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露出了裏面的貼身布衣時,羅格傻了。

當他露出了裏面的貼身布衣時,羅格傻了。

阿茂也同時明白了雷沙爲什麼一直拉着羅格。

那個中年男人的衣服左胸處,佩帶的,是一杖紫光流轉的金屬三尖火焰形紋章。他的戰力等級竟然是傳說中的鬥聖。也就是戰士公會中的最高戰士等級。

雷沙這時小聲罵道:“笨,你們就不會看看他盔甲小臂上的烙印嗎?非要看到胸口帶着的才認得。”。

羅格已經流出了冷汗,他知道自己厲害,但還沒自大到要跟全蘇斯吾拉大陸僅有的一位鬥聖爲敵。

“我,我認輸。您的鬥氣一出,我可能直接就被震死了。”羅格輕聲哀嘆着。

這時,中年男子笑了:“哈哈哈,我龍王說話,乞是兒戲?放心,我說跟你比力氣,就是比力氣。我絕不使用我的聖龍鬥氣。”。

雷沙這時也再一次確定了自己的猜想,果然,這人就是所有聖達西納跟戰爭有關的書中都有記載的龍王-肖恩·走根。他是全大陸第一個,也是乞今爲止唯一一個龍騎士。同時,是八歲學會鬥氣,十歲成爲騎士,十二歲成爲皇家騎士,所有有關戰士系職業的最年輕紀錄保持者。

現年三十八歲的肖恩,已經當了二十一年的龍騎士。做爲獨一無二的特殊職業,他的傳說遍及了蘇斯吾拉。這一次,他又帶着自己手下的兩千名皇家騎士將獸人大軍打退,立下了大功。在回皇都的路上,每到一處,就給當地的士兵打下氣,做下教育。正巧遇到了雷沙三兄弟。

羅格聽到了肖恩的承諾,又是精神一震。

“好,你說話可要算話。如果我比力量贏了你。我們三兄弟就要做大將軍。以你的地位,一定能做得到。”。

肖恩也是個好戰的人,他大吼一聲:“小夥子,你師父我從來就沒見過輸字怎麼寫!”。

兩人手臂一搭,較起了勁。腰向下一沉,這纔要上演羅格大戰龍騎士,雷沙棄官爵返家園。 羅格天生神力,生不逢敵。肖恩正值壯年,一直書寫着大陸的神話。他已經自稱爲羅格的師父,看來對這個小子甚是喜受。

雷沙看到兩人較力後,便放下了心來。

四臂相交,兩腰橫轉,羅格使出了吃奶的勁兒,硬是沒把肖恩摔倒。即使是三米多高的阿茂,羅格來了脾氣也是一推一個根頭。可眼前的中年人,跟自己差不多的身形,力量實屬驚人。

羅格的頭上血管已經突了出來,他的雙眼圓睜,顯然已經到了自己的極限了。還好這高臺爲石階所砌,不然一定被二人踏碎。

再看肖恩,卻也不好受。他的嘴已經開始憋氣。臉也變得通紅。

二人你拉我扯,都動不了地方。但肖恩身經百戰,連巨龍都降服了,哪會被一個人類的小孩給打敗。到底有着龍王之稱的肖恩技高一籌。

只見肖恩突然雙腳跳離地面,身子向後飛去。剛一落地就向輕急轉身,把羅格帶得重心不穩,向側橫移了兩步。

而這時,肖恩抓住機會,快速移到了羅格身邊。身子背轉過去,後背靠在了羅格的小腹上。他這一轉,讓羅格的雙手變成了交叉,自然就鬆開了。

羅格只覺得身子一輕,突然間自己就飛了起來。

‘咚!’的一聲,羅格在空中翻了個身,倒在了石臺上。

下方的士兵馬上吶喊起來。

“龍王萬歲,龍王無敵!”。

羅格呼吸還沒有平定,就看到了自己上方伸來的一隻手。

接着,映入他眼簾的是那張看起來變得很和藹的臉。

“我,我輸了!”羅格很不情願的低下了頭。

“不,你沒輸。我們各贏一半。比蠻力的話,我們差不多,而你更能堅持,這點上你贏了。但力量不止一種,還有巧力,這方面,你比我差太多了。不過,當了我的徒弟,就有機會超過我。你是我見過的最有前途的年輕人。”

“真的嗎?”。

“嗯,真的。”

在龍王的大笑聲中,三個徒弟就這樣掛了名。但他們急着趕回月亮城,所以一路上可能都沒時間教導他們三人。

雷沙看到時機成熟了,就悄悄的留下了一封信。連夜出走了。

兩個哥哥現在在大陸第一高手‘龍王’肖恩的手下當徒弟,他們成爲國家棟梁只是早晚的事了。而自己,還有非見不可的人,還有沒處理完的事。

在他的心中,雖然自己更像人類,但自己始終是個獸人。他要回家,要完成對父母的承諾,成爲一個蠻戰士。要找到自己最好的朋友,跟路西法一起打拼出獸人族中的天地。

披星帶月,雷沙快步趕向毛多必。他只帶了從軍中拿來的一把小匕首。黑夜裏,荒野上的野獸號叫不斷傳入耳中,雷沙的腳步更快了幾分。前方的黑暗在他看來,只是暫時的,很愉,他就將回到毛多必,很快,他就將與路西法一起成爲一名蠻戰士了。是的,他始終堅信。

內外關的城牆上,大大小小的彈痕,火燒留下的黑斑,被無數人的鮮血染紅的石塊。一切的一切,都在向獸人訴說着,前不久,這裏還是與人類的戰場。有很多的兄弟,已經永遠的失去了他們的生命。

但最近的一個多月裏,兄弟們一直在打勝仗。將那些可惡的人類驅逐出了自己的家園後,他們又搶到了少的資源。兩個人類國家都紛紛送來了大量的閃亮金屬寶物,雖然獸王下令不再攻擊,但實際上,他們覺得自己已經取得了勝利。

做爲蘇斯吾拉僅有的兩個獸人大國之一,毛多必又一次用自己的實力在歷史上證明了自己不可動搖的地位。


在毛多必的皇城內入,獸王的宮殿裏,一個老猿人站立着,他的身後半跪着十幾個各類的獸人戰士。現在不是朝拜的時間。所以這些人是爲了私事。

老猿人仰面朝天,不看衆人,獸王的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很是難看。

半晌獸王纔開口說道:“施恩老師,您看,他們也盡力了。那個鎮子真的沒有活人了。可能是被人類的的軍隊全滅了吧。”。

施恩就是這個老猿人,他長嘆了一口氣:“唉~~~!天妒英才。想我老頭子活到了一百零三歲,才找到了一個可以繼承我巫術的人。結果,就這樣消失了。消失了!”。

地上的幾個人,護肩的鐵甲上,都打着一個骷髏頭的形狀。代表了他們的身份。每一個都是不可一世的狂戰士。全國知名的狂戰士一共只有一百零八位。但在這個老頭兒的面前,他們還是不敢多說一句話,乖乖的跪在那裏。

“好吧,託才呀,你去下達個全國手令。見到那個黑髮黑眼的人類小孩樣的,就帶來見我。他是個真正的獸人。而且是個天才,我一定要讓他成爲薩滿王。”施恩對獸王託才說話,像在跟自己的兒子講話一樣。

而獸王託才,也十分聽他的話。因爲自的確算是施恩的徒弟,雖然他一直沒有收自己爲徒,但託才的父親求着施恩給小託才留下了全本的巫術學習心德,纔有了今天的獸王。施恩這一去,就是三十年,他進入了沒人能活着回來的勿進森林。終於在生死戰中,領悟出了巫術使用的真諦。也就是靠着他的大形復生術,將全部被終級魔法殺死的狂戰士們救了回來。

精神力消耗巨大的施恩,知道是時候收手了。在他的要求下,獸王託才二話不說,停止了對人類的攻擊。而戰事平息後,施恩想到的馬上就是雷沙,自己不敢保證還能再活一個一百多年。但誰又知道人類在幾十年後,會不會又生息夠了力量,再次進犯自己的國土呢。

只要有一個薩滿王在,只要獸族裏再出一個跟自己一樣的巫師。那就不怕人類的攻打。即使是臨近的最大兩個國家,也都會敗下陣來。所以,他馬上找人去了馬金長鎮,想要趁早培養下一代。

誰知天意弄人,馬金長鎮經過了戰火的洗禮,已經變成了一座死城。全城的屍體加在一起也不足一百具,其他人都不知去向。施恩受不了這個打擊,一怒之下痛罵十幾個出去辦事的狂戰士。把他們嚇得都跪在了地上。

薩滿王,施恩被人們尊稱的稱號。可是,即使是以一己之力可以扭轉乾坤的薩滿王,現在也沒有了辦法。因爲他甚至沒有一件雷沙身上的東西,想找到他實在是太難了。現在老施恩只能乞求獸神保佑,希望雷沙還活着。

這時的雷沙,已經踏入了毛多必的國土,走過邊關的城市,再走兩天一夜,就是皇城內入的外關了。但雷沙不敢確定自己能活着到那裏。要不是自己抹黑了臉,又拿衣服蓋住了全身,估計已經被戰後餘氣未消的獸人們當**類殺死了。

他一路上都不敢說話,經過人多的地方時,都是靠着邊走。還好沒遇到像雷奧皇一樣的,如果遇到了那種無賴式的,一看自己不順眼,上來一打,馬上露餡了。

就這樣,雷沙一路疾行,終於趕到了內入的外關。高大的城牆邊,到處是拉運石料的人。戰後的重建已經開始了。

但城防卻仍然沒有放鬆。並排通行五輛大車的的城門處,整整齊齊的站了兩排獸人戰士。他們手中都拿着巨大的獸人鋼斧,這是一個戰士的基本配置。

雷沙日產大斗蓬緊了緊,低頭混在人流中向裏面走去。

眼看着就要通過外關了,再走半天,就能趕到內關。而進了內關,就算是皇城的範圍了。路家人一定沒有放棄自己,他們一定還在等着自己。

想到這裏,雷沙的腳步突然間加快幾分。心情也變得愉悅起來。

“站住!那個穿大斗蓬的小個子!說你呢。”

聽到這聲叫喊,雷沙就知道不好。他裝做沒聽到,由快走變成了小跑。

“抓住他!”一聲響過後,人羣被分散了。守城的門衛兵,足有五十人,一下就把雷沙圍在了圈裏。

“讓你站住還跑,我看你是誰。”

一個印着一個獸爪印記的戰士走了過來。做爲一外精英戰士,他無疑是這裏的隊長。

拉掉了雷沙的鬥蓬,露出了裏面的一頭黑髮。雖然亂蓬蓬的,但明顯能看出跟獸人的毛髮不太一樣。再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張全是泥的臉,這個獸人隊長笑了:“呵呵,又是一個該死的人類。你該不會說你也是龍翔國來的吧?來呀,給我抓起來,關在軍牢裏。等城牆建好用他們的血祭亡靈!”。

上來兩人就把雷沙的胳膊扭到了身後。

雷沙大叫着:“我是馬金長鎮來的,我是獸人。我是獸人呀。我要去內入找我的兄弟,他可以證明我的身份。我們相信我。”。

眼看着雷沙被拖走,這個隊長咧開血盆大口:“操!人類真他-媽狡猾,到這時還想騙我。真當我們獸人笨嗎?”,說完,他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繼續監視着過往的人流。 雷沙在被抓到了獸人外關的戰地牢房。裏面臭烘烘的,剛一開門,就發出讓人做嘔的味道。

‘天呀!還有比這更臭的嗎?’這就叫無奈吧?想自己放棄跟大陸第一高手學習的機會,千辛萬苦的趕回祖國,爲的是什麼?現在竟然真的被當**類抓住了。而且,這些獸人怎麼會知道就連身爲人類都不太瞭解的龍翔國?唉。

雷沙被帶上了木枷,像一個沙包一樣被兩個獸人拋到了牢房裏。

‘噗!’雷沙感覺自己踩到了什麼,一擡腳。

‘啊!獸神啊!還真他-媽有更臭的。’雷沙叫苦不跌。他踩到的是一大坨便便,可能這人原來吃的就是便便,拉出來的更是奇臭無比。

“你們兩個龍翔國的,就在一起吧,不知所謂的人類,以爲頭髮變了顏色,我們就不認得你們嗎?等着幾天後被血祭吧。”衛兵鎖緊了牢門,罵了一句,轉身走了出去。

等到一切安靜下來後,雷沙又一次陷入了沉思。自己怎麼就這麼倒黴?在人類那被關到牢裏,到了獸人這,還是要被關到牢裏。難道是自己童年時過得太舒服了?獸神已經看不下去,開始妒嫉自己了?

正在胡思亂想時,從牆角處發出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你,你也是龍翔國的?”聽起來那聲音怯怯的,看來已經被嚇得不輕了。

雷沙尋着聲音看去,牆上唯一的一個小天窗,透進來的一絲光線,正好讓自己看不到下面黑暗的角落。

他沒有動,只是答道:“哦,我不算是龍翔的。從小就跟父母一起流落他鄉了,現在十四歲,剛從聖達西納來”。

這時,牆邊有個身影向狗一樣爬了過來。光照到他的身上,雷沙看清了這個人。他的身上穿着一套灰布的奇怪服裝,像是一大塊布交叉着裹在了身上。精瘦的小身子骨,臉上尖嘴猴思,留了半扎長的山羊鬍,頭髮梳到了一起,打了個揪在頭頂上用根小木棍叉了起來。

看到他的打扮,雷沙確定了一點。這人真是龍翔國的。因爲在聖達西納的百科全書上,他也沒有聽說過有人這麼打扮。而且,那黑髮,黑眼,雖然有些發白,但仍然不同於聖達西納人的黃色皮膚,不正好符合了衆人類口中所說的特徵。而自己一直被誤會,原來跟他們長得也是十分的相似。

那人眼瞅着雷沙,激動的一把抓住了雷沙的手。兩眼中的淚水向泉涌一樣。

“孩子,可苦了你了。我是龍翔國的道士。爲了尋找鍊金之方,不遠萬里遠渡到此地。可不想,還沒找到西方的煉金術士。我自己就被這裏的妖國所擒。唉,命中註定如此吧。”。

聽着這人的話,雷沙也起了好奇心。他決定,自己就暫時當龍翔國人好了。

“哦,大叔。我這麼叫你不介意吧?你說道士是幹什麼的?爲什麼來這裏找什麼鍊金之方。”。

道士嘆道:“唉!說來話長了。自從亞龍族大戰過後,各地就開始發展自己的文化。並建立了佔據一方的強大帝國。但往來的商人和吟遊詩人,還是不斷的在各地間傳播着其它國家的新鮮事。”。

他頓了頓,拍了一下雷沙的頭:“你可能從小在這邊長大,不知道我們。在龍翔國裏。道士分爲兩種。一種是以修身爲主,練習武功心法,使自己達到金剛不壞之軀,以得長生。別一種,就是像我這種,心智過人,以修練丹藥爲主。拿世間萬物煉化成丹,從中求取得力量之物。但我們這一種,尤其不好辦的就是金錢。煉丹需要太多的錢了。我家裏本也是萬金之戶,自從我迷上了煉丹之術,短短十年間,我家已經傾家蕩產。不得以之下,我開始想到鍊金。而聽說西方的煉金術士,專研的就是將其它東西煉成金子。我這才漂來。可惜呀,可惜了。”。

雷沙如夢方醒:“哦,也就是說,你是個煉金術士。不過是龍翔國的。”。

道士點頭:“嗯,以後可以叫我唐大叔。我們同時落難,也算有緣。如果我們能有幸逃脫,我就收你爲徒,將我一身的本領全都傳給你。”。

雷沙假笑道:“啊,哈哈。好,唐大叔,那我乾脆現在就叫你師父吧。我叫雷沙,沒有這邊人類的姓。如果願意,就當我姓雷好了。”,可他心裏卻想着:‘這老頭兒也真可憐。連在普通的戰士手下逃走的能力都沒有,還要當我師父。唉,我將來可是要成爲大薩滿和蠻戰士於一身的人。說不定我就是薩滿王哦。算了,看他這麼可憐,不如就成全他了。’。

唐道士果然感動了,他馬上義正嚴辭:“好,既然你加入了我太虛一派,就當有個道號了。我是太虛派三十八代弟子。人送綽號瘋道士,道號唐三。你呢,你叫什麼好呢?”。

看他想了半天沒個結果,雷沙提意道:“師父,不如我就叫雷沙好了。”。

唐三右拳一砸左掌:“對哦,第三十九代是雷字輩的。你就叫雷沙吧。哈哈哈。看來是天意呀。對了,如果你能出去,到了龍翔國可以說是太虛派的,但問你師父是誰時,千萬不能說是我。明白了嗎?”。

雷沙點了點頭:“哦,爲什麼呢?”。

唐三的表情一變,正色道:“咳,這個你就不必過問了。好,現在爲師就來傳授你我畢生的絕學。這本《太虛煉物集》是我一生的心血凝結成的。現在我把他傳授給你,你且看來。”。

雷沙眼見着唐三從褲襠處掏出了一個三十二開的本子。視若珍寶般的輕翻開了第一頁。

雷沙在他的講解下,開始學習那本書中的知識。


一本四百多頁正反面的書,翻到了最後一頁,雷沙失望了。


果然,這個道士是個瘋子。怪不得叫瘋道士。人家鍊金,他也鍊金,那一整本書裏,第一頁上介紹的修練飛劍法寶的事,只有介紹。到後面沒一樣是煉強大的法寶的。

像什麼自動行走的木頭人。讓衣服持久清香的香料,用來快速點火的**。樣樣都是居家旅行用的東西。所以,這道士不遠萬里來到這,卻未曾遇到過生存上的困難。

雷沙已經失望到了極點,他的眼眯成一條線,用無比鄙夷的眼光看着唐三:“師父,道士不是應該煉些提高能力的丹藥,或是修煉強大的武器嗎?”。

唐三流下一滴冷汗:“呃?這個嘛,你還小,還不懂。小我不如大我,獨樂不如衆樂。師父我煉的東西都是百姓們所需,不像他們那些只懂修長生,打打殺殺的人。 都市共享自己修仙 。懂了嗎?”。


這時,牢房外傳來了動靜。走進來四個獸人士兵。

唐三慌忙的藏起了自己的寶典。但一在黑暗中的他,今天頭一次在有光照的地方。被一個眼尖的士兵發現了他的舉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