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和加班都是難免的……

熬夜和加班都是難免的……

只是這些話,不能對他說,說了他也會駁回。

慕靖西嘆息一聲,摸著她的腦袋,一下又一下的給她順毛。

他本就擔心她的身體,大病初癒,這麼忙碌下去,遲早會出事。

再加上,她現在可能懷孕了,就更不能累著了。

直到現在,她還沒告訴他,疑似懷孕的事。

既然她還沒打算說,想必是想等到驗孕棒驗出結果之後,再告訴他。

他唯有耐心的等了。

靜靜的抱了一會兒,慕靖西便催促她去洗澡了,手機鈴聲這時候響了起來。

慕靖西接起電話,「喂?」

「爸爸,你是不是忘了你的小寶貝了?」小糯米的聲音,幽幽傳來。

帶著幾分幽怨。

慕靖西:「……」

他一手扶額,哭笑不得,差點忘了小糯米。

「抱歉,爸爸太忙了。」

「哼,連蓉姐姐都告訴小糯米了,爸爸是去找麻麻了!」

小女傭莫名的就被出賣了,渾身一顫,希望三少不會遷怒她!

小糯米抱著電話,盤腿坐在沙發上,哼哼唧唧的,臉鼓成了河豚,「爸爸,你現在回來接小糯米還來得及哦。」

言下之意,現在回來接她過去,一切都可以當成沒發生過。

他還是她的爸爸,她還是他的小寶貝。

慕靖西轉頭,看了浴室一眼,喬安太累了,她需要休息。

況且,夫妻倆相處的時間本來就少,今晚難得的二人世界,他不想因為小糯米而以失敗告知。

「太晚了,改天吧。」

「哼!」小糯米氣嘟嘟的,「小糯米生氣了!」

臉蛋氣鼓鼓的,一副「寶寶有小情緒了,哄不好的那種」的表情。

慕靖西不用看,也能想象得出此刻她的模樣是怎樣的萌態畢現,忍俊不禁的道,「爸爸還有事要忙,讓傭人姐姐給你講睡前故事吧。晚安,寶貝。」

嘟嘟嘟……

忙音傳來,小糯米狠狠愣住了。

水汪汪的眼眸不敢置信的瞪得老大,她錯愕的轉過頭,「姐姐……爸爸是掛了小糯米的電話嗎?」

傭人接過聽筒,聽了一下,同情的點頭,「是的,小小姐。」

「哇……」小糯米捂臉,痛哭的乾嚎。

從浴室里出來,看到慕靖西正在把玩著手機,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喬安快步上前,依偎進他懷裡,「在想什麼呀?」

「想小糯米。」

「今晚為什麼不帶小糯米一起過來?」

慕靖西誠實的說,「忘了。」

喬安:「……」

嘻嘻,看來在他心裡,自己還是排在第一位的!

很好很棒棒!

真不愧是她喬安的老公,帥極了! 被無良父母拋棄了的小糯米,抓著自己的小枕頭,趿拉著毛茸茸的白色軟綿拖,捏著小拳頭往主樓走。

走到一半,被警衛告知,周君儀陪同慕崇明出差去了,不在官邸。

言下之意,官邸里能為她做主的爺爺奶奶都不在家。

小糯米哼唧一聲,一扭身,往南翼走去。

已經夜深,南翼依舊燈火通明。

看到小糯米穿著睡衣,抱著自己的小枕頭深夜過來,傭人們都驚訝極了。

「小小姐,您怎麼來了?怎麼穿得這麼少,快進來快進來。」

小糯米心滿意足的把自己的小爪子塞進傭人手裡,享受著溫柔的對待,心裡暗自嘀咕,還是傭人姐姐好,比爸爸好!

哼!

爸爸現在的地位,已經排到小點點後面了!

被傭人牽著進了室內,坐在沙發上,小糯米抱著自己的小枕頭,一聲不吭。

慕靖南在樓上書房辦公,聽到傭人敲門,得知小糯米過來了,便放下文件下樓。

小傢伙坐在沙發上,悶悶不樂的,抱著一個小枕頭,那模樣,看起來就像是半夜離家出走一樣。

頓時有些哭笑不得,慕靖南走過去,食指輕點著她的額頭,「小糯米,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

「二伯,小糯米睡不著。」

「為什麼睡不著?」

「爸爸壞!」小糯米憋了良久,憋出一句,「爸爸他拋棄小糯米!」

慕靖南:「……」

這話從何說起?

十分鐘后,總算聽完小傢伙絮絮叨叨的告狀,把慕靖西的缺點羅列了一大堆。

什麼不給她吃冰激凌,壞。

不讓她見麻麻,特別壞。

拋棄她,決不能原諒……

慕靖南揉了揉她的小腦袋,「二伯送你回去?還是,在這裡睡?」

小糯米突然抬眸看他,「二伯,小糯米能跟二伯母睡嗎?」

慕靖南薄唇微張,話始終沒能說出來。

神工 二伯母……

多麼美好的一個詞語,可惜,他跟司徒雲舒已經離婚了。

「小糯米,這恐怕……」

拒絕的話還沒說出口,小糯米便抓住他的袖子,一臉固執,「二伯,小糯米就要跟二伯母睡覺覺。」

說完,還奶聲奶氣的威脅一句,「不然,不然小糯米今晚就不睡了!」

真是好可怕的威脅啊。

慕靖南淡淡一笑,心下已經有了主意。

深夜十二點,公寓門鈴雜亂無章的響起。

司徒雲舒夢中驚醒,她倏地起身,來到門口,透過貓眼往外看,看到一張放大的小萌臉。

她驚喜的打開門,「小萌物,怎麼是你?」

小糯米熱情的撲了上來,抱著她的脖子,軟軟糯糯的喊,「二伯母,小糯米來投奔你了~」

司徒雲舒:「……」

等等!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大晚上的,她來投奔自己?

說得好像自己被拋棄了一樣……

慕靖南尷尬的輕咳一聲,「靖西去基地找喬喬了,小糯米一個人孤零零的睡不著,就央求我帶她來找你。」

與其說是小糯米央求他,倒不如說是他終於找到一個完美的借口,能光明正大的來見她。 武王境界的師兄沒有絲毫膽怯,他們以一種開玩笑的方式向古木表明,你想怎麼玩,怎麼瘋狂,大傢伙兒就怎麼奉陪到底!

不就是身死道消嗎,有什麼大不了的。

輪迴之後,十六年又是一條好漢!

在這一刻,那些武道境界低的弟子,那些沒被點名的弟子紛紛後悔不已,他們後悔平日里怎就沒好好修練武道,否則在今天也能為其獻上一份力。

古木看著他們堅定的眼神,心頭一熱。

女神的貼身男秘 阻擋強大的颶刃暴,他其實也沒什麼太大的自信,畢竟第一次學習防禦陣就要去面對這種挑戰,正如師兄們所想,很是天方夜譚。

他們明明知道,卻沒有絲毫退步,而是願意陪自己,這卻讓古木很感動。

真正的朋友就是在這樣的危難之際可以陪你去面對一切,真正的親人在危難之際就是這樣對你沒有絲毫的懷疑。

歸元劍派的諸位師兄對他來說,是朋友也是親人,所以,無論如何他都會儘力去成功,盡量不讓任何人受到傷害。

「臭小子,你怎麼沒喊我!?」看到歸元劍派弟子在這裡豪氣萬千,楊志感覺自己好像被他們自動忽略了,於是從草地站起來,罵罵咧咧的道:「老子我好歹也是武王中期的強者!」

「楊大哥是武王強者?」古木錯愕的道,他曾用『五行真元訣』探視過楊志,發現其實力也不過剛剛達到武師後期。

「嘿嘿,想不到吧?」

楊志看到古木吃驚的模樣,心裡特別的爽,旋即咧著嘴解釋道:「我可是曹州大總管,手裡沒點隱藏修為的寶貝,那豈不是浪得虛名了?」說罷,就見他從身上摸索一會兒,取出一物,道:「看,這就是我用來隱藏修為的寶貝,名為定乾坤!」

「定乾坤?」 天價萌寶:媽咪別想逃 看到楊志拿出一個四四方方,形似磚塊的物品,司馬耀神色一變。

「司馬長老想必也聽說過吧?」楊志挑著眉洋洋得意的說道。看來這貨的炫耀勁兒,一點都不輸於司馬耀。

有關『定乾坤』這種寶物,司馬耀當然聽說過,此物乃上古時代遺傳下來的三等絕寶,雖然並非最為頂尖的,但因為可以隱藏修為而被後人津津樂道。

「沒想到楊總管竟有此物。」司馬耀說道。而楊志則得瑟的笑了起來,不過又聽前者繼續說道:「此物可以隱藏修為,但楊總管恐怕並不知道,此物還有一特殊能力。」

「還有一個特殊能力?」

楊志驀然收回得瑟的笑容,顯然讓司馬耀說對了,他好像就知道『定乾坤』有隱藏壓制修為的功能,還沒聽說有其他能力。

司馬耀道:「此物的創造者曾是一名上古禁陣道高手,而它另一個能力就是來定陣訣!」

「定陣訣?」楊志更加迷惑了。

司馬耀則解釋道:「禁陣道最終要的是陣訣,而陣訣的作用就相當於一座房屋的地基,地基若是不穩,後果可想而知,那上古大能創造此物,並在上面布置定陣訣的禁陣,就是為的穩固根基,所以才起名為『定乾坤』,而後來也是因為此物上的禁產生異變,才擁有了隱藏修為的功能。」

「原來如此。」楊志恍然大悟。

司馬耀看了看楊志手中的三等絕寶,認真的道:「楊總管,不知你可否願意將此寶交予我徒兒,他若以此物作為主陣訣,便會提高防禦陣的強度。」

楊志聞言一怔。

司馬耀以為他不同意忍痛割愛,急忙繼續說道:「此物是禁陣道大能創造,布陣者若是以此物為主陣訣,不但可以提高禁陣強度,同樣可以提高成功率!」

古木聽師尊如此說來,眼中頓時就閃爍著精光,而其他師兄也一個個將目光移到了楊志的寶貝上,那眼神中也同樣爆發出璀璨的精光。

如果是在以往,別說楊志有三等絕寶,就算有一等絕寶,他們也只是眼饞,並沒有奪取之心,可在這個節骨眼,如果這小子不識時務,他們肯定會一擁而上搶過來。

畢竟生死攸關啊。

楊志看到眾人那仿若虎狼般的目光,便感覺自己好像是一隻任人宰割的小綿羊,頓時覺著非常委屈。

當然他委屈的不是被一群壞蛋欺負了,而是委屈他們竟然會認為自己不會獻寶?

這都大難臨頭了,自己難道還會捨不得一件三等絕寶?

靠,太小瞧人了!

「只要能脫離險境,別說區區一個三等,就算是一等,老子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奉獻出來!」

於是楊志挺直了腰桿,一副大義凜然的表情,道:「這絕寶雖好,但也得有命用,既然臭小子有用,老子自然願意送!」說罷,考慮都不考慮的把『定乾坤』丟給了古木。

三等絕寶丟出去還不算完,然後就見他直接將空間戒指里的東西全都倒了出來,只看到亂七八糟,眼花繚亂的寶貝紛紛飛出,最後竟是佔了很大的地方。

將東西全都拿了出來,楊志指著自己的鼻子,很是氣憤的道:「這是我的全部寶貝,臭小子,你隨便選,能用上的儘管拿去,我楊志若是眨一下眼,心疼一下,我就是孫子!」

司馬耀和一眾弟子看著地上一堆亂七八糟的寶貝,以及銀票和金銀古董,估摸著最少價值百萬兩啊,於是一個個的吞了口唾沫,心想:「媽呀,這才是有錢人啊。」

古木對楊志這種行為非常感動!

於是就見他走過來,拍了拍楊志的肩膀道,然後一揮手就將地上的東西全都收入自己個的空間戒指里,神色肅然道:「不瞞楊大哥,這些東西對小弟都有用。」

眾人紛紛栽倒。

這貨也太無恥了吧?竟然一點不剩的全給收走了!

看到古木這貨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把自己多年收藏的寶物全都裝進了他自己的腰包里,楊志嘴角一陣抽搐,不過也僅僅是嘴角抽搐了一下,眼睛沒有眨,心也沒疼,就是有點酸,有點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