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雨哥哥!”紫煙衝過來,一把撲到林清雨懷裏。

“清雨哥哥!”紫煙衝過來,一把撲到林清雨懷裏。

林清雨傻傻的愣在那裏,小臉變得通紅。

再次擡頭,林震天早已經消失不見,連一羣小夥伴都沒了,小狐狸都跑得遠遠的。

林清雨不斷的擡起雙手又放下,不知所措。

“額,紫煙,你。。。你先。。。”林清雨說話結結巴巴,話到一半卻被紫煙打斷了。

“清雨哥哥,三叔說你受傷了,嗚嗚嗚嗚。。。”紫煙趴在他懷裏不肯起來。

“額。。。”林清雨滿頭黑線,“我沒事的,紫煙,我這不好好的麼。”

“紫煙擡起頭,一雙美目還泛着水汽。

“真的麼?”

“真的沒事,”林清雨就差發誓了。

“嘻嘻”,小丫頭破涕爲笑,扭捏的站起來,臉上的淚痕還沒幹,如同一隻小花貓。

林清雨搖頭嘆息,爲紫煙擦去淚水,“你那個三叔滿嘴冒涼腔,以後別聽他的。”

“你才滿嘴冒涼腔呢。”紫煙嗔道,隨後又上下打量着林清雨,直到真的確定他沒有受傷,纔算放心。

林清雨就這樣看着紫煙,紫煙也不說話,想到自己剛纔就那樣撲到他懷裏,一時間滿臉通紅,十分嬌羞。

“小。。。小狐狸呢?”紫煙緩解氣氛,找了個話題。

“嗷嗷——”腳下傳來稚嫩的叫聲。

“咦?”紫煙抱起小狐狸,注意到了他額頭上那一撮紫色的毛髮。

“好漂亮啊。”紫煙讚歎。

的確,依舊嬌小的身軀,卻更加靚麗鮮豔,盡顯可愛,額頭的紫色毛髮,更爲小狐狸增添了幾分妖異嫵媚之感,着實招人喜愛。

林清雨站在一旁,看着一人一獸嬉笑親暱,一時間不知道做什麼,等了好久,才說到,

“紫煙,我還要練習陣法,你。。。”

“我看着你練。”紫煙忙道。


“這。。。”

“我保證不說話。”紫煙趕忙信誓旦旦的說道。

“。。。好吧。”林清雨也不好拒絕,只能答應了。

紫煙立刻挽上林清雨的胳膊,笑嘻嘻的離開了。

不起眼的牆後,林震天閃出來,看着那兩道遠去的背影,摸了摸鬍子,笑了。

日落西山,皎月已經升起。

“清雨哥哥,明天一定要加油哦。”庭院外紫煙朝着門口的林清雨擺擺手,蹦蹦跳跳的離開了天陣閣。

林清雨笑了笑,回到屋內,關上了門。

“感覺如何?”風致問到。

林清雨握了握拳頭,感受着體內充沛的靈力,興奮不已。

“很好,很強的力量感。“林清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靈力隨心而動,右手立刻被青光包裹,那等濃郁程度,果然不是武者能夠相比的。

青光散去,林清雨在腦海中問風致:

“二師傅,若我此刻使用雷暴,能否拼得過董雷。”

“我只能確定,如果董猿進階到二星武師,你擊敗他沒問題。”

“額?”林清雨一時沒有明白過來,怎麼會關係到董猿。

“董猿是已知的對手,我們對他已經瞭解,我還是那句話,連涼國皇室都沒有查清他的底細,此人不簡單,不可小覷。”

林清雨從興奮的狀態逐漸冷靜下來。

“我們已知的便是這董雷是二星的火屬性武師,這也是他迄今爲止所展露出來的。“風致慢慢的分析。

“另外,他對於火屬性陣法的瞭解也算是比其他人都強,只是可能被迂腐的師傅耽誤,入了死角。”

林清雨聽到這裏,暗自慶幸自己還有風致這個宗師級別的陣法師做師傅。


“明天便是陣師賽決賽了,至少在這方面,要先挫一挫他的銳氣。”林清雨想到。 第二百八十七章被偷襲

已經被重傷的嚴浩然和法行,就像說好一樣,同時從地上爬了起來,開始燃燒自己的精血。

兩人身上的氣勢再次提升,一臉無懼,大義凜然的盯著血鬼神人。

以燃燒自己的精血為代價,來拯救其他的師兄弟。

楊恆雖然對這兩個人不了解,但是心裡已經對他們欽佩不已。

他正要出手,聽到饒素娥在他耳邊說道:「想要活命就只能等到這個老鬼靈氣耗盡,我估計到那時候我們這些人都死的差不多了。我有遁空符可以帶幾個人走,你走不走?」

「先看看情況吧!」楊恆搖了搖頭,然後立即運轉「九陽神功」,兩顆淡紫色的光球在他身前慢慢凝聚。

光球一出現,楊恆周圍的空間都變的曲扭,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有些虛幻。

兩個光球變得和太陽一般大小的時候,瞬間從楊恆身前飛出,朝著血鬼神人砸了過去。

血鬼神人看到光球飛來,身體再次從原地消失,躲過了圓球的攻擊。

楊恆還沒反應過來,一道虛影在他眼前一晃,血鬼神人的一掌已經拍到他胸前。

一股狂暴的力量通入楊恆體內,肆意的狂虐著,把他的五臟六腑攪的面目全非。

「噗」,鮮血如水柱一般從楊恆嘴裡噴涌而出,他的身體也完全不受他的控制往後飛去。

強烈的眩暈感襲入楊恆的腦海,讓他感覺眼皮變得特別的沉重,模糊中看到饒素娥朝著他的身體追了過來,把他快要落地的身體穩穩接住。

「你怎麼樣了?」饒素娥通紅的眼裡淚光閃爍,語氣也是萬分焦急。

楊恆張嘴想說話,一股股鮮血從他嘴裡冒了出來,然後不停的咳嗽。他慢慢拿出一顆療傷丹藥塞進嘴裡。

「早就叫你走,非要逞強!」饒素娥小聲的抱怨,然後直接拿出一張遁空符。

楊恆正想讓饒素娥帶上林若水,突然看到一把短劍朝著他快速飛來,眨眼間短劍就已經到了他身前。

楊恆心中大駭,這短劍根本就不是血鬼神人發出來的,那就說明一直有人潛伏在他身邊想要殺他。

面對強敵還被人暗中偷襲,楊恆知道自己已經無力回天,直接從空間直接里拿出一塊紫色的令牌。

這塊令牌已經被楊恆拿出來好多次,但每次都沒有捏碎,這一次要是再不捏碎就真的會歸西了!

楊恆五指握在令牌上,剛剛要發力,饒素娥突然撲到他身前,用自己的身體把短劍攔了下來。

「乒」的一聲銳響,短劍刺在饒素娥身上立即停住了下來。

不過短劍上的內勁卻震的饒素娥一口血喋在楊恆身上。

楊恆獃獃的看著臉色蒼白的饒素娥,感覺那把短劍沒有刺到饒素娥身上,而是刺到了他的心上,讓他的心痛的快要窒息。

「你怎麼這麼傻?」楊恆用虛弱的聲音問道,語氣儘是心痛之意。

「又死不了!」饒素娥莞爾一笑,如夏花一般絢麗。

此時山谷里的其他無極宗和金佛寺弟子已經死的死,傷的傷。血鬼神人正一臉壞笑的朝著楊恆走去。

楊恆看到血鬼神人走來,心裡一緊,五指再次握到了紫色令牌之上。

「血鬼,這幽魔森林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立刻給我滾!」一道沙啞的女聲在山谷中響起,放佛是死神下的一道命令,冰冷無情,在整個山谷不停的回蕩。

血鬼神人聞聲變色,臉上變的驚恐萬分。

頃刻間,一隻黑色拐杖從虛空中落下,狠狠的擊在了血鬼神人的身上。

楊恆聽到那道聲音就感到有些熟悉,看到那根拐杖之後,立即明白過來,剛剛說話和出手的是禁忌谷的那個老嫗。

血鬼神人的身體被拐杖擊飛,朝著楊恆這邊撲去。

楊恆心中一驚,立即用剛剛恢復一點的力氣把饒素娥推了出去。

血鬼神人的身體還未落地就在空中一頓,抓起地上重傷的楊恆快速往幽魔森林外面飛去。


「老太婆,沒想到你也在這裡。你等著吧,總有一天我會回來殺了你。」像血鬼神人一邊飛逃,一邊大聲吼道,聲音不停的在幽魔森林上空飄蕩。

楊恆虛弱的身體被血鬼神人抓在手裡,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

「你抓著我幹什麼?」楊恆冷聲問道,他的表情看起來很冷靜,心裡卻是掀起了驚天駭浪。

「不想死就給我閉嘴!」血鬼神人喝道,剛剛被老嫗出手擊傷,心情明顯不好。

楊恆估計對方暫時好像沒有要殺他的意思,也暫時鬆了口氣。

不過紫色令牌卻一直被他緊緊的握在手裡,只要血鬼神人稍微有點要殺他的意思,他就會立刻將令牌捏碎。

血鬼神人雖然受了傷,但是速度還是極快。

楊恆耳邊只聽到陣陣風聲,眼前的東西都是一片模糊,根本就看不真切。

不過從方向上判斷,楊恆可以大概猜出血鬼神人是朝著牧星城的方向去。

……

一直過了好幾天,楊恆被血鬼神人抓著,一路走走停停,來到了一個洞穴里。


洞穴中到處彌散著一層薄薄的血霧,血腥味刺鼻。

在這三天時間裡,楊恆一路不停的療傷,身體的傷勢已經恢復的差不多。


不過他還是沒有輕舉妄動,即使是他全盛之下,也不是血鬼神人的對手。

沿著這個洞穴一直往裡面走去,除了血腥味越來越重,周圍的陰氣越來越重。

楊恆估計血鬼神人吸收了太多人的精血,體內陰氣太盛。

來到洞穴的底部,楊恆發現裡面竟然別有洞天,他已經來到了一個空曠的大型宮殿中。

他還沒來得及觀察周圍的情況,血鬼神人隨手把他扔到了地上。

為了不讓對方看出他的傷勢已經痊癒,他趴在地上裝作起不來的樣子。

「嘿嘿!你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單獨抓你過來嗎?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因為你的精血對我的幫助更大,你一個可以抵過他們好幾個。」血鬼神人看著地上的楊恆冷笑道。

楊恆聽了血鬼神人的話,心中一愣,齊天劍已經握在了手裡。 清晨,依舊如往日明媚的陽光,林清雨出奇的沒有在屋內修煉,而是在庭院內,沐浴在陽光下。

“林兄,這麼有閒情逸致啊。”身後傳來打趣的聲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