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元霹靂雷缺點很明顯,優點也很突出,首先價格便宜,而且三歲小孩拿個火捻子就能點燃。

混元霹靂雷缺點很明顯,優點也很突出,首先價格便宜,而且三歲小孩拿個火捻子就能點燃。

所以黑水鎮的混元霹靂雷很節制地限量出售,前前後後仍然賣出了數千斤。

餘下的這些火藥,為了防止暴炸分別存放了好幾個倉庫。

這次張合沒有驚動任何人,悄悄潛入這些倉庫,將幾個倉庫中存放火藥成品全都收進空間。

然後又施展遁地術,從地下將陣法打開一個口子,潛出了黑水鎮。

面對有可能到來的金丹級強者,硬抗肯定是不行的。

雖然小骷髏已經達到築基後期,但與金丹還是有着質的區別。

既然正面剛不過,那就玩陰的。

現在張合的空間里有三四萬斤火藥,同時引暴,應該可以將一座山夷平。

他以前打聽過,沒聽說金丹修士一擊能夷平一座山。

這麼算起來,他這幾萬斤火藥應該比金丹修士的神通威力還要大一點。

現在最困難的是,金丹修士是活的,一個遁術就能飛出老遠,不好炸,搞得不好還有可能把自己炸死了,對方連毛都沒傷著一根。

對於這一點,他之前已經有些想法,在戰鬥中是不可能拿出這麼多炸藥來炸的。

人家金丹修士又不是傻子,還傻傻地等着他掏出火藥,然後點火,老老實實地挨炸。

在這一個過程里,殺死張合幾十次都已經夠了。

所以只能預先在一個地方佈置好,將對方引過去再引爆火藥。

而且,最好是能將對方困住片刻,防止對方逃跑,也讓自己能夠趁機逃生。

火藥爆炸起來,可是不分敵我的,而且幾萬斤火藥同時爆炸,爆炸範圍應該不會小。

要同時滿足這些條件可不容易,困住一位金丹強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張合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最終選擇了一個山洞。

這個山洞以前是殭屍的藏身之地,後來被張合帶人剿滅,這裏還遺留了三分之一條微型靈脈,靈氣比其他地方濃郁不少。

而且這個地方人煙稀少,也不會傷及周邊平民。

張合上輩子小時候跟着大人用炸藥炸過山石,用炸藥炸過魚,還用雷管放過炮仗。

對於如何埋設炸藥,也算小有心得。

一個人在山洞裏忙活了大半天,這才又悄悄地潛回黑水鎮,誰也不知道,他已經悄悄地幹了這麼一件大事。

他回到黑水鎮的時候,富貴和胖虎也已經帶着人回到黑水鎮。

「你們回來得正好,富貴你安排人手,分別守住這些陣眼,一旦其中的靈石消耗,立即更,換新靈石。」

現在所有人都藏於黑水鎮,望着空中透明的保護罩,心中忐忑,雖說這座三才劍陣能阻擋金丹期攻擊,終究還沒試過,眾人心裏也沒有底。

未知的等待才是最煎熬的,就好像頭上懸了一把利刃,隨時都有可能落下,卻又遲遲沒有落下來。

也不知道具體過了多久,一道強大的氣息由遠而近,向黑水鎮襲來,然後就看到一道偉岸的人影懸空立於黑水鎮上方。

「螳臂當車!區區陣法也妄想阻擋老夫!」

葉涇懸立於空中,一身金丹威壓放出,整個黑水鎮內居民都被嚇得瑟瑟發抖。

「既然敢殺我葉家之人,所有人都去陪葬吧!」

葉涇早已決定,他這次必須要讓黑水鎮數萬人雞犬不留。

他們葉家築基修士在德化縣損失三分之一,實力大損,就像一條受傷的狼。

若是不在此大開殺戒,震懾宵小,可能很快就會有其他勢力聞到血腥味一擁而上,將整個葉家分屍。

所以無論是為了報仇還是其他,他此刻必須要絕對的強勢,出手必須果決,那怕他現在很忙,也必須立即親自出手。

此時在葉涇的頭頂上,漸漸升起一團巨大的光球,如同空中的太陽一般無二,散發出炙熱的光芒。

「落!」

隨着葉涇一聲大喝,巨大光球向下方黑水鎮落下。

「轟!」

一聲巨響,如山崩,如地裂,如天傾。

黑水鎮中諸人此刻全都只能絕望地閉眼,等待着死亡到來。

面對一名金丹強者,他們這些人無論是練氣,還是武者,都跟普通人一樣,沒有任何反抗能力。

胖虎這種神經比較大條的人不甘心就此受死,無論如何也要掙扎一下,拔出大環刀,刀背上的四個鐵環飛出,向天空飛去。

只是他的法力和神識都太弱了,祭出四個鐵環已經用盡了他的全力,卻仍然還沒能觸及到透明護罩,便已經折返回來。

他的法力和神識,根本就不足以攻擊到這麼遠。

另一邊的虎牙也向空中全力射出一箭,結果也跟胖虎一樣,只能射到半空之中,箭矢便已經掉落下來。

在金丹強者面前,他們這種程度的反抗就是個笑話。

練氣和金丹的差距太大了,人家就算站着不動讓你砍,你也不一定能砍傷他。

張合此刻靜靜看着空中巨大的光團落下,其實大陣能不能抗住,他心裏也沒有底。

萬一自己被莫家坑了,連回去找莫家算帳的機會都不一定有。

巨大光團砸下的一刻,散發出更加耀眼的光芒,刺得人睜不開眼,連同張合放出的神識都被光芒刺得居痛。

三才劍陣承受這一擊,空中的光幕居烈晃動,被張合安置在各處陣眼中的靈石紛紛暴裂成灰。

僅這一擊之威,陣眼上的靈石被消耗了三分之一。

守在陣眼旁邊的黑水軍士兵,連忙將裏面的灰塵掃出,更換上新的靈石。

張合神識掃過,若是這樣持續下去,大陣能支持,他的靈石也無法支持多久。

。 厚血丹,之所以被稱作最難煉製的法階丹藥之一,最大的原因,就在於那份靈階的妖獸精血。

四階妖獸精血,和妖獸身上普通的血液截然不同,是真正的血氣精華。像之前小隊圍殺的那條巨蟒,渾身上下也就只能提煉出十幾滴精血。不過之前小隊幾人,都不會那種提取精血的秘法神通,只能將整個妖獸都直接賣掉。要不然的話,還能再多賺點。

而這樣的靈階精血,之所以是靈階,就是因為血滴當中的那一抹靈性。這抹靈性,也是所有靈階之物,最重要的東西。

也正是因為這一抹靈性,讓厚血丹的煉製難度,直接增加到絕大多數准煉丹師,都根本無法煉製的級別。

「呼——」

丹爐猛地一聲悶響后,衛易知道,這份材料,已經徹底化為灰燼了。

之前素也曾經多次藉助衛易的身體,煉製靈階的補靈丹。作為主要的靈階下品白陽草,論煉製難度,還更在這一滴妖獸精血之上。但那個時候,是素在進行煉製,衛易倒也沒覺得太過困難。可等到這會兒,他自己控制靈階材料,就猛然發現,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靈階材料,煉製起來真的很難。

衛易總結了一下,要想煉製靈階材料,對於靈力和火焰的控制,都需要高到一個誇張的程度。而且對於材料性質,也需要有極其精確的把握。除此之外,修者自身修為也需要有限制,靈力需要足夠。

將這些連在一起,衛易發現,好像還真的就只有進階化靈期,擁有了神識之後,才能順利煉製靈階丹藥。

到了這會兒,衛易才深刻明白,為什麼鍊氣期的煉丹師,會那麼被人們推崇,確實是太難得了。

至於自己之前,鍊氣期七重天的時候,就能煉製靈階丹藥里檔次都不低的紫氣凝璇丹。若不是素的原因,而是完全都由他自己完成的話,那就不是難得,而是驚世駭俗了!

「你這小子,真是夠蠢的。老娘都給你手把手的演示一遍了,居然還能煉成這樣,你好歹撐到最後凝丹啊!」

素總是不遺餘力的打擊衛易,好像已經成了一個樂趣。

衛易聳聳肩,再次將身體的控制權交給了素。

「看好了,老娘再給你演示一次!」

接管了身體后,素繼續開始煉製第三份靈草。果然,又恢復了之前那種舉重若輕的感覺,讓衛易頗受打擊。

又是半個時辰之後,第二顆厚血丹,終於也煉製成功了。

「這第三輪考核,就這麼通過了?」

衛易似乎是在自言自語,又彷彿在向素詢問。

「這輪考核,本身沒什麼難度,一般只要有煉丹師的水平,或者接近煉丹師的水平,都能通過。若不是這輪考核,老娘不想讓你太早被人注意到。就是三份藥草一塊煉製,對老娘也沒什麼難度。」

對於素的此類言語,衛易從來都不置可否。他只是將第二顆厚血丹收拾起來,然後關閉地火閥門,走出煉丹房。

「您好,這是我煉製出來的厚血丹。」

從第三輪考核開始,負責檢驗考核的,就不再是一位煉丹師,而是三位煉丹師一組。三位煉丹師同時給出評分,最後總數便是最終得分。若是被檢驗的煉丹修者,覺得不公平,也可以去申訴,但是這樣一來,等於質疑這三位煉丹師的公平性,肯定是板上釘釘的會得罪人家了。

負責檢驗衛易的,是一名年紀稍大些的煉丹師,和兩位稍顯年輕些的。其中那位年紀稍長些的,顯然是三人中的主心骨。

「兩顆丹藥?」

這名上了歲數的煉丹師,只是將兩顆丹藥拿過來看了兩眼,然後就顯得微微有些吃驚。

「確實是毫無問題的厚血丹,而且老夫剛才神識當中觀察,這丹藥的煉製手法,還頗為老練,丹藥效果應該也極為不錯。」這名年老煉丹師將丹藥遞給其他兩人,然後看向衛易,玩味道:「年輕人,之前應該下過功夫,不是第一年來參加丹會了吧?」

「額……算是吧!」

衛易笑著打了個哈哈,算是正面回答了老人的問題。

「不過以你的年紀,就算提前準備了,也殊為不易了。」老人點了點頭,「你放心,老夫可以保證,你這種成績,是一定能通過這第三輪考核的。」

「多謝前輩。」

衛易恭敬朝老人行了禮,然後便打算退到旁邊,靜等結果。

「先別急啊小友。」年老煉丹師笑了一下,「不知道小友如今在哪個門派修行,還是有歸屬家族?老夫是青焱派的煉丹師,以小友的煉丹術,若是來我青焱派的話,老夫可以代表門派,給小友開出一個不錯的價碼,小友可以考慮一下。」

「多謝前輩,晚輩確實有這種想法,但是還是打算,等到下一輪考核之後,再做打算。對於前輩的好意,晚輩只能心領了。」

「小友倒是知道待價而沽。」

這位年老煉丹師只是笑笑,也沒有介意衛易的拒絕。衛易再次行禮之後,便直接退去。又等了小半柱香的時間后,有人過來告訴了衛易一個評分。果然,正如之前老人所說,已經很高了。

至少這個評分,衛易覺得通過第三輪考核,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再之後,衛易都懶得再去等待最後的結果,直接離開了青焱派山門。

「你不等最後結果了?這是通過還是……」

見到衛易出來,然後直接便打算離開。在外名等待了許久的小隊幾人,都是一驚。因為按照規則,真正的排名,需要等到所有參加的修者,都參加完考核之後,才能得出最後的名次。而且衛易出來的時候,臉上表情十分平靜,完全沒有那種通過考核應有的激動。

「沒關係的小衛,別灰心!」老池猜測,衛易大概是自覺無法通過考核,所以才準備直接離開,便開口安慰道:「你今年才多大?再過幾年,等你成了真正的煉丹師,一定能在丹會上大放異彩的。」

「就是,別灰心啊小衛,就當是來練練手,以後有的是機會。」

衛易看了眼幾人,笑容促狹。

「為什麼要等幾年以後?誰告訴你們,我這輪考核失敗了?」

下一刻,衛易看著有些呆住的幾人,哈哈大笑起來。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把世子當替身之後最新章節、把世子當替身之後義楚、把世子當替身之後全文閱讀、把世子當替身之後txt下載、把世子當替身之後免費閱讀、把世子當替身之後義楚

義楚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東宮瘦馬、清朝之寵妾、我成了四爺的外室(清穿)、把世子當替身之後、

。 「別怕,是我。」男人的聲音再度出現。葉鳶尋這才將視線移到腳下,只見一條墨色的蛇正昂首望著自己,難道是阿墨?!

「阿墨,是……是你在說話嗎?」葉鳶尋有些不確定,試探著問道。

「嗯。」妖幻骨吐了吐蛇信子,「趕快隨我走,他們要追上來了!」

葉鳶尋心中暗自驚嘆,自己在別人玩兒泥巴的年紀玩兒了一條蛇,還是一條蛇精,一條會說人話的蛇精!

而今天,她還是第一次聽阿墨說話,心中雖波濤洶湧,足下卻是緊緊地隨著前面的阿墨。若阿墨有歹意,自己也落不到今天這般田地了吧?就這樣,一人一蛇便在這深山老林中行走著。

「阿墨,你叫什麼名字?」葉鳶尋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尷尬道:「那個,我之前並不曉得你會說話,所以叫你阿墨……」

「我叫妖幻骨。」前面的蛇沒有回頭,淡淡回答道。

「那你為何會出現在這裡?」葉鳶尋想起白日里自己還與阿墨,不對……是還與妖幻骨在花園裡玩的事情。

「怕你發生意外,一路尋著你的味道,就尋了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