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看到張慧雯高興,她眼珠子一轉說道:“慧雯啊,你看心怡多體貼。還知道你眼睛不好要用眼藥水。”

現在看到張慧雯高興,她眼珠子一轉說道:“慧雯啊,你看心怡多體貼。還知道你眼睛不好要用眼藥水。”

張慧雯笑了笑,她眼睛以前的確不好,但是自從上次出院後,她就感覺不知不覺眼睛好像恢復了,而且整個人身體也沒有異常。

不過,看到曾心怡這麼體貼,她還是高興的收下了這份禮物。

接着,蕭豔麗繼續說道:“那個…慧雯啊,要不…你之前要給心怡的那些東西再給我們?反正你也說了,你留着也沒啥用!”

說完,她眼巴巴的望着張慧雯,眼神卻有意無意的盯着張慧雯脖子裏的那串限量版永恆鑽石項鍊!

她可是喜歡的很,這項鍊全球也才一百件,雍容華貴不說,更是吸取眼球啊!

只可惜,這項鍊不是送給她的,她真的很羨慕嫉妒!

張慧雯聽到她的話,一愣,接着說道:“那行,沒問題,你們都拿去吧!”

張慧雯剛說完,就從後面的桌子上拿出之前那串寶馬車鑰匙和兩盒人蔘,還有一件貂皮大衣。

陸嫣然立刻攔住:“媽,她們就是套路你的,故意給你個眼藥水,然後你收下了就找你索要昂貴禮物!”

見陸嫣然又橫加阻攔,蕭豔麗母女倆氣打一處出。

立刻冷着臉盯着陸嫣然說道:“陸嫣然,你管好你自己男人就行了,你怎麼什麼都管?”

陸嫣然冷笑一聲:“她是我媽,我不應該管嗎?”

蕭豔麗還想說什麼,卻見蕭凡突然冷着臉走過來。

不僅蕭凡,此時陸卿卿和古霜兒幾個小丫頭也跟着過來了。

曾心怡剛好見蕭凡過來,身後還跟着一羣漂亮女人。

她立刻靈機一動說道:“陸嫣然,你看看,我表弟又不缺你一個女人,他身邊哪個女人比你差?你不要太猖狂啊。”

陸嫣然皺了皺眉,蕭凡已經到達幾人面前。

只見蕭凡一把拿過張慧雯手裏的禮物,塞到曾心怡手裏,冷冷說道:“都給你,拿了滾蛋!以後別說你們和我蕭凡有關係!”

他是真的受夠這蕭大姑一家人了。

曾心怡一臉呆滯,不過禮物到手,她立馬開心不已。

立刻昂着頭對陸嫣然冷哼道:“看見沒,是我表弟給我的!”

蕭凡看到曾心怡此刻的模樣嘆了口氣。

短短几年的時間,那個溫柔的表姐已經變成如今這般模樣,真是讓人心痛啊! 曾心怡顯然沒意識到,蕭凡說的是讓他們拿了東西趕緊離開,這裏不歡迎她們!

蕭凡內心僅存的一點親情已經蕩然無存,他現在十分不想看見蕭大姑母女倆。

曾心怡得了便宜還賣乖,陸嫣然雖然不爽,但是這是蕭凡的決定。

陸卿卿跟在後面,看見自己的親姐吃虧,立馬虎着小臉:“曾心怡,我姐夫給你東西,你連謝謝都不說嗎?這麼沒教養?誰教出來的?”

不得不說,陸卿卿平時看起來單純,但是爲了親姐的面子,她嘴皮子也變得厲害起來。

這一句話立刻將蕭大姑一家人都罵了個遍。

蕭豔麗和曾心怡上次都見過陸卿卿,本來覺得她應該蠻好說話的。

可是,現在陸卿卿嘴巴這麼壞。

不光陸卿卿,此刻古霜兒和蘇允兒也異口同聲:“就是,謝謝都不知道說!”

王雨嫣也嘟嘟嘴不滿道:“蕭凡給你們東西,你們不說謝謝就算了,態度還這麼囂張?對蕭凡的大老婆態度都這樣,那將來對我這個小老婆那還不得翻天吶!”

聽到她的話,蕭凡寒毛一豎,因爲陸嫣然一雙眸子此刻正冷冷瞪着他。

這就算了,古霜兒等人已經張大了嘴巴不可思議。

蕭大姑一家人也是無比愕然!


場面有些尷尬,古霜兒咳嗽了幾聲,解圍說道:“咳咳!那個王小妞,你別把我們共同的目標說出來啊!人多眼雜的!小心隔牆有耳!”

蕭凡差點一頭栽在地上,陸嫣然此刻已經俏臉冷冰冰了。

蕭大姑一家人現在才反應過來,笑哈哈說道:“哈哈哈,陸嫣然,我就說了,我表弟又不止你一個女人,你得意個什麼勁!”

蕭凡搖了搖頭,不想墨跡,淡淡開口道:“東西也給你了,你們離開吧!我不想再說第三遍!”

曾心怡完全沉浸在得了寶馬車的喜悅中無法自拔,現在蕭凡冷不丁的一說,她立刻生氣道:“蕭凡,你什麼意思?我是你表姐,我媽是你大姑,我爸是你大姑夫,你不讓外人走,還讓我們離開?”

蕭凡無法跟她交流,直接對冷冷說道:“冷冷,過來,將這兩女的趕出去!”

冷冷自從被蕭凡帶回來,就一直跟在蕭凡身邊,這幾天也在天堂島幫忙張羅張慧雯的生日宴會,順便保護她的安全。

聽到蕭凡的話,冷冷沒有絲毫表情就邁步走了過來。

她先是伸出一個手勢:“請吧!”

但是,蕭豔麗壓根不給她面子,更是直接指着蕭凡喝道:“蕭凡!你什麼意思,你確定要當着這麼多人面將我們趕出去?”

“我告訴你,我可是你大姑!我可是幫過你們家不少!你這個白眼狼怎麼能這麼對我們!”

蕭凡冷笑一聲:“那今天這些禮物應該足夠還你對我們家的幫助吧?”

接着,蕭凡使了一個眼色,冷冷立刻會意。

直接面無表情一手一個像拎小雞一樣,拎起蕭豔麗和曾心怡。

蕭大姑母女倆,很明顯沒想到冷冷一個女子的力氣這麼大。

竟然徒手將她們母女倆拎起來。

接着,冷冷就拎起這兩人往天堂島的門外走去。

只是,蕭大姑母女倆看起來很憤怒,半空中彈着小腿對蕭凡又罵又詛咒的。

待蕭大姑母女倆走後,曾順嘆了一口氣,落寞的轉身就要離去。

“大姑夫,等等!”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叫住了他。

下一秒,蕭凡拿着一張銀行卡走到曾順面前,無奈說道:“大姑夫,我知道你身不由己,但是女人都是慣的,有時候你得拿出男人的氣勢來,我也不想趕走大姑和表姐,但是她們的做法你也看見了……”

“這是一百萬!你拿去吧,對自己好點,我知道你的工資都被大姑拿走了。這卡你放心,她發現也用不了,這是人臉識別取款的,只能你本人用。”

曾順顯然沒想到蕭凡會叫住他,而且還不計前嫌給他拿了一百萬鉅款!

他立刻聲淚俱下:“蕭凡,以前真是對不起。我替她們母女向你道歉,哎,都是我沒用!對不起你們!”

他沒想到蕭凡對他這麼好。

不過,這錢他肯定是不能收的,曾順慌忙推辭道:“蕭凡,這錢你留着,我聽你媽說你還要和嫣然訂婚,舉辦婚禮。”

蕭凡笑了笑,說道:“大姑夫,你放心,我現在有錢了,這一百萬你就拿去用吧。”

“另外……你讓我表姐去廣元銀行工作吧。你就說那裏的董事長熊霸和你認識,所以你順便介紹了一下她。”

“這樣…你應該知道怎麼說了…我就不在解釋了。”

足球卡牌系統 ,轉瞬間他就明白了。

蕭凡這是以德報怨啊,花海銀行曾心怡錄取失敗了,廣元銀行董事長熊霸也是蕭凡的朋友。

這麼做也算是走後門了,只是蕭凡的意思是不想讓曾心怡知道是他託了關係。

曾順感激的擁抱着蕭凡,他自己吃苦耐勞,就是爲了女兒曾心怡和蕭豔麗兩人可以過得幸福。

可是,他的工資一個月也才幾千塊!

拼死拼活一年下來也才攢個五六萬!

女兒好不容易大專畢業,卻到現在爲止一份工作也沒找到。

他當然擔心!

本來可以進花海銀行的,可是曾心怡和蕭豔麗母女倆使勁作,到最後啥也沒有了。

還和張慧雯一家鬧得不開心,現在蕭凡竟然還惦記着他們,曾順心裏思緒萬千!

恨不得立刻將蕭豔麗母女倆狠狠教訓一頓。

蕭凡將銀行卡硬塞給曾順後,才微笑說道:“大姑父,你可以試試用這些錢做點生意。”

曾順點了點頭,將這份恩情記在了心裏。

接着又和蕭凡撓嗑了幾句,就轉身離開了天堂島。

這時,張慧雯嘆了口氣:“蕭凡,你這樣做我真的很滿意了。”

“畢竟都是一家人,而且…蕭家也沒多少親戚了!”


說完這句,張慧雯眼神黯淡,似是有心事。

蕭凡淡淡一笑:“媽,你放心吧!我再怎麼樣,也不會對我們蕭家人太過無情的,除非他們做出出格的事。”

陸嫣然這時故意咳嗽了一聲:“咳咳,嗯哼。”

蕭凡一愣,接着苦笑道:“嫣然,你別聽她們瞎說,她們都是小屁孩!” 三天後,天堂島的生日宴會早已經結束。


這一次宴會,張慧雯一家可以說是賺的盆滿鉢滿!

光是一些貴重禮物不說,就連上禮都收到一億兩千萬!

這天下午,蕭凡正開車去‘最美的青春’接陸嫣然回家吃飯。

卻看見一個身材窈窕的美女正在和陸嫣然說着什麼。

又近了一點,蕭凡才聽清楚,立刻冷着臉走過去。

這女人竟然讓陸嫣然不要和他在一起,還讓陸嫣然將他蕭凡徹底趕走!

還說蕭凡多麼吊絲什麼的!


最關鍵的是蕭凡聽見這女人,竟然讓陸嫣然和她表哥在一起。

“你算個什麼東西?“

“你有何資格,對我和嫣然的事情,指手畫腳?!!”

蕭凡話語森然,滿臉寒意 ,一連數語,卻是句句如刀,有如金石落地,擲地有聲。

而且,蕭凡每說一句,便前踏一步,渾身氣勢,便暴漲數分,直到最後,更是怒然而喝,滿腔怒意轟然炸開。

在蕭凡的憤怒之下,這個女人被嚇得俏臉蒼白無色,面含惶恐,最後嬌軀一顫,竟然差點摔倒,滿心的惶然。

這時,蕭凡已至兩人身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