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影閣的學生們說著,居然還真的一把丟下自己的傢伙,走到一邊去了。

無影閣的學生們說著,居然還真的一把丟下自己的傢伙,走到一邊去了。

當然,他們沒有走遠,齊齊站在樹底下,雙手環抱胸而立,好整以暇的望著夜冰依她們,眼中儘是嘲諷,等著看她們出笑話。

有的人甚至心中發誓,如果夜冰依她們這些弱不禁風的女子能夠打敗這些橙級的鬼骷髏,那麼他們下一次見到她們便繞著道走。 滾滾濃霧激盪的莊園大門口,注視着渡邊雄被兩名鐵衛給擡進了那輛加長型豪華suv裏後,倏地轉身看向了大鄉武夫的渡邊野雄,臉上升騰起了一層淡淡的紅霞。

感受着一波波無形熱氣迎面撲來的大鄉平川,忍不住縮了縮脖子,腳步一動,悄悄移到了自家親哥的背後。

眼睛一轉,朝他身上瞥了一眼後,渡邊野雄眼裏劃過一抹火焰的漠然說道:“大鄉武夫,你知道爲什麼三天前當我得知,我的大兒子死了的時候,爲什麼沒有去找你和那個叫小泉明的華夏人算賬嗎?”

大鄉武夫搖了搖頭,臉上浮現出幾許莫名的表情沉聲說道:“自從三十年前渡邊野加入當時的幼龍社,我大鄉家自問對他算是恭恭敬敬。但是沒有想到的是,他之所以加入當時的幼龍社,實則是包藏禍心。”

仰頭望天輕吁了一口氣後,他移動視線直直盯在了渡邊野雄的臉上:“最近十年以來,我幾乎每個夜晚都不能安然入睡。怕的就是一睜眼,我大鄉家近三百年的基業,就已經被人鳩佔鵲巢。”

雙手握拳,然後又徐徐展開,大鄉武夫臉上流露出幾許慶幸和羞愧的凝聲說道:“所以,當那個時候主人出現在我的視線裏時,我瞬間就知道,剪除趴在我大鄉家身上吸血寄生蟲的機會來了。”

“於是,你就利用那個化名叫小泉明的華夏人,殺了跟我黑龍會私底下有合作的那個頭目,然後又抓住機會,殺了渡邊野?”身上氣勢好似一座火山般,即將噴發而出的渡邊野雄,眼裏厲芒倏然就是一閃。

面對一座即將噴發的人形火山,大鄉武夫顯得絲毫不怵的搖頭說道:“雖然中間有點曲折,但是結果就跟渡邊長老你說的一樣。”

微微一頓後,他眼裏劃過一抹亮澤一臉慨然的接着說道:“現在想起來,當時的我實在是膽大的很。”

“哼,你的膽子的確夠大的!”雙手手掌徐徐提起的渡邊野雄,周身氣勁奔涌的寒聲說道,“明明知道渡邊野是我渡邊野雄的兒子,居然膽敢連同外人害了他的性命!當時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馬上調動人手將你幼龍社上下所有人等全部斬盡殺絕,方能消我失去兒子之痛!”

“哦,那麼又是什麼讓渡邊長老你打消了這個想法呢?”一點都沒有因爲聽到要被人滅盡滿門的話,而感到害怕或者憤怒的大鄉武夫,揚眉問了一句。

這是有恃無恐嗎?

看着大鄉武夫的樣子,渡邊野雄深深皺了一下眉頭。眼角餘光在那滾滾濃霧上掃了一眼後,他驀地腦子裏靈光一閃。

眼前這個傢伙,肯定是有什麼依仗!唔,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背後有人,或者組織作爲靠山,而且這個人或者組織,還是一個不弱於黑龍會實力的存在。

發現這一情況後,本就對於大鄉武夫的武力有一點點忌憚的渡邊野雄,這心裏的防備,立馬又提高了至少一倍。

長吐出一口灼熱的氣流後,他放下雙手斜睨了大鄉武夫一眼:“以前有什麼想法,對現在來說並不重要。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大兒子,而剩下的小兒子,他的命脈,又被你身後的那個人給傷了,哦,聽剛纔的稱呼,他是你的弟弟?”

揮了一下右手,渡邊野雄兩眼一凝冷聲說道:“不管他是你的誰,我兒子他輸了就是輸了,只怪他學藝不精,活該。但是今天這事,不可能就這麼了了。”

昂然挺直了腰,他接着說道:“我,只是黑龍會的一個長老而已,在我之上,還有大江長老,最後還有我黑龍會實力最強的大川大首領。”

“說了這麼多,渡邊長老,你到底想表達什麼意思?”感覺着身後天罡地煞大陣的氣息越發厚重,大鄉武夫樂得同渡邊野雄聊天打發時間。

見慣了爾虞我詐、過膩了腥風血雨日子的渡邊野雄,緩緩搬運着體內好似岩漿般在汩汩流動的滾燙元氣沉聲說道:“昨晚,包括我在內的黑龍會三大執行長老一致同意,由我出手,滅了你幼龍社······”

“是赤龍會!”一點都不客氣的揮手打斷了他說話的大鄉武夫,眼裏橙光爆閃,身上氣勢如同大海潮汐般一波·波呼嘯而出。

神情微微一滯的渡邊野雄,眼底閃過一抹怒焰的頷首說道:“好吧,赤龍會,由我帶隊出手,滅了你赤龍會。”

“靠,廢話真多,要打就打,打完好收工回去吃早飯。”

伴隨着一道稍帶一點不正經的聲音,一道挺拔的身影,突地憑空站在了大鄉武夫的身側。

蘿莉寶貝奶爸控 兩眼猛地一亮的大鄉武夫,扭頭看着那張清秀的臉龐彎腰垂首恭聲說道:“主人,是屬下無能,到現在都沒有解決來犯的敵人!”

主人?!渡邊野雄聞言,瞳孔倏地就是一縮。

眼前這個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年輕傢伙,就是大鄉武夫的主人?難道他就是大鄉武夫倚之爲靠山的人或者組織成員?

嗯,看這五官長相,除了頭髮短了點,眉毛顏色淡了一點外,分明就跟那個化名小泉明的華夏警察是一個模樣!

他,究竟是什麼來歷?

就在渡邊野雄疑惑於眼前這個有着一張清秀臉龐的年輕人的真實來歷時,殊不知距離幾公里外的一片青草地上,一架直升機機艙裏的黑龍會大首領是一臉震驚莫名的模樣。

“怎······怎麼可能是他!?”看着電腦屏幕裏顯示出來的那張臉,大川龍七驚得差點一頭撞在了機艙頂上。

急促的喘了一口氣後,他不自禁的探出上半身,兩隻眼睛直勾勾看着畫面裏的那張清秀臉龐,漸漸張開了嘴。

沒錯,眼前這張清秀臉龐的主人,正是幾個小時前,出現在赤鐵嶺深處的那位神祕的前輩。雖然頭髮長了出來,眉毛也有了,但是的的確確就是那位身手高絕的不知名前輩!

難道那個小小會社的背後,就是這位神祕的先生在主導?

等等,不是說那個會社的社長是跟一個化名叫小泉明的華夏人勾結在了一起嗎?莫非······

眼角浮現出一抹陰翳的大川龍七,緩緩伸出了自己的一隻手。 還有一點,他們怎麼做的原因便是好想聽到她們求救的聲音,真是想想都令人興奮。

「寧師姐,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呀。」

年齡小的女學員們紛紛望向寧師姐,她們已經開始驚慌無措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眼睜睜看著這些橙級的骷髏人直朝她們走來,眾女渾身發抖,連無影閣這些人都打不過,她們又怎麼能打得過呢?

寧師姐也頗為無奈的朝著夜冰依看過去,方才她們只想過過嘴癮,沒想到對方這些人居然真的把這個爛攤子丟給她們了。

眼看著眼前這些鬼骷髏人越來越朝著她們逼近,眾女們都嚇壞了。

「他們來了,寧師姐,怎麼辦呀,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有一家農莊 「夜姑娘,你說該怎麼辦?」寧師姐用懷疑的眼神盯著夜冰依,莫名的,她就覺得她不簡單。

她問夜冰依,便是自覺將她當成了她們之間最厲害最重要的人。

寧師姐基本已經確定昨天晚上那些骷髏人都是夜冰依打敗的了,也覺得她也能夠對付這些骷髏人,雖然她暫時還沒有證據證明夜冰依是如何做到的。

「來吧,我們一起上。」夜冰依輕飄飄的丟下一句話。

她身上青色的衣裙開始無風自動,三千青絲也隨風飄揚。

一道無形的結界將這些骷髏人全部給籠罩在其中,被她一人給控制。

於是眼前的這些鬼骷髏人便好像被捆在一起一樣,怎麼都走不出那一方場地。

眾女子們看了半天,才一個個恍然大悟,紛紛提著劍沖了上去。

「姐妹們! 諜網 我們上!」寧師姐大叫一聲,女子們都揮舞著長劍,蜂擁而上。

來一場群毆。

站在樹下等著看夜冰依她們笑話的眾男子們皆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我去!發生了什麼?這些女人們怎麼這麼彪悍?」

眾女全部都圍成一起,先一個一個的殺著鬼骷髏。

即便是一隻鬼骷髏人是厲害的橙級又如何?再如何厲害,但又怎麼能夠打得過幾十個人一同的力量呢?

眾女聽著夜冰依的指揮,一隻一隻殺著那些被她操控著的骷髏人。

不一會兒便將一個骷髏人砍得乾乾淨淨。

眾女們從來沒有殺過這麼高級的鬼骷髏,也沒有殺得這麼盡興過,一個個好像打了雞血似的,樂此不疲。

砰砰砰——

居然還有人直接晉陞了。

一時間,歡呼雀躍聲高高的響起。同時也收穫了很多寶貝。

無影閣的男子們看到這一幕,簡直恨的腸子都悔青了,狠狠的跺了跺腳。

天啊,靠!

他們就這麼把財富都送到她們手裡了?讓這些女人給狠狠賺了一筆,他們簡直不想活了。

女子們用著崇拜的眼神望向夜冰依,目光火辣辣的盯著她,圍著她大聲的歡呼起來,原來她才是她們其中最厲害的。

在不遠處。

一男一女望著這邊,男子的視線犀利的穿透人群,望到這邊。

喃喃道,「她們這些人中,何時也出現了一位高手的存在?」

男子一襲玄色衣袍,面色冷峻,渾身透露著不凡的氣息,讓人忍不住想要臣服。 那犀利的目光硬生生透過眾位女子,落在了夜冰依的身上,帶著一抹探究和好奇,想要揭穿她的面孔。

旁邊的一名青色衣裙的女子不屑的冷哼一聲,「月兄什麼時候也關心這些不入流的女學員了?

我沒記錯的話,這些人當中,唯一的一個林韻兒也不過剛剛才進入到神靈,難道還有比林韻兒更厲害的么?

男子聞言,轉過頭來望向女子,突然在她的腰間掐了一把,然後將她整個人給狠狠的扯入懷中,笑道:「晴師妹難道又吃醋了?那個林韻兒一點風趣都沒有,我怎麼會喜歡她呢?我最愛的還是只有師妹你呀。」他一邊說著,一邊在女子的唇上磨蹭著。

僅僅是如此,那女子的身體便頓時軟了下來,嬌笑一聲,攀附在男人的身上,眼神迷戀的望著男人。

男人半擁著女子,眼中閃過一抹輕挑,視線依舊望向夜冰依的那邊,落在夜冰依的身上,帶著犀利的目光,狠狠的探究。

夜冰依感覺到有一道視線在盯著她,等她轉過頭望去,便只看到了有兩道人影悄然離去,並沒有看清楚他們的長相。

也不清楚他們剛才是不是盯著她看。

但是她心中卻警惕了起來,剛才她是不是暴露了自己的實力,才會招惹人的注意?

那她可要收斂一點才好。

眾女們一個個歡呼雀躍,開心的不得了。

殺了這麼多骷髏人,她們別提多高興了。

可是她們對方這些男子可就苦逼了,但他們無論再苦逼再後悔,也是做不出來再上去將人家手中的東西給搶回來。

但是接下來,兩隊人馬繼續朝著前面走去。

無影閣的男子好像是故意跟她們作對似的,見到鬼骷髏人便率先撲上去。

不過他們真的很倒霉,他們並沒有在遇到橙級的骷髏人,遇到的全部都是更加高級的。

最後和他們打的兩敗俱傷,快沒有勁兒的時候,眾女再衝上前把那些骷髏人給宰殺。

氣得無影閣的男子們差點吐血。

分明是他們打下來的江山,卻被別人給給搶走,這種心情簡直了!

這時——

「行了,我們燕老大說了,再有骷髏出現的時候,大家都一起上,然後搶到的東西便平分。」

夏雨上前安慰著這些男弟子們,一邊說著。

然而她心中卻是在偷笑,夜姐姐說了,她們的實力其實並不如他們,所以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而且,可以讓他們換個方法為她們效力。

夏雨心中暗道,夜姐姐簡直太聰明了,這些傻瓜們哪裡會想到這些事情?

本來,夏雨還擔心自己說出這些話,他們男子怕是不會這麼輕易妥協,和她們為伍。

可誰知道,聽到她們的話,無影閣的男子們的眼睛立即就亮了起來,紛紛表示同意。

於是夏雨的眼神越發明亮,無比崇拜的望著夜冰依,她簡直就是她心目中的女神。

兩派人馬達成意見,隨後便開始加入一起,一起有說有笑地朝前面走去,繼續開始歷練。 太陽光的照射下,高達四米的石質莊園大門,即將被翻滾的灰色濃霧所徹底淹沒。

忽然,一道嬌小的身影,好似一隻靈巧的百靈鳥般,從那模糊的大門口蹦跳着彈了出來。

“哎呀,總算是出來啦!差一點就被憋死了呢!”長吐了一口氣的金雀,回頭看着身後那滾動着的厚厚濃霧,一臉的心有餘悸。

聽到她的身影,夜刃迅速回頭迎了上去,一邊走還一邊不無關心的揚聲問道:“金雀,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挑眉回了夜刃一句的金雀,在看到陳志凡的身影后,兩隻眼睛像是通了電的小燈泡般,嘩的一下就亮了起來。

“大凡哥!”絲毫不給夜刃面子的她,對着迎面走來的他擦肩而過後,一邊邁起兩條長腿朝某青年走去,一邊嘴裏脆生生高呼了一聲。

扭頭看着迅速走到了陳志凡身旁的金雀,夜刃微聳雙肩,輕輕晃了一下頭。

忽然,他臉上表情倏地一凜,兩隻眼睛裏猛地滾動着絲絲精芒的擡頭望向了眼前不遠處翻滾的濃濃大霧。

幾乎是在同時,滾滾的濃霧裏,一道高大的黑影在莊園大門口一晃即隱。

雖然只是一瞬間的功夫,但是在經驗豐富的夜刃看來,對照莊園大門的高度,那道黑影的身高最起碼也得有三米!

三米高的巨人?扭身往回走的他,不禁在心裏暗自忖道:難道凡哥他還有其他體型巨大的手下不成?

秋山家的豪華別墅奢華大廳裏,瀰漫着陣陣濃烈的鮮血味道。

看着那具沒了頭顱的殘破屍體,臉上浮現出悲慟和憤恨表情的秋山家主,瞠目指着一臉淡然的藤田直秀怒聲喝道:“你是瘋了嗎?爲什麼要殺了秋山田!?”

眼底劃過一抹陰翳的藤田家主,也是一臉震驚的看着藤田家目前最爲優秀的年輕子弟嘴裏喏喏無語。

兩位家主都是一副情緒異常激盪的表現,更不用說那十幾個已經習慣了安然生活的傢伙了。

本來就是面臨着家族大廈將傾的局面,這眨眼間,藤田家的後起之秀就突然翻臉,一槍把秋山家的後起之秀給爆了頭。

個個腦子裏像是灌滿了漿糊般無措之餘,又看着那漸漸變得僵硬的無頭屍體倒在不遠處,不是臉色慘白癱倒在地,就是瑟瑟發抖像是鵪鶉似的不敢言語。

雙手抱着古斯特長槍的藤田直秀,面無表情的轉動視線徐徐掃過了大廳裏衆人的面部表情。

當發現大部分人都不敢直視自己的目光後,他的嘴角,一抹淡淡的譏諷笑意,迅速擴散到了整個臉部。

“簡直是喪心病狂、心狠手辣!”

看着剛纔一槍崩殺了秋山家未來家主人選的藤田直秀,竟然臉上還露出了笑容,氣急的秋山家主眼裏彌布着根根血絲的怒聲喝罵了一句。

面上笑意倏然一斂的藤田直秀,微眯雙眼將長槍槍口對準了他冷聲說道:“秋山家主,難道你到現在還沒有看清楚局勢的發展嗎?哼,要是再敢多語,就別怪我送你去找秋山田這個蠢貨了!”

藤田家主衝着一臉怒容的秋山家主使了一個眼色後,踏前一步看着藤田直秀和聲說道:“直秀,不管怎麼說,秋山、藤田兩家都有近三百年的交情,你現在這樣做,難道······”

揚了揚手上長槍的藤田直秀,打斷了藤田家主的說話。

偏頭看了不遠處地上的秋山田殘屍一眼,他復又回頭看着藤田家主輕聲嘆了一口氣道:“其實我也不想這樣,但是秋山田這個傢伙實在是太不識時務了!”

囂張小王妃 環顧了大廳裏神情惶惶的衆人一眼,眼底浮現出幾許悲涼的藤田直秀搖了搖頭:“事情發展到現在,無論我們兩家做出什麼應對,都絕對逃脫不了家破人亡的結果。畢竟,黑龍會對我們兩家而言,實力實在是強大太多了!”

“但是直秀啊,我們該如何相信你?”衆人當中一個膽色還算不錯的中年男子站了出來,“剛纔秋山田可是說了,就在之前不久,你也被黑龍會的人······”

藤田直秀點頭揚聲說道:“沒錯,就在大半個小時前,我差點死在了黑龍會的一些人手裏。但是幸好我命不該絕,黑龍會的東條公子在最後一刻出面救下了我。而我手上這個大殺器,就是他提供給我的,爲的,就是預防某些人會對我不利。”

話落,他在秋山家主的身上,稍微停頓了一下。

眼角不禁劃過一抹欣喜的藤田家主揚眉說道:“你的意思是,那個想要收編我兩家的黑龍會大人物,就是東條公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