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飛飛痞笑了一下,「就想親你一下!」

燕飛飛痞笑了一下,「就想親你一下!」

方微雨一連吃了三份甜點,剩下的打包帶走了。「今天真是讓你破費了!」

「這算什麼?還有大餐等著你了!跟我走!」他拉緊方微雨的手,去了小吃一條街。

那裡此刻正是人山人海。

他們奔波在每個小吃攤前,只要是方微雨喜歡吃的,他都買了,他們倆邊吃邊看著對方笑。

「燕飛飛,你現在跟著我都變得接地氣了!以前你可是從來不吃小吃的,尤其是人多的地方你都不會去,那時我就感覺你一點都不合群!現在可好,拉著我滿大街找小吃!」她覺得是自己改變了燕飛飛,她很是自豪。

燕飛飛拉近她,把她抱進了懷裡,「有些改變就是因為你,我願意為你改變!」

方微雨吃了太多辣的東西,嘴巴里正是乾燥焦渴,她想喝水。燕飛飛低頭吻上了她的唇,一股潮濕的吻解決了她的焦渴。

燕飛飛的生活逐漸踏入了正軌,他重新回到了學校。李老師本來已經放棄他了,燕飛飛來學校的時候是帶著一份承諾書來的,承諾書里寫得很清楚,如果他以後再曠一節課,他會自動離開學校。

李老師也念著他的一份人情,所以就和他沒有多計較。燕飛飛回到學校,又變回了以前的沉默寡言。他表面看起來冷漠淡定,可卻少了之前的冷酷無情。因為他心裡有情,所以他看這世界的眼光也就有了情。

他心裡的那份情是方微雨給他的,所以他始終感謝的人就是方微雨。

方微雨在學校有一周時間沒見到楊雲了,後來她偶然聽到幾個女生在背後議論。

「聽說楊雲轉走了!」

「他為什麼這個時候轉走啊?」

「我聽說是好像是因為一個女生……具體怎麼回事,我也就不清楚了!」

她們後面說了什麼,方微雨沒敢再聽,她疾步從她們身邊走過。「她們剛剛說到的那個女生莫非就是她嗎?」她的腳步凌亂,心裡緊張。她只想快點兒遠離她們,以免被發現。

楊雲在家裡沉默了一周,家人怎麼問他,他都絕口不說一個字,楊爸也是無奈啊。楊爸勸他去學校,他直接回答到:「那個學校我不可能再去!」

楊爸只好走動關係,把他暫時轉到別的學校去複習了,他的學籍還在一中,最後無論考的咋樣都是一中畢業的學生。

楊雲也沒去管那麼多了,他只是不想再見到那個人了。

越臨近高考,考生的壓力越是大,天氣的燥熱已經讓每個人的心浮氣躁,就在這樣的關鍵時刻,汶川發生了地震。

5月12日。 下午兩點三十八分,突然地面像篩子搖動似的劇烈晃動起來,搖的人站不穩腳跟。劉珍珍和方微雨的手緊緊抓在一起,「發生什麼了……」方微雨一臉驚恐。

「地震了!微雨,快去操場!」劉珍珍抓著方微雨的手就跑去了操場。地面的搖晃越來越劇烈了,她們倆緊緊地抱在一起,眼睜睜看著那一瞬間發生的可怕。

她們目之所及的遠處的山頂上有人家的地方,冒起了一堆堆的土霧,那裡的房子被夷為平地。

眼前教學樓上的學生陷入一片慌亂,「啊――」「啊――」地驚恐聲此起彼伏,他們從樓梯上一擁而下,教學樓上的瓷磚一片片接二連三地往下掉。

這一切真是太可怕了!

好多人都向操場那裡瘋狂地跑去,級主任還站在離教學樓不遠的地方扯著嗓子喊到:「別亂別亂!」他想安撫大家的驚恐,可是學生還是不斷的從教室里湧出,擠在樓道里,推搡著往下跑。

如果是以往,那個時間正是上課的時候。

方微雨不敢再看,她想到了自己的爸爸媽媽,想到燕飛飛,想到奶奶……

地震持續了一會兒才停了下來,大地就那樣突然安靜了,可是周圍的躁動和喧囂依然存在。學生和老師都陷入到一片恐慌中。

各班班主任立即出動,將本班的學生召集到一起,在一遍又一遍地清點人數。

地震似乎是平息了,方微雨第一次感受這麼強烈的地震,她的心「砰砰」地直跳。她立即拿出電話給爸媽打去,所有的信號全部中斷了。她撥了好多通電話,都是無法接通的迴音。

好多學生被嚇哭了,幸好在場的師生都沒有人員傷亡,只是有幾個學生在慌亂中被樓上掉下的瓷磚碎片砸到了,傷勢不重,醫務室的人員正在為他們清理傷口。

各班班主任接到學校通知,所有的學生必須由家人來接才能出校門,大家都等在了操場上。

操場上這裡一堆,那裡一堆,大家都哭喪著臉,不知道家裡什麼情況了,他們一個個的愁容滿面。

地震發生的時候,燕飛飛正在往教室走的路上,當那地面篩動的時候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地震了,他飛快地跑了兩步,跑到了空曠地帶,眼看周圍的一切都在劇烈的搖晃,他的心也跟著搖晃起來。

「不知道微雨在幹什麼,她現在安不安全……昨天聽她說他們學校改時間了,那這個時候應該還沒上課……」等那一波劇烈的搖晃剛停下來,燕飛飛拔腿就飛奔到車棚里去了。他快速打開車子,瘋狂地奔出了校門。

他必須去找她,確保她是平安的。

那個時候,燕飛飛腦袋裡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方微雨,他很想知道她的安危。一路上,他瘋狂的踩著車子,使出了渾身力氣,向一中奔去。

所有的通訊都中斷了,大家對地震的情況不是很清楚。

一中某班突然傳來一個消息,剛剛發生地震的時候,某班的一名同學在巷子里走的時候,某家牆上放著的花盆地震時掉了下來,砸中了他,當場身亡。

方微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裡一陣恐懼襲來,又一次死亡離她這麼近。她覺得突然之間站在你身邊的人消失不見,那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陸陸續續已經來了家長,他們來學校操場上接走了自己的孩子。

地震時,方正懷正在路上開車,突然車子的方向盤徹底失控,他眼睜睜看著車子撞向了路邊的建築,而他無力改變這個事實,只能聽天由命了。

車子撞上去的那一刻,他心裡想著他的家人,一切都發生的太倉促,他還來不及多說一句話,他已經感覺到自己頭上有熱呼呼的血液流下,很快他便失去了意識。

地震的那一刻,很多人的命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地震已經結束了,突然,地面又傳來一陣波動,引得大家一陣緊張。

燕飛飛的車子晃動了一下,他騎的太快,一時沒有把控好方向,摔了一跤。「這是餘震……」他扶起車子,又騎了上去,快速地向一中駛去。

在家裡正在午睡的楊慧,被地震搖醒后,鞋子都沒來得及穿就奔出了屋子,小區的樓房左右晃動,「咯吱咯吱」地響聲持續到了地震結束,楊慧兩手緊緊地抓著衣角,眉頭緊鎖。

等地震結束,她胡亂穿了鞋子,拿了鑰匙就奔到一中去了。路上已經戒嚴了,她只能走去一中了。她給方正懷打電話,電話無法接通。

焦急中,她快步跑去了學校。目前確保孩子的安全才是第一重要的事情,女兒是他們的命根子,他們不能失去她。

楊慧一路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到了學校門口她看見有家長領著孩子出來,她拉住他們問了一下,才知道學生都在操場上,正等著家長來領。她的心稍微平靜了一點。

「微雨――微雨――」楊慧扯著嗓子沖著操場里的一堆堆學生吼道,操場里還有好多學生,她看不見微雨,便急得大聲喊了出來。

方微雨聞聲望去,一眼便看見了媽媽,「媽媽――我在這裡!」她朝媽媽一邊揮手,一邊跑了過去。

楊慧抱住自己的女兒,方微雨都能感覺到母親抱著她的手在顫抖,她一定是著急壞了。楊慧向班主任打了聲招呼,領著她要回家。

「爸爸呢?」

「你爸去上班了,我沒聯繫上他!我們現在先回家去吧!」

燕飛飛剛到校門口,看見楊慧拉著方微雨從裡面走出來,他遠遠地看了幾眼,確保她無事了就離開了。他騎著車子又奔回了家。

母女倆一路上緊緊地握著手,過了一條馬路,看見路邊有人在哭。他們的家人在地震中失去了聯繫,路邊的小賣部里一片凌亂,貨架上的東西灑了一地……

「媽,我想去找我爸!」方微雨心裡不踏實,隱約中她感覺到了什麼。

楊慧神情慌亂,她六神無主了,「你爸單位比較遠,這會兒我們怎麼過去啊……」她焦急地說。

方微雨也是無奈,她們只好先回家了。

方正懷已經被送進了醫院,楊慧是臨近傍晚的時候才知道的。她們母女倆火速趕去了醫院。他的頭部擦傷,一條腿夾到了車裡,傷勢嚴重。過路人發現了他,立刻救出他,把他送到了醫院。否則失血過多的他怕是難以活過來了。

楊慧拉著方正懷的手,趴在他身上,哭了好一陣。「正懷……正懷……你不會有事的……正懷……」她淚如雨下。方微雨抱著媽媽的肩膀,哭的撕心裂肺。

一場地震,改變了方微雨一家的生活,也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

一中的教學樓成了危樓,兩棟樓之間有了很大的裂縫。那裡拉起了紅色的警戒線。學校在操場上搭建了臨時帳篷,學生暫時都在帳篷里上課。

很快,幾乎所有的電視台都在播放汶川地震的消息。

方微雨請了一周假,在醫院照顧爸爸。媽媽因為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突然病倒,也在輸液。家裡的重擔突然落在她一個人的肩上,壓的她喘不過氣。

地震后的第二日,方微雨回家裡幫爸爸拿換洗衣服,打開門的那一刻,一股冷空氣迎面撲來,她屏住呼吸,深深吸了一口氣。這個家如今竟是這般荒涼冷落了嗎?以前她一回家,家裡處處流露出一股溫馨,媽媽的聲音溫和地充滿屋子的每一個角落。雖然嘮叨,但卻是這個家裡必不可少的聲音。

今天回到家,方微雨沒有聽到,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聽到!

她無力地坐在沙發上,抱著頭,哭了好久……第一次她感覺到家人對她來說是多麼重要,她的生命里不能沒有他們。如果有一天突然失去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麼活下去……

方微雨認認真真把家裡打掃了一下,尤其是爸爸媽媽的卧室,她收拾得乾乾淨淨。她帶了一些爸爸的生活用品,出了家門。

「微雨!」燕飛飛在她身後喚到。

方微雨握著門把的手抖了一下,猛地轉身,看見燕飛飛就站在自己面前。

「燕飛飛!」她一下撲進了他的懷裡,「我爸爸出了車禍,媽媽也病倒了……」她的淚水奪眶而出,再也無法壓制心裡的恐懼和害怕了,她把那些都順著眼淚傾訴了出來。

「沒事,別哭!我知道以後就立馬趕來你家了……別怕,還有我在!」他緊緊抱著她,輕聲安撫著她,「以後有什麼事就儘管給我說,我一定辦到!」

方微雨哽咽著,此刻她真的特別需要一個人的幫助,有他陪著她,心裡踏實多了。

燕飛飛送她去了醫院,到了醫院門口,他沒有進去,只是囑咐方微雨到:「有事一定告訴我,我隨時就到!」

「恩……」方微雨進了醫院。

方正懷在醫院住了半個月才出院,他的右腿傷到了筋骨,估計要修養大半年了。方微雨一周后回到學校,但她的心思不能全部投入到學習中。 方微雨每日奔波在醫院和家兩個地方,晚上和媽媽也不敢住在家裡。5月12號汶川地震過了之後,還不斷的發生餘震,好多人晚上都在外面溜達,困了就躺在能睡覺的地方就地解決。自家有車的,把車停在了江邊,吃喝拉撒就在那裡解決。

那一天之後,這樣的難民生活持續了半月左右,才漸漸恢復了正常。可是,災難還沒有過去。

汶川損失慘重,全國掀起「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團結精神,大家眾志成城,共抗災難。那些失去親人的人,悲痛欲絕;那些與親人離散的人,憂心忡忡;那些沒有了家園的人,孤獨無依……

災難是無情的,而人還是有情的。很多愛心人士捐助了物資、錢財、藥品等,各學校也掀起捐助*。方微雨家裡也遭受著因為災難帶來的痛苦,她也需要別人的幫助,可她還是慷慨地拿出了自己的一百元零花錢捐給了災區人民,她知道那是微薄的,但那也是她的一份真心。

方正懷住院期間,楊慧忙於照顧他基本沒回過家,不管再有沒有那麼劇烈的地震,她都必須時刻守在丈夫的身邊。她就是他的精神支柱。她又變回了以前的那個楊慧,少了一分嬌柔,多了幾分剛毅和頑強。

燕飛飛常常會在醫院門口或者她家門口等她,幫她一些力所能及的忙。每天他都必須見她一面,他很少說什麼寬慰她的話,只是默默陪著她,幫她做些家務。

有一次,方微雨拿了一包爸爸在醫院的換洗衣服,楊慧本來要拿回家洗的,可方微雨堅持要自己帶回家洗。平時她都沒用過洗衣機,她除了洗洗襪子、內衣,其餘的都是母親幫她洗。

以前她不曾體會到母親的辛勞,這次當這些生活的瑣事都要她親自來做的時候,她才感受到做家務原來也會這麼累!

累的時候她想想還躺在醫院的父親,她就咬緊牙關,狠下心去干。心裡難過時,只要燕飛飛在她身邊,她就會放肆地哭一場。

那個時候,燕飛飛都是沉默的。他的語言很無力,因為他深深地知道親人在生命里的重要性。她的痛苦他不能代替,也不能分憂,越安慰反而讓她越難過。他只會緊緊摟著她,等她哭完了,幫她擦去眼角的淚,然後在她額頭吻一下,輕聲告訴她:「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方微雨提著一包衣服剛走出醫院,燕飛飛就疾步上前,一把接過了她手裡的袋子,「這些都是臟衣服?」他很自然地問到。

「恩,我爸的。」

燕飛飛把袋子掛在車子上,「上來,我載你回去!」方微雨坐上車子,拉著他的衣服,輕聲到:「走吧!」

他很少見過她笑了,是這突如其來的打擊讓她難以輕鬆。他很能理解她的心情。他安慰她最好的方式就是默默地陪她度過這難熬的一段時光。

到了家門口,燕飛飛想跟她進去,但是礙於情面,還是取下袋子遞給了她。

「進去坐坐吧!」方微雨抬頭看著他說。他看著她那雙疲憊的眼睛,內心又湧出一股憐惜之情。於是跟著她進屋了。

到了客廳,燕飛飛一抬眼就看見了那張飯桌,曾經他也坐在這裡吃過一頓飯,可是忽然間感覺到那時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今時不同往日,過去的事情就放下吧。他嘴角不禁動了動,他也驚訝於自己的變化!

「燕飛飛,喝水……」方微雨看著他半天沒反應,又喊了一聲:「燕飛飛――」他才打了一個機靈,「恩……怎麼了……」他好像是剛剛丟了魂一樣,聽見方微雨叫他,才猛地驚醒。

「喝水!」

「算了,我不喝!」

「那我去洗衣服了!」

方微雨打開洗衣機,把衣服直接塞進去就要洗。

「我來吧!」燕飛飛一看她就是沒做過什麼家務,他站在她身後說到。他已經上前從她手裡接過衣服。

方微雨一臉尷尬,「這是我爸的衣服怎麼好意思讓你洗了,我自己來吧!」她又伸過手去接過了衣服,「你出去,我來洗吧,你去客廳看電視啊!」這一刻,他們離得好近,方微雨的臉瞬間緋紅,她顯得局促起來。

*氣乾燥炎熱,他們兩人都擠在並不是很大的衛生間里,空氣驟然間變得更加燥熱了。

「先放水,加上洗衣粉,然後再放衣服!」燕飛飛又從她手裡拿過衣服,「你先去休息一下,衣服放到裡面泡十幾分鐘容易洗乾淨。」

方微雨退出了衛生間,她去廚房榨果汁了。

燕飛飛泡好衣服,「啪」地一聲脆響驚到了他,他立即跑去廚房。

方微雨榨好果汁,盛滿了兩杯,端的時候手裡滑了一下,一杯果汁摔碎了一地。她連忙俯身去撿,手又不小心被玻璃碎片滑破,頓時鮮血直流。

燕飛飛一把拉起她的手,心疼到:「摔碎了就摔碎了,幹嘛還去撿!有創可貼嗎?」

「沒有!」方微雨疼得鎖緊了眉頭。

「我去買,很快回來!」燕飛飛抽了兩張紙巾,按住她的手,「在我回來之前,你就這麼按住!」他疾步奔了出去。

小區附近有藥鋪,離得也不是很近,走路也要十來分鐘。燕飛飛一路狂奔,用了四五分鐘便買來了創可貼。

剛進門,就聽見屋裡有方微雨的哽咽聲,「她怎麼又一個人哭!」他幾步走到客廳,看見她一個人蜷縮在沙發的一角,頭深埋在膝蓋上,正哭的傷心。就連燕飛飛進門來她都沒有注意。

「微雨……別哭了,我回來了……」燕飛飛抱了抱她,拍拍她的背安撫到。「手給我,我來給你貼上。」他溫柔地拿過方微雨的手,慢慢用棉簽清洗了一下傷口,才把創可貼貼了上去。

「我是不是很沒用……家裡的什麼家務都做不好……爸爸媽媽都在醫院,他們正是需要我幫助的時候,可是我卻什麼都做不好……」她越說越難過,聲音里又帶了哭腔。

燕飛飛立即安慰到:「沒事,一切都會過去的……」

那天,他第一次給別人洗衣服,並且還是方微雨爸爸的衣服。

楊慧回家看到那些晾在陽台上的衣服,心裡納悶到:「洗這件短袖的時候我記得給語語囑咐了不要翻過來晾,她怎麼還是翻過來了?」她心裡正想著就看見方微雨了便隨口問了一句。

方微雨驚訝到:「哦,我忘了……」她快步走過了陽台。

地震后,各學校都停課了,聽說高考要延期,學生的心情更加焦躁起來。越是這樣的時刻,他們越想早點兒結束考試。有些考生直接放棄了高考,背起行囊,走出了老家。他們選擇的是自己認為該選的路,原本可以參加完高考再做人生規劃的,是汶川地震改變了他們以後的命運。

大部分考生無心複習,好多學生都抱著應付的心理,考多少就算多少吧!也有踏實複習的學生,他們真的是心懷夢想,要努力去實現的。

放棄高考的學生不能說他們沒有方向和目標,他們只是選擇了不同的方式來實現自己的理想。

很多年後,你會在某個地方某個時刻聽到關於某個人的故事,原來那某個人就是當年放棄高考靠自己打拚現在已經是成功人士的人!

方正懷出院了,楊慧整日在家裡陪著。

一日晚飯後,方正懷拄著拐杖,在客廳里來回活動活動。

「爸,我扶著您走吧!」方微雨摻著爸爸的胳膊,在客廳里來回活動。方正懷感受到了這些日子女兒的變化,她越來越懂事了。他樂呵呵地說到:「等過兩日我就可以出門去院子里轉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