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有沒有了?是隻吃一點,還是有很多魔萄,天天都能吃到?”

“現在有沒有了?是隻吃一點,還是有很多魔萄,天天都能吃到?”

“就那麼一串,還被化氣陣法護住了,是這麼回事。”

於知足將逃跑以後發生的事,都告訴了花大姐。她一聽,才很是放心的坐在肩膀上,說道:“那就沒事了。我可聽說過魔萄,但是沒吃過。跟蟠桃有的一比,可是一品魔果。但是常吃這種極品魔果,帶來的後果就是變成魔仙,不過你吃一串到沒什麼事,以後要注意就行,等以後有機緣,我帶你去南山喝雪蓮的露水,就會消除魔性,變回仙人。”

“哦?還有那麼牛叉的東西?”

“牛叉有什麼用?魔仙本就勢不兩立,魔仙寧可戰死,也不會喝雪蓮的露水,去變成仙人。”

於知足感覺不錯,等以後去時在說,那現在自己這身體,難道是真的變黑了?他這才特意的擦了擦身上的黑色,突然發現不是雷劈以後的痕跡,而是被幽冥狼的火龍捲吹傷後,新長出的黑色皮膚,雖然黑的不是那麼明顯,但已經開始和仙人的白淨皮膚,產生了一絲微妙的變化。

華濠見於知足在空中不下來,就喊道:“幹什麼呢?跟大姐親熱呢?炎凰等你呢!快下來。”

於知足一看彩雲已經到了府衙門口,城主炎凰,軍師樂意,大將軍戰高都站在門口看着自己。他急忙飛身下來,走到城主面前,單腿下跪,行禮道:“屬下於知足前來領賞,不知城主有何賞賜?”

他的話讓幾人聽完都是一愣,彼此互看了幾眼後,炎凰笑道:“於侍衛,你何功之有?”

“若不是我帶走蚩先虎,怎能成爲一族之王?若不是我得罪真火族,蚩化龍怎能護族而死?難道這不是我功勞嗎?”

幾人一聽,都無語了。

炎凰看着他的傻樣,是又想笑又生氣的說道:“行了,回來就是一件喜事,今日我們慶祝一番,你快進府洗洗,這身子怎麼變這樣?你不會吃了魔果吧?”

於知足將自己如何變成這樣的事,又從頭到尾說了一遍後。幾人都很驚訝的看着他,大將戰高上下打量了好幾眼後,邊點頭邊說道:“沒想到你運氣如此之好,以後去南山喝點雪蓮露水就變回來了,你現在都是五品上修了?”

炎凰這才發現於知足的品位變了顏色,也變了品位。她更加驚訝的看着他,讚道:“真有志御風範,果然是他二弟,快去洗漱一番,我們爲二弟接風洗塵。”

於知足無語了,自己什麼時候變二弟了? 於知足的迴歸,讓炎凰很是高興,特意在主府庭院內,爲他接風洗塵。於知足還是第一次登上炎凰的空中樓閣,很是羨慕的欣賞了一圈後,回到詳樂院裏的涼亭之中,坐下後笑道:“太美了,將來我也要當城主,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哈哈哈。”

“於兄已是五品修爲,城主之職,指日可待。”軍師樂意說完後,舉起仙果酒,敬他一杯,二人喝盡杯中美酒。

炎凰道:“此時若去攻佔仁王城,定可擴展城池,軍師此計如何?”

樂意微微的低頭想了想後,輕微的搖了搖頭,道:“此時若去攻佔仁王城,勝算不大,即使真的戰勝,只怕日久天長,若被魔仙王所知,在反撲而來,恐怕是凶多吉少。”

戰高也點頭說道:“軍師所言甚是,此時若去攻佔仁王城,雖有一時之勝,但日後無將守城,可就得不償失了。”

炎凰很是無奈的嘆氣一聲,點頭說道:“怪我心急,出計欠思,此時不破,日後難攻。”

軍師樂意一想此言甚是,他看了一眼於知足後,突然想出一策,說道:“不如這樣,於兄已成蚩族一王,身份突變,不如我們打開天魔山道,攻下仁王城後,若有來襲,不成則退,以保後路,此事還有可談知機。”

炎凰一笑,點頭說道:“此計甚妙,魔仙不犯,還能所用,此時攻城,勝可佔有,敗可退守,妙。”

於知足聽明白了二人的意思,但是他有點不同意的搖了一下頭後,說道:“軍師妙計卻是可行,只怕族人不同,難成大事,若起爭鬥,如何應對?”


軍師樂意聽完後,哈哈一笑,說道:“你乃是一族之王,此事還用顧慮?蚩族在天魔山下,我們可在天魔山下在建城池,雖有耗費,但也可保全後路,只怪此時我們將少兵弱,難已護全大局。此時只能有此一行,但也需最少十年光陰,若是失敗,雖有後路,在想興起,甚難甚難。”

亭中所有人都不在言語,此時懸上王又被魔仙攻佔一城,仁王城無將護城,若等日後強將來襲,炎天城也難保自身安危。

仁王城,七星城,炎天城,這三座城池,在天城大陸仙人界裏的西北方,而且還是緊靠天魔山的三座城池。雖然沒有強盛資源,但早晚會成興兵重地。此時懸上王雖然無力迴天一統大陸,但是魔仙王到有意圖一站江山,這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若在無新王帶兵起義,就算懸上王在守千年,恐怕會被魔仙王所吞,到時候天城大陸就沒有仙人界,全都在魔仙掌控之下。此時纔是良機良時,只怪將少兵弱,難成大器。

於知足也跟着想這個問題,他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就是這三座城池雖然很大,人口也很密集,但是還有兩座城池也在附近,一個是靠近七星城的金鐘城,一個是雞肋城池金光城。這兩座城池,雖然屬於懸上王的,但其實在魔仙的控制範圍裏,只怪城池太瘦,魔仙不願佔據,而且兩座城池距離魔仙谷非常的近,但又無魔仙部落在魔仙谷內攻佔這兩座城池,雖然羽貞族和金光城發生了一次爭鬥,但也只是爭鬥而已,並無佔有之心。

若是將蚩族遷到魔仙谷內,將羽貞族趕走的話,那麼前可攻敵,後可退守,這難道不是上策?他急忙將自己的想法說出,如果可行就不用在天魔山另尋路徑,而且魔仙谷裏有三品銀剛石,一能增加兵器,二能增添積蓄,三可護谷做城,日後定有前途,而且還不會被魔仙兩界發現,這難道不是一件好事?

軍師樂意點頭一笑,說道:“不錯,將魔仙谷佔據,新建城池,不造天城,一守一利,也是甚妙,但是羽貞族據說也很強悍,距離魔仙谷也很近,攻破羽貞,也需要幾年光陰,若是不成還有損兵將,這可如何是好?”

於知足一聽就明白了,這計策人家是婉轉的給否決了,要是沒人打頭陣,這事就跟沒說一樣。他想自己現在是蚩族的族王,回去先把真火族給滅了,然後在攻打羽貞族,可是自己有多少大將呢?一想到這,於知足也傻眼了,蚩鐵修爲是六品上修,蚩先武到是五品中修。可是羽懼是五品上修,而且還有一個族王羽勝是四品中修,三人合力都不一定能打過這一主一將,這個計策確實有點不妥。

但是於知足一想不行,此時若能佔有魔仙谷,定將金光城帶進戰爭,不過這也是一件好事,興起金光城不也是爲了日後做基石?如果炎天城真被攻破,起碼還有一個雞肋的小城池能養兵蓄銳。只是此計是自己給出的,那就必須自己先行一步。

於知足想了想,很是堅決的點頭一笑,起身看着炎凰,說道:“城主,我願先打頭陣,十年之後若破羽貞族,我們就在魔仙建基,在徵天下,你看如何?”

炎凰看了一眼軍師樂意,見他低着頭正在想,她也就沒先說話。樂意想了片刻後,點頭說道:“此事若真能成全,十年之後還真能興兵在起,此時炎天興盛,城主定先招賢納士,十年之後若能攻佔魔仙谷,守可退,攻能護,但是於兄你可知道,憑藉你一己之力,若不成功,仁王城在這十年裏若要攻襲,你也得先保炎天,莫要貪戀魔仙處境。”

於知足聽完後,很是高興的起身,說道:“好,就按軍師所言,我定先在魔仙谷先建都城,在議征途。”

炎凰看着軍師樂意說道:“此計甚好,知足就先打前鋒,我們先守十年,日後若有變化,千萬要已大局爲重。此時仁王城雖不來襲,但也必有侵佔之意,我們還是早作打算,不要享樂忘悲,自墮前程。”

樂意一聽,點了點頭說道:“城主,仁王城眼下雖然易攻,但也難說勝算,羅門侯,羅門煞和羅澀彡都是四品中修,眼下城中大將就戰高和於知足,但也只是五品修爲而已,若是敵人來襲,我們也只能勉強自保,十年之約若能興起,必有前程。”

炎凰看了看在做的幾位大將和侍衛,很是語重心長的說道:“衆獎莫愁,留得青山在,依然有日出。知足,你回魔仙界後,先撐起蚩族,十年之後也能有所用途,這也算一件好事。華濠,語燕,你二人前去北斗門,招賢納士。皓日,悅夢,你二人去梵天門,勸說高品散仙快快入城。十年之後我們在做定論,大家意下如何?”

所有人都感覺,只有這個辦法還可以完成。十年之約,若有所成,定能在起天城大陸一江山。 “快快快,夫人要生了,大家都麻利一點”一屋子的婆子丫鬟都急急忙忙的。而門外,一位衣着華貴的男子來回踱步,只是他的眉眼中有一絲擔憂,當然更多的是期待。一聲清亮的啼哭打破了人們忙亂的節奏。可是這哭聲卻不是從產房傳來的。只見一女子飄然而下懷中抱着一個嬰兒,那哭聲正是這嬰兒發出的。而那男子抑制不住的激動:“然兒,是你嗎?這是我們的孩子嗎?”一院的僕人都看呆了,這從天而降的女子,翩翩白衣,宛若仙子。

女子朱脣輕啓,“阿宇,這是我們的孩子,請原諒我當初的不辭而別,我的身份既然你已經猜到了,我就不多說了,這個孩子我只能交給你了,你好好待她,至於這些僕人我會修改他們的記憶,他們會認爲是你的夫人生了一對雙生子。我要走了,忘記我吧,我本來就是一個不該出現的人。”

“不,然兒!不要走,我答應過你帶你回家的,我夫人一定會喜歡你的。然兒,身份真的那麼重要嗎?……”

看着飄然離去的白衣女子,再看看懷中的嬰兒,紫振宇一陣苦笑,這就是我和然兒的孩子嗎?紅撲撲的小臉蛋,滿臉皺皺的一點都不像她娘那般動人,紫振宇輕聲呢喃:“小傢伙,給你起什麼名字好呢?”剛纔還在哭鬧的嬰兒此時也止住了哭聲,一雙眼睛盯着四處看,也許是到了一個新環境吧。

這時他看到裹布裏有一份信,打開信:“阿宇,我是飄幻宮的的聖女,不是普通的弟子。我的使命是保護飄幻大陸,你們紫家也是要守護這片大陸的,請原諒我無法拋下我的使命和你一起過逍遙的生活,如果我放棄了我的使命,飄幻大陸將會面臨其他大陸的入侵。爲了飄幻大陸我只能放棄你了。畢竟你是飄幻大陸的護國將軍而且你擁有守護者的身份,我相信你會理解我的選擇。我最開心的日子就是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這是一段我沒有想到的經歷,當初師傅告訴我,我應該入世,讓我忘記一切,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於是我遇見了你,我還任性的有了你的孩子,這在飄幻宮本來是不容許的,但是師父卻沒有責罰我。她只說只是天意,她本意要讓這個孩子從小修煉,但是我不想讓她走我的路,這條路太苦。於是我又任性的把孩子交給了你。孩子師傅給她起名叫薷宸,說這是她的命,我不相信,我只希望你不要干預她的成長。如果她真走上了修仙這條路,這就是天命,我也無法改變,就把我留給你的鐲子讓她滴血認主吧。這個鐲子裏有我留給她的東西,也有她想要知道的一切。如果沒有就請你讓她快快樂樂的生活吧。我不想我的孩子和我一樣失去快樂。阿宇,再見了,如果有緣,我們還會再見的。”

這時房裏傳來陣陣嬰兒的哭聲,紫振宇抱着薷宸走進房中,只見他夫人也產下麟兒,這是穩婆前來道喜:“恭喜老爺,夫人生了個雙胞胎呢,都是小姐,長大後一定是大美人”紫振宇抱着孩子走向自己的夫人,本以爲夫人也認爲自己生了一對雙胞胎,沒想到夫人卻問道:“將軍,這個孩子就是你那然兒妹妹所生的嗎?”

紫振宇詫異道,“夫人,你怎麼知道的,她不是說修改了大家的記憶嗎?”

趙菁奕並不介意,解釋道,“將軍,你們之前說的話我都聽到了,也許是她不想騙我吧。你還記得一年前你剛回來的時候嗎。那段時間我總是有意無意的想你提起要爲你納妾,而你迴應我的必然是勃然大怒,你可曾想過我爲何要爲你納妾?”

紫振宇尷尬道,“這個我真沒有想過,夫人可告訴我爲什麼嗎?”

趙菁奕繼續說道,“你剛回來,古人云小別勝新婚,你卻對我冷冷淡淡,每天卻總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我與你說府上的事情你也總是心不在焉,只有在軍營裏纔可以看到之前那個器宇軒昂的將軍。

每晚你與我同眠,我總能聽到你念叨着“然兒”,那時我就在想,你這一年的外出歷練一定遇到了什麼事情,許是你要納妾了,三妻四妾在我們飄幻大陸是在平常不過的一件事情了,將軍你盛名在外,如果你要納妾不知有多少家嫡女要嫁入我家門庭,試問這樣優秀的你決定要納妾我又有什麼資格說不呢,可是你卻總不向我提起這件事。我本想你是顧及我的顏面,就想自作主張爲你納妾,可你總是說你不會輕易納妾。


後來我被太醫診出懷上了孩子後,你對我的關心又多了一些,我便沒再向你提起這事,而你卻依舊每日眉頭深鎖。直到今日,我才知道,原來你只是想娶那一位女子。將軍,能和我說說你們的故事嗎?”

至此,紫振宇也不再隱瞞,“你猜的沒錯,我是在聖山歷練的時候遇見她的,初見她滿身血污,但就是這樣的她,只消一眼,沉淪我心。她沒有美麗動人的容顏,也不像我平時在京城見到的大家閨秀那般溫婉,她身上有一種武者的灑脫,軍人的凌利,一眼我就知道這女子與衆不同。

這樣一個凌利的女子,在一羣野獸的圍攻中絲毫不顯慌亂,她沒有一絲幻力,身法卻完美沒有一絲失誤,使用的武器每一件都是名品,當時的她對我來說充滿了謎團,吸引着我不自覺的想要了解她。

後來我們一起在飄幻大陸歷練,她身上的謎團並沒有解開,而我卻發現我的目光已經離不開她了。後來我告訴她我的身份,並告訴她說我會回來用八擡大轎娶她爲妻,她答應了,她說我們都是武者,沒那麼多約束,於是我們在一座土地廟裏拜過了天地。我們就這樣在一起了,那時的我真的很開心,也許那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日子了,沒有軍務的束縛,沒有朝堂上的勾心鬥角,身邊有愛人的陪伴,每一天儘管等待我們的是未知的危險,但是我們一起面對。這樣的日子一直到我回來之前,我告訴她說我要回家了,我準備帶她回府,她可以結束這樣的生活過安逸的日子了。”

我卻沒有想到,我回家的結果是永遠地失去了她。她不辭而別,沒有留下隻言片語,我像失了魂一般找遍了我們走過的所有地方,一直回到我們最初相遇的地方,那裏是飄幻宮的附近,我在那裏遇到了幾個飄幻宮外出歷練的的弟子,我知道她身上的玉佩出自飄幻宮,我一直猜測她是飄幻宮的人,那幾個飄幻宮的弟子說,他們飄幻宮的普通弟子是可以嫁人的,但是要回門派稟告師父。

我猜想她是回門派了,於是我就回府等她,,卻一直沒有等到她,於是我親自去飄幻宮找她,卻被告知我和她不可能在一起,讓我死心吧。我不甘心啊,我在飄幻宮門口長跪不起,終是沒有見到她,只等來了她的一份信,信上說我們的身份註定不能在一起,讓我回家好好待夫人,有緣自會相見的。”

看着滿臉痛苦的紫振宇,趙菁奕一時之間也不知如何是好,一聲嬰兒的哭聲想起,看着被紫振宇捧在手上的孩子,趙菁奕說道:“將軍,孩子不是這樣抱的,還是給我吧。”看着懷裏的孩子,縐縐的一團,再看看自己身邊的孩子,趙菁奕說:“這麼小的孩子沒有娘真可憐呢,既然你娘讓大家都以爲我生的是雙生子,那你以後就叫我娘吧。將軍,這孩子起名字了嗎?”

“起了,叫紫薷宸。”紫振宇將林依然留給自己的信遞給趙菁奕。

趙菁奕看完後,看着小小的紫薷宸,“薷宸,這是個男孩還是女孩,將軍這是個小女孩呢,我也生了一個女兒,給我們的女兒起個名字吧。”

紫振宇將看了看,安靜的躺在牀上的女兒,“紫凌瀟,這是我早就想好的名字。夫人辛苦你了,是我紫振宇對不住你。”

趙菁奕摟了摟紫薷宸,“將軍,別說了,我趙菁奕也不是那不懂事理的人,當初你說不納妾我也只是以爲你隨口說說而已,這些年你不僅沒有納妾,連那風月場所都是很少去,如今帶回來一個孩子,我又怎麼能怪你呢。對外就說我生了一對雙胞胎吧。”

趙菁奕向外吩咐道,“芷蘭,叫奶孃來把兩位小姐抱下去,好生照顧着。”

對於夫人,紫振宇有些愧疚,“夫人,你這貼身丫鬟就芷蘭一個人,會不會太少了,要不我讓管家再配給你一個丫鬟吧。”

趙菁奕卻不在乎,“將軍,還是算了吧,我在家時父親就常常告誡我切不可喜好奢靡,我趙家雖世代爲官,但先人遺訓,謹記節儉,常恐置產怠子孫,故世以清白相承。若衆人皆以奢靡爲榮,則敗之不遠已。紫家雖說的鐘鼎世家,可也不應奢靡成性,芷蘭和奶孃梅姨都是我從家裏帶來的,也是最熟知我喜好的,我院子裏事也不多,有他兩伺候就夠了,不用增加那些無謂的支出了。你叫管家把紫嫣,紫夢兩姐妹配去照顧薷宸和凌瀟吧,至於奶孃萍娘一個人就可以照顧這兩個小傢伙了,也不用多請了。還有軒兒,現在他也大了,紫潔和奶孃孫媽雖說可以伺候他日常起居,但是我覺得還是配給他一個一個小廝吧,讓管家的兒子紫星跟着他吧,以後去學堂也有個人照應。”


紫振宇點點點,“夫人,就依你吧。反正這些僕人的事我也不是很擅長,你來打理就行了。” “爹,娘。我回來了! 府裏的下人說你生了一對雙胞胎,快給我看看,漂不漂亮。今天去學堂,我一直都在想娘你會生個弟弟還是妹妹,先生講的東西我都沒有認真聽呢。”話音剛落,就見一個三歲的小男孩跑了進來。

“軒兒,你剛纔說你沒有認真聽先生講課,是嗎?那你去把弟子規背一遍再來看你的妹妹。父親和你說了多少回了,學習的時候要認真,你怎麼這般不聽話。我平時是怎麼教育你的。你都忘了?學習馬馬虎虎,不用心,怎麼能學的好呢!”紫軒翰這毛毛糙糙的樣子引起了紫振宇的不滿。


趙菁奕看着滿頭大汗的兒子,想必這小子是下了學堂一路跑回來的吧,看着兒子紅撲撲的小臉,忍不住勸到說:“將軍,算了吧,難得今天天府裏有件喜事,軒兒擔心娘也是應該的,懲罰就免了了吧。軒兒記得下不爲例。”

紫振宇也不是真的想懲罰紫軒翰,“既然你母親爲你求情了,今天就不罰你了。以後如果不認真聽課,看我怎麼罰你。”

紫軒翰對着父親做了個鬼臉,抱着母親的胳膊說:“娘,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快讓我抱一下妹妹吧。我看看她們長得漂亮嗎?”

“你個淘氣包,每次惹你父親生氣都要我爲你求情,以後不管你了,看你被你父親罰。”說着,把兒子拉到嬰兒車旁。


看着嬰兒車裏熟睡的兩個小傢伙,紫軒翰忍不住想去摸她們的臉。“娘,這兩個小傢伙會長的和娘一樣漂亮嗎?她們現在長得真醜,一點都沒有娘漂亮,我不喜歡她們了。”

聽着兒子講的話,趙菁奕不禁笑出聲,真是個傻孩子。“軒兒,你剛出生也是這個樣子呢,看你現在,一點都不醜呢。以後你就是哥哥了,要保護妹妹哦。”

紫軒翰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啊,娘,我剛出生這麼醜啊。那麼妹妹們也會長的很漂亮的。娘,妹妹們叫什麼名字啊。”

趙菁奕笑道,“這個綠色錦被包着的是你大妹妹,叫紫薷宸,這個藍色錦被包着的是你二妹妹,叫紫凌瀟。不要記錯哦。”

紫軒翰拍拍胸脯,保證道,“嗯,娘我以後一定會保護好妹妹的,你放心吧。”

看着虎頭虎腦的兒子,紫振宇問道,“軒兒,現在你有妹妹了,以後就要保護妹妹,你就是小男子漢了,之前你一直說要學武,我覺得你年紀還是太小,現在爲父打算教你習武,你可願意?”

聽到父親的話,紫軒翰驚喜道,“爹,你說的是真的?你終於要教我習武了,太好了,爹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練習。不讓讓你失望的。一定不丟你和我們紫家的臉。”

紫振宇點點頭,“既然你願意,明天開始,我就教你習武,你從學堂回來,直接去練武場。你要用心學武,但是學堂的功課也不能落下,我也是會定期檢查的。知道嗎?”

這一天紫軒翰都在興奮中度過,第二天更是早早就回家了。

“爹,我回來了,快教我練武吧。”紫軒翰幾乎是一路飛奔到練武場的。他看到早已等候在練武場的爹依舊是一身冠服,很是詫異。

“爹你不是要教我習武嗎?怎麼穿着冠服,這不是祭祖時穿的衣服嗎?”

紫振宇也不解釋,說道,“你忘記爹平時對你說的話了嗎?做事切不可急躁,要沉穩,每天都這樣毛毛躁躁的,以後還怎麼敢讓你帶兵打仗。今天我先帶你去一個地方,之後再教你習武。”

紫振宇帶着兒子來到了紫家宗祠,問道,“軒兒,我們紫家的家訓你是知道的,你若不願習武,想從文或者經商我都隨你。現在爲父最後問你一次:你可願習武?”

紫軒翰神色堅定,“不,父親,我要習武,我想和你一樣做將軍,我和三皇子他們說好了,以後我和他們一起攻下青玄大陸,我要做他們的先鋒!”

紫振宇露出欣慰的眼神,說道,“既然你有這樣的理想,我也就不干涉你了。我們紫家先祖是飄幻大陸的開國功臣,當年先祖和飄幻大陸開國太祖一起打下這片江山,太祖許以紫家世襲爵位,並封先祖爲齊國侯。可是先祖卻拒絕了太祖之封。說是紫家男兒要什麼都要自己去爭取,沒有世襲爵位的道理。於是太祖封先祖爲開國大將軍,並承諾紫家男兒皆可入朝爲官。

可先祖也是一位明白人,知道功高震主的道理,硬是留下一條家訓;紫家男兒不可受祖上蒙陰,若入朝堂,爲將者先做小兵,文臣必考科舉,若無心朝堂,亦可爲商。就是這樣的家訓,使得我們紫家沒有一個紈絝子弟,每一個紫家男兒都是堂堂正正頂天立地的好男兒。所以我現在也要告訴你,既然決定了習武,就不能半途而廢,我們紫家沒有半途而廢的孬種。

紫家男兒就算是死也要站着死,不做那貪生怕死之徒。你既然選擇走那從軍之路,你就給老子記住,有朝一日你若是被俘,你要是敢幹那苟且偷生,賣主求榮之事,老子第一個不放過你。當初你大伯和你二伯就是戰死在戰場之上的,至死他們都沒有做一絲對不起紫家和飄幻大陸的事。他們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這一間房子裏供奉的是我紫家從軍之先祖的牌位,你先給紫家先祖,和紫家那些戰死沙場的先烈們磕頭。”

紫軒翰重重的磕了三個頭之後,紫振宇又帶着他來到了另一間屋子,這間屋裏子供奉的是我紫家文臣以及經商之先祖牌位,我們紫家作爲軍旅之家,從文之人與經商之人比較少。但是你也要拜祭他們,自古軍文不分家,你若只知打打殺殺,不懂運籌帷幄,行軍帶兵之計,不懂天象八卦,永遠只能是一介莽夫,而我紫家行軍帶兵之書一大部分出自這些先祖,這些先祖對行軍用兵之道有其獨到的見解,這也是我紫家能長勝不敗,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之祕訣。至於經商就和行軍打仗一樣,要懂得觀時局,尋商機。若沒有這些先祖,我們紫家也不會有今日鼎盛之況。紫軒翰又是三拜。

紫振宇帶他走出宗祠來到了練武場,“軒兒,拜過先祖之後我便正式開始叫你習武,從今日開始。你每天早晨練武,下午去學堂,晚上我教你軍法以及奇門八卦。”

我們飄幻大陸修煉的是幻氣,它是飄幻宮大陸的創始人飄幻大帝創造出的一套修煉法門,只有在我們飄幻大陸出生的人才能修煉幻氣,據說這是因爲飄幻大陸的創始人在創建飄幻大陸的時候,已經達到二等神,將自身修煉的幻氣與飄幻大陸相結合,幻氣與飄幻大陸相伴而生。我們還在孃胎的時候就已經受天地幻氣的改造了,所以我們的身體是最適合修煉幻氣的。

幻氣講究的是飄渺無常,看似無形卻招招成型,只要你願意每一招都可化爲實體攻擊,若是練至最後一層便可千變萬化,真氣出體形成實物,以至對手真假不分。而青玄大陸修煉的是玄氣,青玄大陸的創始人在創建清玄大陸時並沒有達到二等神,所以任何人都可修煉玄氣。這也是青玄大陸一直想佔領我們飄幻大陸的原因,他們一直想修煉我們的幻氣,因爲幻氣出自二等神之手,修煉幻氣成神的機會更高一點,玄氣講究的是剛勁有力,所以一般修煉玄氣的人都可以從外貌上看出來。他們的體型普遍偏大,身材魁梧,肌肉虯實。他們的玄氣有很大的殺傷力,但是弱點卻很明顯,就是很容易躲避。

“父親,爲何我們修煉的幻氣比他們的玄氣強大,他們的國力卻比我們強。”紫軒翰就像個好奇寶寶。

“這也是我接下來要告訴你的,我們飄幻大陸的創始人飄幻大帝留下的傳承名爲飄幻宮,所有的修煉祕籍,功法都在飄幻宮保存,而飄幻宮每年都會從飄幻大陸選出天資品性絕佳之人人進入飄幻宮修煉,選拔的條件就是將幻氣練至幻化萬千年齡最小者擇優錄取,其次就是那些運氣好的被飄幻宮外出歷練或者雲遊的大能看上的資質絕佳之人也會被破格錄取,但是品性依舊是進入飄幻宮的必要條件。

我們飄幻大陸的每一個人都可以修煉幻氣,至於能修煉到哪一步就只能看自己的造化了。而飄幻宮培養的是精英,也是致力於守護飄幻大陸的人,這羣人會保護我們飄幻大陸直至身死魂滅。當年有一場戰爭最爲慘烈,飄幻大陸節節敗退,眼看就要支撐不住了,是飄幻宮的先輩發動祕法以生命爲代價保全了我們這片大陸。

飄幻宮不會干涉飄幻大陸的政權更替,這樣是爲了飄幻大陸的子民得到更好的發展,所以我們飄幻大陸不尚武,我們注重的是文化的傳承。青玄大陸則不同,他們的統治者就是清玄大神的後裔,他們有着嚴格的統治階級,他們四處尋找天賦出衆的孩子從小培養,並給他們灌輸忠於青玄一脈的思想,其中有天資絕佳者會被他們重視,那些差一點的就只能投身軍伍,成爲青玄大陸培養出來的殺戮機器。青玄大陸的人們想修煉幻氣,這是一條成神的捷徑,可是不出生在我們飄幻大陸就無法修煉幻氣,所以他們從未放棄佔領我們飄幻大陸的想法。” 幻氣分爲前後兩卷,我們一般修煉的是第一卷練氣篇,識海篇,凝晶篇,第二卷歸墟篇是由飄幻宮以所掌控的,只有將凝晶篇達到圓滿也就是的時候,飄幻宮會傳授予你。只有等真正將兩卷都修煉到圓滿的時候,纔可以算是走上修仙一途。不過一般人都在40歲纔會將凝晶篇修煉至圓滿,這樣的人就算修煉歸墟篇也不會有太大建樹,若是你想走上修仙一途就必須在20歲之前將凝晶篇修煉至圓滿。

爲父現在先告訴你什麼是煉氣篇,幻氣練氣篇分爲七層這七層又分爲三階:第一階變幻莫測階,這裏分兩層,在這一階段主要學習的是如何操控幻氣,讓他聽你的話,可以隨心所欲的去你想讓他去的任何地方,當然這個是有範圍限制的。通常你不使用幻氣時,它凝聚在你的丹田之中,在你剛開始修煉的時候切記不要讓你的丹田受損,如果丹田受損,你可能這一生都無法修煉幻氣了,就算是有大機遇能恢復丹田,也會因爲丹田曾受損而影響今後的修煉。

除了控制幻氣在這一階段你還要學習如何讓幻氣改變顏色,初始修煉幻氣都是白霧濛濛的樣子,所以你就要做到能讓他按你的想法改變顏色,等幻氣能變爲你想要的任何顏色時你就可以修煉第二階了。

第二階亦幻亦真也分爲兩層,這一階段你需要學習的是操控幻氣凝聚實體,你可以把它凝聚成你想要的任何物體,這一階段的最高境界就是幻氣可以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

第三階幻化萬千這裏有三層,到了第三階幻氣就可以達到無色了,這時候判斷一個人練氣到了哪一步就需要看他外放的幻氣了,一般第五層只是可以外放幻氣,只是這時的幻氣帶一點霧濛濛的感覺,只有用心感受你會覺得有一種如墜雲霧的感覺,周身雲霧繚繞。這時幻氣已漸漸接近飄渺無影。

當你練至第六層時,幻氣就真正達到千變萬化了,你想讓他宛若實體,他可以真假不分,你想讓他飄幻無形,除了你誰都不知道你的幻氣在何處。這時你需要學習如何更加精準的操控幻氣,可以隨心的快速變換你想要的任何物體,並可以在變幻的時候發動攻擊。一般人都是卡在這一層,因爲他們沒有嫺熟的掌握幻氣,總是觸及不到變幻的臨界點。

到了第七層,就是你真真蛻變的時候,這時你可以隨意的操縱幻氣,並可以隨時隨地凝聚成一種或多種你想要的任何東西,比如你在戰鬥的時候,你可以一邊凝聚成甲冑保護自己,一邊凝聚成武器和敵人戰鬥,如果你可以一心多用,那你可以凝聚出多種武器與敵人周旋,也可與多個敵人戰鬥,也可以在敵人不防備時突襲。所以這一階是一個分水嶺,有人在這一層一飛沖天,有人在此多年停滯不前。

也許你很奇怪,爲什麼第六層和第七層的修煉都是如何讓精準的操控,他們具體有什麼區分?這就是識海了,如果你可以一心多用,你會發現你的精神會越來越強大,能感覺到周圍一些細微的動靜,一般越強大感受到的範圍就越遠。這樣你的識海就會越強大。只有開闢出識海你纔可以修煉幻氣的識海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