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凱賽特突然轉身離去,腦中唯一的念頭就是這最後一次任務的目標——星際之神『陸天羽』!

片刻后,凱賽特突然轉身離去,腦中唯一的念頭就是這最後一次任務的目標——星際之神『陸天羽』!

天外要塞「克隆得」——「哼!無夢,好快的速度,居然讓你搶了先手,不過算了,鍛造星球的勢力送給你又何妨?只不過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存在而已!」江天道放下手中的報告,「浪子.凱賽特,最後的任務,也是你最後的價值,你的使命—!」

魔法聯盟總部——日不落星球『卡爾拉斯』伴隨著腳步聲,修羅走到台階之下!

「你找我?」話語中平靜得讓人心寒。

「恩,你不是收錢取命的殺手嗎?現在給你一樁生意,做不做?」佩斯得問道。

「時間?地點?人物?價格?」簡短的八字表示了修羅的決定。

「時間一個月,地點不限,目標浪子.凱賽特,價格隨你高興!」佩斯得笑道。

「十億,一個月後給你答覆!」修羅轉身離去。


「凱賽特,你的使命—!」

佩斯得&江天道—「到此為止!」

早上—遠古之樹——陸天羽房間——「咚咚—!」敲門聲響起,奧特拉斯起身開門。

「唷,天羽,感覺如何?」來人是流影。

「還不錯吧!不過虧你過得了這種日子,沒女人的日子感覺如何?」陸天羽笑道。

「沒什麼,偶爾這樣也不錯,當作修身養性吧!」流影聳了聳肩。

「哦~~!你轉性啦?」陸天羽故作驚訝。

「拉倒吧!不過我還是奉勸你一句,趕緊好起來,不只是因為我個人的原因,時間拖久了,我相信霍雅你絕對不好交代,而且還多了一個奧特拉斯,不過在這方面你也的確厲害,我都要自嘆不如哦!先是八天王,后是九魔帝,接著是什麼啊?三聖主?」流影倒是一臉輕鬆,「我是無所謂,畢竟沒惹風流債,很好解決的!」

「這點我都有點納悶,難道我真的這麼有人格魅力嗎?」陸天羽望向奧特拉斯,「奧特拉斯,說說看,你喜歡我的理由!」

「啊—!這—!」面對陸天羽突然的反問,奧特拉斯臉紅得不知所措。

「哈哈哈—!抱歉,開個玩笑,嚇到你了?」陸天羽笑道。

「這—沒什麼!「奧特拉斯搖了搖頭,開始自言自語,「不過其實真要說,像喜歡這種東西是沒有理由,不知不覺間就會從心裡湧出的一種感情,面對的時候會感覺不知所措,離開的時候又會感覺寂寞,想見對方的一種感情,我就是如此!」

聲音到最後已經不可耳聞,奧特拉斯也低下了頭,眼角時不時觀察一下陸天羽的反應!

「奧特拉斯—-!」面對伊人的真情流露,陸天羽一時不語。

「真是差距啊!九魔帝說到底也是有感情的生物啊!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拜!」流影感嘆一聲,離開了。

「奧特拉斯—!」陸天羽站起身,抱住奧特拉斯,「謝謝你!」

「謝什麼?」奧特拉斯順勢抱住陸天羽的腰。

「因為有你們,我才能一直走下去!」

陸天羽的耳邊輕語,換來的是奧特拉斯的熱情之吻!

「嗚——!」化被動為主動,奧特拉斯顯得十分瘋狂!

「呵!」了解奧特拉斯的意圖,陸天羽樂意配合,雙手翻動之間,衣裳一件一件脫落,最後只剩三點遮體。

「恩—?」奧特拉斯睜著水汪汪的雙眼,有些不解的看著陸天羽。

「你不是說,半遮半掩才是最有**的嗎?」感受著皮膚驚人的彈性,陸天羽開始進攻奧特拉斯尖長的雙耳。

「啊—!天羽!」奧特拉斯面泛桃紅,全身心放開享受著愛人的親撫。

「不過奧特拉斯的皮膚可保養的真不錯,很有彈性!」輕輕在*尖之上一彈,輕微的波動,如水般的波紋,是那麼的扣人心弦。

「不—不要再逗我了,天羽,我—要!」

「如你所願!」

——矮人族星球「奧林匹斯」——族長房間——「爺爺,你說什麼?!」卡洛斯驚訝的看著利卡德。

「你沒聽錯!我說從今日起你就是新一屆的矮人族族長!」利卡德臉上不復往日的氣勢,顯得有些滄桑。

「為什麼?」卡洛斯問道。

「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覺得累了而已!」利卡德輕輕搖了搖頭,「而你相比你的大哥更有頭腦,也更有遠見,這個族長之位非你莫屬!」

「只是因為這個原因嗎?」卡洛斯驀然變得冷靜下來。


「哼!果然什麼都瞞不過你啊!一部分而已,也有對自己的懲罰,身被利用而不自知,如果對方針對的是矮人族,我實在無法想象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那是—!」卡洛斯還想說什麼,但是被利卡德打斷了。

「不用再說了,我從先祖伯維亞的手中接過這個族長之位,歷經三千五百年,是時候了,交出權力,也交出自己的責任,讓我做一個毫無負擔的老人吧!」利卡德頓了頓,接著說道,「矮人族我不要你做什麼將它發揚光大的壯舉,這次事件之後讓我意識到了自己的愚蠢和無知,你的職責只是讓矮人族延續下去,不要讓它有一天成為星際的歷史!」

[..c] 矮人族星球「奧林匹斯」——

族長房間——

「爺爺—!」卡洛斯的眼神很複雜。你記住這一點!」利卡德轉身向外走去。

「我記住了!保重,爺爺!」卡洛斯鄭重的點了點頭。

「你也同樣!」卡洛斯腳步微頓,說罷便離開了。

飛船起飛地——

「真的要走嗎?利卡德!」無夢問道。

「明知故問,卡洛斯那小子有你幫忙我也放心,精靈族一役你只救出了我和雷持,其餘長老全部喪亡,不就是為了讓卡洛斯更好的登上族長之位嗎?」利卡德的語氣七分不滿,三分敬佩。

「怎麼?你心疼了?」無夢笑著反問道。

「怎麼會呢?即便你不那樣做,我也會想辦法去除那些思想頑固的長老,反之我到省了不少麻煩!不過你究竟是從何確定我會讓卡洛斯繼任族長的,逃生歸來之後!」利卡德露出詢問的表情。

「這話問得有些多餘,我是預言師嗎?」無夢笑道。

「哼!那就當作是這樣吧!再見了,不,最好不要再見,無夢!」利卡德轉身走上飛船,飛船也收起艙門,緩緩升起。

「或許真是如此,不會再見了,利卡德!」無夢自言自語,像是對利卡德,又像是對自己說道,隨機原地消失了。

飛船上——

「對於我的這次決定,說出你的想法!」利卡德做到雷持旁邊,隨機吩咐機師起飛。

「我—!」雷持欲言又止。

「沒事,但說無妨!」利卡德笑了笑。


「我很不服氣,為什麼要讓卡洛斯來繼任族長?我真的無法理解,他—!」雷持的神情顯得有些激動。

「行了,你的心態我了解了,接下來的旅程我會慢慢告訴真正的原因,我可不想因為我而讓你們兄弟之間存在芥蒂,但是現在,先走吧!」

飛船起飛,以不及眨眼的速度迅速消失在天際—

二天後—

早上—

遠古之樹——

頂端——

無夢雙手背後和修而凡德站在一起閑聊,卡洛斯無聲的站在修而凡德的身後!

「裝備鑄造完成了?」無夢問道。

「當然,嘆月本身經過這麼長的歲月,魔法陣難免有點老化,也需要加固!」修而凡德點了點頭,「利用玄武之盾和戰神之盔的碎片,融合你的藍水晶,鑄造與之相稱裝備不成問題!」

「那我就期待了!」無夢眼神一轉,看到結伴而來的陸天羽、奧特拉斯、流影三人,「來了!」

「唷,無夢!修而凡德!」陸天羽打了聲招呼。

「看上去你恢復得不錯!」無夢笑道。

「歸功於大家的照顧,今天來是要回去了嗎?」陸天羽問道。

「差不多,再不回去也不好交待,流影似乎也憋壞了呢?」無夢別有深意的忘了一眼流影。

「無夢,你老實說,你到底吧艾麗婭搞到哪裡去了?那天你跟我說要把艾麗婭帶到安全的地方去,後來我一想,不對勁!如果把艾麗婭帶到都市星球,那不就露餡了嗎?」流影語氣有點不好,似乎是在抒發自己的不滿,的確,實在太無聊了,一個人在這裡,還得看著別人柔情蜜意。

「櫻夜學院而已,就安全度和適應性來說,那裡是最好的選擇,而且也不會寂寞!」無夢笑著聳了聳肩,絲毫不以為意,「而且必須要讓她學習自身所需,為將來做準備?!」

「將來?!什麼意思?!」流影不解。


「我要讓艾麗婭繼任下一屆精靈女皇!」回答的是奧特拉斯,說完她看向無夢,「沒想到你把我的心思猜得這麼透,都提前準備好了!」

「過獎,只是未雨綢繆罷了,而且有流影輔佐,我也不必擔心了!」無夢笑了笑。

「那你的意思的是—?!」流影有種不好的預感。

「沒錯,你就不用回去了,過幾天我會把你的父母、艾麗婭和你的那些女人全部接來,你們就在這裡安穩的過日子吧!」無夢證實了流影內心的想法。

「不會吧!那我的自由呢?!」流影欲哭無淚。

「有女人,沒自由!啊—-!」陸天羽上一秒還在拍著流影的肩膀幸災樂禍,但是下一秒他已被奧特拉斯揪住了耳朵。

「你說什麼?!」奧特拉斯質問道。

「沒—沒什麼!」陸天羽連忙賠笑,轉移話題,「修而凡德,我的兵器呢?應該已經完成了吧!」

「恩!請看!」修而凡德攤手一揮,嘆月已在手中,「此劍本是師父最後之作,做工堪稱極致,我只是略微加固罷了!」

修而凡德將劍遞給陸天羽,陸天羽伸手見過!

「有熟悉的感覺,傲天—!」感受著從劍上傳來的絲絲波動,陸天羽閉上眼,神情沉澱下來。

「傲天之宿命已經完成,可謂功成身退,天羽你無需感慨,而且此劍因為是墮獄和傲天兩劍融合而成,所以傲天之前的招數你依舊可用!」修而凡德再一揮手,一件白色披風漂浮空中,淡淡的光華流動其中,似有顏色所變,銀河宇宙蘊含其中,但細看之下卻仍是通體潔白,「此披風為星辰,融合戰神之盔和玄武之盾的特性打造而成,能量防禦,物理防禦絕對不亞於前兩者,而且其中加入了戰神之盔、玄武之盾的碎片,威力更勝以往!」

「星辰嗎?不賴!」陸天羽手一觸摸,披風立即消失,「需要時才會出現嗎?玄武之盾的特性!」

「戰神之盔本身並不是戰神身著之盔,而是當初戰神自願付出自身一滴精血,折損能量所打造而成了盔甲,玄武之盾則是上古四神獸之一玄武所化,現在這兩者的特性同時融於這件披風,再加上無夢藍水晶的嵌合,即便是足以毀滅宇宙的一擊,這件披風也絕對有一擋之力!」修而凡德解釋道。

「毀滅宇宙的力量,也就是說除了雨靈、軒轅和伽藍這三神外,沒有人可以毀掉這件披風嗎?」無夢笑道。

「也不盡然,在我印象還有一人可以對這件披風造成威脅!」修而凡德搖了搖頭。

「誰?!」流影臉色微變,難道還有人的力量可以與三神相較?!

「魔法聯盟之主,魔法之父『佩斯德』!」

[] 早上—

遠古之樹——

頂端——

「佩斯得?哦~~!的確,他有這種力量!」無夢略微思索,點了點頭。www.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