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避免自己的失敗,尤爾施展出了光環魔法·麻痹光環。

為了避免自己的失敗,尤爾施展出了光環魔法·麻痹光環。

天使的身體一僵,不由自主的重重摔在地上,尤爾趁機反超,將對方遠遠的甩在身後。

與此同時,他清楚的看到了遠方有一座高塔,哪裡就是終點站了。

只要率先抵達高塔,就可以獲得比賽勝利。

簡直太輕鬆了。

尤爾心想,自己的真本事還沒有拿出來,就獲得了勝利,對方也不過如此嘛。

然而就在此時,天使已經破除了麻痹光環,再次奮起直追,但尤爾依舊處於領先地位。

看到這一幕的學生們自然一個個欣喜無比。

「沒錯,就是這樣,尤爾加油。」

「看樣子,你這個同伴實力也不怎麼樣嘛。」

墮天使冷笑著說道:「你太小看那個無情的傢伙了,你們已經輸定了,不信的話,自己看吧。」

天使加快速度,追上了尤爾,腳下綻放出了一層層的光環,一連三層光環圍繞著她的腳下,逆時針轉動。

緩慢光環,沉睡光環,無力光環。

光環系魔法順時針轉動,是增益光環,逆時針轉動就是漸弱光環,凡是中了這樣光環的人,身體都會受到各種各樣的負面影響。

三個光環齊齊出現,證明了對方完全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魔法師,而是專業級別的魔法師。

三個光環疊加的威力,簡直巨大,尤爾的身上亮起了一道白光,抵消了一個光環,但他完全沒有想到對方是一個專業級別的魔法師,眼皮子都在打架,渾身無力的從懸浮滑板上掉落下來。

雖然使用辦法抵消了一個光環,但第二個第三個光環還是加持在他的身上。

尤爾撲通一聲摔在地上,滾出了十幾米遠。

「糟了。」尤爾立即開始破解光環,但天使超車的時候,順便又在尤爾的身上加了兩重負面光環。

虛弱光環,以及麻痹光環。

一時間,尤爾徹底的杯擊敗了,閉上眼睛呼呼大睡起來。

不多時,天使順利的抵達重點,並且在返回來的路上拽著已經熟睡過去的尤爾回來,並且將他綁在了一根石柱上。

「你們這是幹什麼?」紅音皺著眉頭問道。

墮天使不以為然的說道:「他自然已經輸了,就是我們的戰利品了,我們想要做什麼都可以,當然,你們也可以堵上獎品,將他贏回去。這是規則。」

天使冷冰冰的說道:「你們也不要想著用暴力把他搶回去,這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們強行搶人,不管是他還是搶人者,都會受到殘酷的懲罰,這就是第三層的規則。」

這下子,所有人都不甘輕舉妄動了。

紅音臉色一僵,放下了搶人的念頭,目光陰沉的看著兩個天使。

一白一黑。

白色冷冰冰的問道:「你們誰想要挑戰我。」

黑色嫵媚的說道:「選我吧,我的實力不如她,贏了之後不但可以將這傢伙贏回去,甚至還可以對我為所欲為。」

但是,連神速杯亞軍都輸了,在場的人還有誰可以帶來勝利。 毫無疑問,在場的人之中,沒有任何人可以保證自己獲得勝利。

紅音無奈的說道:「看樣子,我們只能夠到這裡了。」

其他人點了點頭,大家都很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如果在繼續下去,說不定會把命丟到這裡,所以這個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知難而退。

張玄也很清楚,以自己的勢力,是不可能擊敗這對黑白天使,畢竟他連這個遊戲都沒有玩過,怎麼可能贏得了。

「好吧,這次就到這裡吧。」張玄點了點頭,掏出了卡片,毫不猶豫的捏碎。

嗖!

下一秒鐘,一股無形的力量包裹著他,從幽靈古堡內消失。

張玄只感覺自己眼睛一花,就回到了幽靈古堡的大門口。

早先離開了學生都在這裡,就連第一個離開這裡的風羽閃靈也在,除了臉色有些蒼白之外,似乎並無大礙,就連胸口的傷口都已經杯治癒。

莎莉娜看到張玄,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張玄剛要開口,一個又一個的身影忽然出現,彷彿從空氣中擠了出來,看樣子留在幽靈古堡內的學生們也選擇了退出。

不一會,紅音也出來了,「老師,快,結束投影。」

莎莉娜立即反應過來,關閉投影。

低沉陰暗的幽靈古堡化作了漫天的光屑,消失在所有人的世界內,一個人影從半空中撲通一聲掉在地上,摔的頭破血流,但卻沒有生命危險。

一個女學生立即跑了過去,給對方治療。

張玄一看,不是被抓住的尤爾,又是誰?

他們一群人進入的幽靈古堡畢竟是投影,一旦投影結束,尤爾就會從古堡內脫離,回到實戰課的魔力館。

此時,張玄才把古堡內第三層發生的事情,一點一點的告訴莎莉娜老師。

莎莉娜聽完,不由鬆了口氣說道:「你們的選擇是正確的,知難而退有時候並不可恥,第三層的黑白人偶確實很厲害,曾經殺掉過不止一個高手,很多專業級別的魔法師都不是她們的對手。」

對於自己學生的判斷,她由衷感覺到高興。知進退也是一種進步。

不過對於張玄,她還是有些意外,第二層發生的事情,最開始回來的學生已經告訴了她,竟然憑藉著蠻力就擊敗了第二次的守關者,這種力量簡直不可思議。

難不成他的體內有特殊的血脈嗎?

不過莎莉娜並沒有追問,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自然不會和毛頭小子一樣對此追問不休,反而輕描淡寫的讓人把尤爾送去治療后,宣布了下課。

一群人離開了魔力館,張玄剛走了幾步,紅音忽然追了上來,拍了拍他的肩膀,「接下來有沒有時間?」

「幹嘛?」

「當然去玩了。」紅音說道。

「玩,去哪裡玩?」

「你跟我來就知道了。」紅音拽著張玄的胳膊,兩人不顧周圍人羨慕嫉妒的目光,一路揚長而去。

半個小時后,兩個人站在王冠之花魔法學院的一家普普通通的酒吧面前。

「魔女的酒吧。」張玄看著上面的牌子,說道:「名字很直白啊,難不成這真的是一個魔女開的酒館?」

「你猜?」紅音微微一笑,調皮的說道。

「我哪知道。」

張玄泡在圖書館一個月,對於這個世界的魔法基礎也了解了不少,很清楚魔女和女魔法師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雖然很多女魔法師生下來就擁有強大的魔力,但本身並沒有特殊的力量。

想要將魔力發揮出來,就必須學習魔法知識。

但魔女不同,她們除了生下來就擁有強大的魔力之外,還擁有特殊的力量,或是操控火焰,或是看破命運,或是長壽,或是能夠起死回生。

在張玄看來,這些魔女就是天生擁有超能力的人,只不過是因為體內擁有魔力這種強大的力量,讓她們的超能力越發恐怖。

歷史上有一位救世的魔女,擁有起死回生的力量,曾經一口氣將一座城市的人復活,至少數十萬人因為她而活。

這可是連先驅魔法師都做不到的事情,紋章級別的魔法師同樣也做不到。

所以每一位魔女都是帝國的寶貝。

這些魔女如果修行了魔法,進步更是恐怖,任何一個魔女都可以把和自己能力息息相關的魔法,修行到紋章級別。

她們簡直就是天生的紋章級魔法師。說她們是上天的寵兒,一點也不為過。

紅音拉著張玄進入酒吧,發現這個酒吧很有一種異世界RPG遊戲裡面的風格,可以說是十分復古。

「瑪格麗特,我來了。」紅音進門后,朝著吧台後面的酒保打了一聲招呼。

「歡迎光臨,紅音。」

名為瑪格麗特的酒保是一個留著酒紅色短髮的少女,看起來英姿勃發,穿著淡紅色的制服,打著蝴蝶精,眼角下方有一顆淚痣,完全就是一副男裝麗人的打扮。

「這是我朋友,張玄,瑪格麗特。」紅音大大咧咧的拉過一張椅子,坐在吧台前,指著張玄說道。「你們兩個認識一下吧。」

漁婦 張玄沖著對方點了點頭,面對陌生的女孩子,張玄一向不會太主動。

畢竟是宅男。

瑪格麗特微微一笑,伸出手說道:「你好,我是瑪格麗特,魔女的酒吧的服務員。」

逆天庶妃 「你好,我是張玄。」

「張玄,張家,帝國雄獅,獅子公爵的張家?」

「不是。」張玄搖了搖頭。

怎麼每一個人都喜歡把自己和張家聯繫起來。

「放心吧,瑪格麗特,這傢伙是鄉下貴族。」紅音哈哈一笑說道。

瑪格麗特眉頭皺了起來,「你這樣說未免也太無禮了吧,紅音。」

「放心吧,這傢伙不介意的。」紅音拍了拍張玄的肩膀說道:「這傢伙就是鄉下貴族裡面的一個奇葩。」

「你才是奇葩。」張玄忍不住懟了回去。

「沒錯,我就是一個奇葩,認識我的人都這麼說。」紅音得意洋洋的笑了起來,也不知道這有什麼好得意的。

難不成你以為這是在誇你嗎,長點心吧,姑娘。

瑪格麗特微微一笑,並沒有搭腔,反而問道:「今天打算喝什麼?」

「給我來一杯血紅瑪麗,你喜歡喝什麼,張玄。」紅音問道:「我請客。」

「我不太喜歡喝酒。」張玄回應。

紅音上下打量了張玄一眼,似乎有些意外,「你身為貴族竟然不喜歡喝酒,簡直就是奇葩,奇葩中的奇葩。」

「再說奇葩小心我真的跟你翻臉啊。」

這傢伙,還沒完沒了了。

「好好好,不說就不說,不過你真的不打算喝一杯,來酒吧不喝酒,難不成你打算喝奶不成?」紅音扭頭問瑪格麗特,「你這裡有沒有牛奶。」

瑪格麗特沒好氣的說道:「這裡是酒吧,怎麼可能會有牛奶,不過我這裡有一些不太烈的酒,很適合不經常喝酒的人。」

「那就給他來一杯。」

「沒問題。」

幾分鐘后,瑪格麗特端著一杯加了冰的淡藍色的液體放在了張玄的面前,「嘗嘗吧,味道應該還不錯。」

張玄端起來聞了一下,沒有什麼酒味,喝了一口,味道確實很清爽,酒味也不濃烈,給人一種喝飲料的味道。

不過張玄完全沒有喝過這種味道。

「好喝。」

「真這麼好喝,我嘗嘗。」紅音忽然把手伸了過來,搶走張玄的酒杯,喝了一口,吧唧吧唧嘴說道:「一點味都沒有。」

瑪格麗特說道:「我剛才已經說了,這是給那些不經常喝酒的人準備的淡酒。還有,你一個女孩子老搶別人的酒杯,就不害臊嗎?」

「哈啊,我什麼時候害臊過?」紅音一點也不在意。

「謝謝。」張玄對瑪格麗特說道,沒有搭理紅音。

「不用客氣。」

魔女的酒吧生意似乎並不怎麼好,張玄在這裡坐了差不多有一個魔法時,一分鐘一百秒,也就是說一個魔法時是一萬秒。

相當於地球的兩個多小時,接近三小時吧。

然而酒吧的客人,卻只有張玄和紅音兩個人,一個魔法時內,愣是沒有一個客人進門。

張玄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經接近黃昏,按理說這個時候應該有客人上門才對。

紅音喝了幾杯酒,臉色通紅,問道:「你在看什麼?」

「天色。」張玄回答。

「那有什麼好看的。」

張玄不答,反問道:「你說的玩,就是待我來這裡喝酒?」

「當然不是,再等等,再等等你就知道了。」紅音打了一個酒嗝,對著張玄吐出一口酒氣,嗆鼻的很。

張玄嫌棄的驟起眉頭,如果不是看在紅音是一個女人的份上,他絕對給對方好看。

又過了半個魔法時,夕陽最終落下,最後一抹餘輝消失在天際,夜幕主宰了整個天空,就在此時,紅音忽然興奮起來,「來了,要來了。」

「什麼來了?」張玄滿頭霧水。

忽然間,魔女的酒吧的大門被人推開,一群打扮奇特的人從外面走了進來,有漂亮的精靈,有美麗的妖精,有矮小的矮人,也有打扮妖艷的兔女郎,以及青春嫵媚的貓女。

一瞬間,張玄彷彿進入了一個奇幻的異世界。

他不由被驚呆了,難以置信的長大了自己的嘴巴。

就在剛才,他還清清楚楚的透過窗戶看到大門外並沒有什麼人。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