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涵覺得自己若是贏了師叔,肯定很刺激,以後就可以用這個打擊師叔了,想一想涵涵都覺得興奮。

涵涵覺得自己若是贏了師叔,肯定很刺激,以後就可以用這個打擊師叔了,想一想涵涵都覺得興奮。

於是兩個人,硬是不要命的要贏對方,都忘記了累一般。

這時候,古風突然收起了傘和吃著的冰棍,取出了弓箭:烈日灼傷。

前方是一片茂密的雜草區域,路兩旁都是茂密的雜草,雜草里的殺手已經埋伏整整半天了。

炙熱的陽光下,就在他們等待的不耐煩的時候,涵涵和古穴元滿身大汗的跑了過來。

說是跑,連續跑了四個小時的兩人都累的不輕,眼睛看出去模模糊糊,勉強還能分辨出哪裡是路。

「好機會。」

兩個殺手很興奮,這樣的機會,殺了兩人就退,兩筆賞金就到位了。

古風臉上也露出笑容。

沒有發現異常的龍雪兒和文興國看的莫名其妙。

就在這時候,兩個殺手沒有任何的聲息,迅速的串像涵涵和古穴元。

終於,龍雪兒和文興國神色巨變,知道古風做的準備是做什麼了。

嗖!

嗖!

兩枚火焰箭,先後相差不大的順序,射向兩個殺手。

巨大的危險之下,兩個殺手大驚失色,「不好,被發現了。」

他們非常的疑惑,自己隱藏的這麼好,就是大靈師也不可能發現自己,為什麼自己還是被發現了。

噗噗!兩聲清脆的響聲,古穴元和涵涵都麻木了,根本不知道危險,越過倒在腳下的屍體,依舊堅持著跑。

龍雪兒看著兩人,朝古風道:「他們這樣不會有事吧!特別是涵涵,還那麼小。」

古風笑了笑道:「事情是肯定有的,不過不用擔心,我已經給他們準備好了,按照這樣子他們堅持下去,比我預想的要提前很多時間達到效果。」

「涵涵,你輸定了,你跑不過師叔的,你跑不動了吧!」碰咚,說完古穴元倒在了地上。

古風立即取出准兌換好的藥材桶,將古穴元一把提起來放在了裡面,放入加熱晶石,蓋上蓋子,示意文興國抱著葯桶走。

一個大靈師抱著一個藥材桶非常的輕鬆,一隻手抬著就走了。

涵涵依舊在堅持,嘴裡還嘀咕著:「我不能輸給師叔,我不能讓師傅瞧不起,涵涵要堅持,堅持…..」

悶騷首長,萌妻來襲 這一堅持又過去了十分鐘,涵涵的步子邁的越來越小,弱小的身軀搖晃的非常的厲害,看起來隨時可能倒下。

在這種情況下,涵涵又堅持了十分鐘,終於無力的倒下了。

「叮!弟子涵涵,天賦等級達到天級,意志等級達到天級,獎勵天級靈魂功法:升魂決。」

魔法師的強大離不開靈魂,涵涵用自己的努力獲得了天級功法:升魂決。 涵涵享受了比古穴元更好的待遇,大師傅親自照料她,古風只顧著拿出材料就行。

看著細心照料涵涵的龍雪兒,古風想起了古嫣,也不知道古嫣怎麼樣了?

「喂!在想什麼呢?還不抱著葯桶趕路。」

文興國朝著古風笑了笑,意思是,你也跟我一樣,抱葯桶吧!

涵涵的葯桶不大,古風提起來,托在一隻手上,白了一眼文興國而去。

「我們全速趕路吧!十公里的地方,有家客棧,去哪裡住宿吧!」

三人皆是高手,全速趕路,十公里的路程不過眨眼之間。

客棧處於東南西北四條交界大道的中間,除非不走官道,不然畢經過此客棧。

來到客棧外面,正午才過,一點多點,陽光火辣辣的,不少人坐在客棧一樓大廳里,本來聊著天,看到古風三人的到來,被他們的造型給吸引了目光。

「幹什麼的?」

「拖在手裡的是什麼東西?」

店小二眼尖著呢?手裡拿著帕子,跑過來熱情道:「幾位客觀,住店還是吃飯。」

古風扔一個金幣給店小二道:「住店。」

看著手裡折射著陽光的金燦燦的金幣,店小二興奮道:「好咧,三位客觀住店。客觀裡面請。」心裡店小二更加的興奮,肥羊,絕對是肥羊。

走進店裡,店主道:「客觀,要幾個房間。」

「三個。」

「客觀,你們這木桶要不要……」

「不用,備一桌最好的酒菜就行。」

嘩啦!

古風扔了上百個金幣在桌子上道:「夠不夠。」

店主眼裡放著金光道:「夠,夠了。」

隨即店小二帶三人前去客房。

店主目送幾人離開,收起金幣,就急急忙忙的走進了廚房。

不知道的,還以為店主是去安排飯菜去了。

來到廚房,店主在碗櫃哪裡搬動一個碗,一陣輕響,靠著牆角處,打開了一個地下入口,店主走進去之後,地下門自動關上。

古風臉上帶著微笑,已經心知肚明,覺得這樣的生活才有意思。唯一沒有意思的就是,自己什麼都提前知道,沒有那種危險感。

感受到古風的想法,系統:「叮!宿主可以關閉所有監控、探查、地圖等幫助系統,自力更生才是王道。」

重生農女躍龍門 古風翻著白眼,自己又不是找罪受,幹嘛關閉。

各自進入房間,放好了葯桶,三人就走出來會和。

一樓靠窗戶的一張桌子上,已經擺滿了酒菜,古風三人下來之後,直接入座開吃。

中午這一餐,倒是非常的安全,畢竟晚上要在這裡過夜,客棧也不急。

吃飯中,一個大漢朝古風這邊走了過來,一屁股坐在沒人的那個位置,望過古風三人道:「三位,是去京城吧!這一路很亂的,要不要請個保鏢,看我,靈者八級修為,身強力壯,只收你們五十個金幣,安全附送你們道京城,怎麼樣。」

古風笑了笑道:「這裡高手這麼多,五十個金幣,他們也願意把! 大漠歡顏 畢竟是順路。」

「就是,你靈者八級算什麼,我張彪,靈者九級修為,戰力超強,靈者十級也能一戰,五十個金幣,護送你們去京城。」

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道:「好熱啊!小二,備上好酒好菜,我好好好的搓一頓。」

走進屋,巡視四周,看到瞭望著他笑的古風。

「老大!真的是你,你騙得我好苦啊!不是說好了走的時候,叫上我,你讓我一個人在穆王城苦等啊!」

「苦等,那你怎麼知道離開的。」

「這不是聽到謠言說……。」

古風使了個顏色,示意顧東流不要說,不然嚇到黑點不敢動手就沒意思了。

古風看了看這個張彪道:「他說他是靈者九級高手,還能大戰靈者十級,你是靈者多少了。」

談到修為,顧東流就非常的興奮,道:「老大,我已經是靈者八級了。」

「靈者八級,還不錯。」

古風取出五十個金幣放在桌子上道:「你要是能夠戰勝我兄弟,不用護送我們去京城,這五十個金幣算你的。」

大漢不滿了,這麼好的事情,怎麼可以沒有他。

「等等,小兄弟,是我先來的,要打也是我先來啊!」

「你能打過張彪嗎?打不過就算了。」

「額!」

讓他打敗靈者九級的張彪,他真沒信心。

不過他不甘心,豪氣道:「我打不過他,但我打得過你兄弟。」

古風笑了笑,朝顧東流道:「你被瞧不起了,不想給我丟臉,一招幹掉他。」

男人是要面子的,顧東流頓時來了火氣道:「好!就一招,外面見。」

顧東流率先走了出去。

壯漢望著古風道:「我要是勝利了,這金幣。」

「歸你。」

「好。」

得到了古風的肯定,大漢提著大板斧就走了出去。

顧東流望著出來的壯漢,提醒道:「你準備好了嗎?」

壯漢舉了舉手中的斧子,自通道:「來吧!」

劍出現在顧東流手中,劍身流轉的青光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重生后我在大佬面前拽炸天 「靈器,居然是靈器。」

壯漢望著顧東流手裡的靈器,頓時就有些沒底了。

「接招!」

顧東流是風系武者,速度極快,以爆發力為主修路線。

爆發加急速,一劍斬出。

壯漢反應也很快,大板斧橫檔。

他還不信了,就算對方是靈器,那麼小的劍,難道能夠砍斷自己的大板斧。

噗!

嘩啦!

大板斧被斬成了兩半,他的額頭開始有一條紅線,越來越大,最終分裂成兩半,嘩啦倒地,內臟血液,落得滿地都是。

嘔!

抵抗力弱的,看到這一幕,剛才吃的東西,全部嘔吐出來。

古風取出十個金幣,扔給店小二道:「打掃一下。」

有錢能使鬼推磨,店小二興奮著呢?

顧東流看向張彪道:「該你了。」

張彪畢竟是九級靈者,而且自信自己的戰力,就算顧東流手提靈器,他也不懼。

「好,讓我見識一下,靈器的神威。」

「死!」

他搶先出手,武器竟然是一把長槍。

顧東流喝道:「讓你見識一下靈器的真正威力吧!」

「狂刃襲擊。」

一道巨大的風刃射向這個瘦子。

瘦子大驚,這是靈師的攻擊手段。

「不!」

他想躲避,可是,來不及。

「霸王槍。」

一槍轟擊在風刃上。

咔嚓!

鋼槍被風刃斬斷。

噗!

風刃切割過他瘦弱的身體,直接撕裂成兩半。 這挑逗性的一幕,就這樣結束,像是一個笑話,笑一笑就了事。

江湖,沒人會去在意那兩具屍體,江湖,每時每刻都在死人。

吃過飯,古風睡了個午覺,起來就是晚上七點過了,古風走出房間,嚇了一跳,門口站了五個人。

「你們這是幹嘛?」

涵涵不滿道:「師傅,你真的是豬變得嗎?這麼能睡。」

古風沒在意涵涵說的話,驚奇道:「咦!不錯嘛,居然突破了,武士八級,突破了兩級,好樣的,看來效果還是很明顯的嗎。」

古穴元興奮道:「老大,我也突破了,靈者八級了。老大,明天繼續。」

古風翻著白眼,道:「還繼續,你不怕累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