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慕容蘭蘭和楊一善雙雙下車後,路過準備回去上課的學生,一剎那間,都停住了,接着齊刷刷的看向他們。

當慕容蘭蘭和楊一善雙雙下車後,路過準備回去上課的學生,一剎那間,都停住了,接着齊刷刷的看向他們。

美女開車送帥哥回校,有木有搞錯?

慕容蘭蘭輕輕的咳了幾聲,將那些圍觀的學生嚇走後,道:“母校變樣了,變得比以前更漂亮了!楊大哥,沒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

楊一善點了點頭,笑道:“嗯!回醫院小心點!有什麼情況,記得電話聯繫!”

慕容蘭蘭點了點頭,開着寶馬車離開了文明中學,往着文明市人民醫院飛馳而去……

慕容蘭蘭走後,楊一善剛回到教室的座位坐下,同桌陳飛就八卦的問道:“喂!老兄,你走桃花運了!剛纔送你回學校的妹紙是誰啊?蠻漂亮的嘛!看上去比咱們的校花樑秀娟還美三分,介紹給兄弟我認識一下也好啊!”

楊一善用手臂輕輕的撞了陳飛一下,“多事!好好讀你的書!”

陳飛輕輕的弄了弄被撞痛的心口,“老兄,還沒有上課呢!”

楊一善弄了弄後腦,嚴肅的道:“讀書不分時候,任何時候都可以讀書。”

“你真是個書呆子!有妞不泡,大逆不道!你懂不?”陳飛輕輕的拍了楊一善後腦一下,“喂!老兄,剛纔的妹紙真的不錯咧,不但有錢,而且長得蠻漂亮的咧!你可要好好把握機會喔,是兄弟才這樣提醒你!”

“八卦!”楊一善乾脆拿出書本擋着左耳。

“喂!老兄,下午第一節課是體育課咧,你拿着英語書幹嘛?”陳飛一下子將楊一善手中的書本搶過來,然後壞笑着說:“你要是不泡,我泡!”

“還有三個月就要高考了,你這小子還敢想着這些事情,想你都別想!文明中學校規第一條就規定,上學期間不能夠談戀愛,你懂不?”楊一善白了陳飛一眼。


“你緊張什麼?我看你是怕我挖你的牆角纔對!上學期間不行,那老子放學期間泡妞不就行了。”陳飛振振有詞的說道。

“陳飛,你怎麼可以這樣呢!目前應該以高考爲重,其他的事情還是等你考上理想大學再說吧!你不是說要考上醫科大學給我看看嗎?”楊一善看到陳飛這個吊兒郎當的樣子,不禁暗暗的爲他擔憂。

說真的,大家兄弟一場,楊一善真的不希望陳飛因爲整天想着泡妞的事情,而耽誤了高考。

“對咧!老子還要考上名牌醫科大學,到時候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泡妹紙了,聽說大學的生活很美好、很自由咧!”陳飛一拍大腿,神往的笑道。

楊一善:“……”

陳飛見楊一善沉默不語,於是輕輕的撞了撞他的手臂,問道:“喂!老兄,你知不道今天下午第一節體育課要考試呢?”

楊一善點了點頭,道:“知道!”

陳飛繼續問道:“那你又知不知道今天下午崔水和平頭請假呢?”

聽到這個意外的消息,楊一善心頭猛然一震,鎖眉深思了一會,然後問道:“是不是崔水身體不舒服,心絞痛和嘴抽筋?”

陳飛是個八卦男,什麼大事、小事總愛去八卦打聽一下,所以他消息特別靈通,楊一善這樣問他,算是問對人了。

“咦!老兄,你是怎麼知道的?”陳飛不答反問,言下之意就是默認了。

“猜的!”楊一善咧嘴笑了笑,“像崔水這種這麼愛壞笑的人,不笑到心絞痛和嘴抽筋纔怪!”

楊一善並沒有將他曾經警告過崔水,叫他不要笑那麼多的事情告訴陳飛。

“活該!”陳飛鄙夷的罵了一句。

上課鈴響了,楊一善和陳飛等一班同學來到操場上,氣氛嚴肅而緊張,體育老師王德勁點完名後,開始進行考試。

考試項目包括:五十米跑、立定跳遠和擲鉛球。

同學們都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考好,楊一善不但輕鬆的技壓全場,而且成績超乎人想象,五十米跑僅僅用了三秒;立定跳遠居然可以跳到六米多;擲鉛球更離譜,幾乎超過了五十米!

不少同學心中暗暗吶喊:神馬啊!這是人嗎?

就連體育老師王德勁也嚇得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更離譜的是,楊一善這個傢伙居然說他還沒有用盡全力,聽到他這句話,幾乎所有的同學都往後趴下,真是天大的打擊!

好不容易體育考試結束了,下午的課程也全部上完了,放學的時候,剛走到學校飯堂的楊一善,接到了班主任歐文麗的電話。

“喂!老師,你找我有事嗎?”楊一善有些意外的接了電話。

“楊一善,快些過來我辦公室,十萬火急!”歐文麗說完後,就匆匆的掛了線。

楊一善心中不斷的嘀咕:老師到底怎麼了?爲什麼找我找得那麼急? 班主任歐文麗這麼心急要找楊一善,楊一善唯有連飯也顧不得吃,匆匆忙忙從學校飯堂趕到她的辦公室。

楊一善剛想敲門,忽然間聽到裏面傳來一把熟識的男人聲音,於是停住了剛要往門上敲去的右手。

“文麗,自從第一眼看到你,我的心就已經被你奪去;我的魂也已經被你勾走;我的思想也已經被你佔據,我對你的愛已經一發而不可收拾!”

楊一善在門外聽着這些不堪入耳的無賴表白情話,一剎那間,似乎有一股寒意涌上心頭,毛細血管在加速收縮,身體禁不住打了幾個哆嗦。

他心中暗道:這把聲音怎麼這麼熟識?這個人的臉皮真夠厚!

這時,聽到歐文麗說道:“王德勁,我們是不可能的,我對你沒有感覺。”

聽到這裏,楊一善才明白裏面那個說話令人毛骨悚然的男人,原來是體育老師王德勁,難怪聲音這麼熟識!

王德勁依然不肯死心,他將藏於背後,包裝精緻的一大束玫瑰花遞到歐文麗面前,半跪在地,誠意拳拳的說道:“文麗,我求你答應我、接受我吧!我對你有感覺,我相信一見鍾情!”

歐文麗被嚇了一跳,喝道:“王德勁,你快起來,我已經說過,我對你沒有感覺,感情的事是雙方面的,不是你對我有感覺,我就要答應你。”

王德勁的臉皮還相當的厚,對於歐文麗的話依然充耳不聞,繼續惺惺作態的道:“我不起來!文麗,感情是可以培養的,只要你肯接受我,我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你,錢、車和房子之類絕對不成問題。”

王德勁的話非常具有吸引力,要是一般的女子,早已經想也不想就跟他了。

可是,歐文麗連一點興趣也沒有,只是淺淺一笑,“哼!王德勁,你當我歐文麗是什麼人了?就算你給我再多的錢;再好的車子;再漂亮的房子,我也不會答應你的。”

王德勁詫異的問道:“爲什麼?”

歐文麗道:“因爲我已經有意中人。”

說到這裏,歐文麗拿出手機撥通了某個人的電話……

楊一善聽到歐文麗說有意中人時,正暗暗的替她感到高興,心中正在猜測到底誰是她的意中人時,手機就響了。

他微微一怔,拿出手機看到這個既熟識、又意外的電話後,不禁嚇了一跳,心道:什麼神馬情況?怎麼歐文麗老師這時要打電話給我呢?

歐文麗聽到門外有電話的響聲,連忙打開辦公室的大門,當看到楊一善那副吃驚的呆樣後,怔了怔,有些意外的道:“楊一善,你終於來了!”

這短短的一句話,卻帶出了歐文麗心中的苦盼,她是多麼希望楊一善可以早些過來,好讓她擺脫王德勁的糾纏。

楊一善弄了弄後腦,笑道:“是的,老師,讓你久等了。”

王德勁看到楊一善後,同樣感到意外,他禁不住問道:“楊一善,你跑來這裏幹嘛?這裏沒有你的事,快走!”

楊一善不答反問:“王老師,那你又來這裏幹嘛?”

王德勁沒有想到平時比較聽話善良的楊一善,居然敢質問長輩,不禁怒道:“楊一善,我來這裏與你無關,請你快出去。”

楊一善還沒有回答,歐文麗就已經衝到他面前,挽起他的手,狠狠的瞪了王德勁一眼,然後斥道:“該出去的是你,楊一善是我叫來的,你沒權叫他出去。”

王德勁不服氣的道:“誰說我沒權?我是他的體育老師。”

歐文麗輕蔑的道:“我是楊一善的班主任,同時楊一善是我的意中人!”

楊一善微微的吃了一驚,這一驚非同小可,猶如晴天霹靂,轟得他腦袋嗡嗡作響。

老師,想我爲你解圍,也不需要犧牲那麼大吧?女人的名節不是很重要嗎?

“對!我是文麗的意中人!”楊一善雖然愣了一會,但是看到歐文麗那帶着懇求的眼神後,馬上清醒過來,於是決定積極配合她,“王老師,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的意中人。”

楊一善這樣說,王德勁徹底的崩潰了。打擊,這是極大的打擊!


“什麼?楊一善,你在這裏胡說什麼?”王德勁怒道。

“文麗是我的女朋友,你沒有聽清楚嗎?”楊一善趁機緊緊的抱着歐文麗,一瞬間,變得是多麼的理直氣壯,就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


“王德勁,你聽到沒有?楊一善是我的男朋友,你還不快點滾?”歐文麗喝道。

“文麗,你瘋了,你可要搞清楚你和楊一善的關係,你是老師,他是你的學生。”王德勁咆哮道。

歐文麗怒道:“王德勁,我看瘋的人是你!我都叫你滾了,你還死不要臉的賴着不走?誰說老師就不可以喜歡學生?我就喜歡楊一善這種類型,不行嗎?”

王德勁忿忿的道:“總之,你們搞師生戀就是不行!你大楊一善這麼多,就更不行。”

歐文麗嗤之以鼻,“廢話!你難道沒有聽說過女大三,抱金磚嗎?我今年二十二歲,楊一善十九歲,我等楊一善考上理想大學,畢業出來工作後,就嫁給他!”

楊一善:“……”

歐文麗此言一出,楊一善嚇得目瞪口呆,心中暗暗叫苦:老師,你這個玩笑,開得也太大了吧?

王德勁簡直氣爆了,“文麗,你這樣做,值得嗎?你爲這個窮小子犧牲那麼大,值得嗎?”

歐文麗鬆開楊一善的手臂,走到王德勁身邊,將他手中的玫瑰花奪走,然後狠狠的掟在他的身上,並將他推出門外,接着怒道:“哼!狗眼看人低!誰說楊一善是個窮小子?他將來的成就,恐怕比你還要好十倍、百倍!請你快些離開,這裏不歡迎你!”

說完,歐文麗“砰”的一聲,重重的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王德勁使勁的拍了幾下門後,氣憤的道:“好!走就走!不過,你會後悔的,哼!”

說完這句話後,王德勁氣憤而去……

楊一善見歐文麗不把他當窮小子看,這麼看得起他、這麼爲他說好話,不禁向歐文麗投來了感激的目光。

歐文麗嗤之以鼻,“哼!後悔?老孃字典裏沒有‘後悔’兩個字,讓你進來說了那麼多的廢話,我才後悔呢!”

楊一善見歐文麗一副生氣的樣子,禁不住關心的問道:“老師,你沒事吧?”

歐文麗深深的呼出兩口氣,心中激動的情緒才慢慢的平復下來,“我沒事!楊一善,謝謝你及時出現,捨己爲人,替我解圍!”

楊一善微微的愣了一下,然後使勁的搖擺着雙手,臉紅耳赤的道:“呃!老師,你千萬別那麼客氣,什麼捨己爲人呢?就算沒有我楊一善,老師你要擺脫王老師的糾纏,依然遊刃有餘!”

“總之,你功不可沒!你要是沒有捨己爲人的精神,聽到我說我喜歡的人是你,等你考上大學,畢業出來工作後,就嫁給你的那番話後,肯定不會啃這個死貓的!要知道硬是給你一個莫名其妙的名分,這是多麼的委屈你啊!”歐文麗感覺到自己有些自私後,不禁有些自責。

楊一善心中暗暗的苦笑:老師,我有什麼委屈呢?我還佔了你一個大便宜呢!要說委屈,是你纔對!像你這麼優秀和漂亮的女人,我能成爲你的意中人,我真是高攀了!可惜,這只是做戲給王德勁看!

“呃!老師,你千萬別這樣說,能夠幫到你,是我的榮幸,怎麼可以說是委屈我呢?”楊一善心裏雖然暗暗叫苦,但是卻不敢說出來,於是,謙虛的客套了一句。


歐文麗笑了,笑得是那麼的開心,臉上的兩個小酒窩更加顯得她美輪美奐!

“謝謝你,楊一善!你不但治好了我腳底的毒瘡病,而且剛纔還捨己爲人,替我解了圍,萬分感謝!”歐文麗說到這裏,大大方方的重新挽着楊一善的手,咧嘴笑道:“走,意中人,咱倆吃飯去!”

楊一善:“……” 楊一善見歐文麗突然間挽着他的手,嚇得愣了好一會,然後有些尷尬的鬆開歐文麗的手,臉紅耳赤的說道:“老師,現在王老師已經不在,我們不需要繼續做戲了,這樣挽着我的手,要是被別人看到了多不好意思。”

歐文麗不以爲然的笑了笑,“我說正人君子啊!我就是要故意做戲給別人看,特別是給那個王德勁看,好讓他徹底的死心,你就再幫多我一次吧!”

楊一善張大嘴巴默默的注視着歐文麗,詫異的問道:“老師,你是和我開玩笑的吧?”

歐文麗嫣然一笑,“絕非玩笑!”

楊一善這時懵了,剛纔他爲了幫歐文麗擺脫王德勁的糾纏,已經做了一件令他尷尬的事情,如今又要他繼續扮歐文麗的男朋友,不崩潰纔怪!

“老師,你要考慮清楚,老師和學生公然在大家面前拍拖,後果相當嚴重的,不但會有損你的名節,而且還……”楊一善說到這裏不敢再說下去了。

“還什麼?還會影響你的聲譽對吧?”歐文麗瞥見楊一善這個尷尬難堪的表情,於是淺淺一笑,“其實我是和你開玩笑的!”

“喔!”楊一善心中暗暗的鬆了一口氣,“老師,我的聲譽不重要,我只是一個學生能有什麼聲譽呢?其實,重要的是你的名節!”

歐文麗感激的看着楊一善,她這時才真正感受到楊一善不但心地善良,而且有着一種先人後己、捨己爲人的精神!

“楊一善,謝謝你!你不但學習成績好,而且有着一顆仁愛的心,難怪剛纔王德勁這麼看重你!”歐文麗笑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