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這簡直是瘋了!吉安娜皇后緊緊抓著衣角,顫抖的手背暴露出青筋,就連美麗的面容都徹底扭曲了。

瘋了!這簡直是瘋了!吉安娜皇后緊緊抓著衣角,顫抖的手背暴露出青筋,就連美麗的面容都徹底扭曲了。

作為一個有強烈控制欲的人,她最討厭的事情,就是事情脫離自己的控制,然而在這個普通下午,當那個可惡的東方人來到宮廷之後,事情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控,現在更是出現了幾個喜歡看書的骷髏**師,該死的,這本莫名其妙的書,到底是哪個混蛋寫的?

「是我……」就像是知道吉安娜皇后心中的憤怒疑問,一個毫無感情的聲音突然響起,剎那間,冰冷的寒風在此刻憑空出現,呼嘯作響的席捲而過,籠罩整個議事廳,以至於王座上都結滿了一層厚厚的冰霜。

這一刻,就在所有人的驚駭目光中。一個邪惡陰沉卻又被黑暗籠罩著的扭曲身影,從傳送門中緩緩走出,他的腳步聲很輕,彷彿虛弱得沒有任何力量,卻又如同帶著可怕力量似的,重重敲擊在每個人的心臟上。

「你是……你是……」時間和空間彷彿在這一刻靜止了,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後退,勉強在那種可怕的精神力量威壓下,顫抖著抬頭望向這個來訪者,幾秒鐘后。等到看清這個來訪者的面貌時,就連最為強大的圖蘭公爵也駭然變色,甚至覺得靈魂都沉入到了黑暗中。

巫妖!這是巫妖!不,不僅僅是普通的巫妖,而是傳說中最為邪惡的巫妖之王!

「放輕鬆,現在是學術研究的時間,我對收割幾個脆弱的靈魂毫無興趣。」巫妖王聲音沙啞的微笑著,卻又緩緩轉過蒼老而腐朽的面容,眼眶中閃耀著邪惡的靈魂之火。望向不遠處的吉安娜皇后,「順便說一句,那本書是我寫的,所以。充滿野心的美女蛇,你對此有什麼意見嗎?」

根本無法回答,迎上巫妖王那毫無感情的冰冷眼神,吉安娜皇後幾乎快要崩潰了。只能顫抖著後退再後退,周圍的武裝士兵們立刻衝上來,絕望而卻又堅強的擋在她前面。然而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巫妖王打算出手的話,這裡根本沒有人能夠阻攔得了他。

幸運的是,巫妖王沒有打算這樣做,而是再度轉頭看著林太平,並且露出那種看起來很僵硬的邪惡笑容,「林,我親愛的朋友,你果然很信守承諾,所以接下來,我們要從解決這些人開始,把方圓五百里都變成亡靈之城嗎?」

不,聽到這樣的話,周圍的所有人都集體變色,毫無疑問,在各方勢力的援軍到達前,這個可怕的巫妖王絕對有實力做到這一點,不過看起來,林太平並不打算贊成這個建議,而是滿臉笑容道:「孟德斯大人,您誤會了,我沒打算征服這個城市,我只是剛剛和人在決鬥,所以打算請您來……」

「決鬥?在哪決鬥?」還沒等到林太平說完這句話,還沒等到巫妖王孟德斯回答,剛剛還在為學術問題爭論的骷髏**師們,突然就不約而同的興奮轉過頭來,「太棒了,我們有多少年沒有看過決鬥了?那麼還等什麼,快點讓這場決鬥開始,對了,順便問一句,我們的決鬥對象是誰?」

很好,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突然齊齊轉頭,用那種充滿同情的表情看著圖蘭公爵,後者雖然頑強的站立在原地,然而握著長劍的手卻在微微顫抖,充分暴露出他內心的恐懼和緊張。

毫無疑問,傻瓜才會認為,自己有實力戰勝一位巫妖王,即使雙方都是黃金中階的強者,然而擁有數千年魔法知識的邪惡巫妖王,卻足以用魔法碾壓同等級的對手,更何況除了巫妖王之外,周圍還有幾個骷髏**師正在虎視眈眈……

「我認輸了!」詭異的寂靜中,圖蘭公爵沉默了許久后,終於艱難吐出幾個字,隨手丟下長劍,卻又深深的看了林太平一眼,毫不猶豫的調頭離去,傍晚的昏黃光線下,他的背影看上去居然有幾分蒼涼。

「怎麼會?怎麼會是這樣?」韋斯特男爵目瞪口呆的看著老爹,幾秒鐘后,等他意識到巫妖王的目光正轉向自己時,頓時滿臉蒼白的尖叫一聲,連滾帶爬的逃了出去,「該死的,該死的黃皮猴子,我不會就這樣放過你的,等我回到家族以後,一定要……」

啪!議事廳外傳來一聲清脆響聲,韋斯特男爵的怪叫聲突然中止了,而這個惡狠狠的巴掌,就像是重重抽在吉安娜皇后的臉上,讓她滿臉蒼白面目扭曲,眼中更是燃燒著無法掩飾的怒火。

好,永遠不要和一個暴怒中的女人講道理!

「那麼,尊敬的皇帝陛下和皇后陛下,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們也先走了。」林太平立刻很識趣的告辭離開,順手抓住還在發獃的希爾頓首相,巫妖王和骷髏**師們當然是緊隨其後,順便還討論著人類和猴子到底有什麼關聯的學術問題。

在他們身後,老皇帝泰倫特三世依舊昏昏欲睡,吉安娜皇后則是呆若木雞的站在那裡,詭異的寂靜中,這個憤怒到近乎瘋狂的女人突然尖叫一聲,尖銳的聲音甚至將玻璃都震碎了:「不,這不算結束,這不算結束……你們這些蠢貨,快去請那些祭司,快去請那些祭司過來,該是他們為我效力的時候了!」

好,拋開吉安娜皇后的瘋狂憤怒不提,此時此刻的馬車中,希爾頓首相總算從驚愕中回過神來,卻又仍然充滿警惕的抬起頭,看著就坐在對面正討論學術問題的巫妖王和骷髏**師們。

不知道想到什麼可怕的事情,她忍不住打了個寒噤,轉頭看著身旁的林太平:「林,我的朋友,你確定這幾位……呃,這幾位先生,不會在冷石城亂來嗎?」

「這個嘛,目前來說應該是這樣的。」林太平有些不確定地摸摸下巴,眼看著希爾頓首相再度緊張起來,連忙很好心的安慰道,「放輕鬆,放輕鬆,等會兒我就寫本《達爾文進化論》給他們,你再提供幾隻猴子什麼的,保證他們接下來的三個月忙到沒時間征服世界。」

「好,但願是這樣了……」看著仍然在討論學術問題的邪惡亡靈們,希爾頓忍不住長舒一口氣,事實上,最初的震驚過後,她突然有些期待,毫無疑問,如果這些強大亡靈能加入自己的陣營,那麼奪取帝國的計劃,似乎又多了幾分成功的保障。

「那什麼,我個人覺得,你還是不要抱太大的期望,」就像知道她在想什麼,林太平湊到她的耳邊,壓低聲音道,「說真的,與其在他們身上花精力,我倒覺得你不如想辦法拉攏那些貴族,尤其是修復和圖蘭公爵之間的裂痕。」

「我明白,我今晚就會去親自拜訪圖蘭公爵。」希爾頓首相滿臉嚴肅的點點頭,卻又忍不住苦笑道,「林,你這次真的給我惹了個大麻煩,和什麼人鬧矛盾不好,偏偏得罪了那位惡名遠揚的韋斯特男爵?」

事實上,也正像希爾頓首相所說的那樣,貴族中少不了會出紈絝子弟和敗家子,比如圖蘭公爵的這位獨生子韋斯特男爵,就是帝都中最臭名昭彰的紈絝子弟,這傢伙和他的十幾個貴族朋友,整天不學無術吃喝玩樂惹是生非,號稱是帝都的最大禍害之一。

「這不能怪我,我遇到他的時候,又不知道他的拼爹技能點滿了。」林太平很無奈的摸摸下巴,想了想又有些疑惑道,「不過很奇怪,我看圖蘭公爵家教很嚴的樣子,難道說那只是表面現象,實際上他在背後給韋斯特男爵撐腰?」


「那倒沒有,圖蘭公爵確實是個嚴父。」希爾頓首相搖搖頭,卻又忍不住嘆了口氣,「可問題是,他就這麼一個兒子,就算管教再嚴又能怎麼樣?更何況他的事務繁忙,根本沒有多少時間盯著韋斯特男爵,而那個紈絝子弟只要一找到機會就會亂來,據說連家庭教師都氣走了十幾位。」

「是不是啊,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林太平很感慨的摸摸下巴,心道果然哪個時代都會出這種事,不過感慨歸感慨,他卻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突然若有所思的抬起頭來,看了看對面正在討論人類為什麼能夠直立行走的巫妖王和骷髏**師們——

「咳咳,話又說回來,我突然想到……」(未完待續。。) 「咳咳,話又說回來,我突然想到……」

黃昏的商業街道上,緩緩前行的馬車中,聽著希爾頓首相的敘述,看著坐在對面的邪惡亡靈們,林太平的臉上突然露出笑眯眯的表情,就像是想到一個很有愛的主意。,

好,這一刻看著林太平的那種表情,希爾頓首相不知怎麼的,突然就想起米高男爵曾和自己說過的經驗教訓——「那什麼,首相大人,請您務必記得,當林露出那種古怪笑容的時候,我們一定要掉頭就走,毫不猶豫的掉頭就走……是的,千萬不要搭話!」

很糟糕的是,雖然此刻想起了米高男爵的提醒,可是希爾頓首相在打了個寒噤的同時,卻還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猶豫片刻之後,終於壓低聲音問道:「林,我的直覺告訴我,你好像有了一個計劃?」

「沒錯,我突然有了一個很有愛的計劃。」林太平推了推金絲眼鏡,他那惡趣味的目光從巫妖王和骷髏**師們身上掠過,又一本正經的看著希爾頓首相,然後很嚴肅很嚴肅的輕咳幾聲——

「親愛的首相大人,您想解決帝都的最大禍害之一嗎?你想讓圖蘭公爵和那些大貴族全都加入您的陣營嗎?如果您想的話,那麼現在就拿起您手中的電話……呃,不對,是拿起您手中的錢袋,給我一點時間,還您一個奇迹!」

鬼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希爾頓首相只聽懂了一點,那就是林太平有了一個全新的計劃,而自己要做的就是提供各種支持,比如大把大把的從口袋裡掏出錢來,當然了,掏錢沒有問題,可問題是這個所謂的計劃是?

「這個計劃。可以幫您拉攏貴族聯盟,讓圖蘭公爵他們全都成為您的盟友,至少也不會倒向吉安娜皇后。」林太平很嚴肅的回答,雖然這種嚴肅看起來很古怪,「好,長話短說,我將它稱之為……」

什麼?希爾頓首相已經完全被勾起好奇心,就連對面正在熱烈討論學術問題的巫妖王和骷髏**師們,也在此刻突然停止討論,不約而同地轉頭望來。

「我將它稱之為……」林太平頓了一頓。終於在所有人的注視中,拖著長長的尾音坦白道,「唔,我將它稱之為——辦!大! 重生后我渣了死對頭 !」

大……大學?辦大學?

巫妖王和骷髏法師們面面相覷,完全不能理解這個詞的含義,希爾頓首相更是愕然無語,隔了很久才滿臉疑惑道:「呃,林,我不知道我的理解對不對。所謂的大學,是不是和我們現在的戰鬥學院魔法學院……」

「差不多,你可以把它理解為學院,不過是一座更加綜合更加高級的學院。」林太平很愉快的點點頭。又很有耐心的解釋道,「這座嶄新的大學,將會採用現代化管理制度,以核心專業和先進教學理念為特色。培養學生素質全方位發展,掌握與專業有關的熟練技能,從而達到服務社會促進社會發展……」

「說人話!」希爾頓首相和巫妖王彼此對視一眼。忍不住齊齊怒喝道。

「好,人話就是,我打算招收韋斯特男爵和他的貴族朋友,作為大學的第一批學生。」林太平很遺憾地嘆了口氣,心道這些傢伙真不懂什麼叫做打官腔的藝術,「你們看,韋斯特男爵不是很難教育,連家庭教師都氣走了十幾個……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們就把他收進大學里,用愛和鞭子……不對,是用愛和教育感化他,然後……」

「然後?」希爾頓首相和巫妖王面面相覷,怎麼聽都覺得這個主意很奇怪。

「然後,那些傢伙就會在我們的教育下,變成一群品學兼優的好學生,變成一群對社會有用的人。」林太平很愉快的摸摸下巴,繼續解釋道,「而看到自己的獨生子終於改掉紈絝毛病,變得足夠優秀能夠繼承家業,您覺得圖蘭公爵會有什麼反應?」

「唔,這個嘛……」希爾頓首相緊緊皺著眉頭,然而僅僅片刻之後,他的眉頭就不由自主的舒展開來,眼神也變得明亮起來——

沒錯,說的沒錯,說的一點都沒錯!為什麼我一直無法拉攏那些大貴族,就是因為我無法拿出足夠讓他們心動到無法拒絕的誘惑,對於這些大貴族來說,金錢也好土地也好,都只是錦上添花,他們最關心的就是如何讓家族壯大發展,能夠在變幻的時代中屹立不倒。

而一個家族的壯大和發展,固然有著許多外部因素的影響,但最重要的,卻是家族的繼承人是否足夠優秀……所以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圖蘭公爵已經擁有了巨大的權力,卻仍然終日眉頭緊鎖陰沉著臉,因為他自己也很清楚,自己的唯一繼承人實在是太不成器了,足以把他幾十年來的奮鬥全都毀得一乾二淨。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自己能夠提供幫助,讓韋斯特男爵這些不成器的貴族子弟奮發改進,成為一位**師或者大劍師……不,甚至不需要做到那種程度,只要他們能夠變成一個有學識有修養有智慧的正常人,我就能夠立刻得到那些大貴族的好感,哪怕不能使他們加入我的陣營,也能保證他們會保持中立態度。

「林,你真的是個天才。」想到那種情景,希爾頓首相突然恢復了豪爽的女漢子本色,直接給了林太平一個大大的擁抱,並且迫不及待的問道,「那麼,快點告訴我,具體應該怎麼做,我又需要提供什麼?」

「放輕鬆,放輕鬆。」林太平笑眯眯的回答,想了想又豎起幾根手指道,「首先,我需要一片土地,還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能夠保證我們建造大學;其次,我需要你提供政令和法律上的支持,確保大學的日常工作能夠順利進行;另外,吉安娜皇后那裡必然會施加壓力,我想這也需要您的幫助。」

「沒問題,這些事我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替你辦到。」希爾頓首相毫不猶豫的回答。稍稍冷靜了幾分之後,卻又再度問道,「還有呢,還有什麼條件,你儘管全都說出來,我一定會竭盡全力幫助你的。」

「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不過這個您可能就幫不上忙了。」林太平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卻又抬起頭來,看著對面的巫妖王和骷髏**師們,「知道嗎?在我們東方。曾經有位大學者說過——真正的大學,不在於大樓,而在於大師,所以……」

「所以?」希爾頓首相順著他的目光,若有所思的望向巫妖王和骷髏**師們,被注視的邪惡亡靈們卻是面面相覷,完全不明白這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有關係,很有關係。」林太平一本正經的看著他們,卻又突然合起雙掌。很認真很認真的問道,「孟德斯大人,我很鄭重的提出邀請,不知道你們是不是有興趣。成為這座新大學的首批教授?」

「呃……」巫妖王滿臉古怪的睜大眼睛,旁邊的骷髏**師們更是愕然無語,教授,什麼是教授。好,如果我的理解沒錯,所謂的教授就是老師。等等,你的意思是,你希望我們成為這座大學的老師,專門負責教育那些貴族子弟?

這簡直是瘋了!剎那間,馬車上的所有人都露出那種驚訝表情,別開玩笑了,你居然讓一群傳說中的邪惡亡靈生物,去給一群人類學生上課,你就不怕第一節課,我們就把他們變成低級骷髏兵嗎,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們能夠教什麼呢?

「想教什麼就教什麼!」林太平依舊很認真的回答,「魔法也好,戰鬥技能也好,鍊金術也可以,甚至是你們平時討論的數學生物天文地理,哪怕是一加上一為什麼等於二也沒問題……這根本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是,諸位有著數千年的知識積累和豐富閱歷,難道還教不了幾個壽命只有近百年的人類嗎?」

這個嘛,巫妖王和骷髏**師們面面相覷,卻也不得不承認,林太平說的很有道理,如果說亡靈們有什麼優勢的話,那就是它們有足夠的時間來積累知識,舉個例子來說,哪怕巫妖王只是拿出一點微不足道的鍊金術知識,也足夠普通人類活到老學到老了。

「可問題是,為什麼我們要接受你的邀請?」詭異的寂靜中,巫妖王卻突然沙啞的低笑幾聲,眼中露出了很狡黠的目光,「林,我承認,你勉強可以算是我們的朋友,然而不要忘記,我們簽訂的是平等契約,我們又為什麼一定要幫助你呢?」

「不,這不是幫助我,而是在幫助你們自己。」林太平早有預料,笑眯眯的回答道,「想想看,也許若干年之後,整個大陸的精英都會是你們的學生,到那個時候,說不定專門會有一個學術紀念館,還會有一個導遊站在你們的雕像前,向慕名而來的遊客們介紹——先生們,請往這裡看,這是著名學術大師孟德斯教授的雕像,他曾經寫出了《達爾文進化論》,並且對大陸的發展產生了巨大影響……」

好,只是想想那種壯觀景象,就讓人覺得熱情澎湃了,骷髏**師們全都抬起頭,想象著自己的學術成果傳遍大陸的情景,想像著自己受到無數人追捧的狂熱場面,沒錯,沒錯,我們搞了那麼多年的學術研究,難道就是為了讓它長滿蜘蛛網嗎,當然應該向整個大陸推廣!

一時之間,骷髏**師們眼眶中的靈魂之火都熊熊燃燒起來,然而就在這樣狂熱的氣氛中,巫妖王孟德斯卻依舊保持著冷靜,並且面無表情的冷冷道,「還不夠!林,如果你想要說服我,那麼還需要一個更充足的理由!」

「理由是,這關係到你們的計劃!」林太平突然直起身來,迎向巫妖王那冰冷陰暗的目光,「聽著,雖然我不能完全確定你們想要做什麼,然而任何計劃,都需要財力和物力的支持,而如果你們肯幫助我,那麼我想無論是我還是希爾頓首相,都應該樂於提供幫助。」

這一刻,馬車中的氣氛突然變得壓抑起來,空氣彷彿在這一刻凝固了,如同沉重的岩石般,壓在每個人的身體上,骷髏**師們眼中的靈魂之火開始閃耀起來,希爾頓首相更是下意識的作出了拔劍動作,只有林太平依舊保持著笑容,若無其事的望著巫妖王。

然而,僅僅幾秒鐘后,這種緊張的氣氛突然就瓦解了,詭異的寂靜中,巫妖王孟德斯很愉快的站起身來,帶著那種發自內心的僵硬笑容,向著林太平緩緩伸出手,並且不緊不慢的回答道——

「成交,親愛的林,我想你現在可以考慮下,這座大學的名稱了……順便說一句,我個人覺得,亡靈天災學院,會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名字。」 醫妃江山 未完待續。。) 當三月初春的溫暖陽光灑落大地時,帝都冷石城迎來了它一年中最美好的時光,美麗芬香的鮮花盛開在每一條街道,度過寒冬的人們換上輕柔春裝,開始迎接春之女神的到來。≧,

是的,即使帝都的陰影中仍然暗流洶湧,但從表面上來看,這座城市正處在它最和平最繁華的時光中,而就在三月二號,這個陽光燦爛的日子裡,剛剛建造竣工的劍橋大學,也將舉行它的第一次開學典禮。

上午九點,在城郊東南的劍橋大學正門前,由十二根大理石柱構成的巨大拱門已經被裝飾得煥然一新,林太平指揮著黑暗生物們,抓緊最後時間布置典禮平台,而即使是最討厭陽光的巫妖王和骷髏**師們,此時此刻也換上了精心設計的學術袍,站在陰影中等待著貴賓們的到來。


事實上,他們也並沒有等待多久,大概半個小時后,以希爾頓首相為首的數百位貴族們,就乘坐著馬車絡繹不絕的到來,當然了,必須要指出的是,這些前來參觀捧場的貴族們全都屬於希爾頓首相的陣營,至於皇帝陛下和吉安娜皇后的支持者們,卻是一個都沒有出現,甚至都沒有提供拒絕參加開學典禮的理由。

「這一點都不奇怪,事實上如果他們來了,我反而會覺得很驚訝。」在大庭廣眾之下,希爾頓首相依舊保持著貴族的優雅和姿態,並且輕輕碰了碰林太平的肩膀,壓低聲音道,「不過,我比較關心的是,圖蘭公爵和貴族聯盟的那些傢伙,是不是會接受我們的邀請到來?」

「這個嘛,來不來都隨他們了。」林太平落無其事的摸摸下巴。想了想又問道,「對了,公爵大人,關於新生入學的事辦的怎麼樣了,我可不想等到過幾天正式入學時,每個教室里都空空蕩蕩的,那就比較難看了。」

「放心好了,我保證會有充足的生源。」希爾頓首相很自信的微笑著,並且望著台下人頭攢動的情景,「我已經告知過這些宣布向我效忠的貴族。雖然他們對於這所大學的辦學質量仍然存有懷疑,不過還是很願意把自己的子弟送來這裡,這點我可以保證。」

這倒是真的,事實上,哪怕劍橋大學根本沒有任何辦學資源,甚至只是隨便從路邊拉了幾個人過來當老師,那些忠於希爾頓手上的貴族們,也會迫不及待的把子弟全都送過來,以此來表示自己對希爾頓手上的忠心耿耿。

然而。比起這些肯定會到來的學生,真正讓希爾頓首相焦慮不安的,卻是圖蘭公爵和貴族聯盟的態度,要知道。如果那些大貴族不願意讓自己的子弟來這裡入學,那麼劍橋大學的建立就完全失去了意義。

「所以,圖蘭公爵和貴族聯盟的態度是……」林太平當然也很清楚這一點,並且微微皺眉詢問道。「我要是沒記錯,您在半個月前,就已經親自登門向他們解釋過這件事情。而且好像談得還很不錯。」

「從表面上來看,情況還算不錯,至少圖蘭公爵他們沒有一口拒絕。」希爾頓首相抬頭望向遠方,很期待那些正在緩緩到來的馬車中,能夠出現圖蘭公爵的徽章標誌,「然而,實際情況到底如何,又有誰能知道呢,也許那些傢伙只是在敷衍了事,反正這已經不是他們第一次敷衍我了。」

「好,看來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了。」林太平很無奈的嘆了口氣,卻又振作精神道,「不管那麼多了,至少今天是一個很值得紀念的日子,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或許應該由您親自揭開校牌,正式宣布開學典禮的開始。」

「當然,我很樂意這麼做。」希爾頓首相微笑著回答,並且在全場數百人的注視下,步伐輕快的走到典禮台中央,迎著數百位貴族的複雜目光,他很愉快的緩緩張開雙臂,高聲宣佈道,「尊敬的先生,美麗的女士們,歡迎你們來到這座現代化的劍橋大學,從今天開始,這座大學將會成為我們冷石帝國的學術中心,為帝國培養出大量……」

毫無徵兆,早就已經準備好的演講詞,突然在這個時候卡殼了,希爾頓首相的笑容突然凝固在臉上,微微皺眉望著遠方揚起的煙塵,順著她的複雜目光,在場的所有人齊齊轉頭望去,人群中頓時響起了稍許混亂的交談聲音。

是的,就在這一刻,遠方的煙塵中,突然有一匹快馬疾馳而來,馬背上的騎士滿頭大汗,隔著很遠就已經高高舉起手臂,大聲高呼道:「首相大人,首相大人,皇宮裡突然傳來急訊,皇帝陛下發病昏迷了!」


什麼?這個驚人的消息,就像是一塊石頭重重砸進湖面,頓時掀起洶湧巨浪,剎那間,在場的所有人全都齊齊倒吸涼氣,緊接著陷入到混亂中,有的人立刻衝上去抓住那位騎士詢問詳細情況,有的人已經跳上馬車準備趕往皇宮,而更多人則是面面相覷的站在原地,根本不知道接下來應該做什麼。


「冷靜,全都冷靜下來。」希爾頓首相的反應顯然極快,一瞬間的驚愕失神之後,他立刻轉頭看著林太平,滿臉歉意道,「林,很抱歉,恐怕我沒有辦法主持開學典禮了,我想我現在必須要趕往皇宮。」

「我能理解,您儘管去。」林太平微微點頭,很顯然,比起現在的開學典禮來,皇宮中的大事情更加重要,毫無疑問,那位皇帝陛下是死是活,將會決定帝國接下來的命運,而在這種情況下,希爾頓首相必須要在場才能保證事情不會失控。

所以,希爾頓首相也沒有時間再耽誤,他直接從典禮台上跳下來,找到那位騎士詢問情況,緊接著就跳上馬車,風馳電掣的朝著皇宮趕去,幾百位貴族自然是緊隨其後,以至於短短片刻之間,原本熱鬧擁擠的劍橋大學門口,竟然已經是空空蕩蕩了。

「那什麼,我們還要繼續開學典禮嗎?」原本準備製造魔法煙火的安吉麗娜,滿臉古怪的看著林太平,而還沒有等到她得到回答,旁邊的圖魯就已經憤怒的咆哮起來,「故意的,這顯然是故意的,我用我最心愛的四個胃發誓,這一定是吉安娜那個混蛋在搗亂!」

沒錯,天底下哪有這麼巧的事情,旁邊的黑暗生物們都齊齊點頭,憤怒得眼睛都紅了,那個老皇帝,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剛剛好在我們舉行開學典禮的時候,突然就生病了,這擺明是要讓我們的開學典禮辦不下去。

「林,我的朋友,看起來,那位皇后陛下對你的怨念很深啊!」巫妖王站在陰影中,輕輕撫摸著白骨權杖,卻又陰森森的低笑起來,「如果是這樣的話,你招收那些貴族紈絝子弟入學的計劃,恐怕也會受到一些阻撓,說不定此時此刻,那位韋斯特男爵……」

好,剛剛說到韋斯特男爵,這位男爵大人居然很巧合的出現了!

不遠處的煙塵中,韋斯特男爵帶著他的幾十個狐朋狗友,在幾百名精銳侍衛的保護下,大搖大擺的策馬小跑過來,這些傢伙顯然剛剛喝過酒,滿臉醉醺醺的大聲嘈雜喧鬧,看那種搖搖晃晃的樣子,好像隨時都會從馬背上摔下來。

不過,在看到劍橋大學門前的黑暗生物們之後,這些原本半醉半醒的傢伙,倒是頓時清醒了幾分,許多貴族子弟下意識的勒住馬,想要躲進後面的精銳侍衛們中,很顯然黑暗生物給他們造成了很大壓力。

「怕什麼?公眾場合中,眾目睽睽之下,難道他們還敢傷害我們嗎?」倒是韋斯特男爵很有勇氣,回頭瞪了一眼膽小的同伴,就這麼大搖大擺的策馬跑上來,並且得意洋洋地的揚起下巴看著林太平。

「小子,你想幹什麼?」還沒等到韋斯特男爵開口,旁邊的黑暗生物們就已經集體憤怒了,牛頭人部落第一美少女莉亞更是直接抄起兩個平底鍋,惡狠狠的咆哮道,「給我退後,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砸成土豆泥,讓你沒機會再做那些蠢事。」

好,看著那兩個巨大的平底鍋,韋斯特男爵忍不住打了個寒噤,不過很快的,他就滿臉得意的怪笑起來:「啊哈,夥計們,別緊張,我只是來參加開學典禮的……唔,真是奇怪,不是說這裡有很多人來參加的嗎,為什麼現在一個人都沒有,難道我走錯地方了?」

該死的混蛋!聽到這種充滿諷刺的話,黑暗生物們更加憤怒了,血鐮和惡魔們更是忍不住衝上去幾步,不過韋斯特男爵顯然早有準備,立刻很識趣地向後退去,而那些精銳侍衛們連忙拔出武器,將他重重保護在中間。

「啊哈,被我說中,惱羞成怒了!」看著身旁的精銳侍衛們,韋斯特男爵頓時多了幾分安全感,更加肆無忌憚的怪笑起來,就連他身旁的那些狐朋狗友們,也大搖大擺的指指點點,那種囂張的表情真的讓人很想痛扁他們一頓。

「喂,黃皮猴子,你就是這麼對待客人的嗎?」一片混亂中,韋斯特男爵滿臉譏諷的抬起頭,得意洋洋地的看著林太平,完全無視那些黑暗生物的憤怒表情,甚至連下巴都快要仰到天上了——

「真是可笑,這樣的破地方居然也敢稱作什麼大學,還想招收我們入校當學生,這是在做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未完待續。。) 打人不打臉,就算是打臉,也不能打完左臉再打右臉!

毫無疑問,韋斯特男爵並不是一個遵守這種原則的人,要知道幾個月以來,他遭受了各種屈辱,憋了整整一肚子的火,還被老爹懲罰在家裡禁足了三個月,現在好不容易才逮到一個報復的機會,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