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了,頭狼要攻擊了。”二長老語速極快,聲音也有些變了。

“注意了,頭狼要攻擊了。”二長老語速極快,聲音也有些變了。

可是當衆人全神戒備之時,狼羣卻在三十多米外齊齊停住了腳步。

衆人不解其意,正在疑惑間……

突然,一個比其他所有狼都高大一頭的一隻,猛然衝出。

它像一道黑色閃電一般劃過風雪的原野,三十米距離在它腳下瞬間消失。

衆人還來不及看清,它已經一躍而起,飛過幾名葉家子弟的頭頂,進入圈子之中。巨狼落地時,正好是踩在圈子中央的火堆之中。它不慌不忙,目光掃過所有葉家子弟。

所有人驚駭不已,它竟然不怕火。

在人們的認知中,只要是狼,就會懼怕火焰,這是天生的,即使再厲害的狼類野獸也不例外。

可是這隻巨狼竟然就那麼凌空落入火堆之中。

火花四濺,燒到了許多子弟的衣服,衆人立即亂作一團。

火堆中的高大巨狼一聲長嚎,周圍狼羣趁亂向人羣發起衝鋒。

它卻從火堆之中一躍而出,再次落地時正好在葉鋒面前。

一狼一人,四目相對。

它是如此之近,以至於葉鋒都能聽到它粗大的鼻孔裏吸氣時的聲音。

它額頭有一片巴掌大的白色。

它鼻子上的黑亮的皮皺起,嘴角抽動,嘴脣翻開,露出兩寸多長的利齒。喉嚨裏的咆哮聲有如雷鳴。

這一刻,葉鋒清冷的腦海裏也已經產生了恐懼,他下意識後退一步。

但巨狼毫不鬆懈,立即湊上前來。

它已經張開了血盆一般的口,露出腥紅的舌頭,眼裏的殺意顯露無疑。

可是就在它的巨口湊近葉鋒的脖子時,卻突然停住了。

它眼裏光芒閃爍,似乎是在思考,在猶豫。

下一刻,它猛然掉轉巨大的狼頭,向其他子弟發起了攻擊。

葉鋒驚魂未定,另一隻狼卻向它撲來,尖利的爪子在火光映照下閃着幽幽的光芒。

葉鋒已經回過神來,清冷的眼裏光芒閃爍,右手成拳,中指突出,一拳正中那狼頭。

咔嚓——

那隻狼頭骨碎裂,一頭栽倒在地。巨大的慣性帶着它的屍體仍向前滑出十多米。

接着葉鋒左右開弓,片刻之間,已經有四五頭惡狼被他砸得頭骨碎裂。

葉鋒在此時的戰鬥中,才真切感受到了烈陽開天的厲害之處。

每一次都是擊中要害,一招斃命。

有的弟子看到葉鋒似乎只是舉手投足之間便將巨大的惡狼砸死,不禁暗自驚駭於葉鋒的巨力。

經過一番廝殺,狼羣再次戰敗。

那高大的頭狼似乎受到了什麼打擊,有些垂頭喪氣,帶着數十隻狼快速離去。

在它消失在原野的那一瞬間,回過頭來,目光正落在葉鋒身上。

片刻後,它一聲長嚎,帶着狼羣消失在雪原上。

灰暗的雪原又恢復了平靜。

只有北風呼嘯,大雪飄颻。


當那些狼徹底消失後,東方已經泛起了魚肚白。

衆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正在衆人要清點人數,整理裝備時。

突然——

異變突生。

一隻本來倒在雪地的狼一躍而起,向離它最近的紅衣女子撲去。


這一下來得極爲突然,紅衣女子毫無防備。

所有人此時都已經鬆懈,也根本來不及救援。

而正在此時,離紅衣女子最近的葉鋒突然出現,擋在紅衣女子身前。 衆人驚駭無比地看着眼前那一幕。

黑衣男子失聲驚叫。

葉問的嘴角卻泛起一絲陰冷的笑意。

而葉鋒面對那隻狼,目光清冷,右手似乎在不經意間掃過那隻狼的頭部。

在衆人驚駭的目光中,那隻狼突然呆立在那裏,一動不動。

片刻後,一米多高的狼身轟然倒地,雪花四濺飛揚。

衆人此時才反應過來,有人已經叫起好來好:“葉鋒少爺好身手啊。”

“葉鋒少爺果真勇猛,赤手空拳與狼搏殺,一拳一命,真不愧是族長的後人。”

……

紅衣女子驚魂甫定,聽到這些人這樣說,當即對葉鋒道:“多謝公子出手相救,您的大恩冷月沒齒難忘。”

那黑衣男子慌忙跑到跟前,問那女子:“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女子搖搖頭,說道:“大哥,我沒事。”

黑衣男子這才放了心,轉頭對葉鋒一抱拳,聲音如鍾:“多謝公子救我妹妹,日後但有用得着我們兄妹的地方,決不含糊。”

葉鋒微微一笑,目光在冷月俏麗的臉上稍稍停留,然後說道:“客氣。我們葉家不會見死不救的。”

旁邊的葉問臉色微微有些難看。他掃了葉鋒一眼,開始指揮衆人清點人數,收拾營地。

有兩個葉家子弟在處理狼屍時,有些奇怪地說:“這可真怪啊,葉鋒少爺明明只是用手輕輕那麼一掃,這隻狼頭怎麼會完全碎裂?”

他們自然不會想到,葉鋒那看似不經意的輕輕一掃,已然將狼頭骨拍碎。其招式正是烈陽開天中的第三式——力掃千鈞。 家有甜妻:大叔的獨家專寵 ,最輕描淡寫的手法,擊出最大力量。這也是葉鋒目前最厲害的招式。

這一戰,葉家子弟三十多人輕傷,二人重傷。擊殺惡狼六十四頭。

如此戰果,可以說是大出二長老意外。他在總結時不無疑惑地說:“以這些狼羣的實力,完全可以殺敗我們,但最後卻自行敗走。他們似乎是有所顧忌。”

有葉家子弟問:“二長老,我看這些狼的實力並不怎麼樣嘛,比我們前兩年碰到了狼羣可差遠了。”

二長老微微搖頭,對衆人說道:“你們有所不知。這些狼個體實力確實不如前兩年的狼羣,但它們的頭狼,額頭中間有一片手掌大小的白毛,這表明它是一隻靈獸。”

“靈獸!”所有人都驚訝不已。葉鋒也豎起耳朵注意聽着。

“靈獸,無論實力還是智力都比普通野獸要高出很多。和靈者一樣,它們體內也擁有靈力。依我看,剛纔那隻靈獸的實力絕對在三級之上,就連我都不敢掉以輕心。所以我說, 千億寵婚:重生嬌妻不好惹 ,那麼我們誰也跑不掉。”

衆人聽此,無不驚駭。如此說來,剛纔他們差點就全軍覆沒了。

“可是二長老,既然它有殺光我們的實力,爲何卻敗退而逃?”有個少年疑惑地問。

“因爲他有所顧忌。”

“顧忌什麼?”

“我也想知道。不過既然他有所顧忌,便不會再來,我們大可放心入山。”二長老說道。

此時天色大亮,風雪中,衆人收拾行裝。

二長老派出兩個人先送傷員回去。其餘人繼續向山中進發。

那一男一女冷山和冷月卻因爲驚嚇過度,不願再進山,跟着傷員回去了。

臨走前冷月頻頻回頭,看着葉鋒那稍顯瘦小的身影。

二長老帶着剩下的五十多個子弟,向着早已探查好的目的地出發。

大雪封山,道路溼滑難行。

山上的雪足有二尺多厚。

不過這些子弟都是靈者,爬山也沒什麼難度。只不過偶爾有人滑一跤,引來衆人嘻笑。

而讓衆人吃驚的的是,葉鋒在雪中爬山這一項上似乎極有天賦。他並不是靈者,也沒有靈力,竟然一次也沒滑倒。更有一點,其他所有靈者都裹着厚重的棉衣皮衣,而葉鋒卻只穿了一件單衣,這讓其他人包括二長老在內都驚奇不已。

風雪中行了一天,到了第二天中午,衆人倒遠遠看到一座大山。

這座大山極爲與衆不同。

寒冬天氣,其他大山早已被風雪封阻,只有這座山,竟然綠意盎然,有如暖春。


衆人在連日來單調的銀白色中,突然看到這綠色,都是心裏一振。

二長老駐足觀望片刻,說道:“沒錯,就是這裏了。神龍架天山,山形如龍頭,四季如春。”

衆人聽了二長老的話,向那山看去。果然見山勢起伏處,像極了巨龍的龍頭。兩座尖峯如龍角一般,斜斜地刺向天空。

二長老帶領衆人,加快腳步向那山下行去。

越靠近山下,溫度越高。衆人已經開始將棉衣脫了,只穿着單衣行進。

衆人越走越是奇怪,這裏綠意盎然,按理來說應該是動物們的天堂。可是他們走了一路,卻連一根動物毛都沒看到。

到了下午時分,衆人已經來到了天山下。

在天山下,有一個僅容一人通過的洞口。

二長老指着洞口說道:“天山四周有數以百計像這樣的洞,有的藏有毒蟲猛獸,有的一無所有。而這個洞,我們已經派人探過,深不可測,其深度超過了以前所有的洞,直通山腹,極有可能藏有天龍遺留的寶藏。我們這次來,就是要徹底將這個洞探查清楚。”

老婆太拽:總裁也認栽 :“是!”士氣高漲。

當晚便在洞外歇息一晚。

次日一早,由幾個等級高的子弟帶領,所有人都進入洞中。

洞中漆黑一片,絲毫看不到光亮。衆人點燃火把,一路前行。

剛開始,只有一米多高,寬度僅容一人通過。

行了一里多地時,開始變寬,最後竟然可容四五人通過。

一路上,有人開始輕聲議論:“你說這裏面會不會真的有天龍留下的寶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