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林辰也不想耗費太多中品靈符,只是想儘可能削弱對方的戰力。

當然,林辰也不想耗費太多中品靈符,只是想儘可能削弱對方的戰力。

當他打出第十八塊中品靈符后,等候已久的依雲終於動手了,縱身殺入了那片白霧之中。

此時,六位地精族高手被打得暈頭轉向,筋疲力盡,面對依雲的突襲,他們根本反應不過來。

剛出手,依雲就在瞬息間,重傷了對方兩名成員。

她的速度極快,似乎完全不受白霧的影響,能精準尋到對方的破綻,進而命中對方的要害。

又片刻后,對方終於意識到了危險,其中一位地精高手大喊「逃跑」。

於是乎,還留有保命依仗的地精高手逃掉了。

最終,依雲只留下了三位地精高手,並將完全喪失抵抗力的他們從白霧中丟了出來。

「別殺我們!」

「我們一時糊塗,還請兩位給次機會!」

「只要能放過我們,我們願意付出所有!」

三位地精高手哀聲求饒。

「若是你們勝了,你們會給我們機會嗎?」

林辰冷哼一聲,隱殺一閃而出。

很快,這三位地精高手盡皆伏誅,他們都是五級低階修為,卻也為林辰貢獻了五百五十萬點經驗值。

而如今,林辰的系統經驗值已經超過了三千萬點!

此番來到蟲星,沒有白來!

依雲沒有再等林辰吩咐,直接從一位地精高手的腰間摘下了一隻儲物袋,而後將一股意識沉入其中。

「裡面有什麼?」

林辰很期待地道:「地精族可是很富有的呀!」

「恐怕要讓您失望了。」

依雲將那隻儲物袋裡的東西全部取出,卻只有很多蟲族晶核,沒有別的有價值的東西。

被斬殺的三位地精高手只有這麼一隻儲物袋,他們攜帶的符寶已然用完,他們的法寶並不能為人族修士所用。

「這些晶核也算一筆豐厚的戰利品了!」

林辰並沒有太失望,畢竟大量的蟲族晶核也是頗有價值的。

「是的呢。」

依雲點了點頭,笑著道:「居然有兩顆五級的蟲族晶核,四級的更是有三十多顆!」

「他們同樣常年待在地下,對這種環境比較適應。」

林辰將三具屍體收起,接話道:「他們這支隊伍的整體實力很強,如果再有探尋厲害大蟲子的法門,當然會收穫不小!」

「領主大人,我們走吧,小心逃走的地精族修士帶著更多高手過來了。」

依雲提醒道。

……

……

雲水城,一家檔次一般的酒樓。

一間客房內,屠猛與屠青相對而坐,如平時那般吃吃喝喝。

「唉!」

屠猛忽然放下酒杯,嘆息一聲,說道:「這日子真無聊呀!」

「怎麼了?」

屠青不解問道。

屠猛回道:「咱們被封印了修為,不能修鍊,如果不做點事情,幾乎就是空耗光陰。」

屠青淡然道:「我也想做點事情,可是被一位六級妖修盯著,咱們只要出城,就可能遭受攻擊。」

「那傢伙可真夠有耐心的,居然一直盯著我們!」

屠猛鬱悶地說道:「那傢伙也知道咱們的領主大人需要在蟲星上待三個月,如果目標真的是領主大人,大可以最後幾天再過來嘛!」

「不,對對方而言,盯著我們還是更穩妥一些的。」

屠青搖頭道:「咱們的領主大人雖說是從雲水城離開的,但回來時卻未必會落在雲水城,此番搖光人族派往蟲星的大飛船可不止一艘。」

「無聊啊無聊!」

屠猛搖頭晃腦,又說道:「咱們不出城,在城中轉轉總可以吧?」

「最好別轉了,免得被更多的敵人盯上。」

屠青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屠猛正要再說話,忽覺那股神識又掃了過來,只得閉嘴。

……

……

南林州城,領主府院深處的那間地面開裂大片的靜室內。

林順臻接見了一位來自於北林州城的同族高手。

「刺神那邊怎麼說?」

剛剛將靜室的房門關閉,林順臻就迫不及待地問道。

「他們表示,哪怕對方在蟲星上,他們也能出手一次。」

來人回道。

「哦?」

林順臻略感訝異,轉而又撫須道:「看來我還是低估了刺神呀!他們居然能在清剿蟲星期間,派員前往!」

「嗯。」

來人點頭道:「也可能是,他們並不需要再派員前往,而是有他們的強者參與了這次的清剿活動。」

「不會吧?」

林順臻皺眉說道:「就算刺神培養有三十歲以下的道宮境強者,肯定也不會使之冒險行動的。」

「呵呵,也未必是三十歲以下的道宮境強者。」

來人笑著道:「可能是負責督戰的某位道宮境強者。」

「你的意思是說,刺神組織的人滲透進了人王殿或紫竹峰?」

林順臻訝異問道。

「滲透進紫竹峰很難,刺神組織估計也不會那麼做。」

來人回道:「但是,滲透進人王殿卻不是多麼困難的事情。」

「不會吧?」

林順臻疑惑地道:「加入人王殿不是都必須先立誓效忠於人族嗎?」

「一個殺手難道就不能始終忠於人族嗎?」

來人反問一句,又補充道:「滲透進人王殿的刺神殺手,可以不接受刺殺人族修士的任務,就算接了,刺殺一位無關緊要的人族修士也算不上背叛人族的。」

「倒也是。」

林順臻點了點頭,滿懷期待地道:「既然刺神的道宮境殺手能在蟲星上出手,那我們只需等著好消息就行了。」

「就怕傳來的不是好消息!」

來人似有憂慮地道:「實話說,我總感覺會出些意外,畢竟那小子的紫竹峰令牌是真的,而如今在蟲星上的紫竹峰強者為數可是有很多的!」 來到蟲星的第二十天,林辰的系統倉庫里的蟲族晶核越來越多,其中不乏四級與五級的存在。

與地精族修士隊伍一戰過後,二人又遭遇了幾支異族隊伍,但並未產生任何衝突。

以尋靈盤搜尋厲害大蟲子,確實容易與一支支清剿隊伍碰頭,畢竟只是中品靈器的尋靈盤,不能顯示出那些光點代表的生命體是什麼種族。

除了大量的蟲族晶核之外,林辰自然還獲得了大量的系統經驗值。

他甚至覺得,在蟲星上待過三個月,自己的系統經驗值能過億!

不過,後來仔細想想,又覺得自己過於理想化了。

清剿隊伍有很多,搖光各族派來的超凡境或五級強者也很多,隨著時間的推移,留存在蟲星上的四、五級大蟲子必然越來越少,越來越難遇到。

前期可能很順利,收穫頗大,後面肯定會不一樣了。

莫說是最後一個月,第一個月的下旬,其實就已經很難再發現較厲害的大蟲子。

「領主大人,不如我們到稍微靠近地面的區域去吧。」

依雲對林辰建議道:「多殺一些四級以下的大蟲子,最後能獲得的獎勵也不會少太多。」

她剛剛催動尋靈盤,發現方圓百里之內,一隻大蟲子都沒有,也沒有清剿隊伍。

很明顯,這片區域被仔細清掃過。

「嗯。」

林辰點頭了。

他也覺得,與其浪費大量的時間去尋找四、五級的大蟲子,不如多斬殺些普通的大蟲子。

反正他的系統倉庫是填不滿的。

沒多久,二人從地下很深處,來到了較為接近地面的區域。

可惜的是,原本所處可見的普通大蟲子,如今也變得十分少見。

漸漸的,林辰便失去了耐心,覺得是在浪費時間。

而且,他在地下的山洞裡也待膩了。

於是,二人回到了地面上。

縱然地面上的空氣也不新鮮,充斥著刺鼻的氣味兒,卻也好過在地下。

在地下的這麼多天,二人大部分時間都需要閉息,雖然不難,卻很不舒服。

隨便尋了一座小山,二人一起開鑿了一條不算深長的山洞,然後在裡面開始休整。

連續二十天的行動,林辰雖未受傷,但也有種身心疲憊的感覺。

他將那些五級大蟲子的屍體取出,讓依雲吸收生命精華,隨後頭枕著她的一條腿,很快進入了夢鄉。

對他來說,還是更習慣用睡覺的方式來休息。

當然,未到超凡境,沒有成就靈體的人族修士,大多與他一樣,不說總是睡覺,至少每隔一段時間需要睡上一覺。

林辰本來是想先洗個澡的,可惜這裡沒有洗澡水,他懶得去找水,系統里也不提供普通的水,他只能作罷。

來到蟲星的這段時間,他悄悄向系統問過多次,依雲是否對他存有敵意或殺意。

系統給出的回答是,她不僅對他沒有任何敵意或殺意,反而有了很明顯的好感。

正是因此,他才能安心地睡在她的身邊。

他有理由相信,無論依雲有多少秘密,有什麼驚人的來歷,系統對她的感應也不會出錯。

待得林辰睡熟,依雲一邊吸收著生命精華,一邊伸出一隻柔嫩玉手,輕撫著他的臉頰。

若是有人在此,一定能看到,此刻她的美麗杏眸中,存著幾分柔情的意味。

她當然知道,他能這般安心睡在自己身邊,一定是對自己無比信任。

被完全信任的感覺,她在遇到他之前,幾乎沒有感受過。

這份信任觸動了她內心深處的柔軟。

「這傢伙從一開始就對我很不錯呢!」

依雲暗暗想道:「他與屠青、屠猛一樣,對我懷有疑心,為何還會如此信任我,對我如此好呢?」

思及至此,她再次覺得自己以前經歷的世事太少了,不擅於揣摩人心。

「呵呵!」

看到林辰流出了口水,她回過神來,忍不住會心一笑,伸手擦了擦。

修鍊有成之人若是踏踏實實睡一覺,往往會睡很長時間,林辰也不例外。

他足足睡了三整天,才從夢中醒來。

只不過,他並不是自然醒來的,而是被一股忽然降臨的強大氣勢給驚醒的。

「怎麼回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