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里,羅空便陪著思箜逛逛街,碰上她喜歡的東西,便不惜代價地買下來,著實讓她過了把「小公主「的癮。

白天里,羅空便陪著思箜逛逛街,碰上她喜歡的東西,便不惜代價地買下來,著實讓她過了把「小公主「的癮。

可是,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這一天,羅空正帶著思箜在街上閑逛,眼前卻沒來由地一黑,他竟然直接昏倒在了地上。

這可嚇壞了思箜,這些日子裡小傢伙可是感受到了這個名為父愛的東西,此刻羅空昏倒在地上,她更是嚇得不知所措,只得抓著羅空的手,在原地痛哭起來。

不久后,劍言飛了過來,將羅空和思箜帶了回去。

眾人圍在羅空身邊,有些不知所措。

而召喚空間里,羅空則面臨著更大的考驗。

油條在羅空的對面,對羅空說道:

「阿空,我的身體實在是受傷太嚴重,,而且最要命的是有一股星系級的靈力在我的體內亂竄,我根本沒辦法把它清除,現在單憑我自己,已經無法解決它了,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

羅空沒說話,卻已經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油條說道:

「你我之間必須分工明確,由我來牽制住那道靈力,而你則趁機把它逼出去!「。

羅空點了點頭,對油條說道:

「放心,有我在,不會有什麼意外的。」。

油條笑了笑,開始專心對付那道靈力了。

一時間,油條開始對體內的靈力圍追堵截,可那團靈力就像是泥鰍一樣,滑溜得很,羅空每次將要合攏包圍之時,總能被它找到突破口,然後趁機逃出去。

羅空嘆了口氣,沒辦法,該做得還是要做,他只能在一旁干看著,看著油條遭受痛苦。

羅空看著油條,心裡突然有一個主意。

只見羅空用自己的靈力包裹住了油條,隨後猛地向外一扯,油條的靈力便脫落下來,連帶著那逃竄的張哲玉的靈力,也被羅空扯了出來。

那靈力進入了羅空的體內,便開始活躍起來,他衝擊著羅空的各處穴道,一時間,羅空的穴道竟然齊齊爆開,爆出一蓬蓬血霧,駭人至極。

油條看著這一幕,神色複雜,他說道:

『阿空,你……「。

羅空笑道:

「這東西在我的體內很多次了,我有經驗也有信心能把它趕出去。只是外面需要你去幫我解釋一下了。「。

油條還能說些什麼,他只能鄭重地點了點頭。

油條離開了召喚空間,來到外面,向眾人解釋了羅空的情況,眾人這才稍稍安心,不過還是有些擔心,因為這種操作實在是太危險,而他們又沒有親眼見過羅空操作,再加上剛才那一幕已經深深地印進了他們的腦海中,一時間也讓他們難以接受。

油條嘆了口氣,他也知道這種事情實在是難以接受,可是那又怎麼辦呢?難不成就不做了嗎?

。 他不再被人欺負!

不會再有被卡萊爾扼住咽喉,左右行為的情況。

七年的蛻變,他已經不記得當年自己是什麼模樣的。

不曾後悔,更不想回到過去。

權勢,真的是個好東西!

「啊——」

鮮血,濺到了季歆月的臉上。

她驚恐的看着這一幕。

那個人慘叫連連,手被死死地釘在了桌子上,鮮血淋漓。

周圍人也都害怕的看了過來,指指點點。

「我的確看不見,但也不是你這種人能欺負的。滾回去,你只是個跑腿的,回頭你們的上頭會乖乖把錢交出來的。」

「你……你給我等著。」

對方顫抖的拔掉了玻璃,一隻手動彈不得,鮮血不斷滴落,在白色的地板上蜿蜒出可怕的血線。

「你沒事吧?」

他關切的詢問季歆月的狀況。

「你……你別碰我,你好可怕,別碰我……」

季歆月俏臉慘白一片,用力推開了陸昭。

他看不見,完全不知道身後的狀況,直接撞到了後面的桌子。

尖銳的桌子角頂在了腹部,疼得讓他倒吸涼氣。

他強忍住,聽到急促的腳步聲。

她,嚇跑了。

陸昭微微一愣,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也是,不怪她……」

做人做久了,都差點忘了,自己曾經是鬼。

店員立刻報警,很快警察就把他帶到了警察局。

很快他的秘書尼古就來了,對方撤銷訴訟,私下解決,陸昭保釋出來。

「老闆,我已經溝通過了娛樂公司,這個欄目組撤銷了,後續對福利院的宣傳,會由我們的人接手。」

「知道了,你可以離開了。」

「老闆,以你目前的狀況,還是讓我陪着你吧。」

尼古有些不放心。

「你覺得我現在眼睛看不見是個廢人了是不是?」

陸昭的語氣凜然了幾分。

尼古趕緊低頭:「不敢,老闆。」

「那就趕緊走。」

陸昭不客氣的說道,尼古沒辦法,只好離去,但是卻不敢走太遠,在不遠處看着陸昭。

他行動不便,就算有導盲杖,但依然走得磕磕絆絆。

他出了警察局,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裏。

原本還有個落腳之地,可現在……

他走得很慢,沿着盲道。

「你們看,他是個瞎子,他看不見哎。」

「他一定是不好好念書,才變成瞎子的,我們可不能像他那樣!」

「瞎子都是壞人,故事書上面都是這麼寫的!」

幾個孩子故意惡作劇,在盲道上伸腳,陸昭絆了上去,整個人狼狽的朝前栽去。

突然,一隻小手用力的攙扶著自己。

「你們再欺負他試一試!」

季歆月惡狠狠地說道。

幾個孩子扮鬼臉。

「瞎子,瞎子……」

「我跟你們拼了!」季歆月沖了過去,可孩子一溜煙的四散跑開,她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追哪一個。

「氣死我了,對比之下,我養的那些簡直個個是天使!」

「你怎麼來了。」

陸昭的聲音下意識的冷了幾個度。

季歆月敏銳地察覺到,有些局促。

她攪弄手指:「大叔……對不起。」

她不應該把他一個人丟在那裏,他看不見,根本找不到回去的路。

她真的是嚇壞了,亂了分寸,一下子逃開了。

可她冷靜的想了想。

陸昭這麼做,是為了保護她啊!

。 「呃…」

姜汪沒想到她會主動提起這事,「這事也不怪你,是我不好,自己做過的事早晚都會被發現。」

「你真的沒有怪我嗎?」王曉琪說道。

姜汪點點頭,「怪什麼?你是有男朋友的吧?」

為了不讓她再繼續糾結下去,他主動轉開了話題。

王曉琪沉默一會兒,索性將此說了出來。

她大方承認道:「是!我的確有男朋友,我們都已經訂婚了。」

姜汪聽到后嘴角抽動了一下,囧笑兩聲道:「呵—,那你可還真是夠勇的啊,沒想過回去之後嗎?」

這他又是沒想到的一點,原以為她會和其她女人不同,卻還是為生存而妥協了。

王曉琪不禁反問,「我現在連能不能活到第二天都沒辦法保證,要拿什麼去想之後的事情呢?」

姜汪沒有接話,反向問道:「你跟他感情如何?是怎麼認識的啊?」

王曉琪在夜慕下看不清臉色,遲疑著開口:「你問這幹什麼?」

「這不是睡不著,隨便聊聊啊,怎麼,這個不能說?」

姜汪語氣輕鬆地開口,實際卻在心裡有了一絲私慾。

原本的他倒是對王曉琪沒什麼想法,只是兩人發生過那事後,就不由把她也當成自己女人來看待了。

王曉琪想了一下,「也沒什麼不能說,就是大學同學的,互相喜歡就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

姜汪笑了笑,「聽這語氣,你在談到他時並不開心啊?」

王曉琪輕聲開口:「沒有不開心,你感覺錯了。」

「你說沒有就沒有吧,我事先不知道你有未婚夫,下回就別再勉強自己了。」

姜汪說著話,便悄悄向一邊挪開了身子。

王曉琪看他的刻意避讓,也沒說什麼,只是換著問道:「那你呢?是不是也有未婚妻了啊?」

提到這個,姜汪不禁自嘲地笑了笑,「如果沒發生意外情況的話,也許能成為夫妻。」

「意外?她怎麼了?是車禍嗎?」

王曉琪聯想到自己在搭飛機前看到的那篇新聞,說的就是一名女子跟貨車搶道,結果是人直接沒了。

若真是如此,那他也不會淪落到這地方來了。

姜汪心裡暗自嘀咕了一句,然後輕答道:「不是,她跟我合伙人私下卷錢跑了,公司破產不說,還讓我背了一千萬的高利貸。」

王曉琪聽后很是詫異,「那你一定很恨她吧?」

姜汪冷笑一聲,「何止是恨,我命差點都被她弄沒了。」

「唉,這樣看來你之前也挺倒霉的。不過現在好了,同時擁有莎姐跟朵兒兩位大美女陪著了。」

聽著王曉琪略顯苦澀的語氣,姜汪半猶豫著開口:「如果你願意的話,也可以……」

後面的話,他沒再說下去,想表達的意思也已經出來了。

王曉琪也聽懂了,只是她不願意跟其她人分享同一個男人。

她細聲道:「不可以,她們是她們,我是我,不同的。」

因為在荒島之上少了法律和倫.理的約束,所以姜汪才可以這樣肆意同時擁有兩個女人,可回去后就不現實了。

可她也不想提醒,畢竟只要是雙方互相情願的事,法律什麼的又能如何約束呢。

姜汪聞言皺起額頭,笑著說道:「你們有什麼不同?不都是女人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