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看來要不了幾年就能多一個準皇的誕生。

現在看來要不了幾年就能多一個準皇的誕生。

而城主和化身一隻沒有什麼變化,但不管是能量掌控還是積累都已經非常深厚。


只待世界晉升,他們就能成爲這個世界的第一批皇者。

此時,明鏡界中所有生物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天空中漂浮的虛幻大陸。

Wωω _ttκΛ n _¢ Ο

和明鏡界不一樣,新世界並沒有多麼複雜的構造,山川河流也非常簡陋,不過地形卻非常崎嶇險峻。

昆羽問過樹精爲何不做好看點。

樹精無奈的攤手,這種事情他也沒法插手,這是世界規則的自然衍生導致的,他沒法插手的。

作爲世界唯一的昆羽倒是能強行干預,但一旦人爲干預,最終還能不能騙過明鏡界的規則那就不好說了。

反正也是個替代品,好不好看也無所謂,昆羽也就沒有多糾結了。

站在陣圖中央的樹精深吸一口氣,擡頭看了眼昆羽的虛影,緩緩的點了點頭。

昆羽也點了點頭。

樹精閉上了眼,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周邊的空間開始微微扭曲。

很快,扭曲的空間化爲一條扭曲的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上攀升。

即將接觸虛幻的大陸時停了下來。

樹精緊張的用力眨巴了幾下眼,對着一旁的城主女兒點了點頭。

城主女兒一臉嚴肅的盯着陣圖,收到樹精的信號後,緩緩的將手中的壓縮能量塊放在陣圖上一塊圓盤中。

圓盤開始閃爍着微弱的亮光。

周圍遊離的能量迅速匯聚在圓盤上。

一道潔白的光線沿着扭曲的空間線迅速向上攀升,停在頂端。

樹精再次閉上了眼,此時他已經坐在了陣圖中央,渾身的枝條緊緊的收縮。

空間線再次向上攀升,一點一點的開始接觸虛幻大陸。

昆羽也緊張了起來,氣息也在逐漸攀升,甚至讓周圍的環境都暫停運轉,避免一切能干擾的因素。

光亮的空間線頂端觸碰到了虛幻的大陸。


整個明鏡界微微一陣,就好像機械對接般。

空間線繼續向上攀升,很快連接在一起。


樹精輕吸了一口氣,攀附在空間線上的能量開始向上運輸。

第一道能量進入虛幻大陸。

霎時間。

虛幻的大陸像是活了過來一般,最底層的陸地出現實體化。

於此同時,明鏡界開始捲起一場能量風暴。

無數能量奔涌而來,環繞在空間線旁。

將空間線牢牢的包裹在內。

無盡能量沖天而起,如同沖天而起的光柱,照耀了整個明鏡界。

所有人都眯起了眼,卻沒有誰低頭。

懸浮在上空的虛幻大陸如同乾燥的海綿般飛速的吸收着由下方匯聚而來的能量。

能量穩定傳輸,昆羽和樹精都悄然鬆了口氣。

有了第一個成功,樹精的心就放下來一大半。

第二根能量柱也直衝而上。

很快第三個第四根同時沖天而起。

強勁的能量風暴將明鏡界吹的微微晃動。

剛鬆口氣的昆羽又皺起了眉。

看了眼虛幻大陸,正在飛速實體化,但距離完全實體化還有至少大半天的時間。

但明鏡界的能量卻不足以支撐如此大的能量輸出。

樹精也發現了這個問題。

他當時構建的時候沒有考慮到能量傳輸的損耗問題,本來可以忽略不計的問題,在量面前被無限放大了。

沒有能量支撐,明鏡界將會在短時間之內飛速瓦解。

這種得不償失的決策昆羽絕不會做。

身上能量開始匯聚,昆羽已經開始準備在最後時刻摧毀衍生世界了。

下方的樹精閉着眼開始飛速思考對策。

明鏡界晃動的程度越來越劇烈了。

能量消耗的有些超出世界的承受了。

恐怖的危機籠罩着明鏡界中每一個生物。

昆羽看了眼還有一半虛幻的大陸,決定不再等待。

正準備動手摧毀。

下方的樹精突然睜開眼,大吼道。

“等一下,還有一個方法。”

揚起的手停在半空中,昆羽表情嚴肅的看着樹精。

如果對方是爲了自己不摧毀他的成果而出生拖延,他不介意將對方一起毀滅。

好在,樹精是真的有方法了。

一邊飛速的修改陣圖,樹精一邊解釋道。


“我們做這個世界就是爲了將它放到異空間裏,用來騙過世界規則,讓世界規則以爲這個世界其實是在異空間中。”

“雖然現在出現了意外,但我們基本的目的確實達到了,就現在看來,兩個世界已經連接成一個整體了。”

“那不如現在就賭一把,直接將衍生世界投進異空間中。”

昆羽深深皺着眉,冷聲道。

“成功機率多大。”

樹精擡頭看了眼昆羽。

“反正比現在要好,最不濟這個衍生世界也會在異空間中崩潰,對本體世界影響不是很大,不過損失的能量就回不來了。”

昆羽沒有猶豫,一揮手。

“那就開始吧。”

樹精點了點頭。


陣圖本來就是兩用,現在只需要稍微改動一下就可以了。

迅速的調整好,又是一塊壓縮能量塊放在了陣圖上。

這次能量不再向外噴發,反而被收攏進陣圖中。

魚珠的上空,一道狹長的裂紋出現。

所有的視線都集中在裂縫上。

整個空間如鏡面般破碎。

幽深古老的氣息從裂縫處灑落,深邃的異空間逐漸在上空展露。 能量開始逆向輸出,正在噴涌而上的能量被吸收進了陣圖中。

裂縫越展越大,整片魚珠上空都被漆黑的異空間籠罩。

陣圖的能量充裕到溢散而出,運轉速度卻越來越慢。

隨着陣圖停止運轉,裂縫不再擴張,最終停在了虛幻大陸的邊緣。

沒有陣圖的吸收,能量再次匯聚成光柱衝上虛幻大陸。

樹精看了眼昆羽。

妾要種田 ,昆羽凝重的點頭。

樹精手中拿着一個器物,低頭操作一番,充盈着能量的陣圖竟脫離地面緩緩飄起。

上升速度越來越快。

最終狠狠的撞在虛幻大陸的底部。

整個大陸被撞的顫抖一下。

原本陣圖所在地此時留下了三個小孔。

樹精枝條延伸,枝條蔓延到三個小孔旁。

心痛的看了下三根枝條,樹精一閉眼,三根枝條自然斷裂,落入小孔內。

隨着枝條落入,一聲響徹整個空間的轟鳴聲響起。

嵌在大陸底端的陣圖爆發出濃郁的光華,磅礴的能量瞬間爆發。

經過陣圖的匯聚和加壓,能量爆發的推力將整個虛幻大陸緩緩擡升。

清脆的斷裂聲響起,一根能量光柱斷裂。

斷裂聲不斷響起,所有的光柱脫離了虛幻大陸。

沒有了光柱的連接,大陸上升的速度提升了許多。

上升的速度越來越快,很快接近了空間裂縫。

隨着一陣空間波動,虛幻大陸最上段融進了異空間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