來哦,戰鬥剛開始幾個回合,他便是猛然發現。面前的周青,竟然和剛才的他,完全不一樣了。這是怎麼回事?他疑惑的同時,周青卻是一點餘地都沒有,直接爆開全力。

與此同時,一頭冰鳳,便是徒然出現在他的身後。他修鍊的是冰屬性法則,乃是一種可以將人冰凍的能力。正是因為,他在決賽上根本沒有用出來,所以,才會讓敏銳的凌天和江老發現,他的確放水了。

因為,他在之前的淘汰賽上,曾經在一次被逼到絕路的時候。使用過這一招,可是,在決賽上,依舊被逼到絕境的他,卻是悄無聲息的將,即將召喚出來的冰風,徹底的按下來。

這個動作很寶貴,正是他,讓凌天、江老發現了這個問題。

果然,這的確是周青放水了,而且是故意放水。在二個人五五開的時候,突然放出這一招,直接將面前的新星榜第一名,打的找不到北。僅僅一招,這個來自超級王朝的傢伙,便是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

這一戰,周青完勝復仇。

之後,周青更是在數萬觀眾的期待與歡呼中,一路殺到了八強,在七番戰中,更是再次連下六場,與另外一個天驕,並列第一。

這個天驕,正是上一個月,凌天等人自動晉級地榜后,由當初的新星榜前十,替代出來的第一名,來自超級王朝的另外一個天驕。

這一戰,凌天非常期待,不知道,到底是和自己差不多脾氣的泥腿子周青獲勝,還是這個,來自超級王朝,得到過無數個傳承法寶,得到長輩喜愛的絕世天才獲勝。

很快,二個人便是激烈的戰鬥到了一起。

僅僅是十幾個回合,卻如同過去了許久許久一般。最終,在二個人最後一發,全力一擊后,二個人紛紛倒推出數十步,幾乎同時跌落到擂台下。最終在來自超級宗門的長老認真核准下,周青以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計的優勢,取得人榜第一。

也是與剩下幾個,人榜前十,成功晉級最後一屆地榜比賽,爭奪最後一屆天榜的門票。

「真正的戰鬥,要開始了。」微微一笑的凌天,看到這裡,便是站起身來,說道。 結束了二個比賽,凌天也是告別了江老,帶著司徒劍與吳靈兒,一起朝著第九城走去。江老和這一眾超級宗門的長老,該直接前往修羅山巔,準備最後一場比賽了。

因此,地榜爭霸賽,以及第一屆天榜的資格賽,他們是不會參與主持了。

告別了一眾長老,凌天三人,便是乘坐著刑天舟,速度飛快的朝著第九城飛奔而去。地面上的山巒湖泊,一個個的朝著後方飛掠。凌天站在船頭,也是百感交集。

距離最後的時刻,已經越來越近。

三年之約,也是到達了最後的時刻。

以前的凌天,其實對這方面的事情,雖然焦急,但是卻一點也不會緊張。因為,他相信,通過自己的努力,自己一定可以戰勝所有的敵人,最終,完成這三年之約。

可是,越是臨近這個時間點的到來。他卻越來越緊張。因為,距離已經這麼接近了,距離成功,已經只差二步。這個時候,真的不允許,再有一點的失敗了。

因為,一旦失敗,前面的所有努力,都將付之東流。所有人都不會看到你的努力,他們只在乎一個事情,那就是你到底成功了沒有。成功了,以前的努力,會被別人當做教科書,廣為流傳。

一旦失敗,那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將成為笑談。

成功與失敗,雖然一步,可是差距卻是天壤之別。這是江老的意思,也是凌天心中的標準答案。隨著飛舟距離第九城,越來越近。凌天的心情,也是越來越緊張。

「凌天哥哥,你不需要緊張的。你的實力,已經這麼強大。不需要再為這點小事擔憂了。」吳靈兒一直試圖來安慰凌天,卻不料,凌天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悶悶不樂的他,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任風吹起他的衣衫,吹起他的頭髮。

「凌天,擔心沒有用的,只會讓你更加害怕。強者的心,是不畏艱險,只要有這種心態,你就一定可以勝利。」司徒劍也是這樣安慰的說道。

「嗯,我明白。」對於司徒劍的安慰,凌天不能不回答。可是回答了又如何?還是心中很忐忑。忐忑越來越重,到最後,已經成為了他心中的夢魘。揉了揉鼻子,他便是盤膝坐在了舟船上。

「這一次,你在大荒之中的歷練,結果很明顯。你的實力,已經進步了很多。足以和那些頂級天驕一戰。這一次,你距離成功,真的非常接近了。」司徒劍難得安慰一次人。

「嗯。這一次,我會拼盡全力的。」點了點頭,凌天說道。

刑天舟速度很快,僅僅一天的時間,便是接近了第九城的範圍之內。抬起頭,凌天甚至都已經看到,那高聳入雲的第九城上空,無數的飛舟盤旋。那是一個個頂級天驕的身影。

那一座座飛舟的規格,以及速度,都是證明了這一點。看著這漫天的強者,凌天的拳頭,也是攥的緊緊的。這一戰,他必須證明自己,人有逆鱗,觸之必怒。曲玉瑤就是他的逆鱗,一路堅持到現在,其實他也無數次在問自己。

為了一個,放棄了自己的女人,這麼做真的值得嗎?

凌天不缺女人,甚至可以說,只要他同意,自然有女人,投懷送抱。

別的不說,在西楚王朝等待著自己的韓飛燕,在自己身邊,一直試圖追上自己腳步的吳靈兒。自己真的不缺女人,可是為什麼非要追求那一個,似乎早已離開了自己世界的曲玉瑤?

現在的曲玉瑤,早已不是三年前的她。

三年前的她,和自己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甚至,很多時候,都是自己頂在她的面前,為她擋住那揮舞而來的所有拳頭。可是,因為她的天賦血脈被挖掘出來,一夜之間,她成為了眾多超級宗門哄搶的對象。

而自己,卻成為了這個世界上最可憐的男人。


那一夜,哭成淚人的曲玉瑤對自己說。如果三年後,你能追上我的腳步,那麼我們還在一起。如果不能..

那一句話,她沒有說完,可是凌天明白,那一句話的最後,應該是什麼。

不同的世界,再也不可能在一起。對這一切,凌天從來沒有對旁人訴過苦。即便是母親,即便是妹妹,即便是司徒劍。他都沒有說過。那一夜的他,心力交瘁,幾乎可以說是一夜白頭。

可是,第二天早上,在看到曲玉瑤被一群在天上飛的人,踏著寶劍帶走。他死命的奔跑,就希望能夠追上曲玉瑤離開的腳步。可惜,在那群在天上飛行的人看來,他的奔跑,似乎是一個笑話。

於是,他發憤圖強,為的就是能夠追上她的步伐。

可是呢?二年半的時間,他苦苦維持家庭,為的就是能夠讓母親和妹妹過上好日子。受盡欺負,備受冷落的他,一點都不屈服。靠著那一股子拼勁,在司徒劍的指導下,一路走到了如今。

他的心中,只有對這個世界的逆!

憑什麼,我的人生要被你支配?憑什麼,我的女人,要被你們說帶走就帶走?憑什麼,我就不能有屬於我的人生?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自問,凌天明白,他那一天,追的不是曲玉瑤,也不是那一群駕馭仙劍飛行的所謂仙人。

而是自己的心。

他要追上自己的心,他要向這個世界說不。

**************,為什麼我的人生要被你選擇?凌天要完成的三年之約,為的不是曲玉瑤這個人,而是自己的心,而是這個世界對自己的不公。他要讓這個世界明白,他要讓這個世界知道,自己,不是任何人可以支配的。

天若攔我,我便滅天。

地若阻我,我便噬地。

諸仙攔我,我便屠仙。

凌天心中的逆,從來都沒有如此一般濃郁。他攥緊的拳頭,也在不斷的咯咯直響。他抬起頭,目光穿透了整個虛空,似乎看到了外界的天空,似乎看到了站在外界天空之巔的曲玉瑤。

三年前的他,不如三年後這般成熟。當初的他,忍著哭,抱著曲玉瑤,說了三個字:「我愛你。」他沒有勇氣阻攔,他沒有勇氣反抗,他只能選擇承受,選擇與這個世界約定三年。

而此刻的凌天,早已歷經蛻變,終於成熟。如果時光倒轉,回到那個時候,他願意大聲的對曲玉瑤說:「跟我走,我不要任何人從我身邊帶走你。」

閉上眼睛,一滴淚水滑落,凌天徒然睜開雙眼,深吸了一口氣,便是開口說道:「曲玉瑤,三年後的我來了。三年前,是我不對,是我懦弱。現在的我,終於有了足夠的底氣,足夠的信心,帶著你,與整個世界一戰。」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從我身邊帶走你。任何人!」

再次閉上眼睛,這一次凌天進入了修鍊的心境中。他要將巔峰的狀態維持住,維持到開戰的那一天。

..

時間很快便是過去了一天,刑天舟也終於來到了第九城城下。

望著這高聳入雲的城牆,凌天也是開心的一笑,帶著吳靈兒和司徒劍,一起下了飛舟,收了飛舟,徒步踏入到這一座雄城之中。

第九城,地榜爭霸賽召開的地方。

也是百族戰場中域,最後一段路的起點。走過這裡,就真正的踏入到百族戰場中域的最後領域。因為,聽人說,一旦走過第九城,就能看到,龐大的修羅山,隱隱約約的沒入天空雲海之中。

雖然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真事,不過相信很快自己就知道了。

第九城,車水馬龍。

所有的高手,都已經就位,就等待著最後一戰的開始。

凌天三人,一連去了三個客棧,都是人滿為患。無奈之下,他們三人,只好來到一處較為偏遠的地方,也終於是在這個地方,找到了一個庭院,直接被凌天高價買了下來。

舒服的住了進去,快快樂樂的洗了一個澡,凌天便是早早的盤膝坐在了床上。比賽明天開始,距離那個時間,還有一夜的時間。凌天打算,再努力一把。卻不料,屋門被推開,司徒劍緩緩地走來。

「凌天,這個時候,就休息一下吧!明天就要比賽了。休息好,才能發揮好啊?」司徒劍坐在床上,語重心長的沖著凌天說道。

「我知道明天比賽,但是,我不想休息。」凌天的眼中,此刻有淚水閃過。看到凌天眼中的淚水,司徒劍便是苦澀的一笑:「不得不說,你是我見過的最拼的少年。既然如此,那麼我就為你帶來了一個能讓你蛻變的丹藥。」

「蛻變的丹藥?」凌天疑惑的看著司徒劍。

卻不料,司徒劍眼角閃過一抹狡黠的光澤:「對,這個丹藥,其實我從一個月前就已經開始準備了,直到剛才我才煉製成功。這是一顆,真正意義上,有助於肉體強度提升的丹藥。是用無數頭肉身強度十分卓越的妖獸妖丹,煉製成功的。這一次,應該可以讓你的肉身強度,提升至少一倍。」

「一倍?」聽到這個數字,凌天都是驀然一驚。

自己的肉身強度已經修鍊到,接近八星大戰師境的後期圓滿層次。再提升一倍的話,大概就能突破到九星大戰師境的程度了。

這樣的話,自己就真的有資格,和那些頂級天驕一戰了。 第三百六十三章:半步超圓滿【第四更】

「諾!」司徒劍從懷中直接掏出一個小綠瓶,看到這一個小綠瓶以後,凌天的眼睛都是發亮了。這個小綠瓶里的丹藥,到底長什麼樣子,他都不知道。可是,從小綠瓶里傳來的陣陣波動,卻是讓他明白,這一顆丹藥,一定不會是差的。

「打開看看吧,這是我為你準備了一個月的禮物。也算是我給你的最後一個禮物了。」司徒劍說完,才意識到,自己可能說漏嘴了,趕緊捂著嘴巴。

卻不料,凌天還是聽到了。他有些詫異的抬起頭,看著捂著嘴巴的司徒劍,嘴角抽搐了一下,便是說道:「您說什麼?為什麼是最後一個禮物?您,難道要離開我了?」

「這。」司徒劍嘆息了一聲,感覺紙包不住火,最終無奈的咬了咬牙。堅定了決心的說道,「我已經感覺到,我距離那一層瓶頸,非常接近了。如果再努力一把的話,或許就能超越了。」

「不過,一旦超越了那一層瓶頸,或許我就要沉睡一年的時間了。這一年裡,我就再也幫不到你任何的忙了。一年時間,太長了,你的強者之路,不能因為我沉睡的這一年,而中斷。相反,這一年,還是你最關鍵的時刻。」


「所以,我很擔心你的安全。這一顆丹藥,算是我精心為你打造的禮物了。這也是我沉睡之前,能幫你的最後一把了。這一年,你一定要活下去。」

抬起頭,司徒劍很是擔憂的說道。

「沉睡一年?」凌天聽到這一句話,整個人都有些發獃了。

要知道,自己和司徒劍認識,滿打滿算,也才半年的時間。也正是因為司徒劍的幫助,自己才能在這短短半年之中,不斷超越自我,最終,完成人生的一次救贖。

超越無數的高手,突破無數的關卡,最終走到這裡。

司徒劍說的不錯,接下來的一年,是凌天最重要的一年。因為,他一旦踏入到超級宗門,這一年將是他修為暴漲的最重要一年,直接關乎著他以後,能否走出東荒大地,走向外面的世界。

如果司徒劍真的沉睡了一年,那麼凌天所要面臨的挑戰,將顛覆以前的所有。狠狠地攥緊拳頭,凌天的心中,豪氣頓生。他點了點頭,朝著司徒劍說道:「你放心師父,這一年,我一定會提升我的實力。讓你安心的沉睡,安心的提升修為。」

「一年後,我會帶著你,走出東荒大地,去往外面的世界。」凌天開口說道。

「好,我相信你。你不會那麼容易死的。」司徒劍哈哈大笑了起來,便是拍了拍凌天的肩膀,而後轉身離去。房間里,也只剩下凌天一人。只剩下他一人的時候,他才緩緩地呼出了一口氣。

「這一年裡,我將得不到司徒劍一切的幫助。我要做的,就是真正的孤身一人,面對所有的挑戰。」凌天明白,過去的一年裡,自己雖然一直都在用最大的努力,來拼搏那很小的希望。

可是,他卻明白,無論他如何冒險,無論他如何涉險,他的身後,一直都有一道身影,在支持著自己。那就是司徒劍。不管怎麼樣,天有司徒劍頂著,塌不了。可是,接下來的一年裡,自己就要走出司徒劍的幫助,真正的撐起一片天了。

這個時候的凌天,按下心頭的彷徨,將那心頭的豪氣,徹底的升騰起來。

「不管如何,師父能為我做到的,他都為我做到了。以前是你在背後,默默的保護我,默默的為我撐起一片天。現在,該由徒兒為你頂天立地了。這一次,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凌天傲然開口。

他從來不是一個害怕挑戰的人,也從來不會害怕任何的危險。

既然都已經要來臨了,那麼就來吧!

傲然開口的凌天,便是閉上眼睛,開始暗自調息,準備利用最後的一個夜晚,利用這一顆丹藥,將自己的肉體強度徹底的提升起來。

夜幕降臨,星辰的光澤,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他睜開眼睛,在月亮光澤最亮的那一刻,一口將丹藥吞了下去。藉助著體內的太初之力,與那星空上的星辰之力,將丹藥化出來的藥力,在體內,徹底的揮發了出來。

隨著這丹藥的磅礴藥力揮發,他的體內,那一根根血脈,一個個筋骨,都是如同無比饑渴的人,遇到了綠洲一樣,瘋狂的汲取著丹藥的藥力。

這些藥力,很快就被周遭的血脈汲取。隨著這汲取的量越來越多,他的肉體強度也是以一種肉眼可以見到的速度,猛然提升。


僅僅是一刻鐘,他的肉身強度,便是徒然增加了一半。這個增加的數量,也讓凌天,感到了一陣的驚悚。這是什麼樣的丹藥?為何蘊含著這麼猛烈的藥力?看樣子,這藥力還沒有揮發接近一半,卻已經將自己的肉身強度,硬生生提升了一半。

這效果可真的是讓人驚訝啊!

星辰之力,配合著體內的太初之力,他的肉身之內,不斷的傳開,砰砰砰砰的脆響。隨著每一聲脆響的傳出來,他的力量便是朝著一個新的高度提升。夜幕褪去,黎明到來。

凌天睜開血紅色的雙眼,便是感受到,來自體內那磅礴到如同海洋的力量。這一刻,他的修為,竟然到達了圓滿境界的頂峰。距離超越圓滿的瓶頸,只差一步。可是,到達這一刻的時候,凌天也是明白了,這一步到底有多麼困難。

也是怪不得,整個百族大戰,匯合了整個東荒大地,所有的年輕一輩高手的地方,超越圓滿的強者,那麼少的原因了。這一步,真的太困難了。

從凌晨開始衝擊,一直到夜幕徹底褪去,自己的修為都仍舊沒有突破到超越圓滿的那一個層次中去。

體內的藥力,也終於消褪完畢。不過卻有很多都隱藏在了肉體之中,沒有徹底的揮發。這些藥力,等到以後凌天走出百族戰場,沒有了天地靈力的束縛,他的修為就會猛然提升,一旦突破到七陽戰師境,那麼這些沒有徹底揮發的藥力,就會隨之揮發。

到那個時候,凌天的戰力,就會再度暴漲。

旭日東升,清晨的陽光,灑滿了整個院落。更是順著窗口,映照在凌天的臉上,眼眸之中。睜開雙眼,接觸到陽光的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嘴角更是揚起了一抹微笑:「好了,最後一次突破!」

大喝一聲,為自己助興以後,凌天終於運轉著體內的磅礴靈力,朝著超越圓滿的瓶頸,再一次衝擊。整個肉身,所有的血脈,所有的筋骨,都被這一股力量,直接撐開,那種痛苦的感覺,讓凌天整個人都不好了。

壓抑住這種痛苦,凌天咬著牙,朝著最後一步努力。

強大如磅礴海洋的力量,順著凌天的身體,運轉一圈,最終再次衝擊向,超越圓滿的瓶頸。這一次,幾乎是凌天,最強的一次了。可是,那強大的力量,在觸碰到超越圓滿的瓶頸后,依舊被死死的卡到。


根本無法完美的突破。

時間越來越長,凌天的丹田,也是越來越痛苦。到最後,凌天的身體,都開始不規則的碎裂。 七色佛珠

饒是如此,超越圓滿的瓶頸,也依舊無法突破。

半個時辰以後,一聲清脆的爆響,終於從凌天的體內傳來。這一聲爆響,幾乎成為了凌天此刻,聽到的最為美妙的樂章。整個身體的頹廢,在頃刻之間就化為烏有。

可是饒是如此,凌天的修為還是沒有徹底踏入到超越圓滿之中。在突破了一點瓶頸以後,他體內的後勁,徹底消失。他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修為,卡在超越圓滿和圓滿之間,卻無能為力。

那種痛苦,可想而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