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雲心下一驚:此人竟然是化形境中期修爲的修士!

沈雲心下一驚:此人竟然是化形境中期修爲的修士!

“哦!是這位道友啊!”壯漢轉身將門關上,大大咧咧地叫道:“通靈境後期頂峯的修爲,能用得上!”

什麼?!

沈雲聽完這話心下大駭:此人不過看了自己一眼,就看破了自己隱藏修爲的真相,而且直接將自己的真實修爲說了出來!

這讓他有些緊張起來,不禁開始猶豫自己要不要答應此事。

“在下元虎,道友怎麼稱呼?”

名叫元虎的大漢一屁股坐在了木椅上,問向沈雲。

“哦,晚輩沈雲。見過前輩了。”沈雲畢竟是晚輩,還是站起身微微作揖道。

“哎,不必如此,我元虎最討厭這麼客客氣氣的。時間緊,道友就直說吧,爲何要與我們一起去擒那筱靈雀?”

“爲了,獸丹。”

“獸丹?哈哈……這東西有什麼好值錢的,雞肋一般的東西,也好,道友修爲不算高,若是爲了筱靈雀的羽毛的話,我還真有些爲難,既然是爲了獸丹,那就好說了。兩日後,在南海岸集合就好!”

元虎說罷便將一塊令牌交予沈雲:“拿着這個,就能找到我們了。”

沈雲有些遲疑地伸手接過來,囁嚅地問道:“前輩,這筱靈雀可不是一般的妖獸,恕我直言,就算是十位前輩這樣的高手,也不一定能將其擒下,說不定還……” 元虎聽沈雲猶豫,大笑道:“道友放心,我們也不是活得不耐煩了,沒有十足的把握,是不會去招惹這種妖獸的。此獸是中階六級修爲,別說是十個我,就是五十個我,都只有做炮灰的命。不過,我們提前佈下了大陣,而且到時候還會有幾名前輩壓陣,不會有失的。道友到時候只要穩住大陣就好了!就這樣,我還有事,兩日之後我們南海岸見!”

說罷,元虎竟然身形一晃,直接消失在了屋中。

“道友,剛纔你可都聽到了,這枚獸丹,幾乎是百分之百落入到你手了,許某沒有虧待你吧!”

沈雲一臉的苦笑,妝模作樣地謝了許掌櫃幾句,然後又試探地問道:“許掌櫃,在下剛纔給你的百年靈草,若是賣與仙海閣的話,能夠賣多少金幣?”

許掌櫃一怔:“百年靈草的話,按照種類的不同,大約在六百至一千金幣左右,怎麼,道友手中還有?如果有的話,有多少我們仙海閣都要!”

廢話,這種百年靈草,一旦出手就能賺一半的價錢,但是一般人有此種靈草的話早就留給自己用了。想想就知道,一名化形境的修士,全部壽元也就在六七百年左右,一輩子能有幾株百年靈草啊,就算是運氣好,在別的地方走了狗屎運得到幾株,也絕不會拿出來賣的。

所以許掌櫃聽到沈雲這話,頓時就來了精神。

沈雲也不隱瞞,直接手掌一揮,剩餘的九隻木盒就全部擺在了桌上。

“這……”

沈雲的大手筆,連許掌櫃都驚了一下:一名通靈境後期的修士,竟然一出手就是十株百年靈草,這人到底是誰?!要知道就算是正海盟幾位盟主的得意弟子,也絕不可能有如此手筆的……

難道?

許掌櫃心裏頓時翻江倒海,不過也確信此人不是善類,自己還是不要招惹爲好。

想着,他便將木盒一一打開驗貨,直到九隻木盒全部驗完,點頭道:“道友厲害啊!九株實打實的百年靈草,許某都收下了!以後若是還有的話,儘管給許某送來,有多少,我們仙海閣就要多少!”

說罷,許掌櫃手一翻,一隻乾坤戒就出現在了沈雲面前:“道友看看,這價格,夠了吧!”

沈雲笑着向乾坤戒探查過去,見裏面放着九千金幣,已經算是高價收購了。

“好,以後還會有合作的。那沈某就先行離開了。”

許掌櫃將沈雲送到樓下,這才轉身回到仙海閣中。他有些懷疑沈雲的身份,畢竟能夠一出手就是十株百年靈草,說明此人的手中還有不少的百年靈草,至少,絕對不會少於十株,可是縱觀整個陸外海域,有這種數量靈草的人屈指可數,就算是有,能夠這麼大方出手的人,更是讓人捉摸不透……


他想了想,還是利用傳音符傳音給了元虎,讓他小心對待沈雲……

沈雲拿到了九千枚金幣,加上自己身上還剩下的一千餘枚,剛好夠交十年的府邸金的。雖然肉痛得緊,但是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離開仙海閣,沈雲徑直來到了旁邊不遠處的一間商鋪內。這間商鋪名曰“名方樓”,應該是有不少的丹方與器方的。現在沈雲所急需的,到不再是器方了,而是對自己修爲有用的丹方。

“道友是要丹方還是器方啊?”

沈雲一進來,就聽得一個懶洋洋地聲音問自己。他順着聲音看去,見在櫃檯之中,一名大腹便便的男子正坐在那裏,眼睛微眯,像是在小憩。


從此人一對肥碩的大耳朵來看,他應該是獸人族,而且是,白豬一族……

“在下想找一些對通靈境修士衝境有幫助的丹方,當然,若是對化形境有幫助的,在下也想要。”

“哦,好說好說……”

白胖男子依舊微眯着雙眼,慢慢伸出一隻肥手,憑空一抓,數十張丹方就出現在了手中,直接遞給了沈雲。

沈雲一怔:這是什麼?丹方?怎麼這麼多?還是這一堆只是一個丹方而已?在元國的時候,求這麼一紙丹方,可是比登天還難……

他驚詫地接了過來,細細看去,卻發現這些每一張都是一紙丹方,手中的這數十張,竟然就是數十種靈丹!

這也太欺負人了吧!沈雲想起自己在元國時,要尋找這麼一張丹方都是要求爺爺告奶奶的,怎麼在這裏就這麼簡單呢?!

“一張丹方十五塊金幣,任憑道友選擇。”

肥胖男子再次說出了一句讓沈雲抓狂的話——一張丹方多少錢?十五塊金幣?!自己手中的靈雀丹的丹方多少錢?上千枚金幣換來的啊!

“這……”沈雲訕訕一笑,頓時不知道說什麼好,急忙向手中的丹方看去。


看了十幾張之後,他也徹底明白了:這些丹方上記載的靈丹效果都不錯,但都不是什麼好煉製的丹藥。當然,相比自己手中的靈雀丹,卻是容易多了。

與元國的丹方不同,這陸外海域的丹方,靈草成爲了輔助底材,主要底材,換成了妖獸與海獸的獸丹。

雖然有些丹藥只需要一些普通妖獸的獸丹,但是就算是這些妖獸,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殺死得了的……

這樣裏裏外外一算,其實煉製出這種靈丹的可能性也十分小……

沈雲沉吟了一下,還是挑出了兩紙丹方,將三十枚金幣遞給了那肥胖的掌櫃。

唉,也怪不得人家對自己不熱情,自己這麼看重的丹方,在人家這裏不過是信手拈來的廢紙一般……

出了聚仙街,沈雲也沒有馭起靈氣護罩,而是冒着大雪來到了羅星山上,將府邸金交齊。

那位老頭兒見到沈雲不僅沒有放棄海巖島,而且還直接交付了之後十年的府邸金,不禁有些驚訝,但是遇到這樣的冤大頭,自己當然不會拒絕,還是笑嘻嘻地將一萬金幣收下了……

離開羅星山,沈雲直接飛回到了海巖島自己的府邸中,開始盤算兩日後的擒獸計策……

他雖然沒有見過筱靈雀,但是從那些書中,已經知道此獸的厲害。這筱靈雀屬於速度型的妖獸,行動迅捷無比,而且應該是屬於風屬性的妖獸。

若是憑藉自己的實力,估計就像元虎所說,只能控制大陣不出問題,就算是盡了全力了。

說到這個元虎,沈雲不禁有些心驚。此人算是自己來到羅星島之後第一個認真接觸過的高階修士,但是到現在爲止也不知道此人的來歷……

反正不管怎樣,兩日之後的行動,必然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戰鬥,稍有一絲閃失,很可能就會讓自己進入萬劫不復之地。

“吱……”

沈雲正在沉思,忽然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輕微的響聲,頓時一愣,待反應過來,身形一閃,便來到了後面的小屋之中。

門一開,沈雲便見到一道白光直接向自己撲來!

這股靈氣強勁無比,讓沈雲根本就來不及躲閃,剛要將巨獸之盾馭出,卻發現那道白芒驀地停了下來,站在自己的身前呼呼地爬着……

“原來是你啊……我都把你忘了……咦?!”

原來這道白芒正是那一直在呼呼大睡的冰蜈蚣,五年過去,沈雲幾乎要把這傢伙給忘了。現在看上去,這冰蜈蚣的脊背上竟然生出了一條冰白色的長線,看上去甚是威武。

“你已經是中階四級的妖獸了!沒想到你先我一步啊!哈……”沈雲驚喜地發現這冰蜈蚣竟然已經升階爲中階四級了!

雖然這傢伙比不得那筱靈雀,但是在同等級的情況下,還是能與之一斗的,最起碼,能拖延一下自己逃走的時間!

沈雲笑着將冰蜈蚣收回到乾坤戒中,坐在一邊調息起來。

兩日之後,大雪已停,天色明朗,確是出海的好機會。沈雲從調息中醒來,直接飛向羅星島的南海岸。

南海岸只有一座很小的碼頭,此刻正值隆冬時節,也沒有什麼船隻停靠。沈雲從遠處飛來,就看到在碼頭邊上停靠着一艘其貌不揚的大船,便就直接走了上去。

“沈道友,哈哈,就等你呢!”

沈雲一出現在甲板上,就聽得那元虎大笑着向自己說道:“快快請進,我們馬上起航。”

待沈雲進到船艙內,才發現這裏面其實別有洞天。這艘船從外面看着實沒什麼特別指出,但是這船艙內卻是裝飾豪華,絕對是一等一的好船。

沈雲一進來,便是一間小型的會客室,除去元虎之外,已經坐着三男一女了。沈雲向衆人抱拳施禮,便坐在了一張空位上。

“這位是沈雲沈道友,我給你介紹下其餘的幾人。”元虎見沈雲坐定,笑着介紹道:“這位道長,是白鶴觀觀主的大弟子,清虛道長;這位道友與他旁邊的女道友,則是朝靈島島主的兒子與女婿,方道友與櫻道友;這位年輕有爲的道友,則是我們仙海閣的弟子,李道友。”

仙海閣弟子?!沈雲一怔,但還是急忙向各位點頭示意,其餘衆人也都向沈雲示意,唯獨那位朝靈島島主的兒子方道友,對沈雲不理不睬。 元虎像是對這一切無視一般,自顧自地說着:“既然大家都認識了,那麼我們就要齊心協力,將這一次做好,事情做好了,我們都有好處,不知道衆位,對‘水波靈遁陣’有無瞭解?”

水波靈遁陣?沈雲瞬間想起當日元虎就說自己只要穩定好法陣就好了,看來便是這套法陣了。難不成這位大大咧咧的元虎,還是一位陣法師?!這讓他不禁想起了齊曉靈,也不知道她現在如何了,按照時間來算的話,這位摯友,現在應該已經離開人世了……

“不瞭解。”

衆人都是面面相覷,唯獨那位方道友直接說道:“不過不就是法陣嘛,到時候用靈氣撐着就行了,何必大費脣舌。”

沈雲在心底苦笑了下,看來這位朝靈島的島主地位不低,否則他的兒子也不會這麼囂張。

“林哥哥,你別這樣!”

那位櫻道友此刻卻是張開了櫻桃小嘴撒嬌道,而且一邊說,一邊靠緊了方林,一隻小手兒也直接伸到了桌面之下,順帶着,還對對面的沈雲拋了個媚眼兒!

這讓沈雲哭笑不得起來,果然,那位方林見自己的老婆對沈雲拋媚眼兒,直接站起身:“我還有事,你們聊!到了叫我便好!”

說罷便拉着自己老婆回客房去了……

沈雲聳聳肩,卻是不敢說什麼:這裏面除了那位櫻道友之外,都是化形境修爲之上的高手,自己還是小心爲妙……

“我還是與衆位說說吧,這水波靈遁陣,是一種威力極大的法陣,不過這套陣法不在於攻擊,而是在於圍困。若是一旦有妖獸進入到此陣中,除非是高階妖獸,否則一般是很難逃脫出去的。不過也正是因爲如此,這套法陣想要維持的話,是需要很強大的靈氣輸入的。在場的衆位道友雖然修爲不一樣,但是都有一個同樣的特點,就是神識與靈氣的修練都極爲精湛,也正因爲此,纔將衆位道友集合在一起。”

元虎抿了一口茶水,繼續說道:“這次我們的任務就是將法陣維持住,剩下的擊殺一事,會有幾位前輩來完成。當然,若是我們維持不住的話,一切就都將白費。大家都要有一個打惡仗的心理準備。這些日子,沒事的話就在客房中調息,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事成之後,不會虧待大家的!”

元虎說罷向衆人打了聲招呼,便回自己房間去了,沈雲自然也不想與其他兩人多交談,也告辭來到了自己房間中。

將近一個月之後,這艘大船纔來到了一座孤島的岸邊。

元虎將衆人叫下船,看着周圍的情況。

沈雲站在一邊,手心處開始有了一絲的汗水。這座荒島上有些許的靈氣波動,這是他強大的神識告訴自己的。這個靈氣波動,應該就是那座水波靈遁陣了。

他正想着,一道金芒從遠處呼嘯而來,瞬間來到了衆人面前。

金芒消失,一名白鬚的瘦高男子出現在了衆人面前。

“馬師叔!”

元虎見到此人,急忙上前抱拳作揖。

“嗯,這就是你找的那些人麼?”

這位馬師叔一邊說一邊從衆人的身上環視了一圈,當他看到沈雲時,沈雲只覺腦後發涼,這種徹骨的涼意是強大的實力差距所帶來的。

此人是凝獸境修士……

“回師叔,這幾位道友完全可以穩住我們的水波靈遁陣!”元虎見到此人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張揚爽朗,恭敬地像是一個乖孩子。

“嗯,做得不錯。我與你師父已經找到了那妖獸的老巢。等一會兒,我們二人會將其從那邊吸引過來,一旦那畜牲進了水波靈遁陣,你們就要盡全力將其困住,只有這樣我們纔有機會將其擊殺!”

“是!放心吧師叔!你與師父二人也多加小心!”

“嗯,知道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