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滋……”一種電火四射的刀劍碰撞,發出了激暴狂野的震響,一連串的電芒閃過,散射出一團美麗的煙花,向四野擴散。

“滋……滋……”一種電火四射的刀劍碰撞,發出了激暴狂野的震響,一連串的電芒閃過,散射出一團美麗的煙花,向四野擴散。

地面上的積雪不再騰空,而是如流水般向兩邊飛瀉,林木狂擺,有若龍捲風吹過,發出嗚嗚的暴響。

場中的每一個人都在後退,不得不退,因爲刀劍逼發的驚人壓力幾乎可以讓人窒息。

“轟……”當兩道猶如暴龍狂舞的劍氣與刀芒悍然相撞時,空中炸出一聲驚響,兩條人影一合而分,相距五丈而立。

“我很想知道爲什麼想殺你的人總也殺不完。”唐風苦笑着問道。

“因爲我得罪的人實在太多了,因爲追殺我的人不僅是山口組和唐門內部的那些已經被利益侵蝕腐朽的老頑固。”唐斬道。

“那還有誰?”

“現在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

“爲什麼?”

“因爲我怕你會臨陣退縮。”

“你想激我?”唐風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如今的我們已經是合作伙伴了,你不應該激我。”

“也罷,其實告訴你無妨不過眼下不是說話的好時間!”唐斬說道:“你說的很對,既然如今我們是合作伙伴那麼我們就應該坦誠相對!”

“你就是唐風?”這時候黑衣老者瞪着唐風和唐斬冷冷地說道。

“我是唐風,請你記住這個名字因爲我將是殺你的人。”唐風說道。

“哈哈,我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好笑的話,從來沒有人在我買你去敢說這樣1話。”黑衣老者冷笑道。

“哦?難道我是第一個嗎?難道這世上有膽氣的人已經死光了?”唐風道。

“不,你絕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黑衣老者道。

“只不過和我說這話的人都已經死了。”

“被你殺了?”

“當然。”

“所以你現在要殺了我。”

“當然。”

“那我只好以死相搏了。 ”

"那便出手吧!"黑衣老者喝了一聲!!

“唐風小心!!!”唐斬一聲疾呼,原來一道暗器正從不起眼的死角處打來直射唐風要害。

這黑衣老者竟然還有同伴潛伏在黑夜之中,同時他和唐風說話分散唐風和唐斬的注意力,以便同伴進行偷襲,先把唐風乾掉,然後兩人合起來殺掉唐斬。

逐個擊破,這兩人端的好計策,好謀劃。 第三十九章【殺人和救人】

今夜有星,有月,只是淡星孤月,使得天地間愈發變得朦朧不清。

靜寂的子夜,寂然無聲,在星光月芒的俯瞰下,憑添一份淒寒。

夜涼如水,殺意蒸騰。

“那便來領死吧!”

黑衣老者一聲呼喝,憤然出手,鐵拳帶着步步殺機直接轟向了唐風的面門,勁風呼嘯間唐風的頭髮被吹開了。


唐風一臉沉靜地看着拳頭在眼睛裏面慢慢變大,同時唐風也出手了,換句話來說是出刀了,刀如流星一般劃過藏機的夜空。

事實上唐風的神情並沒有因爲這樣的一雙鐵拳而驚亂,而是顯得悠然而安詳,整個人猶如一棵挺立山岩的盤根老樹般靜靜地傲立着,任由這輕柔的夜風吹來吹去,讓人在無形之中感到一種悠遠的意境。

黑衣老者心中一驚,眼神中流露出一絲驚詫。不知爲什麼,他從唐風的身上看到了一種強大,一種不可戰勝的強大。

黑衣老者再次擡起頭時,目光直視前方。在他的眼裏除了唐風之外,已經看不到任何東西。他只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止他擊拳,一旦出拳,勢必摧毀一切!

他必須要具有這樣的自信,也只有擁有了這樣的自信,他纔可以將自己拳招中的每一式發揮到極致,這是高手的經驗之談。

殺氣隨風而動,已經瀰漫了整個空間。月色爲之暗淡,卻遮掩不住唐風眸子深處乍現的精光。

唐風的臉色依然平靜,仿如這深邃而靜謐的天空,誰也猜不透此刻他在想着什麼,也無法預知他會有什麼動作,但正是這種未知,寓示着自信與強大。

黑衣老者踏前半步,戛然停下。

他無法不停下,因爲就在他踏步的同時,竟然感受不到對方的存在。


這在黑衣老者的數十年江湖生涯中還是頭一遭遇到,他並不認爲自己的鐵拳已可稱霸江湖,也不否認這世上還有勝過自己的高手,然而,不管是多麼高的高手,他都必會以一種實體存在,而此時此刻,黑衣老者卻感受不到人,只感受到了一把刀,一把充滿着生命靈動的刀!

這不是幻覺,黑衣老者明白。

刀術練到極致,可以人刀合一,而唐風的武功層次,顯然已經超越了這種境界。

心中無刀,刀卻無處不在,正因爲心中無刀,所以刀的生命才能融入到人的實質中去,隨着意念的流動而延續。

這纔是刀的定義。

黑衣老者也閉上了眼睛。

它用心感受着周圍氣流的變化。

其實作爲一個高手來說,眼睛已經成爲了一種累贅,閉上眼睛可以更加靜心地感受周身氣流的變化。

它感覺到似乎有神鋒利的東西刺破了空氣,向他殺來。

黑衣老者一拳奔出,那刀不斷變化着接近刺殺,刀氣縱橫。

黑衣老者的拳頭在三寸的距離間變化了十七種角度,從而衍生出十七種旋轉方式各不相同的力道,組成一個不斷擴張的漩渦流體,向刀氣最盛處切割而去。



兩人互相被拳風和刀氣切割得衣服破爛了一塊。

在他左手方的茶樹間,一道寒芒破影而出,無聲無息,猶如疾進中的鬼魅。

“黑衣老者”想也沒想,就身形只進不退,連衝數步。

寒芒是劍鋒的一點,帶出的氣勢猶如烈馬,樹葉齊刷刷地斷裂,卻沒有發出金屬碰撞的脆響。

劍與黑衣老者根本就沒有接觸,唐斬的意圖,本就不是爲了攻擊而攻擊,他的出手是另有深意。

劍從黑衣老者邊堪堪掠過,氣流竄動間,唐斬的身形一閃而滅,又竄入一片茶樹中間。

“黑衣老者”不由愕然,剛剛縮回揚在虛空中的黑衣老者,自己的背部竟然被一股平空而生的刀風緊罩其中。

Wωω •Tтkǎ n •C O

這無疑是決定唐風與唐斬此行是否成功的一招,是以唐風出刀之際,不遺餘力,一刀破空,誓不回頭。

“黑衣老者”眉鋒一跳,心中大驚,唐風殺出的這一刀其勢之烈,角度之精,猶如夢幻般的神來之筆。

“黑衣老者”雖然看不到背後的動靜,卻對這種刀勢似曾相識。當這一刀擠入自己身體七尺之內時,他這才猛然意識到,自己所要面對的敵人竟是唐風!

他的心裏頓時漫涌出一股巨大的恐懼,想喊,卻已喊不出,因爲刀勢中帶來的壓力足以讓人窒息。

他十分清楚自己絕不會是唐風的對手,而且在唐風的一邊,還有那名劍術奇高的劍客。然而,他的心裏並不甘心束手待斃,而是心存僥倖,無論如何,他都必須出擊。

“呼……”黑衣老者如風輪般甩出,一振之下,猶如蓮花綻放,在虛空之中幻生千萬寒光,直迎向唐風的飛刀。

他這形如格擋式的出擊,還有一層用意,就是希望鬧出一點動靜,以驚起閣樓中人的注意。

“砰……”唐風看出了“黑衣老者”的意圖,絕對不會讓他創造出這種機會。就在刀勢最烈的時候,他的飛刀偏出,趁着側身的機會,陡然出腳。

腳的力道不大,卻突然,就像是平空而生的利箭,踢向了“黑衣老者”的腰間。

“黑衣老者”要想避讓時,已是不及,悶哼一聲,已然倒退。他退的是那般無奈,竟忘了在他退卻的方向,有一叢茶樹,而在茶樹的暗影裏,還有一股凜凜的劍鋒。

這不能怪他,因爲他沒有絲毫的喘息之機,整個人的意識都圍繞着唐風那飄忽不定的刀芒而轉動,使得他在一剎那間竟然忘記了身後還有強攻守候。

美麗而躍動的弧線閃沒虛空,如詩一般的意境展露於這夜空之中……

這一刀劃出虛空,的確很美,彷彿在唐風的手中,拿的不是刀,而是畫師手中的筆,平平淡淡地畫出了一種美的極致。

“黑衣老者”眼中綻射出一道光芒,臉上盡是驚奇之色,他顯然沒有料到這一刀是足以致命的,整個人彷彿浸入了刀中所闡釋的意境之中。

他沒有任何格擋的動作,只是再退了一步,心中期待着這一刀中最美時刻的到來。

然而,他卻沒有看到這一刻的到來,在無聲無息中,他感到身後突然有一道暗流涌動,以無比精確的角度,直透入他的心裏。

是劍,來自於唐斬手中的一把劍。當這一劍刺入虛空時,其意境同樣很美,可惜“黑衣老者”卻無法看到,永遠無法看到。

“黑衣老者”緩緩地倒下了,倒下的時候,兩眼依然睜得很大,瞳孔中似乎依然在期待着什麼。

他至死也沒有明白,無論是刀,還是劍,它們最美的時刻,總是在終結的那一瞬間。熱血如珠玉般散漫空中,猶如歡慶之夜半空中的禮花般燦爛……

“黑衣老者”倒下的時候,他甚至來不及驚訝,而真正感到吃驚的人,居然是唐風!

因爲他怎麼也沒有料到,以“黑衣老者”的武功,竟然在自己與唐斬的夾擊之下幾無還手之力。

這的確讓人感到不可思議,“黑衣老者”曾經與唐風有過交手,在唐風的印象中,此人單打獨鬥,也許不是自己的對手,但若是真正的擊敗他,恐怕不費點精神也難以辦到。

難道説自己一旦與唐斬聯手,彼此之間就能相得益彰,發揮出不可估量的威力?

“唐斬兄,你用的是什麼武功?什麼劍法?”解決完黑衣老者後唐風忍不住問道。

“太和補天劍!唐門正宗玄玉功!”唐斬問道。


“那爲何你的劍竟然和我的刀交相呼應,似乎是刀劍合璧,威力倍增?”唐風不解地問道。

“太和補天,補天下之刀劍,可以和任何一種武功一統發揮,威力倍增,和你的刀劍合璧不過就是一個巧合罷了。”唐斬道。

“想不到世上竟然還有如此神奇的劍法,我倒是聞所未聞。”唐風讚歎道。

“不,你的刀纔是這世上神奇的刀,似乎有一種邪魅的力量在其中被壓抑着。”唐斬道。

“邪刀?”唐風看着自己的手中的離別刀有些疑惑了起來。

“唐風,到如今我仍然無法理解你爲何要救那些人?他們並不會感恩,偉大的大韓民族從來也不是一個懂得感恩的民族。”唐斬說道。

“其實不懂感恩更好,因爲感恩會使得漢奸叢生,這是一種虛僞的懦弱情感,或者說是爲自己的懦弱找藉口,讓自己的背叛和貪生怕死心安理得罷了。”

我只知道現在我是一個人,我要救她們,假若他們就算他們恩將仇報那又如何呢?這在歷史中又不是第一次了,只要我的後輩血氣不亡,英雄輩出那麼大不了再像我們一樣殺到這片土地上來,讓這羣恩將仇報的小人知道我們華夏的男人的鐵血本色,讓他們知道華人不可欺,讓他們知道背叛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們,只要我們的後人還能尚存血氣,人心思危,那麼今天我們的所作所爲就是一種英雄的行徑。


我們不是禽獸,我們不能看着這麼多條無辜的生命在我們面前死去,雖然他們不是我們的同胞但是我們同是人,我們都有着相同的一個東西——人性!

他們從來也不會感恩,但是我們不怕因爲只要我們的子孫還能傳承着我們華夏龍之血性精神那便能輕易**任何一個背叛者,任何一個觸犯龍威的褻瀆者。

嘆年華一瞬,人鬼倆分明,誰信逝者亦可追,笑煞多少人? 第四十章【一邊殺,一邊救】

“這首爾城的景象實在太慘了!”當唐斬看到了首爾城那陰霾下的慘象的時候心中不禁一悚,雖然她鐵石心腸,殺人無數但是也不禁被眼前的慘狀所震驚。

屍體橫陳,工作人員有些根本來不及擡,或許這些人中很多人不是屍體但是他們已經是半死不活,有些甚至直接被拉去掩埋、火燒。

一股濃厚得幾乎凝結的血腥氣瀰漫在虛空之中讓人作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