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音器完美的降低了步槍的噪音。

消音器完美的降低了步槍的噪音。

解決這麼幾隻喪屍,在狹小的門口,非常簡單,十幾槍射出,五個喪屍已經堆在了門口,楚河最後送了一顆子彈給那個被推倒的喪屍,結束了戰鬥。

背起地上的三包子彈,楚河走出了樓道,樓梯處的喪屍根本就不在楚河話下,幾槍解決,對他現在來說,這就是站著的變現點。

泥人張變現系統,可以通過消耗變現點,將楚河捏造的獸類變成現實中的野獸,但也僅限於獸類,而且可以通過變現點,強化這些召喚獸的四維,使其不斷的強大,而這變現點的獲得方式,則是擊殺喪屍,擊殺不同等級的喪屍,獲得的點數不同,一級喪屍,獲得一點,二級獲得二點,三級四點,四級八點,五級十六點,六級三十二點,七級六十四點。

而根據等級的不同,喪屍眼睛的眼睛也會隨之變化,白,紅,黃,綠,青,藍,紫。

這些一級喪屍,智力低下,連上下樓都做不到,除了咬合力大,帶有屍毒之外,只要不成群,楚河還真不是很怕他們,等級越高的喪屍,才越恐怖,尤其是三級,那是一個分水嶺。

這些,都是楚河在上一世半年之後,才從一個生物學家的口中得知的,這一世,楚河掌握先機,自然不會那麼迷茫。

站在通往天台的樓梯口,楚河打開了一條門縫,向外看去。

時間剛剛好!

「轟隆隆隆隆……」

一架直升飛機逐漸接近,懸停在了這棟大樓的上空,緊接著一個銀色的手提箱被扔了下來,直直的朝著樓頂掉了下來,就在離樓頂十幾米的時候,小箱子上嘭的打開了一個小小的降落傘,箱子緩緩的落地。

「張團長,請到大樓樓頂,請到大樓樓頂,打開箱子,打開箱子!」

巨大的喊話聲,從飛機上傳來,回蕩在天台上空。

楚河嗤笑一聲,簡單的兩句喊話,完全沒有提到倖存者,似乎在他們認為,如果這個箱子落不到張團長手裡,那別人的死活,也就不重要了。

源血清!

楚河很清楚,像這樣的箱子,在這種末世后被稱為六區的小城市,也僅有五十個左右,且只有一些知名人士和政府要員等大人物才有。

直升機喊完五句話,直接飛走了,楚河這才帶著虎子,走上了天台。

這棟樓的天台上,非常乾淨,有一個停機坪,而那個箱子,就在停機坪上,楚河快步上前,從小降落傘上解下手提箱,略有些緊張的打開保險。

厚厚的泡沫板內,嵌著五個小藍瓶,一張A4紙,僅此而已。

那張紙,楚河大概的看了一下,都是些他已知的信息,乾脆直接將白紙合上裝了起來,拿起了小藍瓶。

玻璃小瓶內,藍色的液體晶瑩剔透,還有几絲血液在其中飄蕩,並沒有和藍色液體融合,小瓶子外面貼著一個小紙片:

美洲豹。

楚河看了看其他幾個:

東北虎,棕熊,狐狸,鷹。

這,就是人類目前對抗末世的唯一手段「源血清」。

這可以算是科學家們為了對抗這場災難,以最快速度研發出的巔峰生物科技成果了。

楚河知道不同的血清三級後會獲得不同的能力,自己上輩子是蛇的血清,三級后的異能力是毒,而這美洲豹,異能力絕對和速度有關,楚河直接打開,一股腦的把美洲豹的血清倒進了嘴裡。

末世之中,靈活……太重要了!

一股冰涼舒暢的感覺自嗓子進入胸膛,那液體迅速的與血液相融合,開始在身體里以破壞般的速度產生變化。

楚河感覺到自己所有的細胞,似乎都開始沸騰了起來,全身上下奇癢無比,紅色的脈絡都鼓脹了起來,爬滿了自己的皮膚,看起來極為可怖。


讓人類與另一種生物基因結合,這幾乎可以稱之為強行破壞與再生。


縱使他有所準備,也還是難以承受這兇猛的痛苦。

楚河蹲下身子緊握拳頭以求好受一些,然而他知道這不過是他的自我安慰。

幾乎肉眼可見的,他全身的肌肉充氣一樣的脹大了一圈,身材本來只能用精瘦來形容的他,現在則可以稱為健壯、勻稱。

喝下這源血清,則可以獲得一個變異系統,而要想升級,就要殺戮那些喪屍和異獸,來獲得變異點數,從而達到強化自身四維的目的,只有獲得足夠的變異點數才能升級。

喪屍要想升級,就要殺戮人類和獸類!

每每意識到這一點,楚河似乎都能聞到那濃重的血腥味,看到那殘酷的畫面。

為了生存,卻要殺戮。

這似乎是只有死神才能享受的遊戲,楚河痛苦的攥緊了手中的長槍。

不管這遊戲自己能不能玩到最後!自己都已經搶佔了先機,這就是上天的眷顧!

強烈的痛苦,折磨了楚河將近五分鐘。

直到楚河的眉心,狠狠的鑽出一個半圓的小珍珠,方才結束,這,就是血清變異者的印記,每一顆代表一級,最高七級。

楚河攥了攥拳,感受著那股強大的力量,心中燃起了強大的自信!


但時間依然不容許楚河過多的浪費,自己現在必須馬上回到世貿大廈,霧氣剛剛消散不久,那些喪屍會被大部分生還者分散注意力是個好機會。

把其他四個血清分開用布裹好揣進了軍裝的上衣內兜,然後又把三包子彈綁在了那個小降落傘上,走到了天台邊。

東側已經是軍區邊緣,從這裡下去就是軍區牆外,牆外並沒有喪屍,但這裡,楚河也看到了南北兩側的大廣場。

密密麻麻,屍頭攢動,楚河不由得激靈靈打了個冷顫,無法想象人落下去會有怎樣的後果。

「虎子,委屈你一會。」

退回到東邊,楚河一揮手把虎子收回了系統當中,隨後直接把三包子彈扔了下去。

子彈帶著降落傘,晃晃悠悠的掉落了下去,楚河則是順著牆壁外的空調管道,手腳利落的爬了下去,儘管有十層之高,但是對血清變異者來說,上來可能費點勁,下去,簡單。

楚河再次召喚虎子,三個子彈包袱扛在肩上,楚河看了看虎子的小身形,又看了看變現系統內的變現點,8點,再次全都分配到了虎子的力量上,這一次虎子的體型吹氣一樣的,成長到了正常老虎的大小。

「靠你了小夥子。」

楚河嘟囔了一聲,沒辦法,肩上扛著子彈,背後背著槍,手裡還提著槍,雖然變異后力量允許,但行動起來也多有不便,全都要靠虎子來清除喪屍。

軍區的大門,不知何時被哪個成功逃脫的倖存者關上了,整個軍區,此時已經變成了地獄,楚河頭也不回的帶著虎子,沿著路邊的野地,快速奔襲。

三包子彈,少說也有百十多斤,再加上四把槍,自己的身上肩負著二百多斤的重量,幾乎扛著一個胖子,能跑起來,楚河心裡一遍一遍的感謝那個研究出源血清的傢伙,雖然楚河根本不知道是誰。

世貿大樓,就在西二環邊,楚河一路上發現了一些遊盪的喪屍,但全都被虎子解決掉了,或者被自己射殺,只要不成群,三兩個喪屍已經對一人一虎構不成威脅。

很快,世貿大樓已經出現在了楚河的視野,楚河蹲低了身子觀察了一下。

現在自己和世貿之間,只有一條二環,而那環路上,能夠看到自己的,足有三十多隻喪屍,一旦被圍住,上百喪屍就會把自己撕成碎片。

世界很安靜,沒有了汽車轟鳴,工廠運轉,人聲鼎沸,靜的可怕,靜到楚河依稀能聽到城市中不時的傳來的吶喊聲和慘叫聲。

楚河從身後緩緩的抽出了狙擊步槍,擰上了消音器…… 喪屍會被百米內的聲音吸引,沒有*的話,在末世用槍就是絕對的忌諱,除非你已經被喪屍逼到絕境。

狙擊步槍,楚河在上輩子也用過一段時間,奈何子彈有限,沒練到高手級別,但楚河從小悟性不錯,否則也不能那麼快傳承師傅的百獸圖。

狙擊鏡中,看好了喪屍的範圍,楚河直接將路旁一個建築上的玻璃打碎。

咣啷啷!

一聲脆響,讓百米內所有的喪屍都開始緩緩的向那玻璃破碎處移動。

楚河靜等他們聚集的差不多了,世貿大廈門前三十米內基本沒有了喪屍,楚河繼續將狙擊鏡頭往右移了七八十米,又是一槍射出,一塊玻璃應聲而碎,上百隻喪屍再次被吸引過去。

楚河收起*,輕手輕腳的從田地里爬起來,帶著虎子,躡足潛蹤的向世貿大樓跑了過去。

城市已經破敗不堪了,擁堵的汽車接連撞毀在路中間,還有很多直接撞到路邊,有些還在冒著白煙,殘肢斷臂的喪屍到處都是,對著牆上的人物海報,不斷的伸出毒爪,咬動著牙齒,街道上再也看不見行人,整個城市,如同被血洗過一樣,最多的顏色,就是紅色。

微風迎面吹過,刺鼻的血腥味和臭味,刺激著楚河的神經,楚河盡量屏住呼吸,快速和虎子鑽進了世貿大樓。

此時的大樓門口,巨大的旋轉門上的玻璃還保存完好,楚河能看到,一層大概只有十幾個喪屍,且都比較分散,只能速戰速決。

虎子率先沖了進去,一聲獸吼,吸引了十幾隻喪屍的注意力,楚河這才邁進大門,半蹲在牆邊,開始展示那半吊子的槍法。

有虎子引著,清理很迅速。

楚河抬頭順著巨大的天井向上望去,那四周的走廊中,已經有很多喪屍聽到了打鬥聲,都圍到了圍欄旁邊,如果沒有圍欄擋著,楚河知道他們一定會義無反顧的走向半空。

看了一眼還在亮著的電梯,楚河很糾結,電梯可能出問題,樓梯也可能出問題。

猛地一咬牙,楚河直接奔了電梯,這商場的樓梯可不是獨立封閉的,爬上去更加的不安全,倒不如坐電梯,如果運氣好的話直達頂層,不知道省多少事。

但有句老話,怕什麼來什麼。

楚河和虎子坐上電梯,電梯直接向上升去,二十二層是頂層,電梯偏偏就在二十層,停止了。

最最可恨的是電梯門打開,還「叮~」的一聲,緊接著居然有一聲清脆的女性提示音。

「二十層,到了!」

楚河恨不得把這女的拽出來抽兩個嘴巴子,但是電梯門一打開,楚河心臟驟然收縮了起來。

三十!

三十多雙灰白的眼睛,看著打開的電梯門,他們擁擠著聚集在門口不遠,正吃著地上的一具幾乎只剩骨頭的死屍,滿地的鮮血順著地板流到了樓下,邊緣的幾隻喪屍不斷的被擠出來撞到一旁的電梯按鈕上,楚河有些懵了。

怎麼辦!

情勢危急不容他多想,幾乎同時,離得最近的三隻喪屍直接撲了過來,楚河的手也伸進了衣服兜里……

手雷!

但是如此近的引爆手雷,楚河真不敢保證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可眼下已經沒有選擇了,兩隻喪屍直接撲進了電梯,就在他們將楚河撲倒的瞬間,楚河手雷拉開了保險,看準一個較大的縫隙扔了出去,就落在了電梯門不足兩米的地方,喪屍群的正中。

將楚河撲倒的喪屍牙齒直接向楚河的脖子咬了過來,楚河猛地一擰身,將肩上扛著的子彈包袱送進了它的嘴裡,猛地揮手把就要撲上去開戰的虎子先收進了系統內,三隻喪屍直接壓蓋在了楚河的身上。

轟!

被死死壓住的楚河,只覺得一陣劇烈的晃動,震得自己氣血翻湧,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從嘴角溢了出來。

緊接著,一種急速墜落的失重感,讓楚河身上猛地一輕,喪屍除了嘴還咬在包袱上,身體已經離開了自己。

墜梯了!

楚河咬牙忍痛,在急速的下落中,把槍翻了起來對著喪屍的頭顱瘋狂的扣動扳機!

紅白相間的粘稠液體,噴洒了楚河一臉,但也只開出幾槍,將眼前的兩隻喪屍擊殺,電梯防斷線抱閘緩緩的鎖死,喪屍重新重重的壓在了楚河的身上,帶著巨大的慣性,楚河感覺自己屎都快被擠出來了。

「草!」

最上面的喪屍,隔著兩個喪屍的屍體,還在不斷用嘴接近楚河的脖子,但楚河偏偏被壓的死死的無法動彈。

「虎子!」

一聲怒喝,虎子幾乎是從空氣中竄了出來,落到了喪屍後背,張開虎口直接咬住喪屍的后脖頸,將它拽離了楚河的眼前解決掉,又趕緊把壓在楚河身上的死屍拽開,楚河才掙扎著坐了起來。

虎子上前,用還算乾淨的尾巴,在楚河的臉上划拉了幾下,將他那滿臉的碎肉和血漿擦了下去。

「呸!呸!CN大爺的就沒有別的口味了嗎!」

剛才一張口喊虎子,那污穢之物還有些進了嘴裡,讓楚河直欲作嘔,跟前世的味道一樣噁心……

下落的電梯,停在了接近底層的地方,電梯門徹底被牆壁堵死了,楚河抬頭看了看頭頂,目前也只有這一條道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