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的星空圖於眼前展開,入目之間是一顆顆碩大的行星,他們圍繞著正中央那顆無比龐大的火球運轉,天地之間皆是被熾熱的溫度和犀利如刀的射線充斥。

浩瀚的星空圖於眼前展開,入目之間是一顆顆碩大的行星,他們圍繞著正中央那顆無比龐大的火球運轉,天地之間皆是被熾熱的溫度和犀利如刀的射線充斥。

在其中一顆通體湛藍,且有黃白相間的斑斕球體上空,懸浮著七顆熠熠生輝的璀璨明星,它們之間的位置排列,渾然天成,暗自契合了無盡寰宇的大道之心,投射下強悍無匹的力量將湛藍色的球體籠罩其中,使得那能抹殺的射線被大大削弱,並轉換成了有利於生命繁衍生息的另一種能量……< 璇璣七星,暗合某種天地至理。

和附靈秘紋相同,似乎那虛無縹緲的天地大道有跡可循……

比如各種靈物,一個群體的物種體貌特徵幾乎別無二致,這究竟是被什麼所決定?

學習了馭陣之後,雷岳知道了相晶之中蘊含的並不是想象中的靈物胚胎,而是一種特定的紋理拓印,就好像同樣的火貓,不同的相晶之中的圖案,頂多有線條粗細之分,但總體勾勒框架是恆定的。

雷岳想到這裡,漸漸地進入到某種神奇的世界中。

他想到了以前老和尚說過的一句話,「人之所以被譽之為萬物之靈,是因為有著三魂七魄的存在,三魂乃是天地人三魂,七魄乃是喜,怒,哀,懼,愛,惡,欲。」

「故而人生來可通天徹地,明自身。」

「有七情六慾定秉性。」

「或許,這也是種排列組合……」雷岳若有所悟,老和尚說過的珠璣之語,和乾坤袋中各種經典的記載,此時如同走馬觀花地在眼前閃現掠過。

「乾坤無極兮,經天緯地。」


「三略六韜兮,布陣行軍。」

他默默念叨著,此時此刻,他完全將腦子中儲存的海量知識見聞,與七星璇璣法闡述的道義完美結合了起來。

「如此看來,前者正是在說天與地,後者則是在表明人可以利用三略六韜參悟天地,領悟陣法大道!」

「我明白了!」他豁然睜開眼,異常明亮的精芒從雙目之中激射而出,整個人的氣質,宛若蛻繭成蝶,充滿著靈動、睿智。

無盡的穹廬開出個大洞,釋放出磅礴的接引之力。

此時,遙遠的璇璣七星光芒似乎感應到了什麼,跳動歡騰起來,彼此之間流轉勾連,亮度豁然增強。

一**星力猶如漣漪般擴散,籠罩住古蒙大陸的防護力量得到了加持后更為渾厚,同時,兩道由點點星光凝聚而成的輝煌匹練當空瀑撒而下。

穿過穹廬大洞,直朝那無盡荒蕪之地的某處渺小地點投射過去……

在古蒙大陸的極東端某地。

厚達千丈的寒冰終年覆蓋著此處,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在一棵雪松之下,有個積雪堆轟然一震,飛屑四散射出,裡面竟然是一位頭須皆白的老者,他的雙目明亮,氣色紅潤,精神矍鑠,在這冰天雪地的霜凍之下,竟然沒有分毫被凍僵的跡象,更何況,他是剛剛才從破冰而出。

「七星連珠,千年奇觀!必有大事發生!」

「不對,這……這分明是有人領悟了……領悟了星羅陣道!到底是何方天驕?!」

與此同時,幽冥地火核心中。

同樣是有一道人影端坐其中。

他的臉頰上有著紅黑相間的火焰魔紋浮現,背上長著一對猩紅的惡魔翅膀,睜開的眼眸透著攝人心魄的魔力,頭髮紫黑,蓬鬆散亂,額頭間隱隱刻著幾縷皺紋,光看外表,根本不知其年齡幾何。

「竟然有人領悟了星羅陣道,看來蟄伏萬年,該是時候讓這片天地感受下紛飛的戰火了……」妖異的聲音落下,幽冥空間內,頓時歸於平靜,獨留下黑中透紅的地心火日復一日地釋放著毀滅神魂的溫度。

不光這兩人,在七星匹練降臨人間之時,大陸各處的不少強者都同時做出了反應,一時間,各方暗流涌動,埋藏在暗處的能量在逐漸醞釀成形。

但這註定是一個漫長的積蓄過程,然而一旦爆發,必將會席捲整片天地……

然而始作俑者,對在千萬里之遙外正在發生的事卻是渾然不知,他正閉著眼睛,魂位靈台外縈繞飛舞著的兩條星光絲線,其中釋放著恐怖的陣道之力,完全蓋過原先烈日陣道的風頭,不僅如此,來自於九天之上的浩瀚星力融入他的神魂之中,讓魂體表面都蒙上了熠熠生輝的星光。

百里芙蓉早就已經從入定之境中驚醒,她一貫清冷的眸子正滿含複雜地盯著不遠處安靜修鍊的弟子,驚訝得微微張開面紗后的嘴,心裡駭然自語:「竟然,竟然是七星璇璣之真意,我窮盡四十餘年都沒能領悟的大道!他……竟然成功了。」

「你找了個好弟子啊。」在他身旁,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黑衣中年人,此時此刻,他看向雷岳的目光中亦是充滿驚艷,說完,他忽而又冷然補充了一句,「比那歸海峰好了數倍!」

「閉嘴!」百里芙蓉聽到這,面色猛然一變,厲聲呵斥。

那黑衣人則是毫不在意,逼視著她沉聲道:「百里芙蓉,別忘了,你如今的地位實力,是誰給你的?!」

「我知道,不用你廢話。」

這個讓整個百里氏強者都敬畏不已的馭陣師,騰然站起來轉過身去,她的冰顏上竟掛著一絲悔恨,貝齒輕輕地咬著嘴唇,身軀微微顫抖。

這般模樣,倘若是讓外人看見鐵定驚掉大牙。

「這個人,我不日便將他帶往天陣宗,作為光復宗門的核心基石!」黑衣人全然沒有理會她的反應,帶著強硬的口吻,自顧自地說道。

「哼!」百里芙蓉沒有回頭,只是輕輕地哼了一聲,便拂袖而去。

她走到紅蓮西築背後的一棵老竹下,在沒有人看到的背地裡,竟然眼圈泛紅,低聲哽咽了起來。

再強的人,都有軟弱的一面,都有著不為人知的故事,往日的偽裝,一旦被真正地戳中心房,無論多麼堅固地心理防線都會徒然崩潰瓦解。

屋子內。

黑衣中年人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只是靜靜地看著那還處於參悟狀態中的青年,等待著他醒轉過來。

「乾坤,天地,三略六韜,人。」

「真的是變強就能主宰自己的命運么?」

雷岳知道,這兩股璇璣陣道匹練足以讓他馭陣實力暴漲,可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緩緩睜開眼,悵然若失地寂寥之情積蘊在眼底。

「你終於醒了。」

低沉地嗓音傳入他的耳中,雷岳這才發現,在自己不遠處,正坐著一名臉部輪廓分明地中年人。

而百里芙蓉,早已是不知所蹤。

這不禁讓他狐疑地挑起眉頭,不咸不淡地問道:「你是誰?」

(第二卷完,本書漸漸的進入了正軌,更大的故事背景將會在後續徐徐展開,希望各位看官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鞠躬致謝!)

(另,第四十章有個小改動,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不過也就一句話,不影響大局)< 「本座名諱鄭狂,乃是天陣宗之人,特來送你一場大機緣。」

那黑衣男子朗聲道。

雷岳並沒有聽說過什麼天陣宗,於是暗暗生出警惕,「我師傅呢?」

「你師傅?你師傅也是我們天陣宗之人,現在或許有些事想不通,出去透氣了。」鄭狂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屋子門的方向。

「想不通? 惡魔校草,太過分! ?」

「這你就別管了,本座就問你,願不願意去天陣宗?」


「天陣宗?」雷岳聞言,眉毛輕揚,心道自己就是來找百里芙蓉替他出頭的,沒想到卻進入了頓悟狀態,剛剛睜開眼,卻不見了正主的身影。

鄭狂傲然點頭,「不錯,想必你沒有聽說過神州樂土吧?」

「神州樂土?」雷岳聽這四個字,心裡咯噔跳了一下,不過臉上兀自是不動聲色地搖搖頭,「沒聽過。」

「呵,那才是法相修行的聖地,比起你所處的這個什麼百里部落,完全不是一個檔次。」鄭狂說話的時候,眉宇間儘是優越感,「我們天陣宗,乃是神州樂土三星級勢力,坐擁三山十九峰,每一個峰頭都有堪比百里部落一半以上的實力。」

「三星級勢力?」雷岳倒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

鄭狂豁然反應過來,「哦,我忘了,你對神州樂土還一無所知。」

「神州樂土將勢力分為一星到九星,一星為最低,九星最高,不過怎麼評級則是由山海殿決定,他們會根據勢力在各種大賽中取得的成績、勢力內部最強者的實力以及人員平均實力等綜合因素得出結論。」

「小子,別就以為三星級宗門差,我就這麼跟你講,一個一星級宗門放到這荒蕪之地來,都能躋身超級勢力之中。」鄭狂得意地鼓吹著,「至於兩星級勢力,便可以蹂躪任何一個部族……」

說到這,見眼前的土包子依舊還沒有太大的反應,鄭狂愣了愣,繼續加了把火,「尤其是我們天陣宗,更是以馭陣之術著稱的門派,裡面擁有著千人級陣法大師坐鎮,放眼神州樂土也能上得了檯面。」

「怎麼樣?很想加入吧?」說完后,他自信滿滿地盯著雷岳,在他看來,這個荒土出身沒見過世面的泥腿子,定然已經被自己描述得天花亂墜的世界,和千人陣法大師的噱頭,牢牢吸引住。

不過結局卻是出乎他的意料,只見雷岳搖了搖頭,婉拒道:「我現在還不適合去那等大舞台,多謝您的好意了。」

「什麼?!」鄭狂怒目圓瞪,「你竟然敢拒絕我?!」


「有什麼不敢?」雷家青年被他這麼質問,也是犯了犟牛脾氣,語氣強硬地反戈一擊道。

「你!」

鄭狂一怒之下,渾厚的氣場頓時把雷岳罩住。

後者豁然咬緊牙關,菩提樹法相立馬當空飛出。

粗壯的樹根朝四面八方迅速蔓延,試圖搗毀氣場的壁膜。

與此同時,枝椏舞動之下,彈射出數十道速度極快的綠色流光。

鄭狂嚇了一跳驚呼:「植物類法相?法相戰技?乖乖,這等天才即便在神州樂土也是寶貝啊!」

他當即便準備展現下實力,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泥腿子見下世面。

不過一道人影橫在兩人中間,她手持百兵盤,雙目微閉,釋放出更為恐怖的力量,眨眼間便將鄭狂凝聚的氣場壓得粉碎。

「真把我這當你自己的家了?」來人正是百里芙蓉。

鄭狂聞言,反應比她還厲害:「你要幹什麼?」


「哼!」

百里芙蓉鼻腔內發出聲冷哼,「你問我?這是在我的家裡,你要撒野回你的破地方撒去!」

她的模樣好像化身成了一頭髮怒的母老虎。

「百里芙蓉,你確定是在跟本座說話?!」鄭狂握著的拳頭,五根銳利地紅色爪子刺破皮肉枝生而出。

渾身的黑衣被寸寸撐破,發達得宛若蠻族戰士的肌肉當真看的是雷岳心驚肉跳,更令他詫異地是,在其胸前,有一隻面貌猙獰,張牙舞爪的羅剎圖案,綻放著不太正常的光芒。

「這是法相戰紋。」陸聿明現身在腦域空間內,「作用相當於天賦丹,只不過這個戰紋是永久多一項法相天賦奧義。」

「而且如果戰紋所畫法相的品質高於本命法相的品質的話,後者在這方面的缺憾也能被彌補。」

「這是很珍貴的東西……」

不過雷岳無暇回答他。

目前屋子內的氣氛劍拔弩張,百里芙蓉正和鄭狂針尖對麥芒地對峙著,前者手持百兵盤,後者的羅剎戰紋凶威滔天,渾身散發的氣勢也是頗為不俗。

「你的那棵樹是全能法相,有輔助作用啊,傻子!」陸聿明激動地高聲提醒:「雖然你無法加入戰局,但可以輔助你那師傅!」

「別老想進攻當主角,這心態得改!」

經他這麼一說,雷岳幡然醒悟。

原來就好像之前忽略滄海珠的作用一樣,現在也不經意的忽略了菩提樹的輔助能力。

「真是死腦筋。」他拍了拍腦門。

立在不遠處的蒼翠古樹立馬飄飛到身旁。

「菩提聖光,出!」

「凈化光環,出!」

一綠一白兩大光圈漂浮到場地中央,菩提聖光施加於百里芙蓉,凈化光環則是撞向鄭狂胸前的羅剎戰紋。

他在出招之前想到老和尚對他說過,凈化光環對於陰暗邪物尤其殺傷巨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