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飛回答妻子的關心道了:「基本上,處理的差不多了。該打的架,都打完了,該罵的話,我也都罵了。那邊的態度,也服軟了,以後,就是些接洽的細節了。你們都不用擔心了。」

白雲飛回答妻子的關心道了:「基本上,處理的差不多了。該打的架,都打完了,該罵的話,我也都罵了。那邊的態度,也服軟了,以後,就是些接洽的細節了。你們都不用擔心了。」

「這樣就好。」一眾妻妾聽了,也就跟著放心了。

「那明天,就可以安心的咱們一起做中秋節日活動任務,預熱節日了?」妻子姜柔,期待的問道。

白雲飛立即重重點頭道:「嗯。肯定是的。明天,咱們一家人,都可以一起行動,做中秋任務了。」

「好耶!」像是顧詩文那樣活潑的媳婦,此刻都是已經激動的跳起來了。

白雲飛笑了道了:「那你們先高興著吧。我出門回來,先回家見下爹娘。之後,我回來陪你們吃晚飯。 竹馬鑲青梅 然後,晚上,我還要把今天落下的每日任務給做一下。」

「這麼累了,還做啊。晚上早點休息吧。我讓幾個姐妹,好好服侍夫君。」姜柔作為大婦,已經非常心疼白雲飛的辛苦了。

白雲飛笑著道了:「沒事兒,柔兒還不知道我啊。以前不也是這樣,從早忙到晚的。沒事兒,真沒事兒。你們別擔心。去幾個媳婦,跟我回家,幫我娘做晚飯就行。其他媳婦,在這裡等著吧。一會兒咱們一起吃晚飯。」

「那我,雪兒,音兒,雯雯,還有秀兒過去爹娘那裡幫忙做飯吧。其他姐妹在家裡等著。」姜柔開口安排下來了。

白雲飛沒有意見,因為平時就是這幾個媳婦常做這件事的,白雲飛馬上就是點頭認可,然後帶著這些媳婦先回家了。

回家以後,白忠福和李青衣見到白雲飛毫髮無傷的回來,自然也就會放心了。李青衣作為女人,做飯就行了。當爹的白忠福,自然會把白雲飛叫到跟前來,詳細問了問這次白雲飛去天火門的經過。白忠福知道了詳細經過,晚上睡覺的時候,自然也就會跟李青衣說了,所以,告訴了白忠福一個人,也就等於告訴爹娘兩個人了。

白忠福知道了白雲飛的所作所為之後,還是批評了白雲飛的,竟然把岳父和親家奶奶,都給罵的這麼慘,這有些不合適。不過,白忠福自己都說了,倒是罵的解氣了。

看來,白忠福嘴裡這樣說白雲飛做的不得體,其實心裡還是很認可白雲飛這麼替兒媳婦出頭的。

白雲飛似乎很明白爹的心思,所以挨批了也非常坦然的笑了,一點兒也不擔心的樣子。

……

佰度搜索噺八壹中文網м.無廣告詞 天色已晚,許多人家,已經該吃過晚飯了,可是,這會兒,楚離家,楚離還沒有回來。

妻女兒子,一直在等著他了。

女兒和兒子,都很害怕,怕爹不會要她們了,卻也不敢跟娘說。

她們很懂事,不想給娘更多操心的煩心事了。

這會兒,娘,心裡也肯定等的著急了。

她們心裡,也是一樣說不清楚,爹還會不會回來。

因為,聽說了,爹在外面還有一個媳婦,一個女兒的事情。

她們隱約也知道,爹好像一直都對娘不太體貼,心裡好像一直有其他的喜歡的人,現在,聽說這個女人出現了,自然,她們心裡會擔心的,石塊不能夠落地的不踏實了。

就在她們娘三個擔心不已的時候,楚離急匆匆的回來了。

「夫君!」見到楚離回來了,夫人徐靜嫻的心裡,立即一口氣鬆了起來。

我的學姐超可愛 至少這一次,楚離說到做到了,他說去冷靜一下,就會回來,今天,真的做到了。

這讓徐靜嫻覺得格外的難得。

楚離像這樣言而有信的時候,可不多。

當然,只是對她。

豪門闊少,慢下來愛 其他的事情上,楚離不會這樣。

「靜嫻,讓你擔心了。沒事了,我回來了。吃晚飯吧。妍兒和路兒,一定餓壞了吧。」楚離淡淡地道。

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楚離比平常還要溫和熱心的招呼她們吃晚飯。

女兒和兒子,感覺跟做夢一樣。

爹沒說要離家出走的事情,反倒讓她們覺得不踏實。

晚上要睡覺了,娘徐靜嫻過來最後一次照看她,女兒楚妍眼裡噙著淚花的問娘道:「娘,爹不會不要咱們和弟弟了吧?」

聽到這個問題,要說以前,徐靜嫻心裡多少沒有底氣的,但是,現在她莫名的有些底氣道了:「放心吧,不會的。爹不會不要咱們娘幾個的。」

「為什麼?娘,這回這麼相信爹。爹,一直不是都不太負責任的嗎?」女兒仍舊擔心不已地道。

她現在擔心不已的樣子,真是楚楚可憐,讓人心疼不已。

娘徐靜嫻道了:「你爹,也都快老了,也會變得。今天,你不是應該也感覺到了嗎?你爹的變化。你爹是被你那個沒有見過面的姐姐的夫君,也就是你姐夫吧,給罵醒了。」

「我才沒有姐姐,更沒有姐夫呢。」孩子嘛,都有父母獨佔意識,才不會願意把自己的爹分給別人一半。

徐靜嫻聽了這話,微微責怪了女兒一句道了:「不要這樣說。不管你願意不願意,是你姐,就是你姐。這樣吧,以後,你姐要是對你不好,你可以不認她。可是,她要是對你好,你就一定要認她,你說好不好。」

「到時再看吧。娘,我不知道。」女兒楚妍繼續落淚地道。

怎麼就突然多了一個姐呢,她真的接受不了。

「好。那就以後再說。這件事,沒有人覺得急。睡吧。」徐靜嫻留下,幫著女兒擦了眼淚,等她睡著了,才是帶上房門出去了。

睡夢之中的楚妍,依舊睡得不踏實,噩夢連連。

瘦弱的身子,在被子之下不停顫抖。

徐靜嫻又照看過了兒子,才是回來自己的房間。

楚離已經在床上等著她了。

徐靜嫻過來,看著楚離一眼,然後主動道了:「我知道,你現在心裡亂。你要是想一個人靜靜,我可以一個人去書房睡。」

楚離馬上搖頭,然後伸手拉著徐靜嫻的手道了:「不要這樣想。快點上來,咱們說說話吧。」

「好。」楚離這番話,真的是從來沒有過的溫柔,讓徐靜嫻的心裡,多少有些感覺苦盡甘來。

她簡單梳洗了一下,然後就上的榻上來,主動偎依在楚離的懷裡,溫柔的對楚離道了:「是想要跟我打聽月嬌姐姐的事情嗎?你想知道什麼,只要我知道,我都願意告訴你。」

楚離道了:「你又胡思亂想了。我今天對你這樣溫柔,不是為了套你的話的。真的不是。不過,月嬌的事情,還真的是要委託你先幫著處理一下。我現在心裡,一點兒頭緒都沒有,聽說你有,那我就只能夠靠你了。我知道靜嫻的性子,相信靜嫻會一心為我好,然後處理好這件事的。「

「嗯,好。我會跟那位白雲飛,保持聯繫的。現在很晚了,我也不好打擾他。明天,抽空,我一定幫你問問。」妻子徐靜嫻告訴楚離道。

楚離聽了,沒有多說什麼,摟著媳婦,漸漸安歇了。

白雲飛這時,也在努力清著今天落下來的每日任務,妻子姜柔一直陪伴,等著白雲飛。

又是做任務做到半夜。

然後,姜柔,服侍白雲飛安歇。當然,除了她之外,她今天也指定了沈琳,齊韻,荊紅幾位姐妹,留在公會基地,等著石牧翻牌。

總之,這個妻子,還是非常體貼的。

本來,她今夜是想把機會讓給其他姐妹的,不過,白雲飛心疼她,堅持讓她也侍寢,姜柔心裡才是格外滿足的,欣然留下來,陪龍伴駕了。

第二天一早醒來,飛雪公會,就已經很熱鬧了。

因為一覺醒來,朝雲城的修士,都接到了中秋節活動的活動通告了。

任務,已經在天亮之前,就發布了,所以,只要一醒來,就是能夠立即接到任務活動開始的通告了。

「雲飛,中秋活動任務,已經開始了啊!」昨夜又跟白雲飛恩愛了一番的姜柔,早上,自己一個人醒來,知道白雲飛夜裡又去了其他姐妹那裡,心裡也沒有多少失落,非常激動的跟白雲飛說起這件喜事了。

白雲飛在這種事情方面能力強,她一個媳婦,服侍不了,當然,也只能夠讓其他姐妹,幫著分擔寵興了。這點,姜柔早就理解了,所以,不會幽怨。

只要白雲飛不是心裡沒有她就行了。

「柔兒,你也醒了啊。是啊,中秋節活動,已經開始了。我剛剛在公會頻道里,已經聽說了,有起的特別早的,又特別心急的,已經跑去開始做這些任務了。你看下公會頻道里,有人已經做出月餅,在公會頻道里刷屏顯擺了呢。」白雲飛開心的告訴自己的妻子這件事。

「真的呢!」姜柔也果然在公會頻道里,看到了有人已經做出來活動的任務物品月餅,把月餅的屬性和說明,發在了公會頻道里。 「夫君,早上一醒來,就收到中秋節日活動的通知了!」顧詩文,也在這時,激動的跟白雲飛在夫妻頻道,說起這個消息了。

這個天真活潑的媳婦,對升級做任務最積極了,所以,白雲飛對她道了:「詩文,才剛起吧。那就趕快洗漱,然後過來家裡吃早飯也行。吃完早飯,咱們一起去做任務。」

「夫君,我馬上到。」顧詩文欣然著急過來,此刻,一定是著急去洗漱了,洗漱好,早飯肯定會著急的跑來白雲飛這裡吃的。

白雲飛也沒有冷落姜柔的對她道了:「柔兒,咱們也先準備吃早飯吧。吃完早飯,咱們一起去看看這中秋節的活動,預熱下節日的氣氛。」

「是不是已經比許多人落後了啊。」姜柔笑著對白雲飛道了。

有白雲飛今天能夠陪著她們一起做中秋節活動,她們都當然會開心了。

白雲飛也馬上告訴妻子道了:「這種任務,哪有什麼早晚。又不按照先後順序給獎勵。吃過早飯,就去做,也來得及。雪兒和秀兒,還有琪兒,已經給咱們準備好早點了。」

「嗯,好。琳兒,韻兒姐,紅兒姐,要吃早飯了,快點出來吧。」姜柔也不忘叫了其他幾個,昨晚侍寢白雲飛的姐妹,也趕快梳妝好,然後出來一家人一起吃早飯。

今天的天火門。

昨天的大戰,至今還給天火門留下餘波。

天火門的弟子,因為整個門派打了敗仗,所以,氣氛有些沉悶,人人的臉色,都是不太喜慶。

不過,即使如此,還是有一件事,讓人覺得格外新奇的。

那就是,昨天,白雲飛走時,在天火門大殿前的空地上,留下的傳送門。

其實,昨晚就有人試過了,那道傳送門,竟然真的可以通往劍宗。

雖然,是要花費一些金幣的。

20金一次傳送,就可以到劍宗。

昨晚只是很少人試驗過,今早,消息漸漸傳開,很多人都是好奇去試了。

原本抱著不相信態度的人,自己親身試了一下以後,事實勝於雄辯,自然就再也沒有不相信這個傳送門,認為它是一個擺設的人了。

原來,昨天大戰天火門,並且大勝的白雲飛,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靠譜的。

這靠譜的傳送門,就是證據。

雖然20金的傳送費不便宜,不過,絕大多數人,都是負擔的起的。

花費20金,來回四十金的花費,就是能夠去一趟劍宗,還不耽誤時間,瞬間傳送,很多弟子,都是覺得這種體驗非常值的。

今天一早,本來,太夫人竇氏打算一早出門,儘快趕往劍宗之山的。

天火門跟劍宗,有著不淺的淵源,現在天火門落了面子,自然,太夫人竇氏第一個想到的要去尋求幫助的地方,就會是劍宗了。

天火門距離劍宗,也是幾百里的距離呢,路程不算近,所以,要早點出發,不然,會耽誤時間。

就在她準備好車隊,還有隨行的護衛之後,有人告訴她,其實,去劍宗,可以很容易。

不用什麼馬車,二十金,就可以瞬間到達。

方法,就是用昨天白雲飛留下來的傳送門。

竇氏聽了這話,立即怒斥,這是別人妖言惑眾,說傳送門,哪裡這麼容易建立起來。說四大派都沒有這個實力,建立這樣的傳送門。

聽到這話,嘴上不敢說,許多弟子,心裡都開始覺得,這個老太婆怕不是個白痴。

明明很多人都是去過了啊。

竇氏執意還是要坐馬車過去劍宗。

都要出天火門了,才是被一個得知此事的親信長老趕過來,再次告訴了她傳送門可以直接到的事情。

親信說的話,竇氏即使不信,也不好再罵人了。

跟著過去看了一下,見許多弟子,都去了劍宗一趟,然後回來了,竇氏不信也得信了。

雖然面子上很過不去,跟白雲飛不對付,卻還是要用白雲飛的傳送門,這讓自己的心裡,很是不服氣,不過,為了儘快趕到劍宗,竇氏最後還是親身試用了這種傳送門。

都是老太婆了,還是頭一次,體驗到這種傳送的便捷和舒適呢。

沒有車馬舟船勞頓,一下就是可以到達目的地,這種體驗,真的是讓竇氏,心裡不願意承認,不願意服氣,都是騙不了自己,依舊要承認,這傳送門,的確神奇。

不過,眼下不是想這些長他人威風事情的時候,竇氏拄著厚重拐杖,一頭白髮的穩重上了劍宗大殿前的階梯,前來找劍宗掌門了。

聽說是天火門的太掌門夫人找來了,作為劍宗掌門,多少夏驚宇要給些面子,便是自己親自接待。

竇氏在劍宗大殿,跟夏驚宇坐談。

先談劍宗跟天火門的淵源,好像生怕夏驚宇這個現任掌門,不知道幾百年來,天火門跟劍宗的關係似得。

這些當然,夏驚宇也是知道不少的。

但是,夏驚宇也沒有攔著不讓這個老太婆說。

竇氏說完兩派的淵源,之後,就是開始跟劍宗掌門夏驚宇告狀了,講述了白雲飛一個人,如何蠻不講理,仗勢欺人,欺壓她們天火門的事情。

在竇氏的言語之中,白雲飛是一個很惡劣的江湖敗類,彷彿就得人人得而誅之才可。

最後才說起,聽說白雲飛也有劍宗的弟子身份,所以,今天,要請劍宗掌門,給她一個交代。

不然,她就要向整個江湖,宣講劍宗弟子,如何欺壓她天火門門派的了。

「竇夫人,說實話,這事兒,我昨天就聽說了。不過,沒有你今天跟我說的詳細。」夏驚宇這時才是開口跟竇氏,深入談起這件事。

「那就請夏掌門,替老身做主吧。劍宗是名門大派,正道魁首,老身天火門,小門小派,被人欺負了,自然只能夠向老大哥門派,求個說法了。」竇氏軟中帶硬的向夏驚宇要說法。

夏驚宇聽了,不由笑了:「竇夫人,你自己也看到了,雲飛的實力,有多強了。一些事情,夫人你並不知曉。這樣直接說吧,如今的白雲飛,那是人族未來的希望。別說人族四大派也未必打得過他,就算是打得過他,也不會跟他為敵的。天火門之事,我也並不覺得雲飛有什麼過分的地方。畢竟,他沒有傷了你們一個弟子的性命,不是嗎?平心而論,他下手,已經留有餘地了。終究,天火門是他的媳婦的娘家,他下手,真的已經很講感情了,沒有讓你們太過難堪。要我說,竇夫人,您回頭是岸吧。蔣芸姑娘,怎麼說,是你楚家骨血,你認也好,不認也好,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夏掌門,難道這就是你的態度,劍宗之山的態度?」竇氏都震驚了。萬萬是沒有想到,劍宗之山會是這麼個態度鮮明的態度,中間一點圓滑餘地都是沒有留,完全站在白雲飛那邊的態度。

這是竇氏無論如何都是沒有想到的! 通過之前的對話,夏驚宇便是已經感受到竇夫人的個性,自私自利,又自以為是了,說話,做事,完全以她自己為中心了,根本不在意別人的想法。

說到底,就是個被慣壞了的女人,然後老了,變得更壞了。

對這樣的人,夏驚宇心裡很明白,想要改變她的想法,是不現實的。

所以,夏驚宇也根本從一開始,就不會有這樣的想法,想要做出這樣的努力。

他直接言簡意賅的告訴竇夫人道了:「竇夫人,事實就是如此,在您說的這件事上,本來劍宗不用做出什麼立場。因為這是您的家事。可是,您現在主動找到劍宗,讓我們給出個說法,那我就只能夠被迫給你一個表態了,表態就是,我們不支持天火門的所作所為。我們希望竇夫人,能夠儘快認清現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