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最高興的人還是李橋,按照短音目前的數據來說,短音短視頻在未來三年內很可能成為又一大流量軟體。

當然,最高興的人還是李橋,按照短音目前的數據來說,短音短視頻在未來三年內很可能成為又一大流量軟體。

到時候,自家再有什麼東西要宣傳,短音很可能就是第一大宣傳渠道,如果別的公司要合作,還要交一筆不多不少的費用,聯絡遊戲公司求人弄宣傳的事將成為歷史。

再往下翻,就是被調查用戶對這款軟體的評價和評分,李橋只看了一眼評分,便愣在了當場。

這評分,出乎意料的低。

短音短視頻的平均評分只有3.6,別說和手機市場上大受歡迎的軟體相比,就是比手機軟體平均分還要低了0.2分。

再往下則是被調查用戶對軟體的評價,在這裡能看打分人為什麼給了這麼低的分。

「你們有沒有發現,這款軟體有毒,我特么就想看五分鐘短視頻就去寫論文,結果一不小心半天過去了。嚴重影響老子學業,差評,所以我給1分。」

「同感,我就是來短音上給好友視頻點個贊,結果刷了兩三個小時,午飯都忘吃了,所以我給了1.5分。」

「玩了短音我才了解了聯絡遊戲公司的本來面目,這公司根本就是個毒窩,不能沾。」

三人都看得很揪心,蘇溪試探性問道,「這樣的評分應該說明不了什麼吧。」

「對,確實不能說明什麼。」李橋回答道,他狠狠鄙視了這些觀眾,刷的時間長說明你自制力不行,賴軟體做什麼?。 如果沒有異能量的侵襲,那隻白鷺就不可能變成一隻樹雕。

不計其數的樹箭,一時間江龍衣服上掛滿了箭,也刺在江龍的身上。

如果站在外面觀看,現在全身上下從頭到腳都是樹箭。

江龍猛然一跺腳,這一些樹箭一下子全部掉了下來,江龍的皮膚都沒有受到一點傷害,全身非常的光滑。

這一波的攻擊最大的成績,就是在江龍的衣服上留下了許許多多的破洞。

江龍想要直接打倒她,他的時間非常緊迫,要不然會換很多種方式來對付,就可以試出這個女人的深淺。

江龍立刻全身發力,瞬間就到了那個女人身邊,女人雙手不斷的揮舞,然後就在江龍看見一道樹木組成的牆,可是他在江龍身體的撞擊下像紙糊的一樣,一下子被撞透,而且江龍的身體重重的撞到女人身上,兩個人一起摔倒,這個女人在他的下面,而他卻騎在女人身上。

江龍使用了重力異能,這一下他的身體重量直接增加了兩倍,壓的這個女人不能動彈。

這個女人長得非常漂亮,他不想使用暴力手段,只是輕輕的將它束縛住。

這個女人其實不是一個正常的人類,所以江龍的合成空間能夠把它裝進去。

江龍騎在這個女人的身上,這個女人再怎麼掙扎也沒有用,兩個人臉幾乎要挨在一起,不過江龍在她的眼睛中,看出這女人非常的憤怒,恨不得一口將他吃下去。

只是不管這個女人再怎麼憤怒,可是完全不能動彈,最後還是讓江龍雙手抱住這個女人,直接被送到合成空間中。

這個女人絕對不是真正的人,要不然合成空間肯定不會接收,江龍的表情興奮起來。

江龍仔細的打量這個女人,根據它的能量的波動,知道這個女人已經是十個星。

十星尊者!

再看吸收了樹心能量后,等級還是維持在十星尊者。

不過在江龍強大的力量面前,顯得束手無措了,任何的反抗也沒有用。

如果沒有吃下樹心,她和大樹是你一個人的時候,可能還會和江龍打到幾個回合。

她現在被江龍擒獲了!

江龍現在變得非常興奮,從合成空間中放出那隻十星尊者級的鵬鳥,坐在他的背上。

十星尊者級鵬鳥鳴叫一聲,他載著江龍向潼關方向飛去。

這時候江龍把那個女人從合成空間中放出來,仔細的打量,這一身樹葉做成的衣服穿在身上非常好看。

現在看起來,這個女人長得小巧玲瓏,有一種說不出的青春萌動。

這個女人看起來只有二十歲左右,長得非常漂亮,江龍的幾個妻子你沒有這樣的形象和氣質,顯得朝氣蓬勃。

而且這個女人,散發出一股子好聞的香氣,不知道為什麼,就想一直呆在她的身邊,一種懶洋洋的感覺讓他留戀不舍。

可能是因為她散發出一種吸引人的氣質。

「主人!」

這個女人輕輕的喊道。

可是說出的聲音很是奇特,不像是用嘴巴發出來的,道好像是從喉嚨里發聲,聲音也非常的大,有一種想讓人探究的神秘感。

「張開你的嘴巴看一下。」

江龍吩咐道。

這個女人被送入合成空間后,就像被洗腦一樣非常的聽話,這是合成空間的特殊功能。

女人也很聽話的就張開了嘴。

從的嘴裡,可以看出來和一般人並沒有什麼區別。

以江龍念力非常強大,嘴巴里的每一處都被他看得清清楚楚,還是沒能夠看出區別來,何況上半身本來就是人,她發出那麼奇特的聲音,肯定是從喉嚨里發出來的,這一點和普通人從嘴裡發出來的聲音是不一樣的。

「你叫什麼名字?」

江龍問道。

「主人,現在我還沒有名字。」

這個女人說。

江龍想了想,那我就給你起一個名字吧。

「以後我就叫你夢雪吧?」

「是,主人。」

在他取名后,合成空間很快提示江龍,是否需要變成專屬喪屍,江龍全了是。

夢雪成了江龍第九個專屬喪屍。

現在,江龍專屬喪屍的格子,由於有了夢雪的加入,僅僅只剩下一個了。

幾個十星尊者被收進合成空間后,江龍的合成空間等級已經升到八十級,可擁有了二百四十六個格子,但專屬格子只有十個。

「恐怕還要繼續的升級,也不知道要升級到什麼等級,才能夠增加專屬格子。」

江龍心裡想。

不過這種升級也是有好處的,他能夠獎勵一些寶箱,這種獎勵是什麼只能等到升級以後才可以看到。

「夢雪,你原本是那個樹生長出來的嗎?」

江龍問道。

夢雪點了點頭:「是的,主人,那棵樹本來就是我的。」

江龍有一點好奇:「為什麼你的上半身是人類呢?」

夢雪也露出一片抑鬱的神情,思考了一會她還是沒有想到:「主人,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是這樣。」

不知道?

夢雪的這種情況和子璇有點相似。

「她以前可能是一個人類?」

江龍猜測到。

「夢雪你轉過身來!」

江龍又打量了一番,還沒有研究出她的身體有什麼特殊,不過他還是用手摸了摸,感覺還是很柔軟,和人類的皮膚肌肉沒有什麼區別。

嗯,和人類的長相,裡面的實質是一樣的。

江龍繼續的研究,下半身同樣變成了人類的構造,筆直的雙腿,十分修長,腿的塑形也是極致完美,血、肉,肌膚也都很真實。

怎麼也看不出她和人類的差別。

江龍沒有那種齷齪的想法,他純粹的是對夢雪的身體好奇,夢雪的來路也非常可疑,好像有什麼東西一直在吸引他,哪怕現在他已經成為夢雪的主人。

這隻鵬鳥越飛越快,和空氣產生出巨大的摩擦力,但是坐在背上的江龍和夢雪都沒有什麼感覺,一點都不晃動。

江龍命令夢雪打開全部心神,用他的念力透過皮膚一點一點的向裡面探查起來。

念力慢慢的侵入到她的身體,江龍非常熟悉這樣的事,一下子就看到了她的基因。

她的基因和人類的基因有明的不同,可又不像是純粹的植物基因。 翌日。

正午時分。

養心殿中,楚非梵讓小桂子將從宮外找來的釀酒師和裁縫師傅送走後,一個人端坐在殿中,臉頰上噙著興奮的笑意,精明的眸光閃爍。

「哈哈,戰爭大陸上首家皇家釀酒工坊和皇家服飾工坊將要在楚國出現了!」

正在楚非梵陷入沉思時,殿外傳來小桂子尖細的聲音:「稟皇上,左右僕射房大人和溫大人求見!」

「玄齡和伯牙來了,快請他們進來!」

「臣(房玄齡,溫伯牙)拜見皇上!」

「兩位愛卿不必多禮,是不是百官的後補人員選拔結果出來了。」

「回皇上話,百官候選之人結果已經公布,現在就等著吾皇前往親自封賞!」

「兩位愛卿辦事當真雷厲風行,既然結果已經公布那就不要讓百官久等!」

「小桂子,傳朕旨意讓他們在金殿等候!」

說罷。

楚非梵身影驟然騰起,起身帶著房玄齡和溫伯牙兩人向殿外走去。

金殿中。

楚非梵之所以將百名入選者召到金殿,就是為了顯示皇家的威嚴,同時也表明了他對這件事情的重視。

在小桂子的帶領下百人陸續來到金殿之中,紛紛跪拜行禮後分兩列而立,眸光全部匯聚在楚非梵的身影上。

「皇上,微臣已經將這百人的姓名,成績,特長,都在奏摺中標註出來了,請皇上過目!」

楚非梵接過小桂子呈遞上來的奏摺,臉上神情嚴肅,目不轉定的瀏覽著,時不時抬首眸光從百人的身影上劃過。

「王隋!」

「蕭英毅!」

聽到楚非梵的聲音,下首位居最前面的兩人紛紛跪下,抱拳施禮:「草民王隋,拜見吾皇,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草民蕭英毅,拜見吾皇,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兩人渾厚的聲音響起,楚非梵目光停留在他們的身影上,系統瞬間將兩人的信息全部傳送到他的腦海之中。

「一文一武!」

「這王隋雖沒有伯牙,玄齡之經世之才,但在其他人中算得上是拔得頭籌,但這蕭英毅倒是雖在武將之列,但其智謀和治國之術不在王隋之下。」

「爾等都是天下出類拔萃的有志之士,你們既然選擇了楚國,朕就一定會讓爾等施展自己的抱負和才華,凡有作為者封侯拜相,官居一品在楚國都是有可能的。」

「王隋聽封,朕現封汝為龍安城縣令,負責管理龍安城中大小政務!」

「蕭英毅聽封,朕現封汝為兵部侍郎,即日入兵部報道輔助兵部尚書一起管理兵部之事。」

接下來楚非梵相繼將百人全部放上,極少人留在了京中任職,多數都外派到地方去,現在楚國國土延綿,好多城中都只有守將,並沒有掌管政務的文官。

「朕已將眾卿全部封賞,爾等即可啟程前往各州府,勵精圖治,為朕治理好各州府政務。楚國接連數月的戰火紛飛,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目下百廢待興,爾等定要忠君愛國,善待百姓,恪盡職守。做好自己的本質工作。」

「眾卿謹記,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

「如有人欺壓百姓者,殺!」

「搜刮民脂民膏者,殺!」

「亂用職權者,殺!」

「我等謹記皇上詔令,定當竭心儘力,不負吾皇之恩!」

…………

楚國百官後補之事,雖然已經落幕,但楚非梵並沒有讓溫伯牙和房玄齡兩人停止招賢令。

此番楚國有近百名新鮮血液流入,雖以解燃眉之急,但並沒有達到楚非梵的要求,此次招賢令召集而來的千人中並沒有讓人驚艷的奇才。

楚國萬象更新,不久的將來國土勢必會不斷的擴展,人才的需求量將更大,楚非梵有意軍軍事和商業一起發展,所以各個類型的人才都需要。

目下楚非梵就得楚國就是一塊乾涸的海綿,人才就如清水一般,有多少它都可以吸收。

金殿中。

眾卿都已離開,就剩下房玄齡和溫伯牙兩人,楚非梵沉思許久,乍然抬首,眸光停留在兩人的身影上。

「玄齡,伯牙,中興以人才為本,招賢令還有持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