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什麼鬼”魯迅當年就用過,不知道他是不是創始人,但是卻是封華知道的第一個用這個詞的名人。

沒錯,“什麼鬼”魯迅當年就用過,不知道他是不是創始人,但是卻是封華知道的第一個用這個詞的名人。

魯迅的原文是這麼說的:“現在約莫還有年輕人,許是課堂調皮,讓老師責罰抄寫我的文章了,不成就該是背誦《劉和珍君》不過關。有時竟傳到我耳朵裏說我三兩小文竟敢妄稱中國現代文學之父,我也未曾與小年輕起過爭執,那便今天在這裏說了,你們什麼鬼?”

被封華嘲笑了…..斧子頭低得更低了,不過看封華不再是昨天晚上那副冷言冷語,斧子心裏鬆了一下,也跟着笑了起來。

吳老頭看着年輕人笑,他也笑。生活真是好久不見的陽光明媚啊~

幾人吃過早飯就起身回城,封華打算回吳家拿上行李就去火車站,真的耽誤不起了!她已經在京城呆了半個多月了!

結果在吳家大門外遇見了來找她玩的王紅君。封華這纔想起還有這麼個人…..連種十多天樹種迷糊了。

“怎麼樣?成了嗎?”封華見到王紅君就一臉好奇,一點不生疏地問起了人家的隱私。

實在是太無聊了,可算有個粉色八卦出現,她當然要八一八。

王紅君一臉羞澀地點點頭:“明天就定日子了,我來請你去我家做客。”

封華……這京城是磁她是鐵是不是?愣吸着不讓走是不是?

看着被她殃及池魚差點毀了清白送了性命的小姑娘恢復往日的爽朗,一臉羞澀期盼地看着她,封華那個“沒空”愣是沒好意思說出口。

算了,不差這一天兩天了。 封華答應要去,高興得王紅君滿臉是笑。她的姐妹和閨蜜都挺多的,但是她找了個好婆家,能百分百祝福她不說酸話的,一個沒有。

唯一不酸的女性可能就是她媽了。

而方華肯定是唯一一個能來參加她訂婚儀式的異性朋友(因爲年紀小),又肯定是百分百祝福她好的,她真是太開心了。

王紅君跟封華聊完,纔想起來旁邊還有吳老頭和吳戰,趕緊禮貌問好,並邀請他們去家裏做客。但是那客氣的意思已經浮於表面,誰要是當真誰就尷尬了。


不是王紅君不禮貌,一是吳家的社會地位在那裏,資本家可不是什麼好聽的詞,那是階級敵人。明天她訂婚的重要場合,要是請了一家子階級敵人去參加,她都不敢想象自己家人和準婆家人是什麼臉色,會不會當場跟她悔婚?她就是連吳光明都不敢請的!

二是她跟吳老頭的關係有些遠。她是吳光明的母親的表姐夫的親妹妹的孩子……說實話跟吳光明都非常遠,要不是兩人從小就是同班同學,或許根本不認識。即便他們現在感情好,都是友情的成分大於親戚的成分。

吳光明聽到聲音已經迎了出來,他也不是個合格的男閨蜜,王紅君回來相親的事情他一點沒去打聽,人家明天就要定親了他也是現在才知道。

沒人給他信,也沒人給他媽媽信。

其他人都進了屋,三人在天井裏的葡萄架下聊天。

“對方什麼人?什麼出身?多大年紀?幹什麼工作的?”吳光明問道,不合格的男閨蜜到底也是閨蜜,還知道關心下。

“他家是幹部家庭,跟我同歲,是個大學生,還沒畢業沒工作。”王紅君羞澀道。

“嚯~”吳光明上下掃視着王紅君:“你是不是有什麼好我沒發現?說出來我聽聽!”

王紅君愣了一下反應過來,伸手就打,吳光明自然逃,兩人圍着這張桌子轉了好幾圈,直到屋裏的吳老太太咳嗽了一聲,王紅君才尷尬地停下來。

現在不是小時候了,她都是要定親的人了,可不能再跟吳光明這麼鬧了,被人說句閒話就能要她命!

“說實話。”吳光明坐在椅子上,一臉正經地問道:“對方看上你啥了?”

這真是太奇怪了,幹部家庭和工人家庭,按理說也算門當戶對,現在人人平等嘛!但是王紅君家在“工人階級”裏屬於普通家庭,甚至比普通還要差點,窮,有事還要靠他家接濟呢!

而王紅君本人,雖然比一般女孩子出挑一些,但是不足以彌補她家世的缺點。

不要提“感情”,現在結婚看的都是對方家世,而且相親十多天就要定日子的人,能有什麼感情?

而對方竟然是一個幹部家庭的大學生?

“他是有什麼毛病?”吳光明問道。如果有毛病的話,條件就會放低些。

“你纔有毛病呢!”王紅君不樂意了,她就這麼差嘛!

“那他長得特別醜?”吳光明還是不放棄……

“哼!比你帥多了!”

“嘿?”吳光明不服了:“我還真不信這個邪了!出身比我好,文憑比我高,長得比我帥,還沒毛病?他沒毛病那就是他爸他媽有毛病。”瞎了!

可能是知道最後兩個字比較扎心,吳光明沒有說出來。但是他的意思表達的已經很明白,王紅君都要氣哭了!

“行了行了。”封華趕緊打圓場:“我們紅君也是小美女一個,怎麼就不能找個白馬王子了?”封華隨口誇着。

王紅君一下子紅了臉,這誇讚有些太“露骨”了,哪有當着人家面說人家美女的~還有什麼白馬王子,她可不要什麼王子,那是封建社會的罪惡產物!

封華見她臉上忽紅忽白,以爲是她臉皮太薄,一點誇讚都受不了,趕緊換了話題。至於男方什麼樣,她明天就看見了,何必現在問王紅君,讓她尷尬。當面誇讚對象,在現在也是羞於啓齒的事情。


王紅君帶着一肚子不痛快走了,吳光明也有些後悔,在自己嘴上拍了一巴掌:“看我這個嘴欠!大喜的日子惹她不痛快。”

但是他還是堅持己見,現在王紅君走了,他說得更直接了:“要我說,那男的肯定有什麼隱疾!”

幹部家庭、大學生、正當齡、長得帥、身體好。哪一樣挑出來都是優點,這些優點都有的人,更是搶手貨,看上家庭普通、長得一般的女知青王紅君?那王紅君上輩子得積多少德?

“你快留點口德吧。”封華說了他一句,雖然她心裏也是比較認同他的看法的~

說完封華起身出了吳家,打算去王府井大街再掃蕩一遍,順便把她的鞋拿回來。當初花錢辦的加急,沒想到一直沒功夫去取,一袋子牛肉乾白花了~

吳光明一聽說封華要去逛街,也嚷着要去,他也喜歡逛街。封華自然沒帶他,帶着個尾巴在身後,她怎麼收東西進空間。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在人前暴露她跟吳家很熟。

前一天還逼着人家老爺子下跪呢,後一天就跟人家孫子哥倆好般地逛商店,這是什麼鬼操作?

雖然這件事只有孫力勤知道,但是保不齊他將來會傳出去。

……

而此時,孫力勤正一臉劫後餘生地走出xx大院的大門。

他豎着出來了……也沒被停職羈押,捱打捱罵,簡直是奇蹟!孫力勤既頹喪又興奮地走出了大門,一眼就看見等在門口的孫母和孫二勤。

那天孫二勤離開之後就去找了孫母,韓淑芬一聽說大兒子被抓了,瘋了一樣衝到吳家,結果半路上就遇見了一行人正往xx大院走。

總算韓淑芬還有幾分腦子,知道不能在大街上鬧起來,不然周圍人豈不是都知道他兒子是被抓了?韓淑芬帶着孫二勤一直跟在隊伍後,跟到了xx大院門口。

兩人在外面等了兩天,終於等到了孫力勤平安出來。

“哎呀我的兒啊~~”韓淑芬見到孫力勤就撲了過去,直接把兩天沒吃飯的孫力勤撲倒在地。

Xx大院是個體面的大院,裏面集中着各種“厲害”的部門,所以門前很講究,水泥地面加水泥花壇。

孫力勤的後腦勺“咚”地一聲砸在地上,彈起,又落下,根本沒給他反應的時間,就兩眼一翻,暈倒了。

韓淑芬……

孫二勤……

門衛……這個鍋,我們不背! “嗷~~~”韓淑芬一嗓子就喊了起來:“殺人啦!~”她自然不是說自己殺人了,她認爲是大院裏的人把她兒子打慘了,她兒子是堅持到現在終於堅持不住了,所以被她輕輕一碰就倒了。

幾個門衛期期艾艾地走了過來,但是老遠就站定:“可不關我們的事,我們都看着呢,是你自己把你兒子推倒摔死的,他走出來的時候可是個‘好人’。”

“啊~~你兒子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韓淑芬大吼一聲,顧不得跟他再計較趕緊撲到孫力勤身上查看,還好,還有氣。

門衛卻不幹了,要過去收拾她,同伴趕緊拉住他:“正找不到人賴呢,你過去肯定得被她賴上,告你殺人!”

周圍幾個門衛一聽瞬間後退幾步,兩個人飛快轉身朝大院裏跑去,得趕緊請示一下上面,是把人弄進來把事情“壓住”,還是找人把這人擡醫院或者擡哪裏。

反正不能讓他這麼躺在大門口。

韓淑芬一探兒子還有氣,心裏定了定,趕緊使勁搖,想把他搖醒,結果孫力勤剛剛睜開眼睛又被她搖暈了。

鮮血順着後腦勺緩緩流淌下來,染紅了地面。

李保國沉着一張臉走出來,皺眉看着昏死過去的孫力勤。這孫力勤身上也沒什麼“大事”,有的都是那點“潛規則”,他要是拿這些做文章,搞不好就要得罪一大片人。所以這次請他過來喝茶,手段都很溫柔,沒有動刑,人怎麼還這樣了呢?

他可沒想把人弄死。

“主審”孫力勤的幾個辦事人員匆匆而來,連連喊冤,他們真是嚴格遵守李保國的指示,沒有動粗,人怎麼成這樣跟他們可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幾個門衛走過來把剛纔的情況說了一遍。


李保國一聽是韓淑芬自己推的,高興壞了,不過現在也不是高興的時候。

“還愣着幹什麼?趕緊找人送醫院去。”李保國叫來幾個人,讓人從院子裏推出一個平板車,拉上孫力勤就送到了醫院。不管如何,人別死了。不然他說不是他的人打死的都沒人信。

韓淑芬也沒時間跟別人計較,趕緊跟着兒子一起去醫院了。再說,她也不敢計較。孫力勤被抓來兩天多,她只敢去跟門衛打聽一下情況,門衛能知道什麼?兇她幾句她都沒敢再往院子裏去,就和孫二勤等在大門口。一日兩餐都是家裏的孩子來送。

到了醫院,一頓折騰下來,孫力勤終於醒了。他之前根本沒有傷,只不過是這一陣子都捱餓,有些虛弱,又連着兩天擔驚受怕沒有吃飯,更是虛弱到極點。

摔地上那一下雖然磕破了頭,有些輕微腦震盪,但是不致命,他暈倒完全是餓的。

被派過來盯着孫力勤的人拍拍屁股走了,上面說了,沒死就沒他們什麼事了,死了,就趕緊處理了!

韓淑芬看到孫力勤醒了,又開始哭,哭得孫力勤腦仁一跳一跳的疼。

韓淑芬看着嚴肅刻板,一副滅絕師太的樣子,平時爲人處世也確實表裏如一,很滅絕。但是一旦遇到孫力勤的事情就完了,立刻化身只知道哭的無助母親,實在是孫力勤在她心裏的地位太重了。

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而孫力勤是她的長子,也是三個兒子裏最厲害最有本事最讓她覺得能依靠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孫力勤已經成爲了她的天。

“媽~~”孫力勤啞着嗓子喊了一聲,聲音嘶啞弱小,透着無力和無奈:“我頭疼…”你別哭了。後面幾個字因爲太疼沒說出來。

他一直是個孝子,但是有時候真被他媽煩的不行,遇到他的事,一點忙幫不上,就知道哭哭哭!

“頭疼?頭疼啊!”韓淑芬一臉心疼道:“媽給你揉揉!”說完就上手去按孫力勤的腦袋。

“……”孫力勤感覺腦袋咔吧一聲,被他媽捏碎了!

還是孫二勤看出大哥臉上的痛苦,趕緊叫住他媽:“我哥腦袋受傷了,不能動吧?”

“哦!對對對!”韓淑芬趕緊收了手,又是道歉又是認錯。

孫力勤只覺得心累。

等疼痛勁過去,吃了飯,又睡了一會,孫力勤醒來就躺在牀上發呆,開始思考這一次“談話”。

他到現在也沒想到這是吳家人聯手坑他,只當是例行談話。像他這種娶了資本家大小姐的人,是有被腐蝕的危險的,組織上沒事找他“談個話”也是應該的。

而這次xx大隊的人這麼“溫柔”,除了沒給他吃飯,碰都沒碰他一下,更是讓他確認了這個想法。

至於之前兩年沒人找,現在突然被人找,肯定是他這次差事不利,被人整了唄!他聯繫的一個要租傢俱的人,正好也在xx大院裏工作,還是個領導……

孫力勤自己腦補完前因,又開始思考後果。

這次談話的主題就是吳雙,吳家。“組織”反覆跟他詢問吳家的情況,有要“整”他們的意思,又再三確定他是否被腐蝕……

如果他被腐蝕了,那肯定是要一塊整啊!至於到底被沒被“腐蝕”,這哪有個定論?他喝瓶汽水落在有心人眼裏沒準就是被腐蝕了!

最後,“組織”又表示了會隨時隨地、經常地找他談話,確保他不會被腐蝕……

這可不行!他的工作還要不要做了?三天兩頭被請進xx大院,外面不知道得傳成什麼樣子!


他要跟吳家劃清界線!他要跟吳雙離婚!

雖然有些捨不得,但也還能接受…..

當初第一次相見,吳雙確實驚豔了他,所以他想方設法娶了她,但是再漂亮的人,天天拉着個臉,一副從心底裏瞧不起他恨他的樣子,他就是再大的性趣都沒了。

離了就離了吧,正好王書記的女兒剛剛喪偶回了孃家……

事情一如吳家人預料的那般,經過李保國的有意誤導,再加上他們吳家已經“傾家蕩產”,孫力勤很容易就鬆了口,放了吳雙,積極主動地跟吳家撇清關係。 封華已經來到百貨商場,頂着經理扭曲的臉掃蕩了一圈,又去收了鞋,想了又想,還是去文物商店逛了逛。買不到可以看啊,如果真有什麼入眼的好東西,相信吳家拐彎抹角總能給她弄到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