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秋如同一隻挨訓的小狗,默默的低著頭,低聲回答道。

王德秋如同一隻挨訓的小狗,默默的低著頭,低聲回答道。

至於王小胖——

他許是很怕老者,肥胖的身子往白小晨身後躲了躲,然而,白小晨那小身板如何遮擋的住他龐大的身體?

所以,老者一眼便望見了他。 「現在你可知錯了?」

王小胖渾身一抖,和王德秋一樣緊緊的低著腦袋,神色不安:「我……我知道錯了。」

「知錯就好!」老者面容冷漠,淡淡的說道,「下次再犯如此的錯,我便將你永遠逐出王家!」

王小胖始終將腦袋緊緊的低著,已然沒有了往日的活潑與調皮,他這模樣讓白小晨的心裡有些難受。

即使王德秋追著王小胖打,王小胖亦是從未有過這種不安的情緒……

「小胖。」

白小晨抿了抿粉唇,小手輕輕的落在了他的肩上,似無言安慰。

「爹,我們只允許二哥一家回來,怎麼?這次二哥回來,還帶著一個女人和一個陌生的孩子?」

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從旁傳來。

王德秋拳頭一緊,憤怒的抬頭,向著站在老者身旁的中年男人瞪去。

當年在王家之時,這混蛋就沒少給他下絆,他之所以會離開王家,亦是這這群人的慫恿脫不開關係。

新仇舊恨,頓時讓王德秋紅了眼睛,雙眸噴火,咬牙道:「老三,別來無恙!」

王德義冷笑一聲,諷刺的勾起唇角:「二哥,你千萬別告訴我,這個女人是你的……」

小情人?

這話未落,他的聲音便被王德秋憤怒的喝斷。

「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白姑娘也是你能羞辱的?若不是她,我們王家也不會有如此多高品質的丹藥!」

王德義聲音一滯,驚訝的目光轉向白顏,陰險的眸中閃過驚艷與不可置信。

在此之前,他便知道給王德秋提供丹藥的是個姑娘,卻未曾想到,這個姑娘會這般年輕?看她這模樣,估計也剛二十齣頭。

「德秋,她就是你提過的白顏姑娘?」老者眸光輕斂,上上下下的打量著白顏。

越打量也便越驚心。

以他多年的眼光,一眼就可以看穿一個人的實力,可這一刻,他卻猛然發覺,面前的這位姑娘,他居然無法看透……

「不錯,她便是白顏姑娘,這是是她的兒子白小晨,這一次,我之所以能認識白姑娘,也多虧了我兒子眼光好,先一步結交了白小晨。」

王德秋的嘴角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戰少,你媳婦又爬牆了 你們不是經常看不起我兒子?認為他又胖又蠢天賦又差?但我兒子這結交朋友的眼光,你們何人能比得上?

別看王德秋經常數落王小胖,事實上,他從不允許外人侮辱王小胖一個字!

「原來已經有兒子了……」王德義狹長陰險的眸中劃過一抹失望。

在聽聞這姑娘不是王德秋的小情人,反而是一名強大的煉丹師之後,他的心中就冒出了不該有的想法。

重生之側妃奪宮 可是……

他沒想到,這般美貌天才的女子,竟然兒子都如此大了!他之前還以為是她的弟弟。

老頭自是知道王德義的德行,冷眼掃向了他,目光中含著警告,旋即方才轉向王德秋,臉色好轉了些。

「白姑娘隨你前來,你為何不提前說一聲?我這都沒有準備,來人,還不快去給白姑娘與白小公子準備房間!」 「這個……」王德秋撓了撓頭,慢吞吞的說了兩個字,「忘了。」

老頭的嘴角莫名的抽了下,他的老臉一如既往的冷肅:「貴客為重,以後切記不可忘,小寅,你先帶你的朋友去休息。」

王小寅便是王小胖的本名,只是如今因為王小胖這個綽號,已經鮮少有人稱謂他的名字,就連自家老爹也喚他為小胖。

所以,當聽到這名字后,王小胖怔了怔,這才反應過來老頭是在喊他,他扯住白小晨的胳膊,說道:「老大,你先去我房間。」

「好,」白小晨點了點頭,他向著白顏眨巴了下眼睛,「娘親,那我和小胖先離開了,小咪,我們走。」

他一把將趴在地上休息的小咪提了起來,拉著他的尾巴向著後院方向而去。

「慢著!」

王德義這才發現小咪的存在,臉色一變,急忙喝道:「怎麼有一隻貓?你們都可以進去,那隻貓絕對不能進我王家,趕緊把它丟出去。」

白小晨正欲離去的腳步一頓,他回頭,大眼睛轉向了王德義。

不知道是不是王德義的錯覺,他從這小傢伙的眼中發現了一抹寒芒……那一抹寒芒,令他的心臟都顫了一下。

白小晨輕抿著粉唇一語不發,小咪只有他才能嫌棄,除了他之外,誰都不許嫌棄小咪!

「德義!」老頭的臉上呈現出一抹薄怒,「你這是要幹什麼?」

「爹,你又不是不知道,在輕兒三歲那年,不知道從何處跑來了一隻妖獸小貓,並且抓傷了輕兒,從此他對貓深惡痛絕!哪怕這隻貓不是妖獸,也決不允許出現在輕兒面前!」

聽到這話,小咪憤怒的揮舞著爪子,滿目怒意。

你才是貓,你全家都是貓!

而且,誰說它不是妖獸?這王家老三眼瞎不成?

「王德秋,」白顏淡淡的掃向了王德秋,微微勾起唇角,「既然王家不允許我們留下,那以後小胖要找晨兒,讓他去客棧找我們,這王家不來也罷,告辭!另外,之前的丹藥生意……」

王德秋急的滿頭大汗,白顏的性格他很清楚,說一不二,如今老三惹怒了她,她很有可能與王家斷絕來往。

契約隱妻 想到這,他一咬牙,惡狠狠的道:「老三,你少在這惹是生非,白顏姑娘的貓愛在哪就在哪,難不成你想要讓白姑娘一怒之下收回賣給王家的丹藥?」

「輕兒不是你女兒,你當然不心疼她,我這個當爹的,怎容許有我女兒討厭的東西出現?」王德義冷笑一聲,「何況,貓重要還是人重要?想必沒有人更清楚抉擇,白姑娘又何必非要帶著它?」

這最後一句話,他儼然是對著白顏所說,至於剛才那一句威脅,王德義並未放在眼裡……

她縱然是一名煉丹師又如何?王家乃是飄渺幻府守門人,她會當真捨得捨棄王家?

「晨兒,我們走。」

白顏轉身就要離開。

就在她轉頭的剎那間,始終沉默的老者忽的怒喝了一聲:「夠了!貓是白姑娘的,她愛帶著就愛著,大不了這些日子讓輕兒少出房門。」

王德義錯愕的睜大眼睛,老爺子向來很疼輕兒,如今……為了一隻貓,居然要關輕兒禁閉? 「白姑娘,你無須理會他。」

老頭冷冷的眸光掃過王德義,緩緩的轉向了白顏,威嚴的眉目間揚起一道淺笑。

「彼時,你只需在我王家安心入住即可!」

這王家,如今還是他王宇凡當家做主,如何輪的了其他人指手畫腳?

「爹,」王德秋眉目一動,「你知不知道火龍果的下落?我聽說,前段時間幻城內出現了一株火龍果……」

火龍果?

王宇凡一怔,目光沉思:「前段時間拍賣會上確實出現了火龍果,只不過,這火龍果被安家的人得到了。」

「安家?」王德秋愣了愣,臉色顯得有些不太好看,他轉頭望向白顏,糾結的道,「白姑娘,安家與我王家的關係向來不和睦,如今火龍果被安家所得,恐怕……有些困難。」

白顏輕撫著下巴,緘默不語。

王宇凡所說的話確實和她在鳳樓得到的消息一致,只不過,這株火龍果,她必定要得到!

「這些事情你們不用理會,我自有主張。」

白顏眸光輕閃了幾下,唇角勾起淺薄的弧度。

她的雙眸很是明亮,蘊含著如水的笑意,比星辰更為耀眼。

「娘親,如果沒事的話,晨兒先去休息了。」

白小晨抿著薄唇,粉嫩的小臉蛋紅撲撲的,他眨巴著一雙大眼睛凝望著白顏,目光皎潔如月光。

「好,你去吧。」

白顏微微點頭,她感受到旁邊一道憤怒陰冷的目光,一抹輕笑掛在唇角,冷眸似不經意間從王德義怒意滔天的容顏上掃過。

當白顏目光掃來的瞬間,王德義呼吸一滯,他的心都不由自主的輕顫著,竟是有一種恐慌瀰漫在心頭。

好在白顏很快就收回了視線,那種纏繞著他的壓迫也盡都消失,讓他的心逐漸平穩下來……

但是,這一眼,亦讓王德義明白,這個女人不簡單!

「爹,兒子也先告辭了。」

他匆匆拱拳,頭也不回的離去,這一瞬,憤怒與陰毒爬在了雙眸內。

王德秋那個混蛋,好不容易把他趕出了家族,如今不僅回來了,還帶回來一個幫手!他決不能繼續再繼續下去!

……

西院書房。

王德義推門而入,頃刻間,站立在書房內的中年男子赫然映入了他的眼中。

這男子與王德義的容貌有幾分相似,但比起他的陰沉,倒是頗為陽剛。

「大哥!」王德義一見到男子若無其事的模樣,恨鐵不成鋼的說道,「王德秋那個混蛋回來了,連那名煉丹師也被他帶了回來,你不想想辦法?」

王德元漫不經心的翻著手中的書籍,他不以為然的一笑。

「慌什麼?他回來就回來罷了,難不成……還能對我們產生什麼影響?」

這個王家家主的位置,只有他才有資格繼承!

原因無他,誰讓王德秋生了一個廢物兒子?又在他妻子亡故之後死活不娶!若沒有一個優秀的繼承人,王家家主永遠不會落到他的頭上。

「大哥,這次老二帶回來一個漂亮的姑娘,那姑娘還是被老爺子推崇的煉丹師,萬一……萬一老爺子看在丹藥的份上改了決定?」 王德元淡淡的說道:「我聽說,安家的人得到了火龍果?我打算暗自將這火龍果買下,彼時,再贈送給葯門,有葯門撐腰,還不怕老爺子不把位置給我?」

「葯門?你是說,和飄渺幻府同為三大巨頭的葯門?」王德義心裡一喜,大哥居然和葯門搭上了關係?

「不錯。」

王德元勾了勾唇角:「不日之後,老爺子的壽辰,將有一名葯門長老前來拜壽,所以,你去聯繫安家的人,務必將火龍果賣給我。」

「大哥,」王德義撇了撇嘴,「為何你要這麼麻煩?當日拍賣會的時候,直接將火龍果拍下就得了,何必讓給安家?」

王德元笑著搖頭:「因為,我買下火龍果之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哪怕去找安家交涉,也務必要安家保密,若是被老爺子知道了,這火龍果……勢必會被他拿走。」

王德義這才恍然,讚歎的道:「大哥,憑你這智商,王德秋那個蠢貨永遠無法和你斗。」

尤其是,王德秋還有一個喜歡惹是生非的兒子……

「若無事,你先下去,這段時間你監督好王德秋與那個姑娘,有任何事都來彙報我?」

「那王小胖呢?」王德義問道。

「一個智商感人的廢物罷了,不足為懼,不用浪費人手在他身上。」

「是,大哥。」

王德義又想到了白小晨,剛想要詢問,卻見王德元已經埋頭讀書,他到了口邊的話又咽了下去。

那傢伙同樣是個孩子罷了,連王小胖都不需要監視,何況是他?

想到這,王德義不再打擾王德元,默默的退出了書房大門……

……

幻城的街道繁華喧鬧,竟比流火國的皇城更甚幾分。

可是……

原先繁鬧的鬧市,不知何時已經安靜了下來。

街道兩旁圍繞著一群婦女,用那驚艷讚歎的目光看著行走在正道上的小包子。

她們還從未見過這般可愛的男孩子。

粉雕玉琢,天真無邪。

就連他皺眉的動作都是這般可愛,讓她們忍不住想要衝過去將這小包子拐回家。

「老大。」

王小胖第一次受到如此矚目,雖然這些目光都不在他身旁,他還是有些不適的拉了拉白小晨的衣袖,小聲說道。

「白顏姐姐不是讓你好好休息,我們現在跑出來會不會不太好?」

白小晨的手指點著小嘴,微微眨了眨眼睛:「小胖,安家怎麼走?」

「安……安家?」

王小胖的臉上出現一抹怪異,糾結的說道:「老大,你要去安家?」

「娘親想要火龍果,我就去為她探探情況,小胖,你和安家的人熟不熟?我用零食能不能換到火龍果?」

白小晨的小臉閃過一道希冀的光芒。

他身為娘親最寶貝的兒子,必須為娘親分憂解難,若是能拿到火龍果,娘親一定會更愛他!

「我……」王小胖的胖臉漲的一片通紅,他心一橫,說道,「你還記不記得我當初和你說過,我之所以被趕出王家,是我揍了一個人,被我揍得那個……就是安家的小少爺安向然。」 白小晨驚訝的瞪大眼睛,王小胖揍得就是安家的人?

「這個……」王小胖不安的揉搓著手掌,「其實我也不是有意的,實在是沒有忍住,我……」

他這話還未落下,一道不男不女的聲音忽然從前方傳來,讓他臉色大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