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啟年一看有十幾個犯人,有男有女,用繩子系成一串,手一動,風刃又起,切斷的繩子,對他們說:「你們快走,到森林中躲一躲。」

王啟年一看有十幾個犯人,有男有女,用繩子系成一串,手一動,風刃又起,切斷的繩子,對他們說:「你們快走,到森林中躲一躲。」

人犯一下子轟然而逃,城牆上槍聲響起,王啟年手一揮,水幕天華自河中升起,將子彈都攔截下來。

見弔橋又在緩緩上升,隨手一指,兩個風刃飛出,弔橋的吊索切斷,弔橋轟的一聲落了下來。

水幕天華化作冰刃,呼嘯而入,城頭上槍聲立刻停止,聽到撲通聲不停,王啟年大步踏上了弔橋,來到城門旁,手一起,轟的一聲,大門已不見蹤影。

「是誰?」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王啟年沒有說話,艾格斯和幾名紅衣主教從各自的房中走了出來。

當他看到了王啟年,眼中一縮:「是你!異端尼克勒斯!」

他飛快地看了看王啟年的身後,見王啟年是一個人,不禁哈哈大笑:「尼克勒斯,你這個巫妖,居然敢一個人來,聽說你的官職被剝奪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他這一說,倒提醒了王啟年,王啟年從憤怒中清醒過來,心中有一絲后怕,修為如他,居然被憤怒控制,他開始明白,應該以一種超然的心理看待一切,即使有大憤怒,也不應該影響自己的智慧,他這一醒悟,讓世間感情已不能遮蔽他的心靈。

他聯繫上了小雙,穿越千山萬水,聯繫上了小雙,他出來沒有帶任何現代通信裝置,即使帶,現在也不可能有機會用,他以自己心靈聯繫上小雙,告訴小雙這裡一切,要他通知伊安國,這種事情完全違背人類的良心,打破人類的底線。

小雙正在和小靈與傑西卡在一起,陡然間,腦袋一花,中央多了大量內容,好像她親眼所見一樣,她立刻飛起,嘴裡囔囔:「不好了,王出事了。」

傑西卡正帶著學生在浮空島上的樹林中查看,尋找生態系統的漏洞,聽到小雙的喊聲,不禁一愣:「出了什麼事?」

「快去通知伊安國的軍部,魔法部,情報部……」小雙一連喊出許多部門。

「到底出了什麼事?」傑西卡臉一沉。

小雙定了定神,才將事情經過說了出來,末了,還加上一句:「王,居然又不帶我去!」

傑西卡這才明白,她強行切入通訊網路,身影在軍部、魔法部、情報部,還有總統的通訊終端上,整個伊安國都動了起來,飛空艇上,特種部隊立刻出動。

伊安國立刻接通紐蘭芬總統,將此事告之,紐蘭芬總統也緊張起來,立刻派軍部靠得最近的軍營出去。

傑西卡隨後將手中的東西一放,對學生們說:「你們繼續,小雙,我們走!」

小雙飛到她的肩頭,空間出現了一扇空間之門,邁步進入其中。

王啟年冷冷看著艾格斯等人:「我後悔了,早知當日,拚死也要將爾等除去,就不會有今日之禍。」

「哈哈,一個巫妖居然也發善心真是太好笑了,你應該歡喜雀躍才是,這不正合你的意嗎?太好笑了,有什麼比這還好笑的。」艾格斯大笑,紅衣主教也哈哈大笑,他們自恃背後有歐瑪尼,同時,艾格斯也接近半神,根本不將王啟年放在眼中,畢竟王啟年是半神這件事,只流傳在很小的範圍中。

「你們已經不是人,畜生都不如,甚至比魔鬼還魔鬼!」

「你受死吧!巫妖就是巫妖!」艾格斯說著,一道巨大的光柱從天空中而降,由於心意的變化,外表聖潔,但其中抑制不住的泛著灰色。(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趙鯤飛」和「謇旭繁星」的打賞支持!特此叩謝!)

王啟年早非當日,自從經過地獄之戰,對戰鬥有了自己風格,見光柱通天徹地,但他一眼說看出其中實質。

「不過虛有其表,外表聖潔而內里骯髒,不潔的光柱,怎麼能動我!」語言一出,光柱到了王啟年的頭頂上自然消散,這讓艾格斯大吃一驚。

「你用了什麼魔鬼的法門?」艾格斯感到無法理解。

王啟年冷冷說:「不過是意識的具現,干涉現實的存在,又不了解實質,弄得魔法不像魔法,神術不像神術,你去死吧!」說完,身邊無數線條和魔紋開始出現,艾格斯感覺到自身像被一種無形的空間罩住,根本無法動彈,魔法陣一亮,周圍並沒有多強的光,只也是王啟年要照顧到裡面還有許多受害者,不敢動用大威能的魔法。

艾格斯聽到空中偉來吱吱的聲音,再一看,空氣之中,由外而內,剎那間飄起的雪花,感到一瞬間,淡藍色的雪花很漂亮,自己便失去知覺,已經成了一座冰雕。

王啟年在一瞬間,感到似乎什麼都靜止了,心中有悟,原來這個魔法是這樣,他使用的是一種冰凍魔法,冰封千里,不過,他已經是半神,意念起處,魔法陣本來是存想之中,但都具現而出,甚至連存想都不需要,只要意念一起,魔法陣就形於外,當然,魔法威力很大時,才會出現這些現象,而向基礎魔法。根本沒有這些現象。

冰封千里本來是範圍魔法,但王啟年現在控制能力很強,集中在一個人身上,王啟年甚至覺得這已是一種新魔法,就叫它絕對零度,他估摸著。溫度已接近絕對零度,分子原子已接近靜止的狀態。

他手上黑光一起,一顆新的靈魂寶石生成,裡面禁錮著一個很小的靈魂,張大嘴,似乎在吶喊。

王啟年這一手,讓剩下幾個紅衣主教神魂俱喪,人死了,靈魂都不能倖免。他們忘記了,靈魂落到王啟年的手上和靈魂落到歐瑪尼的手下,在王啟年手上,最起碼少受點折磨。

幾個紅衣主教剛想跑,王啟年身上光影一閃,無窮的魔法陣又一次顯現,這回基本上呈灰黑色,幾個紅衣主教怒吼一聲。白色光芒一閃就熄滅了,接著烏光成繩。只一繞,幾個人跌倒在地。


就在這時,空中傳來一聲怒吼,一個人影出現:「啟年.王,我沒有惹你,你居然來破壞我的好事!」

歐瑪尼出現了。一出現,手便往空中一抓,幾個靈魂出現,迅速化為靈魂寶石,王啟年沒有想到歐瑪尼來的第一件。就是收了幾個紅衣主教的靈魂。

王啟年眼睛直盯住他:「果然不出所料,你在背後搞的鬼,想降瘟疫於人間?」

歐瑪尼也冷冷看著王啟年:「不錯,我挺欣賞他們,特別是那個艾格斯,能想出這麼絕妙的主意,我都想讓他成為我真正的手下,這樣的人不多,能對同類下狠手,是一塊上佳的魔鬼的料子,艾格斯的靈魂是不是你收了去?」

「不錯,是我,他做的事太惡。」

「你把他的靈魂給我,他是和我簽定契約的,如果你能把他給我,你可以走了,我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歐瑪尼冷冷地說到,他是傳奇巔峰,而王啟年居然是半神,上一次見到王啟年,王啟年不過是傳奇巔峰,中間發生了什麼,人類怎麼能夠成就半神,一定是有什麼神看中了他,使他成為自己的選民。

魔鬼很狡猾,見自己不如王啟年,但也不能示弱,便毫不猶豫提出了一個看起來雙方都可以下台的台階。

王啟年冷冷一笑,上次在地獄中並沒有見到歐瑪尼,但他知道,歐瑪尼是索洛捫七十二神魔中數一數二的角色,而且,在自己面前的僅是他的分身。

他臉上毫無表情:「你在世間所行,觸犯到我的底線,根本不可能!」

「好!好!不要以為你是半神,我就拿你沒有辦法,一直以來,我都是與人友善,你既然不識好歹,我讓你見識一下,魔鬼的利害!」歐瑪尼一臉猙獰說到,把他的英俊的臉龐破壞得一乾二淨。

轟的一聲,身外一下子將神域展開,一處處鮮花盛開,但細看之下,才發覺,根本不是什麼鮮花,而是一朵朵血淋淋的白骨花在盛開,發出熾熱如火的光芒。

他的神域又一次展現在王啟年面前,他以傳奇巔峰的實力,居然施展出神域,可見他已將神域控制由心,王啟年是第二次見到他的神域,他發白骨花為神域中的意志物,王啟年看得出,他沒有形成自己的神國,卻將被他誘惑的靈魂具現為白骨花,王啟年終於明白了他的本質。

神域一展開,其中白骨花紛紛放出奪目的光華,中間自有一種誘惑,幸虧他是以傳奇之身來施展,要不然王啟年難保不吃虧,這一來,王啟年明白了底細,以後就會有防範。

他在展開自己的神域時,手上一動,一顆黑色太陽出現在他的手中,太陽爆發了,黑得發亮,像大潮一樣,向王啟年急涌過來。

王啟年手上也出現一團白熾的光華,周圍更是魔紋紛紛而出,以它為種子,無聲無息地暴發了,像一團聖潔的蓮花,但溫度之高,難以想象,光芒所到之處,如潮的黑光如同霧見到陽光,紛紛消散。

歐瑪尼大吃一驚,眼見到自己的神域都不能抵抗,神域一閃就收了起來,他想走,卻發現自己走不了,好像有一股壓力使自己打不開空間之門。

他臉色變了,他沒有想到,王啟年居然這麼強,他一咬牙,戒指之中出現了一具屍體,正是小湯普萊森的屍體,雖然小湯普萊森死了,但他的身體經過神魔金水強化,一直以來,他又不斷鍛煉,準備把他作為自己又一個化身,使自己能夠長駐於世間。

這具身體可以說,已經在一定程度上突破生命極限,不過,他還沒有完全祭煉好,現在情況危急,他顧不得許多,終於拿了出來,只見他的身體之中微微影子一閃,一縷神魂已經移到小湯普萊森身上。

他原來的身體,一閃之下,取出了幾顆靈魂寶石,是他剛剛所收,手一揮,靈魂寶石爆開了,靈魂爆炸,果然不凡,灼熱魔法微微一頓,接著歐瑪尼一下子返本歸源,成為一團血液精華,似乎有無窮活力,血霧頓起,阻住了灼熱。

與此同時,小湯普萊森的身體一聲暴喝,一拳衝出,大地似乎都震動了,玄黃光華四起,轟的一聲,空間硬生生被他打出一道門,歐瑪尼一步沖入其中,還留下一句話:「啟年.王,你給我等著!」


灼熱的光華一下子鋪了過來,血霧滋滋作響,一下子全部消失,在方圓十多米內一切都消失了。

王啟年嘆了一口氣,不愧為七十二神魔之首,以傳奇的身手,對抗王啟年半神,還能從容而退。

王啟年並沒有收手,反而身邊烏光一閃,一個個骷髏憑空而生,迅速將一個個守兵拿下,抓到王啟年面前,其中有一些魔法師,不過都沒有到高級法師,身穿白大褂,嘴上戴著口罩,他們還想掙扎,王啟年的骷髏拿著烏光繩,只一繞,便將他們捆倒在地。

正在這時,空間之門一亮,傑西卡走了過來,肩頭上還坐著小雙,小雙一見王啟年,立刻飛了上來:「王,壞人呢?」

王啟年努努嘴:「那不是?」

傑西卡和小雙一看,地下倒了一地的紅衣主教,還有一個人正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小雙一接觸到他,喊到:「好冷,凍得**的。」

傑西卡說:「他們都死了?」

王啟年說:「為首幾個人死了,歐瑪尼也來過,不過他逃了,還有一幫幫凶,他們都被捆在那裡,我正準備看一下那些被當成實驗品的人,他們被稱為沃烏,不知怎麼樣了。」

三個人一間間房間看,打開的房門,其中有幾間慘不忍睹,裡面一具具屍體,有些已經解剖了,有些還沒有解剖,居然還有活著的,但生命已經快走到盡頭,傑西卡看后,心中怒火上升:「魔鬼,居然搞**解剖!」

而另外一間之中,更是慘不忍睹,房間之中,一個個人身上顯然感染了致命的病菌,有些人皮膚的潰爛,有些人四肢已經爛掉,躺在地上,苦苦的掙命,房間之中,簡直是人間地獄,而且是人們想象中的地獄。

傑西卡拿出晶石,將這幅人間地獄給記錄下來,小雙獃獃地看著這一切,再也沒有平時那種頑皮之色。

傑西卡記錄之後,領域張開,將所有人包裹在其內,王啟年喜到:「我怎麼沒有想起來,你的領域有醫療作用。」

「我的領域能夠有醫療作用,卻不能使他們完全好,這種是病,並不是傷,把他們的命先保住,待後繼救援來,他們大多數都有極強傳染性,我們雖不怕,後面來的人要加強防護,這是魔鬼!」傑西卡說,王啟年看到那些躺在地面的人眼中有了一絲起色,眼光之中有了一絲希望。(未完待續。。) 當飛空艇來到后,眾官兵都為眼前慘狀驚呆了,戴著口罩,全力投入救治中,特戰隊長向王啟年報到,問王啟年有什麼指示。

王啟年苦笑說:「我沒有什麼指示,這些事情本不屬於我管,可是政府失察了,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都沒有感覺,這些人都有傳染性,把他們統一運回伊安國,隔離治療,還有這些魔法師和士兵,統一押回伊安國,進行公開審判,這裡的一切都要向世界宣布,注意自身的安全。」

當這件事曝光出來,世界一遍嘩然,伊安國的報紙上紛紛發布消息,大量圖文開始呈現在大家面前,國外的報紙紛紛轉載,電台也紛紛採訪還在隔離中的官兵。

紐蘭芬憤怒地譴責這次發生在國土的事,並宣布降半旗為死難者哀悼,南伊國卻大喜,陳兵於邊境上,萊茵哈特沒有想到,新西倫居然做出這種事,他是如獲至寶,數年前,分裂勢力讓他名聲受損,背後就是新西倫的支持,但偏偏抓不到卜尼法政府的把柄,這一次總算抓到了。

卜尼法也公開發表聲明,對受害者表示慰問,但堅決不承認此事與新西倫有關,只說是疏於監察,他也知道,此事一旦承認,不僅在國際上名聲就完了,而且在國內也無法交待,把責任全都拋給艾格斯等人,說他們假借政府的名義行事,同時又給創主教一擊,畢竟艾格斯他們屬於創主教,這一點,連伊頓的保羅都沒有想到。

同時增兵邊境,一時間氣氛陡然緊張起來,各方斡旋力量不住在兩個國家之間往來。

教延躺著中槍。很快教延就作出了反應,將前因後果向世界公布,說艾格斯等人自從保羅六世到伊頓時就失蹤了,他們本身就是舊的勢力代表,不想到了伊安洲,還做出這種滅絕人性的事。伊頓開除他們的教籍。

此事鬧得沸沸揚揚,但王啟年知道戰爭打不起來,南伊國在部地區數年來投入大量兵力,總算才平定,還有少量的抵抗,但經過這件事,抵抗運動銷聲匿跡,萊茵哈特知道自己不會打下去,故此才做出一些表示。總算可以將過去殘酷的鎮壓分裂者事給平定下去。

王啟年回到了伊安國,他不想露面,現在他的大敵是歐瑪尼,這個行蹤不定的魔鬼,誰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報復行為,他不得不防,好在緹娜就在伊安魔法學院,應該是沒有問題。安德莉亞已經是個大騎士,而且王啟年要小雙跟著她。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安德莉亞回來高興地說她收到了法院的通知,作為一個地區群眾陪審團成員出席,這種制度是當初利爪所搞出來,法院之中,審判一個案件,由法院隨機抽取一些公民作為陪審團成員。目的是為了監督法院的公正性,想不到,這次安德莉亞中選了。

王啟年就派小雙整天跟著她,王啟年自己沒有說原因,緹娜隱隱知道了原因。只有安德莉亞不知道。


不過,安德莉亞沒有出事,半面位的監督人員卻發現近來半位面空間附近,虛空生物明顯增多,這很不正常,王啟年和幾個傳奇法師都知道了這件事,進入了半位面。

王啟年隱隱覺得此事與歐瑪尼有關,就將自己的想法與幾個傳奇法師一說,他們神色也嚴肅起來。

傑西卡說:「有這種可能,你壞了魔鬼的好事,魔鬼把仇記在伊安國的頭上。」

阿特拉斯說:「要是魔鬼來,我倒想會會他。」

「我們分一下工,經過數年建設,雖然半位面還沒有完工,但它的防禦措施已經到位,當初用了九支空間錨,後來依據此,布置了九層防護罩,雖然才完成一小部分,魔法塔群已達到三四十座,其中東南西北和中央都豎立起十八層魔法塔,可謂固若金湯。」王啟年說著。

「我去東方鎮定,東方的木之塔充滿生機,和我的修行很接近。」傑西卡說到。

「我去南方鎮守。」加麥爾說到。

「我去北方。」阿特拉斯就到。

「我去西方。」凱瑞和西奧多異口同聲地說,互相看了一眼,王啟年笑到:「你們倆就一齊去,我就在中央魔法塔,也許是我多慮了,但我們這座半位面不容有失,各位,小心了。」

眾人散開,各自帶著人去各自選定的魔法塔,凱瑞和西奧多並沒有在一座魔法塔,而是各自帶著學生上了相隔有半里的魔法塔。

王啟年進入中央魔法塔,出現在第十八層,口中淡淡的說:「厄斯,調出半位面周圍空間的圖像,同時和傑西卡他們聯繫上。」

厄斯是這座魔法塔的塔靈,聽到指令后,大廳四面的牆體立刻變成環形屏幕,剎那間,王啟年有一種置身半位面外的感覺,當然不是他一個人,還有幾位魔法師,另外有剛要畢業的學生,同時,在大屏幕下方,出現了其他幾個塔中的形象。

傑西卡說:「王,我已經到位,正在以觀察東面的虛空,兀燈已經準備好。」兀燈是她所在魔法塔的塔靈。

阿特拉斯也出現在上面:「我也準備好了,懷特準備就緒!」懷特是他所在魔法塔的塔靈。

接著加麥爾也準備好,凱瑞和西奧多也準備好,整個魔法塔構成一個整體,此時,大屏幕出現另一個身影,就是半位面的監察員,恭敬地行了一個法師禮:「諸位閣下,在此之前,已有少量的空蛇和冠冕蟲試探性攻擊三波,不過均被最外層攔截住,似乎在試探弱點,我們沒有反擊。」

「你做得很好,繼續監視,反擊工作交給我們。」王啟年說到。

大屏幕上出現空蛇群和冠冕蟲群,冠冕蟲是一種虛空昆蟲,但體積較大,足有二三米長,外骨骼,長著螳螂一樣的刀臂,眼中能發出綠光攻擊,因為頭上有突起,像戴了一個冠冕,故得名冠冕蟲。

但屏幕上又隱隱出現一種虛空龜,後面好像還有一種類似魚一樣東西,但與魚又不同,用王啟年的觀點,倒有點像太空船,不過是生物,這是什麼?

「那後面的是什麼生物?」傑西卡問到。

「大概是一種新的品種,你給它命名。」王啟年眼睛一眯,看種積不小,足有二十多米長。

「那就叫它虛空鯊。」傑西卡說到。

它們在虛空中徘徊,漸漸成隊,王啟年從已知的材料中得知,虛空生物的智力都不低,雖達不到人類這些智能生物的水準,但也比一般魔獸來得聰明,看它們的樣子,是要排成一定隊形,然後才會進攻。

虛空生物攻擊半位面很少,一般有也只是零星,現在卻有組織的行動,王啟年不禁皺起了眉頭。

一般半位面不用什麼武器,半位面一旦捕獲,一般布置魔法罩之類,虛空生物雖然偶爾誤入半位面,一般不成全災難,畢竟虛空生物會避開大質量的位面,大質量的位面對於它們來說,也像一個個牢籠,像空蛇之類的,往往佔據很小的位面為巢穴,大多數虛空生物都是一生在虛空中,根本不著陸。

只有偶爾會墜入半位面,而人工捕捉的半位面由於有魔法陣形成的護罩,根本不用擔心出現這種狀況,王啟年他們也是發現了虛空生物之後,才調動了一些魔晶炮和軍方最近研製成功的對空導彈,還沒有實戰過,為此特別調動了軍方一支部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