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偌大的蓬萊演武場之上,聚集了十數萬人,而這些人的目光,幾乎都是火熱的看著最前方的那一百多號人。

現在,偌大的蓬萊演武場之上,聚集了十數萬人,而這些人的目光,幾乎都是火熱的看著最前方的那一百多號人。

除了那些大勢力的弟子是憑藉家族得到的資格之外,剩下的整整一百人,都是通過重重戰鬥證明了自己的實力,才是能夠站在這裡,等待著蓬萊秘境的開啟。

而在這一百多號人的前方,則是一名渾身散發著強大氣場的大漢,而大漢的身後便是蓬萊秘境的入口,鴻蒙塔的最底部。

此人用著粗狂的聲音說道:「本座乃蓬萊島島主,相信在場的人之中不認識我的也很少,我就不用做什麼自我介紹了。」

有些打趣般的開場之後,蓬萊島主看向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百多人,道:「首先,本座先恭喜你們,獲得了進入蓬萊秘境的資格,能夠獲得這個資格,相信大家都是有著遠超他人的實力。」

接著話鋒一轉,道:「但是,不管你的實力和背景是多麼的強大,也都不能破壞我蓬萊島自古以來立下的規矩,所有人都將自己的儲物工具交出,我蓬萊幫你們保管,等你們出來之後會原封不動的還與你們。」


聽蓬萊島主這麼說,不少人都是投出不信任的眼神,他們的儲物戒子之內可是有著不少的好東西。

自己的儲物戒子之內可是有著不少的好東西,要是你們拿去之後不予歸還,我們又打不過你們,若是在蓬萊秘境之中沒有得到好東西,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而那些空間戒子之內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的人,則是無所謂:反正都沒有什麼好東西,要是你要就給你了。

見有些人投出不信任的眼神,濃眉大眼的蓬萊島主有些微怒道:「難道本座還會說假話不成,還是你們認為我蓬萊島會為了你們這點不值當的東西做出那等小人行徑?」

此話一出,整個演武場頓時便安靜了下來,稍後,前方的人群之中便是有著一些人出聲道:「不是我等不相信島主大人,只是我等的武器和一些必須用到的丹藥等,都是放在空間戒指之中……」

「武器你們自己帶著,另外,你們也不用擔心丹藥的問題,在你們進入之前,我蓬萊作為東道主便是會給你們每人發出一些丹藥。而且,秘境之中靈藥無數,若是需要盡可以在裡面吸收煉化,前提是不能將之帶出太多。」蓬萊島主不耐煩的解釋道。

本來以往的蓬萊秘境開啟都是由大長老主持,但這次老祖卻是親自發話說是要自己主持,而且以往可是沒有什麼福利給這些進入秘境之內的人,老祖卻是讓自己給了他們。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令得數千年來都是很少現身的老祖發出了這些個指令,但看似有頭無腦的蓬萊島主卻是在反覆的回憶了過去這段時間發生的事之後,隱約的猜測到了一點。

前段時間,老祖的弟子貌似是從外面回來了,而在他回來之後或許是與老祖說了些什麼,之後便是閉關了,自己想問也是問不到。

而自那以後,蓬萊老祖便是經常的詢問起蓬萊秘境的事情,就連這些天的比賽他都是有些關注。

雖然心中不知道老祖到底打的是什麼算盤,但蓬萊島主相信老祖這般做是有他的道理的,自己也就只好盡量的配合老祖。

「好了,你們跟我來吧!」蓬萊島主轉身走向了鴻蒙塔,獲得資格的一百多號人也都是浩浩蕩蕩的跟隨在其身後。

在這隊伍之中,林天龍看到了烈火聖子以及木森和雲中天三人。

三人並排前行,不時地用陰沉的目光瞟著林天龍等人,林天龍對此則是直接無視,相信在這麼多人的面前,他們還是不敢對自己動手的。

至於進入蓬萊秘境之後,要是遇到他們,林天龍也不打算放過他們。

對於自己的敵人, 操控百萬系統 ,就算是底牌盡出,也是要將烈火聖子等人斬殺在裡面。

在進入第一層的大門之後,眾人眼前呈現的是一個無比寬敞高大的空間,這裡四處都是牆壁,只有整個地面最中心的位置,有著一個光圈,這個光圈向上噴射著一道淡黃色光束,看上去頗為好看。 大家都是知道,這就是進入蓬萊秘境的入口,而這光圈便就是一種類似於傳送陣之類的傳送道具,不過貌似眼前這個噴射著黃色光束的光圈比起傳送陣來說,要更加的高級一些。

嬌妻駕到︰天降萌寶請簽收 ,擋住眾人的視線,道:「想必大家對於為何我遲遲沒有讓你們進入其中都是有些疑問。其實,我是要說一件事情,關乎整個大陸蒼生的事情。」

蓬萊島主嚴肅的說道:「相信你們就算是沒有見過,那麼也是聽過那個關於天魔會再次入侵的預言吧!」

大家在聽到蓬萊島主這麼說之後,都是緊鎖著眉頭,這個預言他們也都是聽說過,而且其中還有著幾人親眼見過天魔的恐怖之處,甚至與之戰鬥。

「我想說的是,這個預言在前不久便是得到了證實,目前萬年前的天魔餘孽以及萬年來所誕生的天魔都是潛伏在大陸之上,甚至於你們的家族,門派之內都是有可能。」

蓬萊島主此時不再是那副粗狂大漢的樣子,更像是經歷了無數事情的前輩高人:「前段時間我蓬萊島老祖親手擒住了一尊高階天魔帥,施展搜魂術之後便是證實了那個預言的真實性。」

所有人在聽到蓬萊島主親手擒住一尊天魔帥之後,都是深吸了一口氣,他們大多都是出於大勢力之中,所以對於這些也是有所了解。

天魔大致分為天魔兵、天魔將、天魔帥三個等級,最低的天魔兵修為都是在武宗至武尊不等,而天魔將則是武聖的修為,至於最後的天魔帥就不用多說了,相當於人類的武帝境界。

在心中仔細分析了天魔的實力劃分之後,所有人都是震驚不已,就拿他們自己來說,就算對付上一個強大的天魔兵都不一定能夠拿得下,而蓬萊老祖竟然是能夠將天魔帥給生擒活捉,由此可見蓬萊老祖的實力到底是有著多麼的恐怖。

林天龍在慕容復傳音說了天魔的實力劃分之後,心中則是一沉。

這天魔之中,最低的都是有著相當於人類武宗的修為,而且聽慕容復說,天魔一出生就是有著最低武宗的修為,林天龍的心則是更加的陰沉了下來。

難怪當初傾盡全大陸的人類包括魔族抵抗天魔都是步步維艱,而且還險些被覆滅,原來天魔竟是有著這般得天獨厚的天賜。

再想到自己現在能對付的也就是天魔兵而已,如林天龍這般堅韌的心志都是覺得有些無力的感覺。

不光林天龍一人,在場的所有人,人人臉上都是一副難以言表的表情。

試想一下,辛辛苦苦修行這麼多年,在自認為修為有成的時候,自己這點修為卻是只能與天魔的魔兵相提並論,有誰心裡會好過的?

貌似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如此吧!一身來之不易的修為,竟是與人類的敵人-天魔的魔兵修為相當!

「我要說的就是與這事有關。」

蓬萊島主沉聲說道:「此次進入蓬萊秘境的所有人,在不影響以後的成長的前提之下,不管你們用什麼手段,什麼方法,都必須將修為給提升上去,因為天魔再次入侵之時,你們或許就是作為人類之中的中堅力量存在,對付天魔將。」

「到時天魔兵對上我們的低階武者,天魔帥也會有我們進行牽制,而與武聖強者相當的天魔將則就需要武聖強者與之相抗衡。」

「我們人類之中最為缺少的便是武聖境界的高手,所以現在各大勢力也都是在加緊的培養,但這些還遠遠不夠。而你們將來也都是有著機會進階武聖的人,所以,你們可要銘記一點,那便是距離天魔再次入侵越來越近了,抓緊提升修為才是你們的首要任務。」

蓬萊島主最後慎重的道:「屆時或許你們也能成為人類的中堅力量,對抗天魔將,為人類的生存而戰鬥!」

「為了人類的生存,我們一定會努力的。」所有人一起大喊道。

「好。」蓬萊島主大叫一聲好,之後便是道:「接下來你們便把武器取出來吧,空間戒子交給我便可,相信有我替你們保管,你們也會放心了吧!」

接下來所有人都是交出了空間戒子,接著又領取了蓬萊島所贈與的一些強大的療傷丹藥。

將一切準備事宜進行完之後,蓬萊島主說道:「你們待會兒便一個一個的進入光圈之內,這個光圈會把你們隨機傳送進第一層的各個地方,所以說不管你有多少夥伴,在進入裡面之後的一段時間便是只有獨自一人行動。」

「這裡面有著不少強大的妖獸以及上古的靈獸存在,所以你們要小心應付了,切不可大意,你們都是人類的希望,可不能就這麼掛在裡面了。」蓬萊島主玩笑般的話讓得緊張的人們都是輕鬆了不少。

見氣氛似乎活躍了不少,蓬萊島主滿意的點了點頭,算是對自己的幽默有些滿意。

然後又接著道:「還有一點,你們進入裡面之後,確定了自己的方位之後便可朝著中心地帶去,因為在那裡有著第二層的入口,而這個入口卻是有著強大的生靈守護,想要登上第二層,除了要面對一路上的艱險之外,你們還要將守門生靈給擊敗。」

「而之後的每一層都是與第一層的情況差不多,只是裡面的生靈修為要更加的強大一些,所以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以及自信,切勿茫然的進入下一層,因為在裡面的都是活物,它們也是能夠殺死你們的。」

「蓬萊秘境只有武尊境界的人能夠進入,所以裡面的生靈最低也都是有著武尊的修為,給你們說一下,免得一進去就被裡面的生靈給秒殺掉。想當年,我進入其中的時候,就見到一個人傳送到了距離我不遠的地方,剛好砸在一頭武尊巔峰的靈獸頭上,結果被那靈獸給生吞了下去……」

「好了,你們都進去吧!記住,入場牌可別丟了,這是你們出入的鑰匙,要是丟了,就只能留在裡面了。」

最後,在眾人聽得都有些厭倦之時,終於是能夠進入其中了。

人群很快便是排成了一長條隊伍,第一個人有些小心翼翼的踏入了那黃色的光圈之內。

就在他全身都被黃色光圈籠罩之後,整個光圈便是「唰」的一下變得閃亮起來,等光線弱下來之後,眾人才是發現,剛才還站在光圈中的那個人已經不見了。

有了第一個人成功的進入,後面的人對此也不再顯得那般小心意翼翼了,接著便是一個接著一個的從黃色光圈之中消失。

烈火聖子站在林天龍前面的幾個位置,他在踏進光圈之前,回過頭來深深的看了林天龍一眼,眼中的挑釁之意非常的明顯,似是在說:「等進去裡面,你就休想再出來了!」

林天龍則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似是回應:咱們等著瞧吧!看看到底是誰要永遠的留在裡面!

林天龍與烈火聖子之間的眼神對視,也是令得許多人感到奇怪,看林天龍也不像是大勢力的弟子,怎麼會是惹到了烈火聖子這尊惡神。

等輪到林天龍等幾人進入已是過去了一個時辰,雷天就站在林天龍的前面,在進入之前他對幾人說道:「進入之後,盡量往位於第一層中心的第二層入口趕去,我們在那裡集合。」

總裁表示:夫人夠社會! !他們也不例外。

而且,進去之後還要面對其他人的威脅,尤其是烈火聖子等人,聚在一起也能給他們一些震懾,讓得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接著,雷天也消失在了光圈之內,下一個便是林天龍了。

但就在此時,一道聲音確是傳來:「小子,你過來一下,等會兒再進去。」

林天龍循聲望去,說話的人竟是那天送給自己等人入場牌的那個老頭。

他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林天龍看了一眼大門,貌似大門從自己等人進來之後一直都沒有打開過,那麼他是怎麼進來的?

莫非,他一直都在?

林天龍腦海之中浮現出這個驚人的想法,能夠做到不讓任何人察覺,那得到什麼修為才能夠做到這點。而且,看現在也是一樣驚訝的看著老頭的蓬萊島主,貌似他也是沒能察覺到竟然有著一人一直就在自己的身邊。

「這般強者找自己不一定就是壞事,不如過去一下,這蓬萊秘境等會兒再進也是一樣。」林天龍心中這樣想著,隨後便對擔心的看著自己的慕容復、倪彩以及祁關炎三人點了點頭,讓他們不必擔心,隨後便是走了出來。

「其他人繼續進入吧!」那老者再次說道。

等其他人全部進入秘境之後,林天龍才是謙卑的問道:「不知前輩叫出小子所謂何事?」

「你便是林天龍吧?」那老頭說的第一句話便是讓林天龍瞪大了眼睛。

不過對於一個這麼強大的強者能夠收集到自己的消息林天龍也並不是多麼的意外,於是便點了點頭。

這時,旁邊的蓬萊島主竟然是恭敬的對著老頭說道:「老祖,您怎麼來了?」

「老祖?莫非,他便是剛才蓬萊島主所說的蓬萊老祖?」林天龍心中徹底的震驚了。

這個看似弱不禁風的老頭竟然就是獨自一人親手生擒天魔帥的蓬萊老祖! 只見蓬萊老祖擺了擺手,示意蓬萊島主不要說話,之後對著林天龍道:「你的一些事情鄧慶樺都是與我說了。」

林天龍這才明白,原來是鄧叔,那也就是說,眼前這位蓬萊老祖也是知道了自己五行靈體的身份!

不管林天龍有沒有回答,蓬萊老祖又繼續道:「想必你也是知道了關於這塔的一些秘密,我也就不多說了!至於那位前輩交給我的任務,也算是基本完成了!接下來,便是看你能不能達到他的要求了!」

本來蓬萊島主對於老祖居然是會認識一個只有區區武尊一階修為的小子就感到奇怪,但是當他越往後面聽便越是聽不懂老祖在說些什麼!

最讓蓬萊島主驚訝的是,他可是親口聽見了蓬萊老祖說出『前輩』二字,而且貌似他所說的那位前輩似乎是讓他做某些事情。

這,這也太那啥了吧!蓬萊老祖都需要尊稱一聲前輩的人,那該有多麼的強大?

林天龍卻是知道蓬萊老祖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也大概猜測到蓬萊老祖可能是被鴻蒙安排在這裡看守鴻蒙塔的,只要自己將鴻蒙塔認主成功,將之取走之後,他便是能夠恢復自由,此後就是無拘無束的生活。

「前輩放心,小子定當全力以赴!」林天龍則是恭敬的對著蓬萊老祖深深的鞠了個躬。

對於一個為了等待自己而守護鴻蒙塔一生的前輩,林天龍打心底里感到愧疚。

「不必如此,我可不是平白無故的在此守候,那位前輩也是給了我不菲的好處。」蓬萊老祖在說到『前輩』二字之時,臉上全是恭敬的神色。

「不論如何,您為了等待小子而付出了大半生的時間,就是小子的恩人。」林天龍輕笑道。

「好了,你進去吧!希望等你出來之時,修為會有著顯著的提升。」蓬萊老祖點頭道。

「不知我鄧叔現在如何?」林天龍突然問道,他也非常想要了解鄧慶樺現在的情況。

也不知道在他回到蓬萊島之後有沒有將修為重新提升至原本應有的高度。

「他正在閉關,現在也不好說,他讓我轉告你一句話,「天龍加油,等你出來我倆比劃比劃。」就這句。」蓬萊老祖在提到鄧慶樺的時候冰冷的面容似是有了一絲融化的跡象。

對於鄧慶樺,他的體質不算最好,但也是屬於頂尖的那種類型,只是由於十餘年前受了傷才是使得修為下跌。

不過現在他既然已經回到了蓬萊島,那這些問題便就不再是問題。蓬萊老祖親自出手,替他將體內的傷勢盡數的修復之後,他便是感覺自己的修為似乎是要突飛猛進的突破了,本來還打算找林天龍敘敘舊的,無奈之下只好去閉關,才是請出蓬萊老祖帶來了這麼一句話。

之後林天龍便是作為最後一個踏入光圈之人而結束了入場。

在林天龍進入秘境之後,蓬萊島主才是有些奇怪的看著蓬萊老祖,想問什麼卻又是不敢輕易的開口,生怕惹怒了蓬萊老祖。

雖然不問也沒什麼,但蓬萊島主就是壓制不住心中的那股求知yuwang,最後才小心翼翼的開口道:「老祖,那個,他到底是誰啊?」

蓬萊島主之前也是聽說過有人與烈火聖子起了衝突,居然還跨境界擊敗了後者,這才是引起了些他的注意,然後便是調查了一下林天龍的來歷。


不過,他卻是沒有找到一點兒能夠證明林天龍的真實身份的證據,所以,根據天賦修為以及言語來看,蓬萊島主便是將林天龍歸為了拜師在那些個隱士高人門下的弟子,也就不好再調查下去。

「管好你自己的事情便好,至於其他的事,你就別打聽了,等時機明朗,自會明白!」蓬萊老祖看了蓬萊島主一眼之後淡淡的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