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硬接,葉峰腳步移動,避開了白衣女子的拳頭,白衣女子一拳打在了葉峰背後的牆壁上。

沒有硬接,葉峰腳步移動,避開了白衣女子的拳頭,白衣女子一拳打在了葉峰背後的牆壁上。

轟隆!牆壁瞬間倒塌,碎石紛飛,這一拳之力,恐怕有四千多斤,接近五千斤,實在恐怖!

「哼!老娘就不信你能躲開第二拳!」白衣女子冷哼,轉身衝殺向葉峰,一拳打向葉峰,拳如炮彈,裹挾著旺盛的血氣。

「瘋婆子!」葉峰冷哼一聲,縱身後退,飄出房間,速度快的匪夷所思,完全不是煉體境第二重武者具有的速度。

「敢罵老娘瘋婆子?老娘非殺你了不可!」白衣女子的咆哮聲從房間中傳出。

「殺了我?恐怕你沒有那個本事!」葉峰索性不走了,就站在屋外等著白衣女子。

嗖!白衣女子掠出石屋,葉峰終於看清楚了白衣女子的長相。

瓜子臉,柳葉眉,紅唇如焰,皮膚白皙,眉宇間帶著幾分英氣,身材高挑豐腴,大概十三歲左右,雖然不是絕色,倒算是個美人。

「你剛才罵老娘什麼?」白衣女子冷冷的看著葉峰。

「哦?」葉峰沒有回答白衣女子的話,而是恍然大悟,自顧自的點了點頭。

「你哦什麼哦?老娘在問你話呢!」白衣女子冷笑。

「我『哦』的意思是說,我終於知道了你的名字。」葉峰笑道:「原來你叫老娘。」

「放屁,你的名字才叫老娘!」白衣女子臉色微紅,嬌聲罵道。 「你聽好了,我叫沈慕婉!」白衣女子氣鼓鼓的瞪著葉峰。

「瘋婆子,我不管你叫什麼,這裡是青木堂,你好像不是青木堂的人,為什麼會在這裡?」葉峰說道:「你別跟我說,你是不小心走錯路了,所以才走到了青木堂。」

「哼,老娘想去什麼地方,跟你有什麼關係?」沈慕婉哼了哼。

「瘋婆子,這裡是青木堂,我是青木堂的人,當然有權知道你為什麼來青木堂。」葉峰笑道。

「哼,你才是瘋婆子!」沈慕婉冷笑道:「如果你再敢亂叫的話,小心老娘割掉你的舌頭!」

「割掉我的舌頭?」葉峰聳了聳肩,「恐怕你沒有那個本事!」

「小瘋子,你以為我真的不敢割掉你的舌頭嗎?」沈慕婉沒好氣的說。

「不是你不敢,而是根本不可能。」葉峰搖了搖頭。

「憑你點修為,也敢小看老娘?」沈慕婉也不知該氣還是該笑。

葉峰的速度雖快,可是沈慕婉相信,只要她盡全力,肯定能擊敗葉峰。

「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儘管動手,只要我受傷了,就算我輸。」葉峰笑了笑。

「修為不高,口氣倒是不小!」沈慕婉譏笑。

「瘋婆子,快動手吧!」葉峰聳了聳肩。

「哼!」沈慕婉冷哼,全身血氣大作,箭步沖向了葉峰,一拳打向葉峰的面門,拳頭如火球。

葉峰施展魅影迷蹤步,閃電般後退了七八米,面對沈慕婉的攻擊,他可不敢硬接。

「小瘋子,身法再快,你畢竟只是煉體境第二重而已!」

沈慕婉腿上的血氣驟然變得旺盛,緊接著,她再次沖向葉峰,這一次,她的速度提升了一倍。

瞬間,沈慕婉就奔到了葉峰身前,五指如勾,裹挾著火熱的血氣,閃電般抓向葉峰的喉嚨。

葉峰後退,五指如劍,血氣壓縮至指尖,手指散發出了耀眼的血氣。


碰!手指和手指碰撞,激起無數道血氣,四處飛射。

葉峰手臂一震,後退了十幾步,沈慕婉也後退了一步。

「哼,小瘋子,你和我的力量差了兩千斤,剛才要不是你及時縮回手,你的手指已經廢了。」沈慕婉冷笑。

「瘋婆子,力量大,並不代表你一定就會贏!」葉峰揉了揉手腕,笑道:「你敢不敢跟我到樹上一戰?」

「老娘有什麼不敢的?」沈慕婉冷笑,柳腰一擰,輕飄飄的飛到了不遠處的大樹上。

葉峰縱身躍到樹上,笑道:「瘋婆子,誰先掉下去,就算誰輸了,你可要小心。」

「先掉下去的人肯定是你!」沈慕婉足尖一點樹榦,飈射向了葉峰。

葉峰轉身,嗖一聲掠到了另外一根樹榦上。

「哼,想跑!」沈慕婉冷哼,足尖一點樹榦,追了上去,她的姿態輕靈,如飛鳥在樹間跳躍。


兩人如同鬼魅般穿梭在樹榦和樹榦之間,帶起陣陣勁風,不斷有樹葉被震落而下。

葉峰的速度很快,沈慕婉的速度也不慢,兩人的距離始終隔著一米左右。

一個時辰后,沈慕婉還是沒有碰到葉峰,她的氣息已經開始紊亂,身上的血氣也漸漸暗淡。

兩個時辰后,沈慕婉的臉色已經有些蒼白,她還是沒有碰到葉峰,連衣角都沒有摸到。

又過了半個時辰,沈慕婉已經快支持不住了,反觀葉峰,居然生龍活虎,速度快得驚人。

沈慕婉並沒有注意到,葉峰不斷從懷中取出蛇皮,左手不斷散發出黑色氣體,蛇皮瞬間就被吞噬。

這些蛇皮是黑蟒化蛟的時候蛻下的,雖然體積看起來很小,卻蘊含著驚人的能量。吸收了蛇皮的力量后,葉峰損失的血氣很快就得到了補充。

「這小子到底還是不是人?」沈慕婉心中暗罵。

忽然,葉峰在她的視線中消失了。

「不好!」沈慕婉玉容劇變,急忙轉身!

剛剛轉身,她就看到一個裹著火熱血氣的拳頭,閃電般轟向她砸來!

想也沒想,沈慕婉連忙揮拳迎了上去,碰的一聲,兩拳碰撞,血氣四射。沈慕婉立足不穩,跌落而下,重重摔在了地上。

「瘋婆子,你輸了……」葉峰蹲在樹上,笑嘻嘻的俯視沈慕婉,朝著沈慕婉招了招手。

沈慕婉抬頭看著葉峰,咬牙紅唇,冷哼道:「小瘋子,你等著,老娘還會回來找你的!」

「再來十次也是一樣的,你不是我的對手。」葉峰笑了笑。

忽然,一道聲音傳了過來:「瘋婆子,你怎麼睡在地上?」

葉峰和沈慕婉兒同時凝目看去,說話的人居然是楚陽!

「三弟,你認得這個瘋婆子?」葉峰臉色微變。

「小臭蟲,快說,你把酒藏在什麼地方了?我居然沒找到。」沈慕婉爬了起來。

「酒……」楚陽無奈的攤了攤手,「瘋婆子,上次我已經跟你說過,那些羊奶酒是我從大葉部帶來的,現在已經都喝完了。」

「哼,小臭蟲,你以為老娘會相信嗎?」沈慕婉冷哼一聲。

「我說的實話,你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楚陽很無奈的說道。

「老娘不管,下次你回去大葉部的時候,一定要帶上老娘,老娘要一次性喝個夠!」沈慕婉很霸道的說道。

「……」楚陽。

「羊奶酒……」葉峰不禁笑了,這瘋婆子和小莫愁一樣,居然也是酒鬼。

沈慕婉剛想說話,「咚咚咚」的鐘聲回蕩開來。

「莫非發生了什麼急事不成,否則東王殿的鐘聲為什麼會響?」葉峰臉色微變,從樹上跳了下來。

咚咚咚咚……鐘聲越來越大。

「咯咯,小臭蟲,老娘先走了……」沈慕婉忽然笑一聲,轉身掠入了樹林。

與此同時,她再次開口,聲音飄入了葉峰耳中:「哼,小瘋子,我還會回來找你的……」

葉峰無奈的笑了,「寧可得罪小人,也莫要得罪女人。」

「二哥說的沒錯。」笑了笑,楚陽又道:「二哥,我們去青木堂的集合地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葉峰點頭,兩人當即離去。

……


很快,葉峰和楚陽就來到了青木堂的集合地。

此刻,幾乎所有青木堂的人都已經聚集在了這裡。

就在這時,一個紫岩衛負手來到眾人前方,淡淡開口:「這次,我們要挑選五個人,陪小公主去狩獵。副堂主必須去,其次還有四個名額,修為必須低於煉體境第三重,最好剛開始練筋。」

也就是說,青木堂的副堂主柳擎必須去參加狩獵。

「煉體境第三重以下。」葉峰疑惑,去狩獵這種危險的事情,不是境界越高越好嗎?

忽然,那個紫岩衛看向葉峰所在方向,笑道:「就是你了,你剛好合適!」


葉峰臉色微變,自己居然被選中了。

「你,還有你……」紫岩衛又挑選了三個人,全部都是煉體境第二重武者。

「二哥,小心那個小公主,那小賤人完全是個變態!」楚陽忽然低聲告誡葉峰。

葉峰臉色微變,點了點頭,關於大公主的妹妹小公主的事,他略有耳聞,那小女孩確實個變態。

「記住我說的話,能不招惹她的話盡量不要招惹!」楚陽再次告誡。

「二弟,盡量不要引起小公主的注意。」寇爽也正色告誡。

「嘿嘿,諸位不要發獃了,還是快點走吧!」紫岩衛笑著催促。

葉峰深吸口氣,跟了上去。

很快,紫岩衛就帶著葉峰和柳擎等人離開了青木院。

沒多久,葉峰等人來到一個廣闊的廣場,廣場上有很多外門弟子,全部整齊的站著隊,簇擁著一座鑾駕。

鑾駕可以容下十幾個人,華麗無比,散發出五彩霞光,輻射整個廣場。鑾駕由四隻妖獸拉著,這四隻妖獸馬身龍頭,比野牛還要強壯,氣息彪悍。

鑾駕雖大,可是現在卻只有三個人坐在上面,兩個青年和一個少女。那兩個青年的身上散發出旺盛的血氣,強大的氣息瀰漫四面八方,那個少女大概只有十歲,臉粉嘟嘟的,看起來天真無邪。

「拉車的是什麼妖獸?」葉峰問旁邊一個青木院的青年。

「那是龍馬,已經被馴化,不過也非常可怕,普通煉體境第三重武者也未必是他們的對手。」青年咽了咽唾沫。

「安靜!」那個領頭的紫岩衛正色道。

柳擎看著紫岩衛,冷哼一聲,那個紫岩衛臉色微變,低聲冷笑:「賤民!」

大部分紫岩衛都看不起出生普通的人,即便此人身為副堂主,他們依然看不起。

就在這時,鑾駕上的少女咯咯嬌笑:「咯咯,四哥,我已經到了煉體境第三重,你找來的這些外門弟子,到底是不是我的對手?」

「妹妹,你天賦驚人,這些外門弟子豈會是你的對手?」

鑾駕上,那個穿著紫色長袍的青年笑道:「來人,把他們都帶上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