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實在是太過危險,且不說那兇猛無比的史前巨猿,單說其他勢力,也都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折損一人,我們的力量就會被削弱一分,在與某支敵對勢力碰面之前,我們最好能保持住巔峯的戰鬥力。

畢竟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實在是太過危險,且不說那兇猛無比的史前巨猿,單說其他勢力,也都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折損一人,我們的力量就會被削弱一分,在與某支敵對勢力碰面之前,我們最好能保持住巔峯的戰鬥力。

至於我爲什麼會這麼想,那是因爲,既然倭島國的人都能走到這裏,那其他勢力,諸如龍虎山之流,就更能走到這裏了,甚至我還有一種猜想,我猜測,古水鎮的那羣人,應該都在這片我暫時還沒搞明白究竟是幻境,還是真實空間的區域中。

“風小子,不用太擔心,怎麼說賙濟也是中天位的武者,就算喪失了內勁,也不可能這麼脆弱!”張銘將那杆亮銀色的長槍縮了回去,走到我身邊,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如果不是那史前巨猿偷襲,我相信賙濟不會敗的這麼快!”

“槍王說的不錯。”陳泰朝着張銘輕輕的點了點頭,頗有英雄惜英雄的味道,“如果是普通人碰上了史前巨猿,絕對逃不了團滅的下場,但我們的團隊不同,以我們的戰鬥力,二十隻以內的史前巨猿如果碰上了我們,那被團滅的絕對是它們!”

陳泰既然敢說出這番話,那就證明他已經瞭解了史前巨猿的戰鬥力,對於評估對方戰鬥力這方面,我還是蠻信任陳泰的,畢竟他是實力擺在那裏,眼界自然不會差到哪去。

陳泰言罷,剛纔始終泰然自若的胡墨便站了出來,朝着我眨了眨眼睛,道:“楚大隊長,咱們現在該怎麼辦?原地尋找線索?還是追上巨猿?”

“如果去追巨猿的話,大屁可以幫忙!”石毅接了一句話。

我掃了一眼衆人,又看了看那幾具倭島國人的殘屍,最後,我將目光定格在了巨猿消失的方向……

“追!”我咬牙吐出了這個字。

其實追巨猿,也是無奈之舉,這幾具倭島國的殘屍已經沒有什麼價值了,我之前已經仔細的查看過,他們身上根本就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情報,可是,如果我利用逆向思維的方式去推斷一下,那麼,我就能得出這樣一個結論……

會不會是這羣倭島國人被巨猿追擊到了這裏,然後被巨猿殺死?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不妨大膽的猜想一下,這三具殘屍,都是因爲被巨猿追擊才逃到這裏的,也就是說,他們的團隊之前應該在某個地方和巨猿產生過激戰!

也許被團滅,也許損失慘重,被巨猿殺的四散逃離,反正,肯定不能是巨猿被他們殺散,這一點,從追擊者與被追擊者的身份,我就能分辨出來,很顯然,巨猿是追擊者,而倭島國的人則是被追擊者!

順着這條思緒想下去,那兩隻巨猿追擊這羣倭島國的人到這裏,一定已經脫離了大部隊,而這次被陳泰和張銘殺退,那兩隻巨猿一定是去尋找同伴,向同伴求助,因爲它們畢竟是有靈智的生物,知道打不過我們,去搬救兵也很正常。

至於巨猿的救兵……很可能還在倭島國那羣人的營地裏戰鬥,或者是撕扯屍體,還有可能在幹其他的事情,這是第一種可能。

而第二種可能……巨猿的大部隊已經回到了它們守護的地方,說不定,就是祖乙的墓地!

我們之前已經推斷過,石壁上雕刻的生物,很有可能就是這座祖乙大墓的守護者,畢竟稀世珍寶或者某處重要的封印附近,都會有通靈的妖獸或者是靈獸守護着……

總的來說,這次追擊巨猿雖然危險係數很大,我們有可能碰上巨猿的大部隊,但相對的,我們所獲得的利益也不小,要麼找到倭島國人的藏身之處,讓我解決他們,要麼直接進入祖乙的墓地……

正所謂,富貴險中求,在這種充滿了未知的神祕的環境中,我也只能鋌而走險,放手一搏了!

“既然楚大隊長都說要去追了,那我們就趕快動身吧!”胡墨慢條斯理的捋了一下漆黑的秀髮,彷彿毫不在意似的。

我看了胡墨一眼,便將視線一一的掃過了衆人的臉,然而,我卻意外的發現,所有人幾乎都贊同我追擊的提議,大家的臉上,全都掛着一抹異樣的興奮!

也許,大家也想到了我剛纔所想的那些事情,當然,有關於倭島國方面,這羣人是想不到的,他們最多也就想到了這羣巨猿是守護祖乙大墓的守護者而已!

“各位,我們這次追擊,很有可能碰上巨猿的大部隊……”我鄭重的對衆人說道:“不論最後結果如何,我希望,大家不要埋怨我!”

“呵呵!”陳泰聞言,當即輕笑了起來,“打從我們進入祖乙大墓洞口的時候,就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了,我相信,我們每個人都有進入祖乙大墓的目標,而且這個目標,也都是值得我們用生命去完成的目標,對吧?”

面對陳泰的問題,衆人盡數沉默,當然,此時的沉默,是默認!

見衆人全都下定了決心,我也就不再多說廢話了,當即,我猛的一揮手,石毅見狀,立刻拍了拍大屁,大屁彷彿接到了某種命令似的,撒開了四肢,瘋狂的朝着那兩隻巨猿消失的方向衝了過去!

我們衆人幾乎將速度發揮到了極致,緊緊的跟在了大屁的後面,頭也不回的衝進了山上的密林之中。 山裏的氣溫特別的悶熱,熱的我有些喘不過氣,不過,我看大家誰都沒有放慢速度,哪怕是在前面領路的大屁,都始終保持着充沛的體能,速度不減,自然而然,我也沒有放慢速度。

只不過,越往山上走,路就越崎嶇,而且也越來越泥濘,當我們追到半山腰的時候,我們卻不得不放慢速度,因爲半山腰的路況,已經不能讓我們繼續高速奔跑了!

泥濘的山路彷彿將整座山體的外貌都改變了似的,深溝險壑的路面,橫七豎八攔在前方的密林,還有那種幾乎遍地都是的倒刺型植物,直接將我們的前進狀態從高速奔跑,改變成了小心翼翼的緩慢前行……

在這困難重重的泥濘山路中前行,不僅是對我們有限體力的一種考驗,更是對我們心性的一種磨練!

我們在克服外界阻撓的前提下,還要警惕的提防着四周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的危機,不是體力和心性的雙重考驗,又是什麼呢?

此時,原來還散發着炙熱氣浪的太陽,已經被遠處的羣山蠶食了一角,氣溫更是在急速的下降着,深山裏就是這樣,早晚涼的可怕,白天熱的難熬。

我艱難的從一片泥濘之中將腳拔了出來,然後手搭涼棚,朝着遠處眺望了起來,“石毅,我們好像已經被巨猿遠遠的甩開了吧?大屁沒問題嗎?”

“雖然巨猿的味道變淡了不少,但大屁現在還能捕捉到一些,若是再被巨猿甩開一段距離,那就不好說了!”石毅微微的搖了搖頭,道。

“如果我們的力量不是被這片神祕空間所壓制,我們也能像那羣巨猿一樣在樹上躍進,根本不可能會被它們甩開這麼遠!”張銘抱怨了一句。

“這祖乙大墓的詛咒果然厲害,難怪當時木道人那麼有信心,對我們絲毫不加阻攔。” 名門盛愛:冷少的契約情人 陳泰很平靜的說着,就彷彿絕大多數的事情,都無法影響到他的心境似的。

陳泰的話音纔剛落地,忽的,走在最前方的大屁突然停了下來,狗嘴裏還時不時的發出一陣低吠聲,並且兩隻前爪微微彎曲,脖頸向前挺的筆直,好像在最攻擊的準備!

我有一個虛擬宇宙 當即,我們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大屁的身上!

石毅連忙俯下身,拍了拍大屁的腦袋,好像在和大屁用心去溝通那般,片刻後,石毅猛的轉過了頭,一臉凝重的對我們說道:“有血腥味在朝着俺們接近!”

血腥味?

一聽見這三個字,我的腦海中立刻浮上了那三具島國人的屍體!

“大家小心!”我連忙低吼了一聲。

衆人聞言,也是紛紛做好了戰鬥準備,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動向。

僅僅幾十秒鐘之後,我們所在的這片樹林,突然傳來了一陣極其細微的樹枝晃動聲,沙沙沙……

陡然間,大屁也直接開始瘋狂的咆哮了起來!

“來了?” 掠歡七日:霸道總裁下堂妻 我心中一凜,警惕的環顧起了四周的密林。

這時候,將我們完全包圍的密林之中,接連有詭異的黑影閃現,由於那黑影的體型太過龐大,在林間穿梭的時候,難免會觸碰到樹枝和樹葉,所以,我的耳中才會響起“沙沙”的聲音!

至於那些在林間閃現的詭異黑影,也在某一瞬間,被我捕捉到了痕跡……

一條條粗壯的四肢和龐大到不像話的身軀……

是史前巨猿!

而且從樹枝晃動所產生的聲音,以及黑影不斷閃現的頻率來分析,這批史前巨猿的數量,應該不少!

“是巨猿……”我喊了一聲,可是,我的話音還未落地,猛然間,一條條堪比鐵塔般強壯的毛茸茸手臂,便撥開了樹枝的遮擋,逐漸呈現在了我們的眼前……

十隻……二十隻……四十隻……不斷有巨猿撥開了遮擋它們的樹枝,我已經數不過來眼前究竟有多少巨猿了,我只知道,凡是我入眼之處,幾乎全都是毛茸茸的巨猿,沒有任何的縫隙可言,就好像十面埋伏那般,把我們死死的圍在了核心!

毫無疑問,我們被巨猿包圍了! 數之不盡的巨猿幾乎各個都市絨毛染血,面目猙獰,模樣煞是恐怖!

“我們被包圍了!”張銘低吼了一聲,迅速的甩出了那杆亮銀色的長槍,警惕的注視着幾乎將我們圍成鐵桶的巨猿!

“不下四十隻巨猿!”陳泰的表情動容了,而且還是那種由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過的凝重!

雖然之前的兩隻史前巨猿被陳泰和張銘輕易擊退,但那只是兩隻而已,況且,陳泰說過,二十隻以內的巨猿碰上我們,只能被團滅!

可是,我們如今要面對的是四十隻以上的巨猿團隊,而且還將我們團團包圍,就像是困獸鬥,只不過,我們是獸!

沒錯,我們有槍,可槍不足以對史前巨猿造成致命的上號!

沒錯,陳泰和張銘身手不凡,三熊尚未展示過戰鬥力,胡墨還有殺手鐗沒有使出,可是,就算所以的一切都加在一起,在如此不利的危局之下,我們能擋住這麼多巨猿的衝鋒嗎?

這一刻,我的心彷彿沉入了深淵!

從出道到現在,我第一次感覺,死亡距離我如此的接近,逐漸的,我的心中竟然蔓延起了一種叫做絕望的感覺,而且還是在我經受過一個月非人類特訓之後所產生的絕望!

“殺出一條路,衝出包圍圈,不然我們全都得死在這裏!”暴躁的張銘當即怒吼一聲,旋即,張銘便提着長槍,朝着前方率先衝了過去!

張銘一動,立刻引爆了所有人和巨猿!

三熊扛着三挺加特林,瘋狂的朝着四周掃射,好像是在掩護我們,而賙濟亦是挺起了AK47,配合起了三熊的火力掃射,至於我們其他人,彷彿在這一刻擁有了絕佳的默契似的,全都跟在了張銘身後,形成了一個箭頭形的衝刺隊型,瘋狂的朝着山頂的方向衝了過去,而且,是使盡全力的狂奔!

再說史前巨猿那邊,見我們動起了手,它們自然不會客氣,一隻只體型龐大的巨猿,卻是無比靈敏的在林間穿梭,一邊躲避着子彈,一邊朝着我們追來!

至於圍在我們突圍方向的那羣巨猿,則是義無反顧的從巨樹上跳了下來,組成了一堵猿牆,完完全全的將我們前進的道路擋住了!

與此同時,除去深藏不露的胡墨之外,我們這邊戰鬥力最強的陳泰和張銘,一人握刀,一人持槍,藉助三熊和賙濟的火力掩護,已經與那羣擋在我們身前的巨猿團隊交上手了!

不得不說,張銘和陳泰這兩尊殺神的確是強到匪夷所思,纔剛一個照面,這二位便毫不留手的廢掉了兩隻史前巨猿,而且三熊和賙濟又憑藉強勁的火力,硬生生的將那羣攔路的巨猿逼退了數米!

就在我興奮的忍不住想要怒吼一聲之時,我的身後,卻突然傳來了一陣陣驚天動地的咆哮聲……

那羣將我們包圍起來的巨猿,趁着三熊和賙濟的活力集中在最前方的時候,竟然追了上來,而此時,那羣追兵巨猿距離跑在最後面的胡墨,也只有數米之遙了,這種距離對於身軀龐大,速度敏捷的巨猿來說,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而已!

“你們先走,我殿後!”就在這時候,胡墨倩影一閃,硬生生的讓她那正在高速奔跑的嬌軀,完成了一百八十度的轉彎,獨自一人,面對那數十隻巨猿!

胡墨一人面對幾十只巨猿?

別開玩笑了!

就算胡墨隱藏的再深,她也不可能對抗這麼多巨猿吧?

不僅是我這麼認爲,包括陳泰和張銘,以及其餘衆人,一定也是如此認爲!

可還沒等衆人出言勸阻胡墨,那邊,胡墨已經和衝在最前面的兩隻巨猿交上了手! 只見胡墨那纖瘦婀娜的倩影,不斷閃爍於那兩隻巨猿的利爪之下,饒是那巨猿速度奇快,可胡墨卻更勝一籌!

胡墨光有速度?自然不是!

胡墨在山壁巨猿攻擊的時候,還會是不是的用拳頭或者是手刀極大巨猿脆弱的部位,比如說腋下肋骨的位置,雙腿膝蓋後方,甚至是巨猿的腳掌!

一時間,胡墨竟然在赤手空拳的情況下,一人獨戰兩隻巨猿而絲毫不落下風,甚至還打的那兩隻巨猿節節敗退!

說實話,我他媽真是看傻了!

雖然胡墨是九尾仙狐,可她畢竟是一個嬌滴滴的大美女,而且她的妖力還被這所謂的祖乙大墓的詛咒給壓制了,在種種不利的因素之下與兩隻巨猿徒手搏鬥,胡墨竟然還能打的風生水起,我不得不承認,胡墨已經將她的身體強度,訓練到了一種超越人類甚至是其他物種的程度,完全足以堪比子彈的威力了!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胡墨展示出她的戰鬥力,想不到,竟然如此的恐怖!

可是,雖然胡墨佔據了上風,壓着那兩隻巨猿在打,但僅僅幾秒鐘之後,便又有三隻巨猿衝了上來,兇狠嗜血的撲向了胡墨!

見到眼前險象環生,頓時落入了下風的胡墨,我的心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上了!

可就在這時候,張銘和陳泰齊齊爆發出了一道高喊聲……

“胡小姐,集中我們大家的力量,先殺出一條缺口,你自己對付不了那麼多史前巨猿的!”陳泰狠狠的揮出了一刀,逼退了一隻正在和他搏命的嗜血巨猿。

陳泰話音剛落,張銘也吼了一嗓子,“陳泰說的對!就算我們能在硬拼中活下來,也必定會實力大損,到時候如果再遇到巨猿或者其他勢力,我們肯定十死無生!”

陳泰和張銘的話很有道理,對於這一點,胡墨也一定明白,因爲胡墨已經開始改變策略了,且戰且退,利用快到離譜的速度和衝在最前面的幾隻巨猿糾纏!

而先前還被我們抱怨的惡劣環境和泥濘的山路,卻在這時候成爲了胡墨的一道天然屏障,那羣巨猿雖然行走如飛,縱躍於林間,但怎奈何數量衆多,又礙於現場的環境,所以並不能全都參戰,這倒是在無形中爲我們創造出了一絲的生機……

只要胡墨能拖住後面的那幾只巨猿,張銘和陳泰,再加上三熊和賙濟的火力支援,肯定能衝破阻擋在我們前面的那羣巨猿!

可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之前還成爲了我們對抗巨猿天然屏障的巨樹和灌木,此刻卻也成爲了巨猿們的跳板……因爲巨猿的的速度要比我們快上不少,而且巨猿們又擁有攀爬巨樹的能力,所以,當這羣有靈智的巨猿們被胡墨擋住了一部分之後,另一部分巨猿便開始尋找起了其他路線,比如說,我們的頭頂!

只見一隻只體型龐大的巨猿,藉助高聳的巨樹,紛紛從天而降,落到了我們的陣營正中,就像是一顆顆沖天而降的炮彈,砸的地面都產生了輕微的顫抖,就彷彿發生了小型地震似的,不僅恐怖,更是給我們剛剛燃燒起來的鬥志,直接澆上了一捧冷水!

前方有攔路的巨猿橫在那裏,張銘,陳泰與三熊還沒有殺出一條缺口,而在後面數只巨猿合力將胡墨耗的死死的,根本無暇分身,可就在如此危機的關鍵時刻,又有巨猿從天而降,闖進了我們隊伍的中心地帶……

隨着不少巨猿從天而降,我們的隊伍已經被肢解成了前、後、中三段,場面混亂無比,無奈之下,我們大家也只能各自爲戰,和巨猿們混戰到了一起! 十面埋伏,已經不足以形容我們現在的處境了,相比之下,“分崩瓦解”這四個字倒是更加合適,要知道,我們隊伍的中心地帶,只有我,賙濟,石毅和大屁,我們幾個人可不是胡墨,陳泰和張銘,面對數量衆多的巨猿,我們真的沒多大勝算!

沒辦法,該來的總是要來,該打的也總是要打,既然巨猿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那就只能迎着頭皮上了!

我怒吼一聲,朝着距離我最近的一隻巨猿衝了過去,同時,我幾乎用盡了全力,朝着那隻巨猿掃出了一腳……

“嘭”的一聲悶響傳來,我這一腳狠狠的掃在了一隻巨猿的大腿上,頓時,我只覺我的叫彷彿踢在了一堵銅牆鐵壁之上,震的我腳踝發麻!

不過,哥們我的實力也不是吹出來的,尤其是被張銘折磨了一個月之後,我的身體強度更是強大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我這一腳,竟然將那隻巨猿足足掃退了三步!

見到此景,我不由的信心倍增,正當我準備高聲怒吼,喊出一些鼓舞士氣的話語之時,我卻又被一捧冷水迎頭澆下!

就在我們衆人各自爲戰之際,那羣擋在我們前面的猿牆,從天而降之後潛伏在兩側的巨猿,還有後面圍追堵截的巨猿,卻硬是憑藉超快的速度和靈敏的飛縱能力,對我們再次完成了包圍,而且在二次合圍的過程中,還將我們活動的空間給壓縮到了最小的範圍!

一望無際的密林之中,我眼前卻只有張牙舞爪,嗜血狂暴的史前巨猿!

一隻只史前巨猿猙獰的露出了鋒利的獠牙和爪子,就好像是戲耍獵物那般的,將我們的隊伍分解成了三段,可是,我還是低估了巨猿的思維能力,因爲,這羣巨猿此時似乎改變了戰鬥策略,主動放棄了中路方面的壓力,而是合力,將我,賙濟,石毅和胡墨往張銘和陳泰的方向逼去!

逐漸的,我們這羣人又彙集到了一起,只不過,我們依然沒有逃出巨猿的包圍圈,而是被它們裏三層,外三層,天上地下的壓縮到了一片狹小的空間之內,可就在這時候,這羣巨猿竟突然停止了攻擊!

巨猿們突然停止了攻擊,的確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不過,我也沒多想,或者說,我沒有多餘的精力去多想了,只能憑藉着本能,貪婪的吸取四周的空氣,畢竟戰鬥是一件非常消耗體力的事情,哪怕只是一瞬間的戰鬥,也會大範圍的削減體力!

我們衆人背靠着背,劇烈的喘着粗氣,彷彿在等待下一次血戰的降臨那般……

反觀那羣巨猿,但是卻並沒有主動向我們發起攻擊,彷彿是在等待一個最佳時機……

一時間,場面詭異到了極點!

“這羣史前巨猿的靈智,果然很高,它們似乎想等到我們的內心崩潰之後,再發動攻擊,這樣的話,它們就會將自身的損失降到最低!”陳泰單手握刀,冷冷的盯着四周的那羣巨猿。

張銘抖了抖銀槍上粘着的碎肉,彷彿對於生死渾然不懼那般,戰意昂然的吼道:“想和我們打消耗戰?各位,拼死一戰吧,是生是死,全看天意了!”

張銘的話雖然很打擊士氣,但卻是我們如今的真實寫照……

我要死在這裏?

我要死在巨猿的獠牙和利爪之下?

忽的,我的臉上浮現了一抹冷笑,凜然低吼道:“銘叔說的對,拼死一戰!!”

我的話音尚未落地,緊接着,我便一把將賙濟身後的登山包扯了開,眼疾手快的我,直接將登山包裏的三包炸藥淘了出來!

“楚大師,你瘋了?”賙濟見我掏出了炸藥,立刻慌了神,“在這種地方引爆炸藥,不僅未必能將這羣巨猿都炸死,搞不好,我們也都得搭進去!” “楚風!你冷靜點!”陳泰也出言勸阻道:“這裏應該是剛剛下過一場大雨,此時的山體,最爲鬆動,如果你在這個時候引爆炸藥,那強大的震撼力和破壞力,說不定會把整座山炸塌!”

陳泰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我出言打斷了,“這些炸藥,未必會把山體炸塌……相比於炸塌山體和與這羣史前巨猿死戰,我覺得,炸塌山體對於我們來說,生還的機率會更高一些,而且,如果我把炸彈丟到巨猿那邊,說不定,能直接把那羣巨猿炸殘,到時候,如果山體不塌,我們應該也有一戰之力了!”

我剛說完這句話,胡墨立刻出言贊同道:“好辦法!炸彈如果真的能在巨猿之中成功引爆,,到時候,巨猿的數量自然會大大的削減,我們未必打不過被炸藥洗禮之後的巨猿!”

被胡墨這麼一提醒,衆人的思緒也從剛纔的死衚衕裏轉了出來,當即,紛紛向我豎起了大拇指!

“楚風,那俺們現在點燃炸藥?”石毅環顧了一圈將我們包圍的巨猿,然後將視線定格在了我手中的炸藥上。

我沒有直接回答石毅的問題,而是朝着阻擋在上山那條路的巨猿方向看了一眼,這才向賙濟問道:“老周,這種土製炸藥如果被子彈擊中,會不會引爆?”

“土製炸藥的安全係數非常低,被子彈擊中,有很大的機率引爆,如果是一梭子子彈掃過去,必爆無疑!” 前妻的蜜戀 賙濟很內行的回答了我一句。

聽了賙濟的話,我當即點了點頭,很好,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

“一會我把炸彈往前面扔,快要落到巨猿那裏的時候,老周,你立刻開槍,把炸彈引爆,而我們,一定要在炸彈引爆之前找到掩體,保護好自己!”

“一旦炸彈引爆,擋在我們前面的巨猿們必定會四散大亂,甚至還會有不少被炸死的,這時候,我們不用去理會其他巨猿,集中全力向前突圍,殺出一條缺口!”

我壓低了聲音,一臉鄭重的和衆人說起了我的計劃。

衆人聽了我的計劃之後,皆是眼前一亮!

憑心而論,我的計劃雖然很不嚴謹,而且也存在很大的變數,但是,我的計劃卻是此時最適合我們的作戰方案!

我頓了頓,緩了一口氣,繼續說道:“然後……三熊,老周,前面的炸彈引爆之後,當我們開始突圍的時候,我會向我們的身後扔出一包炸彈,這包這單,你們四個人都要關注,誰打中都沒關係,但必須要在落地之前打中,以求給後面的巨猿造成最大的破壞……這也是我們突圍能否成功的關鍵,看你們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