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著她的面殺死這麼多人,她一點都不害怕,江帆不禁暗自點頭:「這個小女孩果然不簡單,就這份膽量,不是一般小女孩可比的。」

當著她的面殺死這麼多人,她一點都不害怕,江帆不禁暗自點頭:「這個小女孩果然不簡單,就這份膽量,不是一般小女孩可比的。」

一般的小女孩看到如此殺戮的場面,早就嚇得渾身哆嗦嚎啕大哭,或者嘔吐了,趙雅蘭是絲毫不懼。

江帆望著趙雅蘭微笑道:「你敢不敢殺他?」江帆只是開玩笑,他估計趙雅蘭沒有這個膽量。

但是出乎江帆的意料之外,趙雅蘭點頭道:「蘭少爺是個壞人,他殺死很多無辜百姓,他早就該死了,我殺死他是為民除害!」

「大哥哥,給我一支箭!」趙雅蘭對著閆帥道。

閆帥點頭道:「好,我給你一支箭!」

趙雅蘭接過一支弓箭,朝著蘭少爺走了過去,手捂著弓箭對著蘭少爺的額頭刺下。撲哧一聲,趙雅蘭力氣很小,只刺入了一點點,不足以要蘭少爺的性命。

蘭少爺慘叫起來,趙雅蘭沒有絲毫懼色,拿起弓箭繼續扎蘭少爺。看到一旁的人大驚失色,「我靠,這小女孩膽子真大,這麼小就敢殺人了!」王旭驚訝道。

「小妹妹,還是我來幫你一把吧!」代傑拿著碎裂狼牙棒對著蘭少爺的屁屁就是狠狠地一下。

撲哧!蘭少爺慘叫起地握著屁屁跳了起來,他跳幾下之後,就倒下了。趙雅蘭望著地上的蘭少爺,她吐了一口水,「呸,活該!終於替那些死去的姐姐報仇了!」趙雅蘭罵道。

妙雅公主望著趙雅蘭,「呃,江帆,你這樣做太殘忍了,會教壞雅蘭妹妹的!」妙雅公主皺眉道。

江帆搖頭笑道:「什麼叫殘忍,如果我們放了蘭少爺,他會殘害更多的女人,那才是更加的殘忍。」

「可是,我們可以讓蘭少爺改過自新呀!」妙雅公主辯解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江帆搖了搖頭,「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有些人是無法改變的!就像狗改不了吃屎一樣!你給他機會,就等於給他害人的機會!所以他們只有死!」江帆臉上露出冷酷之色。

隨即江帆對著趙雅蘭微笑道:「雅蘭妹妹,你帶我們去蘭府!」

趙雅蘭點頭道:「好的。」

片刻之後,江帆等人到了蘭府門口,蘭府大門緊閉,「代傑,你去把門砸開!」江帆吩咐道。

代傑掄起碎裂狼牙棒沖了過去,門口的兩名護衛急忙阻攔,「站住,你做什麼?」護衛喊道。


「去你媽的!老子砸門來了,當我者死!」代傑的碎裂狼牙棒砸在一名護衛腦袋上,噗的一聲,那護衛腦袋碎裂,倒在地上,另外一名護衛嚇得掉頭就跑。

代傑衝到蘭府大門口,掄起碎裂狼牙棒對著大門就是狠狠地砸下,砰的一聲巨響,硃紅色的大門變成碎片。

蘭府客廳的蘭老爺不知道出什麼事,驚呼道:「怎麼回事,快去看看!」天他對著身邊的家僕道。

「老爺,不好了!有人殺到我們府上來了!」一名家僕驚慌地跑進了客廳。

蘭老爺立即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不悅之色,「是誰這麼大膽,敢到我蘭府來撒野!」蘭老爺怒喝道。

「是我們這麼大膽!」江帆、閆帥、王旭、納甲土屍、妙雅公主、趙雅蘭等人進入了客廳,說話的是江帆。

蘭老爺吃驚地望著江帆,臉沉了下來,「你是什麼人,為何到我蘭府來搗亂?」蘭老爺冷冷道。


蘭老爺五短身材,胖嘟嘟的臉蛋,腮幫子鼓鼓著,眼睛瞪得大大的,肚子隆起,看起來就像一隻蛤蟆。

江帆冷冷地望著蘭老爺,「你他媽一看就不像好人,老子今天就是來毀掉你蘭府的!」江帆冷笑道。

蘭老爺臉上微變,他瞪大眼睛望著江帆,「混蛋,你好大膽子,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蘭老爺嘴巴撇了起來,嘴上的八字鬍也翹了起來。

江帆笑了,他摸著下巴,「哦,你是什麼人呢?我倒要看看你是何許人!」江帆冷笑道。

「哼,我是大元國盛宰相的親戚!你敢動我們盛家的人,你死定了!」蘭老爺冷哼道。

江帆吃了一驚,沒想到這座小鎮上還能遇到盛家的人,既然是盛家人,那就必殺無疑了,江帆冷笑道:「呵呵,原來是盛家的人啊!那你死定了!我和盛家有仇!」

江帆一擺手,納甲土屍手持裂空奪魄槍對著蘭老爺的屁屁就是惡狠狠扎了過去,「爆掉你的菊花!」納甲土屍喊了一聲。

蘭老爺嚇得急忙喊道:「來人,給我殺死他們!」

蘭老爺身後貼身護衛立即釋放出符盾阻擋納甲土屍的攻擊,砰的一聲,裂空奪魄槍把符盾擊碎了。

蘭老也有兩名貼身護衛,這兩人都是符王境界的,在這小鎮上算是高手了,可是在江帆等人面前就不算什麼了。

沒等那兩名貼身護衛再次釋放符咒,閆帥、王旭一抖手,兩隻符飛刀直奔兩名護衛的眉心。撲哧!符飛刀沒入兩名護衛眉心之中,他們慘叫一聲,倒下了。

蘭老爺頓時慌神了,自己的貼身護衛這麼不濟事,一下就被殺死了,他嚇得轉身就朝門外逃跑。

「死老頭,你逃不掉的我的裂空奪魄槍的!」納甲土屍猛地躍了過去,手裡的裂空奪魄槍對著蘭老爺的屁屁猛地刺了過去。

撲哧!裂空奪魄槍沒入蘭老爺的屁屁之中,他手捂著屁屁跳了起來,還沒等他倒下,代傑的碎裂狼牙棒砸在他的腦袋上,噗的一聲,蘭老爺的腦袋開花了。

客廳里的剩下的幾名護衛嚇得掉頭就逃,閆帥和王旭一抖手,符飛刀射出,那幾名護衛慘叫倒下。那些家僕嚇得跪在地上,還有蘭老爺的幾個小老婆也嚇得直哆嗦,一個個驚恐地望著江帆。

「主人,這幾個女人是不是殺了?」納甲土屍手指著那些女僕和蘭老爺小老婆道。

江帆擺手道:「這些人都是無辜的,有的是搶來的百姓,全部放了!」

那些女人驚慌地朝著客廳外面逃跑,江帆對著代傑、王旭道:「你們去把蘭府倉庫打開,把那些錢財分給鎮上的百姓!」

王旭豎起大拇指贊道:「老大,英明啊!」這是劫富濟貧,蘭老爺在鎮上橫行多年,不知道搜颳了多少民脂民膏呢。

代傑砸開倉庫的門,王旭看到倉庫里堆積錢財,不禁驚呼道:「我靠,這傢伙這麼有錢!」倉庫里堆積著一箱箱的符銀,還有許多玉石、玉器,獸皮,還有糧食,價值幾千萬。

江帆沒有想到一座小鎮的富豪竟然這麼有錢,「我靠,盛家的一個親戚都這麼富有,可見盛家財富!」江帆感嘆懂啊。

「閆帥、王旭,你們去通知鎮上的百姓來蘭府領糧食也錢財。」江帆吩咐道。

「是的,老大,我們這就去。」閆帥和王旭一起點頭道。

片刻之後,閆帥和王旭帶來不少百姓,他們得知蘭老爺被殺死,都十分高興。江帆望著蘭府門口的百姓,「諸位,蘭老爺已經被我殺死,他一直欺負你們,剝削你們,搜颳了許多財物,這些財物都是你們的,你們來拿這些財物吧!」

「哦,太好了!您是我們蘭基鎮的大恩人啊!」那些百姓一齊對著江帆跪下了。

江帆十分感動,他急忙舉起手,「鄉親們,你們起來吧,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是我們男人應該做的!這些錢財本來就是你們的!」江帆對著閆帥、王旭等人一擺手。


閆帥立即喊道:「大家到這裡來領糧食和錢財,每個人都有份!不要擁擠,排好隊!」眾人立即站起,朝著閆帥走了過去。

江帆等人把蘭府的財物分給蘭基鎮上的百姓后,他們離開了蘭基鎮,趙雅蘭望著遠去的江帆等人,她暗自發誓道:「江帆大哥哥,我一定努力修鍊您留個我的符咒!我一定要和您一樣除暴安良,劫富濟貧!」

江帆沒有想到,他隨便給了這個小姑娘符咒和醫術的修鍊功法,這個小姑娘後來成為符元界聞名的女符皇。

江帆等人走了一個多小時后,天空的太陽突然被烏雲擋住了,天空變得黑壓壓的,看情形是要下大雨了。

江帆望著天空烏雲,從懷裡拿出地圖,打開地圖,「看來我們想在黃昏之前趕到石禾鎮有點困難了!」江帆皺眉道,因為一路上都是山路,行走速度肯定不快。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老大,現在變天了,看來要下大暴雨了,我們得找一個地方躲避一下啊。」閆帥皺眉道。

江帆手指這地圖,「前方不遠是一片樹林,我們就在樹林中過夜吧。」江帆微笑道,他考慮到馬上要變天,如果繼續趕路,就會被淋濕,還不如在樹林住下,等到明天一早出發。

閆帥點頭道:「嗯,只能這樣了,那我們抓緊時間走,希望在下暴雨之前趕到樹林里。」

就在江帆等人快速地朝著樹林走的時候,天空傳來一聲霹靂,咔的一聲,烏雲就像被撕裂了似的,嘩啦啦!豆大的雨滴掉落下來。

地面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江帆抬頭望著天空,「我靠,沒想到雨這麼快就下來了!」江帆驚訝道。

「哎呀,好的雨啊!」妙雅公主驚呼道,她手抱著頭。

江帆一揮手,頭頂升起符盾,摟著妙雅公主的腰,讓她躲在符盾之下。妙雅公主臉上露出喜悅,她靠在江帆肩膀上,她此刻巴不得雨一直這麼下,越大越好。

突然前方傳來嗷的一聲慘叫,從亂石里竄出一頭渾身黑色的符獸出來,那符獸顯得十分驚慌,夾著尾巴朝著對面的樹林里逃竄。

「哦,那是黑風碎裂狼啊!它受傷了!是什麼東西在追殺它吧?」閆帥驚訝道。

黑風碎裂狼在符元界算是很厲害的符獸,因為它的速度是很快的,還有它的爪子攻擊也很嚇人,一般岩石,只要隨便一抓,就碎裂。

它竟然落荒而逃,那追殺它的東西一定更加厲害,「哦,是怎麼東西在追殺黑風碎裂狼呢?」江帆十分好奇地望著樹林里,因為他聽到了快速的腳步聲。

儘管此時雨很大,但是江帆有符盾擋雨,他和妙雅公主並沒有淋到雨水,因此他們就站在那裡望著樹林之中。

隨即腳步聲臨近,從樹林之中跑出一名光著身子的男孩,他手裡拿著一根碗口粗的樹,追出樹林之後,他看到了逃竄的黑風碎裂狼。

「好小子,你還想逃出老子的追殺,老子不殺死你,老子就是你生的!」那男孩聲音很粗,光著腳丫,掄起樹榦,冒著大雨追趕黑風碎裂狼。

「我靠,這男孩是什麼人啊,這麼大力氣,竟然抱著樹榦追殺黑風碎裂狼。」江帆吃驚道。

因為他看到了那碗口粗的樹不是一般的樹,而是鐵樹,這種鐵樹就像鐵一樣堅硬,而且很沉重,就那男孩手裡那根鐵樹最少有四五千斤重。

能拿著四五千斤重的東西奔跑速度這麼快,就算是代傑和納甲土屍也不容易做到,況且這還是小男孩!

那男孩冒著大雨奔跑,他奔跑速度不亞於黑風碎裂狼的速度,距離黑風碎裂狼還有十幾米遠的時候,只見那男孩大吼一聲,他猛地躍了起來。

手裡的鐵樹對著黑風碎裂狼砸下,砰的一聲,鐵樹砸在黑風碎裂狼脊背上。嗚的一聲慘叫,黑風碎裂狼渾身被砸趴下了,翻到在地上。

「你去死吧,叫你逃跑!」那男孩掄起鐵樹對著地面上的黑色碎裂狼猛地砸,砰!黑風碎裂狼的頭顱被砸成肉餅了,眼珠都飛濺出去。

「我靠,這傢伙猛啊!」閆帥吃驚道。

「這是什麼人啊?為何這麼大力氣?」江帆驚訝道。


「老大,這男孩應該是飛毛族的人,飛毛族的人天生的飛毛腿,奔跑迅速很快,力大無窮,比我們大猿族的人力氣還要大呢!」代傑望著那男孩道。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哦,飛毛族人這麼彪悍了啊,這還是小男孩就這麼厲害,如果成年了,那不是更加彪悍了?」江帆望著代傑道。

代傑點頭道:「是的,老大,成年飛毛族奔跑速度比黑風碎裂狼還要快,力量更是竟然,可以輕易地扛著萬斤的東西奔跑呢!」

「呃,扛著萬斤的東西奔跑,那豈不是比傻蛋力氣還要大?」江帆吃驚道,納甲土屍天生神力,但是轉世在符元界無法發揮全部力量,只有原來的十分之一了。

代傑點頭道:「我目前能夠扛起最重東西也就三萬斤左右,可是這個飛毛族的男孩就可以輕易扛起三萬斤的東西呢!我大猿族力量無法和他比擬啊!」

江帆眼睛瞪大,他立即對著那飛毛族男孩感興趣了,對著那男孩招手道:「喂,小子!你挺厲害啊,黑風碎裂狼都被你打死了!」

那飛毛族男孩扭頭望著江帆,「嘿嘿,我力氣就是大,你是不是要和我比力氣啊?」飛毛族男孩望著江帆傻笑道。

「我靠,這男孩和傻蛋一樣,實心眼啊,人有點憨啊!這就好收服了!」江帆暗自喜悅道。

此時雨仍然在下,江帆望著飛毛族男孩,「小子,我力氣也很大,你不是我對手的!」江帆笑道,故意露出不屑之色。

「呵呵,你的力氣比我還大,不可能!我的力氣是最大的,沒有人比得過我!」那飛毛族男孩笑呵呵道,他把手裡鐵樹扔了出去,一把抓住黑風碎裂狼的腿,用力一扯。

咔吧一聲,黑風碎裂狼腿被他生生地撕扯下來,他張開嘴巴就撕咬黑風碎裂狼的肉吃起來。

「呃,這傢伙生吃肉啊!這也太野獸了!」王旭搖頭道。

「呵呵,飛毛族人就喜歡生吃獸肉,他們過著茹毛飲血的生活。」代傑笑道。

江帆望著撕扯黑風碎裂狼肉的飛毛族男孩,「小子,你敢不敢和我比力氣?」江帆微笑道,他已經想到了一個收服這小子的方法了。

飛毛族男孩擦掉嘴角的血,咧嘴對著江帆笑道:「呵呵,怎麼不敢呢,誰輸了誰是孫子!」

一旁妙雅公主笑了,「江帆,這飛毛族男孩就是一個傻蛋啊!」妙雅公主笑道。

「嘿嘿,我不叫傻蛋,我叫地蛋,你長得好漂亮啊,你要是我媽就好了!」那飛毛族人傻笑道。

妙雅公主臉羞紅,「去,我才不做你媽呢!」妙雅公主羞澀道。

「地蛋,我們比試力氣,如果你輸了,怎麼辦?」江帆望著飛毛族男孩地蛋微笑道。

「我輸了就是你兒子,這總可以吧?」地蛋望著江帆道,他伸出粗壯的胳膊,握緊拳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