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意識下的石源,果然纔是最可怕的。

無意識下的石源,果然纔是最可怕的。

而又是誰竟然能夠在石源完全察覺不到的情況下令其着了道呢?

雖然這一切都可能不是小混沌能猜測的,但是作爲一個遠古妖獸,好奇心肯定是有的,而且它本就野心尚存,對強大的力量自然心生覬覦,萬一得手了呢?

“血月半,你過來。”

看到越光北在招手,血月半立刻屁顛顛的滾了過來。

可剛一過來,越光北臉色便肅然的將其抓了起來。


此刻小混沌和魔黎河同時有了一個念頭,莫非這個噩夢與毛球有關。

是了,毛球的能力本就奇特,與噩夢之夢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如果是有人借毛球的力量策劃了這一切,實際上也說得通。

畢竟越光北是靠近毛球最近的,他受到影響最大也是應該的。

可是令衆人沒想到的是,一直躺在某處的酸棗樹紅楓悄然眯起了眸子。

忽然,他跳了起來,轉身就要逃走。

一葉翠綠衝下,將它籠罩就要帶起離去。

可是早有準備的越光北豈能放過這暗算自己的傢伙。

他雙眼射出白芒,劍光洶涌而出,直接把那一葉截斷了下來。

“石源,真沒想到你竟然也會被我擺了一道。”那葉翠綠就要沒入紅楓體內,但是越光北一記飛踢,直接把紅楓踢飛,順便把小毛球砸向了那葉翠綠。


葉子在毫無反應下直接被小毛球吃了,紅楓則在被飛踢命中後,又被一張嘴給咬住了脖子。

“你這瘋狗,果然沒變。可是太晚了,消息我已經傳回了本體,監守自盜,哈哈,沒想到源你竟然會控制不住的慾望,你終究還是墮落了啊。”

紅楓眼中的神采緩緩散去,但是他還是低聲說道:“無源之森,這不是在誇你,而是在預言你的結局,其他兩個已經去往你誕生的地方,前不久剛剛傳回消息,已經找到了你的替代品,等他們都來了後,你的死期也該到了。”

越光北面無表情,直接吞掉了對方大半本源。

直到此刻,小混沌和魔黎河才幡然醒悟,原來幕後黑手竟然是一向尊稱越光北‘造物主’的那個不起眼的少年郎。

這其中的彎彎繞繞,小混沌是不懂的。

並不是魔黎河不夠聰明,而是他對很多信息不瞭解,以至於現在的他整個人都有些暈乎。

當一個很聰明的人發現自己無法想通的事情時,便會有些頭暈眼花。

“哥,這是什麼情況?”

魔黎河現在被小男孩抱着,兩人的姿勢替換了一下,然後就變得有些怪異了。

“很簡單,這貨是我死對手的一個分身,他爲了隱藏在我身邊,竟然可以變得這麼卑微。”

過了半個小時,紅楓醒來,他有些迷惘道:“造物主大人,我們這是到軒轅帝國了嗎?”

白衣少年側頭看向紅楓,輕聲‘嗯’了一聲道:“想不到一向高傲的你爲了活命,竟然也會搖尾乞憐,討好於我。”

紅楓雙拳在袖子裏立刻攥緊,差一點他就忍不住了,真的就差那麼一點他就要忍不住了。

“造物主大人,您在說什麼呀,我怎麼聽不懂,是我做錯什麼了嗎?”

“呵呵,既然你喜歡當小的,那可要演好了,不要出什麼事情纔好。”

紅楓感覺自己的心臟都有些驟停,有種不妙的感覺在他眼前揮之不去。

如果軒轅帝都擺出一個購物榜單排行榜,那越光北的名次一定在節節攀升。

紅楓抱着新買的衣褲鞋襪,整個人都是崩潰的。

因爲這些衣褲鞋襪都被越光北試用過……

而且衣服還不讓裝在袋子裏……

但是紅楓不能暴露,至少他自己不能承認。

這也是一種博弈。

是兩個死對頭之間的博弈。

很顯然,現在無疑是紅楓更勝一籌,因爲同爲分身,他已經獲悉了源的黑歷史。

並且成功將其傳送給了本體。

所以這時候他必須隱忍,萬一實在忍不住爆出了自己的身份,那就被拉平了。

到時候,即便他得到了源的黑歷史也不敢曝光,只能吃一個啞巴虧。

可他相信的耐心,直到客棧中越光北要更衣時,紅楓在門外躊躇,就是不敢進去。

源雖然不要臉,但也不至於這麼放得開吧。

但紅楓轉念一想,一塊石頭,要什麼臉皮,本來就是石頭精!

一想到這裏,紅楓瞬間頓住了腳步,他覺得自己即將推開的並不是一扇簡簡單單的門,而是一扇充滿恐怖詭異的邪惡大門。

門內的白衣身影,內在不知道隱藏着多少邪惡與詭異,他此次進去恐怕有進無出了!

但是,爲了本體能夠更有勝算,他只能舍貞潔陪惡魔了。

“怎麼這麼墨跡,忘記我是你什麼人了?”

“造物主…大人,是紅楓怠慢了。”

白衣身影嘴角含笑,整個人都有些懶散地站在那裏,像極了被掛在衣裳架上的衣服。

“替我更衣。”

“紅楓生於草莽,怎麼能玷污您的衣服呢。”

“我不在乎,來吧。”

紅楓:“……”你不在乎我在乎啊!你一塊石頭懂個啥子,你知道禮義廉恥嗎?你知道男男授受不親嗎?

你就是一個野人!

你就是一朵開在無源之森裏的石頭花,整天孤芳自賞,卻不知外界對美的定義。

紅楓根本無法封鎖自己的記憶,他更無法回到本體那裏,所以他現在只能獨自面對這一切。

顫抖的手緩緩摸上腰帶,然後就是撕拉一聲。

衣服徹底碎裂,只剩下一臉懵逼的紅楓。

“源!你這個混蛋!我要殺了你!”

紅楓扔掉手裏的白色校服,整個人的臉都變得扭曲了,這個房間竟然只有他一個人。

所以之前的一切都只是聲音傳音,可笑他自己還不知道,跟空氣對話了這麼久。

這讓本就羞憤交加的少年,徹底爆發了。

什麼身份不身份,都不重要了,今天他就要讓源知道,欺負他的厲害。

可是十分鐘後,紅楓就被小混沌幹趴下了。

沒有一葉翠綠的力量,他現在也就只有紅棗樹的力量。

紅楓的力量實在太小,哪怕他再怎麼怒吼都掙脫不了這簡簡單單的繩索。

“小毛球我先帶着,等他把破葉子的力量吸收了我再讓他來噁心你一下。”越光北現在可會噁心人了,以前跟這個死對頭較勁,受傷的總是他,可現在不一樣了。

死板的不再是他源,而是現在的紅楓。

誰不會變通誰就會被坑的很慘,這個道理誰都明白,但明白也繞不開臉面。

“吃飯了。”香噴噴的米飯端了上來,最近因爲軒轅帝都的廚子來的多了,飯菜質量果斷好了很多。

追凶者

當然,有降必有升。

就像最近軒轅帝都的毛豬肉就貴了好幾倍,其他例如黃牛肉就高了兩三倍。

這其中自然有自然規律的存在,但更多的還是有皇室在暗地裏調控。

“你們聽說了沒有,傳言南州的月神來了,那月神的月亮米飯可是十大名菜之一,絕對能奪得榜首之位。”



“月神那算什麼?你們莫不是沒聽過西周帝國的火眼吧?火眼的烤串纔是真正的絕味,你只要吃過一次他烤的串,此生便再也吃不下其他烤串。”

“呵呵,弄得像是你吃過一樣。”

“這都不算什麼!海外鮮女的夢藍飲纔是絕品,你們若是喝過那酒,恐怕此生都無憾了。” 打開窗戶,小混沌頓時被樓下的爭吵聲弄得有些心煩。

但誰讓越光北喜歡聽關於吃的東西呢。

上司發話,它這個做下屬的不得不從啊。

“魔黎河,你可都記下了。”

少年點頭,表示已經記下。

“小二,這附近可有什麼刺頭勢力是衙門都解決不的?”

小二握緊手裏的盤子,剛纔門突然關閉,他便覺察有些不妙,因爲這些年來不乏富家翁看上小二的戲碼。

小二這個職業,無論從哪一點都限制了年齡外貌。

在軒轅帝都,外無諸侯割裂,內無朝堂之患。

據說,軒轅美宴之上,還會有一件大事要宣佈。

明明無需告知治下百姓,但軒轅皇室還是讓百姓們知道了這件事。

這讓軒轅領地下的百姓歸屬感極強。

自然幸福指數也是極高的。

因而,這帝都小二的質量不能低了。

在帝都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小二是客棧的門面,必須扛起整個客棧的臉面與純淨。

所以這裏的客棧小二,即便是面上帶着灰,依然有一種出塵的氣質。

靚男俊女,使得原本卑微的職業都變得有些高大上起來。

可事情終有變,當有富婆與小二有染後,風氣便有些改變。

不管後來如何,反正小二們都變得像是小兔子,生怕被逮到咬一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