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蓮花對宋可楚說道:“妹妹,現在外面涼快了,我們都在屋裏憋半天了,不如帶着琳兒去外面走走,怎麼樣?”

白蓮花對宋可楚說道:“妹妹,現在外面涼快了,我們都在屋裏憋半天了,不如帶着琳兒去外面走走,怎麼樣?”

“其實我也想帶孩子去外面轉轉,只是沒人說個知心話,所以才整日帶在屋裏的,最近看也不在家,我可悶了。可是這牛家大院又出不得,能去哪呢?”

白蓮花一笑道:“咱牛家大院雖算不上大富人家,但也是個大戶。有很多地方可以去,後院的荷花塘就是個好地方,那裏綠柳花紅,正好休息散心地方。今天姐姐陪你帶着孩子轉轉怎麼樣?

宋可楚一聽,高興地說道:“那好,我們這就去!”

白蓮花看宋可楚願意去荷花塘邊遛彎,心裏十分高興,暗暗得意,“好,好,我們趕緊走吧,天黑就不好了。”

宋可楚抱起孩子,跟着白蓮花,帶着兩個丫鬟走出了院子,向牛家大院後面的荷花塘走去。

荷花塘建在牛家大院後面,與前面住宅用兩米高的磚牆隔離開。荷花塘四周種着花草樹木,一條青石路圍着荷花塘,被柳樹的枝葉遮蔽住。荷花塘中央建有一個很大的涼亭,涼亭與青石路被一條木橋路面連接着。

宋可楚抱着孩子,和白蓮花聊着天穿過圍牆的月亮門來到荷花塘邊上,她們沿着池塘邊青石路往前走。

“你看這裏多清靜,比屋裏憋着是不是好多了?”

“確實如此,現在心情確實好多了,孩子多開心啊!”

宋可楚只顧欣賞四周景色,哄着懷裏的孩子,根本不想別的事。

白蓮花心裏卻在想:今天宋可楚能來這裏,明天后天也會來這裏,我要趕緊去通知牛青月,完成我的任務。她一直認爲牛青月讓她把宋可楚帶到荷花塘邊,是要謀害宋可楚,只想早點從牛青月的陰謀中解脫出來,不想總在裏面解脫不清,以免受牽連。

白蓮花陪着宋可楚女子圍着荷花塘轉了一圈,東聊西扯了很多話,便對宋可楚說道:“妹子,我們也轉了一圈了,時間也晚了,我們回去吧!”

宋可楚點了點頭說道:“也好,孩子也快困了,我們回去吧,姐姐陪妹妹一天了,早點去休息吧!”

“姐姐今天非常高興,那我先回去了,明天姐姐再陪妹妹出來玩,你也帶孩子回去吧。”

白蓮花和宋可楚分手後,迫不及待地去見牛青月。 一陣涼風吹過,白蓮花感有些涼,她裹了裹衣服,走進了牛青月居住的院子。

到了房門外,白蓮花輕聲喊道:“姐姐在嗎,我能進去嗎?”

牛青月吃完晚飯,正坐在屋子裏喝水,小紅在一旁爲她扇着扇子。牛青月一聽門外白蓮花的聲音,急忙站起身迎了出來,笑着說道:“哎呦,是妹妹來了,快進來,快進來!”

白蓮花隨着牛青月走進屋內,二人坐下,小紅爲白蓮花倒了杯水後,主動退出了房間並將房門關好。

牛青月對白蓮花問道:“妹妹這麼晚過來,是不是已經把那小狐狸精給搞定了?”

白蓮花喝了口水,點了點頭說道:“嗯,今天我就把她帶到後院荷花塘去了,而且對我很熱情,沒有一點疑心。我現在過來就是讓姐姐告訴我,接下來要做什麼?”

“這些我已經聽說了,接下來你依舊陪她嘮嗑、散步,帶她到後院荷花塘去,並儘量呆得時間晚些,最好能到天黑。過兩天,你再來找我,我會告訴你怎麼做。”

白蓮花疑惑地說道:“就這些,莫非姐姐要在晚間動手不成?”

“你也不用瞎猜,以後你會知道的,照我說的去做就行。我不會讓你白做這些的,這是我給你的,你拿着吧!”

牛青月把兩個玉鐲子和幾塊銀元塞到了白蓮花的手裏。

白蓮花裝模作樣地推脫了幾下,便將玉鐲子和銀元塞進了口袋裏。“姐姐沒什麼事,那我先回去了。過兩天我再來找你!”

“你先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了。”

“姐姐歇着吧,我走了!”白蓮花滿心歡喜地離開了牛青月住處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小紅,你去把牛紅給我找來,快點!”

“知道了,大奶奶,我這就去。”小紅在門外答應一聲便跑了出去。

也就是幾分鐘的樣子,牛紅推門走了進來並躬身道:“大奶奶這麼晚叫小的來有什麼事嗎?”

“牛管家,你可記得我頭兩天和你說過的事嗎?”

“小的當然記得,我牛紅永遠記得自己是牛家的人,不會辜負您和老太爺的恩情的。”

“我相信你,只要你這次把事辦好,我不會虧待你的。”

“您說哪的話,我牛紅絕對聽您的。不怕您不愛聽,哪怕是老爺,我也不會這麼聽話的。”

“我知道你是牛家可靠的人,不會忘本,今後少不了你的好處。”

“謝謝大奶奶!”

牛青月靠近牛紅壓低聲音說道:“現在二姨太和三姨太經常去後院的荷花塘邊去遛彎,現在就需要你出面去把二姨太給我推到荷花塘裏淹死,並嫁禍到三姨太那個小狐狸精身上……”

牛青月把自己的計劃全部告訴了牛紅,雖然牛紅聽後感到渾身直起雞皮疙瘩,但他依舊點頭道:“您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您就等我好消息,我一定按照您說的去坐,絕不會讓三姨太好受的。”

“好,那我等你的好消息,也許這牛家大院將來會有你的份的。”

“謝謝大奶奶,小的不奢求這些,只希望您能讓小的全家有飯吃就行。”

“那你回去吧,只要牛家大院回到我的手中,到時你會應有盡有。”

“那我先謝謝大奶奶了,小的先回去準備了,您歇着。”牛紅退步走出了房間。

等牛紅走後,牛青月長出了一口氣,對外面喊道:“小紅,你進來把門插好,休息了。”

“知道了,我這就進來。”小紅答應一聲,走進屋內並將房門插好伺候牛青月休息。

接連兩天,白蓮花幾乎是每時每刻陪在宋可楚母子身邊。一到下午,她便帶着宋可楚母子到後院的荷花塘邊散步,而且是有意呆得時間久一些。

起初,宋可楚對白蓮花還是稍有戒心,但時間一長,她也沒覺察到什麼,便姐姐長姐姐短的,認爲白蓮花是真心找自己解悶來了。

第四天傍晚,天氣稍有些陰沉,荷塘四周起了一片白霧。 重走未來路 宋可楚懷中的牛玉琳眯上眼竟然睡着了。本來宋可楚想抱孩子回去的,可白蓮花卻讓奶孃和來的兩個丫鬟把孩子抱回去,硬強把宋可楚留了下來。

白蓮花和宋可楚沿着荷花塘邊走邊聊着天。

這時,白蓮花捂着肚子說道:“妹妹,我覺得肚子有些不舒服,先去方便一下,你在這等我一會,我回來咱們就回去吧。”

“我陪你去吧,天都黑了,我一個人在這有些害怕。”

霸情總裁宅女妻 “這是牛家大院,你是牛家大院三姨太,誰敢動你啊,我自己去吧,你等會就好。”白蓮花便說邊跑向遠處的廁所。

宋可楚聽白蓮花這麼說也不好說什麼,便一個人留在荷花塘邊等候白蓮花。

荷塘四周水霧越來越濃,幾米內都看不到東西,而且天上沒有月亮。

宋可楚望着眼前的濃霧,焦急地等待着白蓮花回來。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的樣子,白蓮花慌慌張張地跑了回來,她還沒等宋可楚說話,衝上前用力將宋可楚往荷塘裏面推。

宋可楚大喊道:“姐姐,你這是要幹什麼,別鬧了,掉進水裏可不是鬧着玩的。”她邊喊邊用力拉扯白蓮花的衣服。

白蓮花一句話不說,使勁拉拽着宋可楚往荷塘裏面走。

眼看宋可楚就要掉進荷塘裏面,她實在沒辦法,使勁渾身力氣一甩,掙脫開了白蓮花。由於宋可楚用力過猛,只見白蓮花一個趔趄掉進了荷塘裏面,“噗通”一聲,激起了一片水花,濺了宋可楚一身。

見白蓮花掉進了水塘裏,這可嚇壞了宋可楚,她對水塘裏喊道:“姐姐,你怎麼樣啊?你可別嚇我啊!”

可無論宋可楚怎麼喊,水裏一點動靜沒有,她立刻慌了神。 爹地,放開我女人 好半天,宋可楚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後,宋可楚什麼也不顧,拼命向院門處跑去,她邊跑邊喊:“快來人啊,二奶奶掉水了,快救命啊!” 宋可楚喊了半天,也不見一個人過來,再加上天黑,她慌不擇路,“噗通”一下摔了一個大跟頭,摔得她是衣服也破了,胳膊上和腿上被雜物劃破了好幾個口子。她的頭髮散落下來,臉色發白,顯得非常落魄。

此時,宋可楚已經被嚇得感覺不到身上的疼痛了,她從地上爬起來,衝出後院,跑進了前面院子。

前面幾個巡夜的家丁見三姨太慌慌張張跑了過來,一個家丁忙問道:“三奶奶,您這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快,快去後院救人,二奶奶掉水裏了!”

幾個家丁一聽,留下一個人去前院送信,其餘幾個人撇下宋可楚跑向後院的荷花塘。

宋可楚見有人過去救二姨太白蓮花,心裏一下子放鬆了下來,但她不知道白蓮花是死是活,拖着疲憊的身體一瘸一拐地來到後院荷花塘邊上。

此時,已經有家丁下到水塘裏打撈白蓮花,岸上家丁也已經點着了燈籠照着亮。水裏家丁撈了十多分鐘,就聽見一個家丁喊道:“人在這呢,過來幫我一下。”

幾個家丁七手八腳從水裏拉上一個人來。家丁把這個人平放到岸邊的水泥路面上,藉助火光,衆人看清從水裏打撈上的人正是白蓮花。白蓮花臉色慘白,眼睛直勾勾地睜着,已經斷了氣。

家丁們看着死去的白蓮花,不知道如何是好。宋可楚看着睜着雙眼死去的白蓮花,心裏特別的害怕,她正準備悄悄地離開後院。就聽到有人大喊一聲:“好妹妹,你怎麼死得這麼慘啊!”

喊叫之人正是大奶奶牛青月,身邊陪伴着幾個丫鬟和僕人。牛青月走到白蓮花的屍體旁,大哭起來,“妹妹,你死得好慘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兩天不見你怎麼就死了啊!”

牛青月哭罷,抹了把臉對家丁們吼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二姨太是怎麼死的?她爲什麼會來這裏?”

一個家丁吞吞吐吐地答道:“稟大奶奶,是,是三奶奶,把我們叫……叫到這裏的,我們具體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三姨太把你們叫過來的?你們到這看到什麼了?”

“正是,我們到這裏才把二奶奶從水裏撈上來的,撈上來二奶奶就已經……”

“嗯,三姨太呢,她人哪去了?”

家丁們四下尋找宋可楚,宋可楚此時剛想從後院門出去回自己的院子裏。她聽到到牛青月的問話,便停住了腳步。

家丁們看着院門口處的宋可楚,自動閃開了一條路。牛青月走到宋可楚身邊,看了看蓬頭垢面的宋可楚說道:“三妹,你怎麼這個樣子?二妹怎麼會死了?你還是說說吧!”

看着牛青月責問的目光,再加上她剛纔受到的驚嚇,哆哆嗦嗦地說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爲什麼是你大喊大叫說蓮花妹妹掉到水裏的,她的死是不是和你有關係?”

“我不知道,是她把我往水裏拉,我才把她推到水裏的!”

“什麼,是你把蓮花妹妹推水裏淹死的,你好狠心啊!”

“不,不是我,我沒有!”宋可楚幾乎是哭着喊道。

“不是你還是誰,爲什麼蓮花妹妹死時只有你知道,我看你是做賊心虛,殺害二姨太,想謀財害命吧。今天你把蓮花妹妹害死,明天你是不是要害我了吧!來人,把她給我捆起來,等老爺回來處置!”

家丁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一個人動。

小紅對家丁們吼道:“你們沒有聽到大奶奶的話嗎,還楞着幹什麼?”

家丁們一聽,衝上去把宋可楚給捆綁了起來。

宋可楚大喊道:“二姨太的死和我沒關係,放開我,放開我。老爺知道你們這樣對我,他不會饒了你們的,你們趕緊放開我!”

“你不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休想放開你,即使老爺知道,也不會放了你的,你殺了人,還有什麼好說的!”

“我沒有殺人,是她自己不小心掉到水塘裏淹死的!”此時,宋可楚稍微清醒了一點。

這時,有一個人匆匆跑了過來,“噗通”跪在地上說道:“大奶奶,爲二奶奶報仇啊!”

跪地之人正是牛家大院的管家牛紅,牛青月一見牛紅到來,心裏萬分高興。她對跪在地上牛紅問道:“牛管家,你先起來,慢慢說。”

牛紅站起身說道:“大奶奶,二奶奶是被三姨太推到水裏淹死的,小的看得一清二楚!”牛青月一聽牛紅這麼說,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宋可楚憤怒地看着牛紅喊道:“牛紅,你胡說什麼,我平時對你不薄,你爲什麼要害我?”

“您平日對小的確實不錯,但我不能對不起二奶奶啊,畢竟您是殺了人,我不能對不起我的良心啊!”

牛青月對牛紅說道:“牛管家,你當着大家的面說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用怕她,有我爲你做主。”

“是,這幾日三姨太一直和二姨太在一起,她們每天都會來這裏遛彎。今天,小的看三姨太很晚也沒回去,便來這裏找她,誰知道小的剛到這裏,就見她們在這邊爭吵什麼。小的便躲在一棵樹後看着。後來二姨太和三姨太便動起手來,三姨太就把二姨太推到水裏了,過了十幾分鍾她纔出去喊人的。小的一時害怕就跑回了住處,可是我回到住處,受到良心譴責,纔回來把小的看到的講出來。還望大奶奶饒恕小的見死不救之罪,小的實在是太害怕了!” 宋可楚聽了牛紅的話,差點被氣暈過去,她惡狠狠看着牛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牛青月得意地說道:“三姨太,如今你還有什麼話說,大家都聽到了吧?二姨太就是三姨太害死的,把她押到牛家大牢裏好好看管,可不能便宜了她,沒我的話,誰也不準去看她,更不能放了她。” 霸愛百萬小保姆 牛青月向家丁擺了擺手。

“牛青月,我知道,你早就想除掉我,這一定是你設的計,等老爺回來,他不會饒了你的!”

“三妹,不是姐姐狠心,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出了這麼大的事,姐姐不也是沒辦法嗎,畢竟人命關天。你放心,我會調查清楚的,如果二妹不是你害死的,你自然沒事。不過,這段時間你要受些苦了,玉琳我會替你好好看管的,拉下去吧!”

牛青月一提自己可憐的兒子,宋可楚馬上不在爭吵了,她“噗通”一聲跪到地上央求道:“大姐,千錯萬錯都是妹妹的錯,看在孩子的份上,求你放了我吧!從今以後,我一定聽你的話!”宋可楚說完,淚流滿面。

牛青月假惺惺攙扶起宋可楚說道:“妹妹說哪的話,姐姐只是就事論事,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而且還有牛管家作證,我怎麼能放了你,我真的不想這麼做,但總要對得起蓮花妹妹吧。一旦,查出二姨太不是你殺的,我立刻放了你,而且給你賠禮道歉,可是現在我不能這麼做啊!帶下去吧!”牛青月背過臉不再理宋可楚。

幾個家丁不由分說,把宋可楚給押了下去。

牛青月對其餘家丁說道:“你們把二姨太的屍體擡到前院,好好收斂一下,天氣這麼熱不能放太久了!後天好好埋葬了吧,不要怕花錢,到時到我這取就是了!”

“是,大奶奶!”家丁們答應一聲,擡起了白蓮花的屍體向前院走去。

牛青月對牛紅和小紅說道:“走,咱們去一趟三姨太那院,看看玉琳。”

“是,大奶奶您慢點!”牛紅和小紅在前帶路,幾個丫鬟攙扶着牛青月趕往宋可楚住的院子。

等牛青月帶人來到宋可楚居住的院門時,看到玉琳的奶孃和幾個丫鬟、僕人正站在院門前向這邊張望着。他們一見牛青月等人走了過來,全都規規矩矩站好,低下了頭。

牛青月看了看這些丫鬟和僕人問道:“小少爺呢?”

奶孃低聲道:“回大奶奶,小少爺已經睡着了,在屋裏呢!”

“帶我去看看他!”

奶孃猶豫地說道:“三奶奶還沒回來,您是不是等……”

還沒等奶孃說話,牛青月把眼一瞪道:“我難道不可以先看看孩子嗎?是不是我的話你們都聽不得!”

“奴婢不敢,只是三奶奶曾囑咐過我們,她不在不讓其他人碰小少爺!”

“住嘴,難道我是外人嗎?我可是這牛家大院真正的主人,玉琳要管我叫一聲‘大娘的’!你給我閃到一邊去!”牛青月說完徑直走進了屋子裏。

奶孃只得跟在後面也進了屋。

到了屋裏,牛青月便看到了牀上正在熟睡的牛玉琳。她走上前,輕輕摸了摸牛玉琳的腦袋對小紅說道:“小紅,抱着小少爺跟我走!”

奶孃急忙問道:“大奶奶,您這是要把小少爺抱到哪裏去啊?三奶奶回來,我可怎麼交代啊?”

“你隨我到院子裏吧,我有話和你們說!”

衆人來到院子裏後,牛青月說道:“剛纔我忘了告訴你們了,三姨太宋可楚殺死了二姨太白蓮花,我已經把她關起來了,小少爺今後由我撫養!”

還沒等牛青月說完,院子裏的丫鬟和僕人們便七嘴八舌吵作一團。

牛青月大喊道:“都吵什麼,我知道你們不相信這是真的,可是事實確鑿,不由得你們不信!這是牛管家等人親眼所見!”牛青月對身邊的牛紅說道:“牛管家,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牛紅擡頭說道:“大奶奶說得句句屬實,我親眼見到三姨太把二姨太推到後院荷花塘裏淹死的。你們也知道,三姨太平日對我很好,我沒必要害她。我牛紅實在不忍心讓二姨太枉死,才……”牛紅說完,顯得很傷心的樣子。

“你們聽到了吧?今後你們都要守規矩,不能像以前一樣散漫!牛管家,你要好好教導教導他們!”

“是,大奶奶!”

“小紅,我們走!”

到了這時,牛玉琳的奶孃只能眼睜睜看着牛玉琳被小紅抱着走出了院子。 牛青月帶着小紅,抱着牛玉琳回到自己的住處。小紅把仍在熟睡的牛玉琳放到了牀上,對牛青月說道:“大奶奶,您準備怎麼處置小少爺?”

“我還沒想好,你先把他放這吧,我想想再說!”

“不是奴婢多嘴,我認爲不能把小少爺放在身邊。不然,將來一定是個禍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