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鯨又是一陣舒服的叫聲。

白鯨又是一陣舒服的叫聲。

林凌有是開始瘋狂的行爲了,用力的手不斷在白鯨的身上按着,幾乎是要將白鯨身體的每一寸,那都是要清楚的按一遍,就是要讓這個女人好好的舒服一下,一切就是這麼的簡單,也是這麼的容易。

“你這身體沒事得多運動運動了。”

林凌苦口婆心道:“特別是哪一方面,哪方面的行爲其實也是身體上的鍛鍊,你顯然是運動少了,你不要這麼挑剔,有時候男人都是一樣的,主要是看那玩意的大小。”

“你的大嗎?”

白鯨說完一下子,直接就朝着林凌的關鍵部位抓了過去。

林凌趕緊縮了一下身子,自己的槍怎麼可以被這個女人抓住,趕緊笑道:“你可是小心一點,我年輕的時候可是金牌技師,喜歡我的女人很多,而那些女人都不太……”

白鯨一聽到這話就將手縮了回來。

顯然白鯨這個女人是一個高傲的女人,甚至是保持着自己的冰清玉潔,這是不用說的了,而且十分關鍵的一點,此時也可以看到的,更是讓人清楚的明白,一切事不同的。

林凌繼續給白鯨瘋狂的按着。

“好了。”

白鯨淡淡一句,林凌停了下來。

“說吧,你到底是什麼人。”

林凌一怔,此時的白鯨仍舊水一臉洞穿一切的表情,彷彿是將一切都看清楚了,對於林凌的身份也透徹了。

“我就是一個想要發財的人。”

白鯨輕輕一笑,開始搖晃起自己的腦袋,溫柔道:“你知道嗎?其實我不是白鯨。”

嗡。

林凌腦袋一怔,整個人都是出於懵比的狀態之下,這是什麼情況。

“系統任務:找尋到白鯨的真實身份,獎勵二百點。”


這!

林凌是一點都沒有想到,難道白鯨的身份還很難尋找嗎?只要是找到身份都是可以獲得二百點,是不是有點誇張了,或者說太過於誇張了吧!

這種事情是不是有點太過於神奇了,令人是真心有點搞不懂的節奏啊!

“你不是白鯨?”

他依舊是擺出一臉詫異的表情,問道:“那麼誰是白鯨啊!我們可是要買很多貨的,你們到時候必須給我們提供一些方便的,畢竟你們在這邊輕車熟路的,而我們在這裏什麼都不知道的,也找不到路的,知道嗎?”


“運輸纔是最關鍵的問題,只要你們給我們貨,我們馬上就可以打電話,錢直接到賬。”

女子白鯨依舊是帶着笑容,靜靜的看着,彷彿是十分欣賞林凌,淡淡道:“你放心我會告訴白鯨的,既然你們想要買貨,自然會和你們好好合作的,不過我們必須要小心一點,這次貨你現在帶走,下一次再來的時候,白鯨自然會見你。”

沒有任何辦法,他們自然是被牽制的情況,在這樣的行爲之下,只能這麼做了。

白鯨的身份隱藏太深,想要找到這個人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似乎只能這麼做了,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對於這樣的情況,纔是真正的尷尬和無奈。

“好吧!”

林凌站起身子,邁着腳步走出了房間。

此時貨已經裝好了, 報告總裁,嬌妻有喜了 ,這絕對是不錯的事情。

“怎麼樣,這個女人的活不錯吧!”

何晨光美滋滋的走了上去,笑着問道:“問問她,還需要不需要男人了,我也可以的。”

“你自己去問。”

林凌同樣也是笑着。

男人嘛,自然是遇到女人的問題,必然是開始說說笑笑,之前的問題就很嚴重了,那就是他們身上缺少痞氣,全部都是無比嚴肅的樣子,這樣自然就是會令人發現出情況不對,這纔是最關鍵的問題。

不過現在的他們,已經是開始徹底變成了流氓,沒有任何一點客氣。

看着貨不斷的裝上馬車,十分的開心。

在這裏絕對是危險的,他們自然是不想留在這裏,如果可以儘快的離開,當然是最好事情。

調查的信息已經知道了。

“錢已經到了。”

林凌對着青哥說道。

青哥點了點頭,“讓他們走。”

林凌他們走的時候,還是有很多人護送的,這麼一堆千萬的東西,給社會上帶來的危害,全部都是放在哪裏的。

而這些東西流入社會是十分容易的,這種地方不受到監管,同時最關鍵的是,任何渠道都是十分隱蔽的。

甚至是現在, 影后是考神

每年臥底可是不少的,也是會主動安排一些臥底,進入到這些組織之中,但是往往臥底都是危險的,沒有真正接觸到核心的位置,已經是犧牲了。

還有很多臥底會被發現的。

每年爲了掃除這些罪犯,犧牲的臥底至少有幾百人,這些都是鮮活的生命,他們也是有着家人的,都是被這些犯罪分子殘忍的殺害。

本身在白鯨裏面也是有着臥底的,但是臥底也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再也聯繫不上了,這就是危險的事情。

每一個爲夏國和平穩定努力的人,他們都是值得尊重的人,都是值得保護的人,不可以讓這些人白白犧牲,所必須要清除掉這些犯罪分子。

林凌他們走出了山,纔開始稍微進入到鄉鎮,這裏都是受到白鯨組織的監控,還是需要小心的。 “我就給你們帶到這裏,剩下的路你們自己走,你們怎麼運送出去這裏,我們也不負責。”

帶路的男子屬於白鯨,淡淡道:“不過我可要叮囑你們一下,千萬要小心,誰也不知道這一路會發生什麼事情。”

“謝謝。”

林凌點了點頭,“放心,我們做這些生意,自然知道一切情況。”

他們自己的車子在這裏準備好了,開始將貨物搬運到自己的車上,一行人就此準備出發。

一行人坐上車。

當走出鄉鎮之後,林凌等人的狀態變了,不在是那種小心翼翼的樣子了,因爲司機也是他們的人。

“龔箭那邊準備的什麼樣了。”

林凌看着司機,這司機就是聯絡員,同時也是臥底,一直都是在這裏高運輸,當然運輸的都是那些東西,爲了給他提供方便,很多運輸都是讓他安全通過,在圈子之中要稍微有點名聲。

司機看了林凌一眼,笑道:“龔箭那邊已經是準備好了,只要是你們匯合帶路,隨時可以行動。”

“好。”

林凌等人都是露出一抹笑容,剷除掉這樣的一個組織,對於夏國來說可以讓很多人不會繼續生活在危險之中的。

無數家庭都是會得到拯救,這種榮耀和驕傲,那是來自他們內心的存在。

車子在道路上行駛着。

“砰。”

突然,道路前面直接一聲爆炸,塵土一下子就飛了起來,地面上也是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

“不好,所有人小心。”

林凌迅速握住自己的槍,這究竟怎麼回事,爲什麼會收到這樣的阻擊。

王豔兵等人同樣也是行動無比迅速,也是抓起手中的槍,一個個飛速的下車。

於此同時,他們看到從道路兩旁迅速出現武裝人員,他們手中拿着武器十分乾脆,直接開火。

“砰砰砰。”

如同鞭炮一般,霹靂吧啦的聲音,瞬間就響了起來。

同時一道道火舌,朝着他們直接就噴了過來,叮叮的就打在他們車上了,瞬間車子上面就出現了無數的空洞。

“撤退。”

林凌沒有任何一點猶豫,現在必須要撤退,因爲很明顯這樣的情況怎麼看都是對方知道了他們的消息提前埋伏好的,被動硬剛肯定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噔噔!

他們迅速開始撤退,避免不必要的人員傷亡。

“怎麼辦。”

何晨光緊張道:“爲什麼會出現這麼多人,我們是從白鯨哪裏買來的東西,爲什麼才走這麼遠就被阻擊嗎?”

他們依舊是後撤着,同時不斷的反擊着。

“你們是什麼人,東西可以交給你們,讓我們走。”

林凌大聲的喊着:“我們是要命的人,這點東西我們還沒有太大的在意。”

對方如此的火力之下,他們是無法應對的,如果要是頑抗下去的話,絕對是相當危險的事情。

“出來。”

一聲暴喝。


足足得有三十多人,手中拿着武器,死死的盯着他們,任何一個人都沒有一點客氣,完全是擺出無比森冷的樣子。

林凌等人迅速將武器扔下,然後走了出來。

在這樣一片混亂的地方,自然生存是可怕的,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發生的,殺人越貨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畢竟這纔是最簡單發財的辦法,也是十分容易的。

林凌等人走了出來,看到對面一個身材魁梧的傢伙,手中拿着兩把AK47指着他們。

“哈哈哈。”

男子瘋狂的笑着,冷冷道:“你們的東西是我的了。”

聽到這樣的話,林凌等人一攤手,笑道:“可以。”

男子反而是有點懵了,這是什麼情況,竟然都不反抗,也沒有任何廢話,直接要將東西給他們嗎?

“裝車。”

男子也沒有任何客氣,直接讓自己的人裝貨,同時也是死死的盯着林凌他們,畢竟擔心這些人反抗。

林凌此時也在猜測這些人的身份,畢竟這些人竟然知道他們運送出來,同時在這裏也是埋伏好了,一切自然是有問題的,而且這其中的問題可是一點都不小,顯然十分嚴重。

難道他們暴露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