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許風在發獃的時候,突然,他聽到了一陣怪聲。那聲音如此的奇特,許風知道有敵人來了。

當許風在發獃的時候,突然,他聽到了一陣怪聲。那聲音如此的奇特,許風知道有敵人來了。

聽到那個怪聲,許風想到了很多毒物。因為那個聲音是從樹葉發出來的,一般這樣聲音最常見於驅蛇。難道有蛇來了。

「大家趕緊上樹!」許風看著自己身旁幾棵大樹。那些樹長在了天坑頂上。許風帶頭躍了上去,冰兒和夢兒靠近了他。

山鬼和孟良躍上了另外一棵樹。

「大哥,來的是誰?」山鬼問道。

「可能是那個魔法師,我就知道是他!」許風說道。

這個時候將近正午,許風看到山野之上無數蛇類爬了過來。 被雷劈了一下的灰原誠,並沒有死亡。

但是灰原誠感覺他離死亡也差不多了。他的身體已經失去了知覺。

其身上的靈力也絲毫不存。一身修為已經被廢。

原來灰原誠的存在對於這個世界而言就是異數。

不過剛開始,天道對灰原誠甚至頗為滿意。因為灰原誠所帶來的變化一切都是往好的方向發展。尤其是那些技術,使得這個世界的生產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但是後來,灰原誠帶來的大炮技術,尤其是那新研發而出的安式迴轉加速噴氣螺旋猛射連環炮讓天道都感受到了危機。

天道以此用來「推演」未來,他發現不過千年,這些人類將獲得將他消滅的能力。

因此天道這才從一開始就布局針對起灰原誠。

事實上,天道自是想直接將灰原誠給弄死。但,一千多年前一個人類里的帝皇竟然帶著幾個自願渡劫失敗,化作散仙強行留在這個世界的人類和十二大金人還有數萬用泥土捏出來的土人生生殺到了他的面前。

逼迫他簽訂了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其中一條就是不能對人類直接出手。否則,他早就百雷齊發,直接幹掉了灰原誠。

而這一切,灰原誠自是有所察覺。畢竟當初與外星人星見面時,什麼葯都給這個星磕了下去。最後也是不負他所望的套出了天道要對付他。

他相信寶釵有限公司生產出來的產品有質量保證。當然更為主要的是,星在他喂葯之前就已經說出了葯的名字。這也讓他確信了星預言的準確性。

而這一次,更是讓他相信了星的言語。這特么直接一道雷劈他,不就是要他的命么?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沒有被直接劈死,但灰原誠自覺這絕對不是結束。同時在深感無力的同時也感到了一陣憤怒。

喝了葯后,灰原誠感覺自己恢復了不少。至少勉強走動還是OK的。

於是灰原誠從大寶鑒里把斗牙王的遺體丟了出來。

由於沒有用冰櫃裝好,斗牙王的斷頸流出的獻血將大寶鑒染黑。灰原誠還被大寶鑒罰款一百交易點,當做清理費。

從斗牙王的屍體上找到了天生牙。灰原誠將之拿起,天生牙不斷顫抖著。似乎心急這著要救自己主人一般。

灰原誠將之拔起,對著斗牙王一揮,什麼都沒有發生。

天生牙不斷顫抖著。似乎在說哪裡不對。

灰原誠皺眉看了一下眼前的狀況。總算明白,世間豈有腦袋長在吊上的傢伙。於是灰原誠將斗牙王的腦袋提起放到了和脖子接近的地方。

最後拔出了天生牙。隨著天生牙抖動的方向所移動。

當天生牙不動了的時候,奇迹發生了。

斗牙王的腦袋自己飛起連接到了自己的脖子的地方。

並且傷痕很快就消失不見。

斗牙王原本已經失去紅光的雙眼再一次亮起猩紅的神色……

……

半天後的秋之國。

十六夜成功復活,並生下了一個孩子。取名為犬夜叉。

雖說府邸里的人都為十六夜感到高興,但卻沒有人為之雀躍歡呼。府邸里的氣氛顯得極為壓抑。

原來,一直隱隱不動的南國終於開始作妖。

其實力一直以來是四國之中的最弱者。

從來都安居樂業的居於一偶。佔領著一小塊的土地。

但現在他們卻是展開了他們的獠牙。

原來這獨角獸一族,一身都是寶。就連其身上的一根毛加入兵器或者法杖之中。威力都能大增。

但這一族卻是有著極大的限制。無論是什麼等級的強者殺了他們的族人,這個人不日之後必定會被詛咒而死。

但這一切的前提是,他們不殺生。否則就會成為墮落的獨角獸,其身體也也會變成廢料,既不能用來煉藥也不能用來煉器,甚至吃起來都是極為的難吃。

但在那海洋的另一端,卻是有著絕世強者強行將獨角獸困住,在準備幾個犧牲品用來屠戮獨角獸。

大部分的詛咒就幾乎牽扯不到那強者的身上。而剩餘的一部分,憑藉其一身超絕的力量足以鎮壓。

南國獨角獸就是在那時瘋狂捕獵獨角獸存活下來的倖存者。並極為僥倖的髮型了這片不為人知的豌豆群島。裡面儘是菜雞。

來到這裡的四隻獨角獸散發著自己妖王級別的氣息,就成功佔領了一塊地獄。

並在悠久的歲月之中,與人類通婚生子。平白得了一個四大妖國的地位和一個人類附屬國度毛利國。

只是這來之不易的和平就快消失了。他們雖然不參與戰爭但卻密切關注著一切。

在感受到了那滔天的惡魔氣息之時

,他們就知道自己等人在這裡的消息一定會被傳回去。到時候那裡肯定會派人來抓他們。

知悉戰果的獨角獸們,知曉東西北三國盡滅。而秋之國大名似乎也參與了這場戰爭,現在必然身受重傷。

趁他病要他命!獨角獸們迫切需要一統這片土地壯實自己的力量,用來備戰不久后的大戰。

於是當天,就向著唯一還能算作戰鬥力的秋之國開戰了。

花了十萬交易點的灰原誠,買到了南國完美情版的情報。

也是知曉了獨角獸的特性。他將這份情報丟到桌子上和斗牙王翠子等人討論。該怎麼應付這一次危機。

斗牙王妖丹已碎,已經沒有能夠繼續的戰鬥力。

而灰原誠也同樣修為盡失,不過好在灰原誠此時有著海量交易點。他看中了一個交神光棒的物品,如果如同說明書所說一般,那麼這就能夠讓他短時間參加戰鬥。

只是敵人有四隻妖皇,還全部都是中級妖皇。

而秋之國一方能拿的出手,卻是僅僅只有一個巫女翠子能夠拿出手了。


無論怎樣,灰原誠都無法看中勝利的希望。


好在這時一道聲音傳來:

「少爺,我回來了!」

PS:

額,這一卷怎麼感覺要爛尾的樣子。我不管了。

先解釋一下,日本古時候剛好有個叫毛利的國家。在加上其剛好在南方的位置。

至於為什麼是獨角獸,知道毛利蘭畫風的你們都懂吧。角姐不是白叫的。

還有就是因為毛利蘭能夠手劈電線杆,走位躲子彈。所以肯定不可能是正常人類吧?所以我就這樣設定了。當然請別誤會,我可沒有黑小蘭。劇情需要而已。

關於斗牙王被削成這樣,只能說是我潛意識裡所造成的。並不是我特意黑他,寫著寫著不知不覺之中他就變成這個樣了。 來人自是久日不見的宮水與宮水星。

在宮水展現她神之廚藝的時候,灰原誠拉著宮水星到房間里細談了一番。

最終也算是得到了一個可還算行的解決方法,在與翠子商量之後。灰原誠定下了最後的解決方法。

最後宮水的晚飯也已經做好。

到席的人都是灰原誠一手帶出來的原班人馬。

也是這幾年裡,難得的最為齊全的一次聚餐。

而這也是他們最後的一次大聚餐。

……

幾天之內,南國率領的大軍竟是勢如破竹的攻破到了秋名城門口。

其妖人總數高達四十萬。更有四位妖皇級高手。妖王級別的大高手更是高達近百位。

而秋之國一方,灰原誠即使已經調遣了全國之力,此時到達秋名城的軍隊不過二十萬。

到達妖皇級別的高手僅僅只有翠子一人。

妖王級別的大妖怪,在斗牙王尚存的威勢之下,僅僅召集到了不到十位的妖王。以至於,斗牙王感受到大舅子的目光羞愧的低下了頭。

而人族之中,在灰原誠的培養下,倒有二十來個能夠勉強派的上用場。不過沒關係,人手不夠大炮來湊。灰原誠已經在此之前坐著雲母去回收了在外的大炮和彈藥。

但這顯然還是不夠彌補雙方人數的差距。因此坐著雲母的灰原誠和翠子,在城外暗中埋伏。

雖說灰原誠修為盡廢,但有著大量交易點在身的灰原誠也不至於成為了一個廢人。

直接花費了幾十萬交易點購買了數十道奧特光波。

給一路得意至極勢如破竹橫掃千軍至此,此時已經準備在歡呼勝利的敵軍

來了幾十炮。

「pong!pong!pong!」一時間以灰原誠為中心方圓萬丈光明如日,亮瞎了敵軍雙眼的同時,近十萬敵軍就在這一瞬間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秋之城也以此為信號。由龍口九一色浪黑牛等將領率萬軍出擊。

獨角獸四兄弟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擊給嚇的有些懵逼。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對著坐著雲母逃逸的灰原誠和翠子展開追擊。

不要問為什麼他們四兄弟要一起上。 獵人開始 。畢竟能夠展開這種層次的攻擊的敵人,絕對能夠威脅到他們。

在他們眼裡,手下人馬死多少多無所謂。就算其中有不少是他們的後人,他們也不以為意。畢竟他們後人的數量已然破萬,死掉一些也無所謂。

最重要的是對於涉及到了妖皇層次的戰爭而言。打戰靠的不是數量而是質量。

就如此時而言,四兄弟之中的任何一獸都有信心以一己之力屠戮沒有妖皇的國家。


就在雲母載著灰原誠等人引著獨角獸們跑到了更為空曠的地方就開始了戰鬥。畢竟他們等級實在太高,一個不小心就能把秋名城夷為平地。

而於此同時,不能參戰這種等級戰鬥的人們也並沒有閑著。

重新整理好隊伍毛利國和南國再次以人數的優勢將秋之國的軍隊重重包圍。

兵器與盔甲之間的碰撞聲,或是兵器插入敵人體內致使敵人發出痛苦的哀嚎聲。無時不刻有人有妖就這樣葬身於敵人的身體之下。

血液不斷在空中飄灑,化作雨霧將土地浸染成了一片血色。

眼前的景象說是慘絕人寰屍橫遍野也不為過。一些已經死去的將士甚至還未倒下就在被人捅了數刀。而後並不孤單的悄然倒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