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遇到了一座神山,難免會往方丈神山上考慮。

現在,遇到了一座神山,難免會往方丈神山上考慮。

加之又有霍去病的佐證。

“虛則實之,實則虛之,若是一眼就能分辨出方丈神山,那誰都能上山了。”

霍去病笑了笑:“若是神山真的容易登上,當年始皇帝也不會窮盡一生,舉國之力尋找蓬萊仙島,都不可得了。”

白小鳳臉色漲紅。

呼吸,急促。

脖子也變得粗壯起來。

霍去病的話,一字字如同重錘轟在了他的耳膜上。

到了!

真的到了!

這時。

質疑的大佬們,也紛紛臉色變化起來。

“真,真的是方丈神山?”

“不對啊,這不科學!若是真的方丈神山,怎麼可能出現這種虛無縹緲的感覺?”

“這神山在天,雲霧之上,該怎麼登上去?若是海市蜃樓的話,咱們就算一直狂追,也永遠登不上去的。”

白小鳳強忍着激動,詢問霍去病:“前輩,如何登山?”

“我來。”

霍去病神情凝重,目光深邃的走向了船頭。

他站在船頭欄杆上,眺望着遠處那座虛無縹緲的神山。

轟!

下一秒。

磅礴的屍氣,從他身體中爆發出來。

猩紅的屍氣,沖天而起,將遊輪上方的蒼穹,都渲染成一片血紅。

隨即。

霍去病單膝跪地,擡起雙手,拱手一拜。

屍氣催動着聲音,猶如驚天炸雷,迴響天地。

“時隔兩千年,臣霍去病,前來覲見!”

嗖!

話音剛落。

遠處那座懸浮在天上的神山,陡然盪漾出一圈七彩光芒。

隨即,一束類似朝陽的光芒,透過神山,直接朝着遊輪飛來。

與此同時。

霍去病釋放出的磅礴屍氣,當空一卷,化作一道匹練,直接迎向了那道朝陽光芒。

交合的瞬間,所有屍氣,盡皆融入了紅光之中。

隨即,那道類似朝陽的紅光陡然變大,彷彿一張大網,轟然籠罩了遊輪。

轟隆隆

緊跟着,巨大的遊輪在震動中,緩緩地,飄了起來。

彷彿無形中有一股牽扯力,讓遊輪順着紅光匹練,朝着虛無縹緲的神山飛去。

這一幕,看得衆人目瞪口呆。

饒是在場的大佬們,也紛紛瞠目結舌,呆若木雞。

白小鳳立在原地,看着船頭跪地恭敬的霍去病,腦子裏嗡的一聲響。

臣?

覲見?

這種話,顯然是霍去病對方丈神山上的存在說的。

能讓霍去病以這種口吻說話的人。

方丈神山上的那位存在。

難道是 白小鳳呆若木雞的立在原地,腦子裏嗡嗡作響。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船頭上,單膝跪地的霍去病。

能讓霍去病以君臣口吻說出剛纔的話的人,還能有幾個?

天地底下,估計就算是小學生,也能猜出來了。

君臣之禮,霍去病所在的朝代,有如此身份的,只有一人。

“難道,島上的那位存在,真是漢武帝?劉徹?”

白小鳳心裏驚呼道,眉頭緊皺成了一個川字。

自古以來,便不乏有君王沉迷長生之術,上有秦皇,下有漢武,再之後,歷朝歷代舉國之力尋找長生之術的君王,不勝枚舉。

當年漢武帝北擊匈奴,奠定華夏版圖,當之無愧的千古帝王。

只是晚年後期,爆發巫蠱之禍,將死之年發佈“罪己詔”,而後第三年駕崩。

但,能爆發出巫蠱之禍的帝王,若是沒有舉國之力,尋找長生之術,誰信?

卿卿似煜 史籍之上的記載,又有幾分能信?

歷代,所謂史籍,都不過是活人執筆,寫下的史實,也是幾經修葺粉飾,這一點,在現代,早成了衆人心照不宣的祕密。

況且,野史中確實記載過,漢武帝晚年的時候,確實如同秦始皇一樣,尋找過長生術。

如今,方丈神山上若真是漢武帝劉徹,白小鳳倒是覺得挺合情合理了。

“好事。”

腦海中,冥尊的聲音緩緩響起。

白小鳳眉頭挑動了一下,眼中精光一閃。

或許,漢武帝真存在方丈神山上的話,確實是好事。

強勢寵妻:霸道老公,別逼婚 至少,霍去病是漢武帝劉徹的心腹愛將。

以他和霍去病的關係,有霍去病在其中周旋,得到黃泉寶藏就更輕鬆了。

不然。

指不定上了方丈神山後,就得先和黑龍和漢武帝幹一架了。

轟隆隆

巨大的遊輪沿着紅光匹練,快速地朝着虛無縹緲的方丈神山飛去。

這一幕,如夢似幻。

甲板上,一衆大佬全都是茫然之色。

誰能想到,肉眼可見的“海市蜃樓”竟然是傳說中的方丈神山?

視線。

越來越清晰。

原本在遠處看着虛無縹緲的神山,隨着距離拉近,也快速地凝實了起來。

這種感覺,讓人很突兀。

就像是一個夢境。

夢境中,小姐姐搔首弄姿,搖曳腰肢,然後你突兀的發現,你能摸到她,那種細細滑滑的感覺,緊隨而來的便是腰間一陣痠麻。

很突兀,很錯愕,同時,也很嗨。

漸漸地,神山之上的仙鶴鳴叫傳了過來。

清澈響亮,直透魂魄。

所有人如夢初醒,紛紛驚呼了起來。

“到了,咱們真的到了方丈神山了!”

“傳說中的方丈神山,果然神鬼莫測,若不是有冠軍侯指引,我等就算親眼見到方丈神山,也不知道如何上山。”

“好了,這下好了啊,撥的雲開見月明,黃泉寶藏近在咫尺。”

聽着衆人的驚呼。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神情卻漸漸沉凝了下來。

主宰三界 雖然度過了兇獸海域和雷霆海域,上到了方丈神山上。

可是,真正的最後一關,還在這神山上呢。

這時。

風長卿走了過來,挑了挑劍眉:“馬上就要得到黃泉寶藏了,你就一點也不高興?”

白小鳳聳了聳肩,沉聲道:“不死人就好了。”

“幾個意思?”

風長卿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

“這上邊,有程序員。”白小鳳指了指面前高聳入雲,巍峨雄壯的方丈神山。

“程序員?”

風長卿悚然一驚,砸吧了一下嘴,似乎在咀嚼白小鳳這話的意思。

白小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朝着船頭走去。

船頭,單膝跪地的霍去病站了起來。

他轉身,看了一眼正朝他走過去的白小鳳。

然後,擡起雙手,對着空中的八百將魂拱手一拜:“諸位,等下之事,莫要動怒,實乃去病欠那人一恩。”

“喏!”

八百將魂,同時應道。

白小鳳皺了皺眉,停下了腳步。

奇了怪了。

霍去病這話說的,怎麼這麼膈應人?

如果山上的那位是漢武帝劉徹的話,他說這話幹嘛?

八百將魂,雖然追隨霍去病,可說到底,還是劉徹的兵卒呢。

這種時候,不該是霍去病帶着八百將魂,屁顛屁顛的去納頭叩拜嗎?

嘭隆隆

遊輪下,紅色光芒匹練消失。

失去了承託,遊輪降落在了方丈神山下。

煙塵,四起。

白小鳳打眼看了一下四周。

這是一片原始叢林。

粗壯的樹木,每一棵都高達百米,鬱鬱蔥蔥。

樹木之間,一條條藤蔓宛若巨蟒一般纏繞着。

腳下,卻是厚厚的落葉,也不知道積攢了多少年月。

空氣中,瀰漫着一股淡淡的樹葉腐朽的味道。

“下船!”

深吸了一口氣,白小鳳大聲喊道。

哪怕知道方丈神山上的危險,可現在已經到了方丈神山,他不喊下船,那些大佬們也得急頭白臉的衝下去。

隨着他一聲令下。

早就急紅了眼的大佬們,紛紛涌動出陰力,縱身跳下了遊輪。

這點高度,有陰力加持,減緩衝擊力,對大佬們並不是難事。

然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