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掉落了下來,那一口鮮血直接滴在他的頭頂之上,那些鮮血接觸到他的瞬間,便是滲到他的身體內。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一切都被一個人看在眼裡。 「這麼回事,我這麼感覺到自己被看穿了一般。」這時,這位老者來著滿臉的震驚說道。

直接掉落了下來,那一口鮮血直接滴在他的頭頂之上,那些鮮血接觸到他的瞬間,便是滲到他的身體內。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一切都被一個人看在眼裡。 「這麼回事,我這麼感覺到自己被看穿了一般。」這時,這位老者來著滿臉的震驚說道。

然而,這個時候,其餘的老者也是看著他說道「這個是他的精血,可以自動滲入到你的體內,所以,你要小心,他會施展出,詭異的劍法,然後將你給斬殺。」

就在這時,風鎮天身上的氣勢,突然改變,身上那狂暴的力量,也是益了出來,隨機,風鎮天舉起自己手中的混沌破天劍,在空中亂舞,就在這時,虛空瞬間變成了一塊一塊的。

然後便是消失不見。

這讓眾人都是不解。

隨後,一道道力量也是在這裡爆發出來。

突然,在這老者的身前,一道道虛空發出了震動,隨後一道道斬擊從裡面爆發出來。

那一道道的斬擊,彷彿是可以呼風喚雨一般,不斷的爆發出恐怖的力量。

「結界。絕對防禦。」突然,這位老者,怒吼一聲,身上的所有力量都在瞬間爆發出來。

聖神之力,在空中不斷的顫抖,彷彿是在宣誓著自己的出世,這一刻,天搖地荒,風雲色變。

隨後,一個巨大的盾牌直接將他給包裹起來。

突然,另外私人,也是將自身的力量爆發出來,隨機也是一塊塊盾牌釋放出來,抵擋在這位老者的身前。

五塊巨大的盾牌。此時,他們都是凝重的看著虛空。

突然,一道道斬芒,彷彿開天利刃般,一時之間,轟聲四起,灰色之力翻騰,恐怖的灰色之力,彷彿脫了將的寶馬一般,不斷的衝擊著那巨大的盾牌。在天際之中肆虐。

轟轟轟轟轟轟轟。

震得的二重天的虛空都發生了變形。

就在這一片的區域內,所散發出來的漣漪,已經淹沒了這一切。

然而,這個時候,便是聽見。

「咔嚓。」

一道清脆的響聲傳出。

緊接著,便是傳來一口鮮血噴出的聲音「噗次。」

隨後,便是又來了一道清脆的聲音。

又是一道鮮血噴出的聲音。


緊接著,這一個一個,聲音,也是傳了出來。

頓時,四個盾牌,被擊碎,然而,一道道漣漪從四處散發出來,一道道力量也是在瞬間向四周散發出去。

此時,小花,等人不得不施展自己體內的聖帝之力來抵擋,但是聖帝之力不足以抵擋這恐怖的漣漪。

u然後,小花便是將自己的那不成熟的聖神之力散發出來。

侃侃是抵擋住。

「好懸。」

這個時候,那漣漪也是漸漸的消失,不在那麼猛烈。

隨後,五道身影也是顯露出來。

當顯露出來之後,眾人便是看到,四位老者竟然受到了很嚴重的傷勢,因為四個人的嘴角都留著鮮血,只有那龜縮在裡面的老者沒有受傷。

但是,上面的巨大盾牌,也是發生了斷裂,只差那麼一點點就破碎了。

然而,這個時候,風鎮天的情況可是非常的不好,身體都在顫抖著,不是風鎮天害怕,而是用力過度,自己體內的力量已經直接揮去全部。

精血也只剩下不到十滴,如果風鎮天的修為要不是武聖帝的話,那風鎮天現在已經死了。

因為人類的精血不可以少於一百滴,平時的風鎮天也就是只有一百滴,然而風鎮天剛才直接吐出了九十滴精血。

可以說,剛才風鎮天一下子就把自己體內的精血給掏光了。

並非是風鎮天不知道精血的重要,而是風鎮天知道,如果剛才不捨得自己的精血很可能就連一個人都無法擊傷。

因為精血越多,穿透力越是多。

此時,他們五個人只有一個人沒有受傷。

其餘的人都受到了反噬。

這讓風鎮天也是比較欣慰,但是現在已經連站著的力氣都沒有了,更不用說御空了。

「快,殺了他,他是醫仙,是九階醫仙。」突然,那四位受傷的武者同時怒吼到。

就在這時,那位沒有受傷的老者,也是爆發出了自己的力量,身上的盾牌,也是瞬間消失不見,就在這個時候,沖向風鎮天。

然而,風鎮天現在不用說逃走了,就算是御空的能力都沒有了,只能順著現在的速度向下落。

就在這時,那位老者馬上就要來到風鎮天的身前的時候,突然一道身影抵擋在風鎮天的身前,用來阻擋那位老者。

然而,鬼影一族的老者看到眼前的武者之後,則是眉頭一皺。

「滾。」頓時,那恐怖的聖神之力也是爆發出來,瞬間將這出現的人,給震飛,這突然出現在風鎮天身前的正是那位宗老。

然而,宗老與眼前的人相差的實在是太多了,根本不是一個境界的人。

宗老頓時倒飛出去,宗老被震飛之後,那倒退的房間,虛空盡裂。

「天哥。」突然,一道七彩光芒的神帶在天空飛舞。

彷彿這天空已經變成了七彩世界。然而,就在這時,強大的虛空竟然被那七彩神帶給撕裂。

七彩神帶直接從虛空當中延伸出去,瞬間來動啊鬼影一族老者的身前,;用來抵擋這老者移動的腳步。

就在這時,羅飛,也是雙眸一擰,瞬間將自己的恐怖風屬性爆發出來,天空當中,風雲色變,狂風四起。

天地顫抖。

散發出來的力量漣漪,掛在人的身上都聲聲作響。

「移形換影。」突然,羅飛的身影變得虛幻。

瞬間,羅飛便是來到了風鎮天的身旁,將風鎮天被攔在懷中。

隨後,身影一縱,快速離開。

然而,這個時候,這位鬼影一族的老者突然一聲怒吼,瞬間一記手刀,將那七彩神帶給劈段。

就在這時,小花,一口逆血噴了出來。


就在老者剛想要前進的時候,一團散發著紅色,黑色,紫色的火焰,瞬間攔住他的腳步。

這讓老者非常震怒。頓時提起自己的聖神之力,怒吼一聲「滾。」

霎那間,那火,便是被這怒吼之聲給鎮散。

然而,那火焰,彷彿不滅神火一般,竟然在瞬間再次聚集起來,抵擋住這位鬼影一族的老者,老者雙眼大睜,怒吼一聲「影速。」 只見,鬼影一族老者的身影突然變換的非常詭異,用鬼影來形容一點都不過分,可以說現在的他就猶如鬼影一般,無法琢磨到他的身影。

即便是羅飛都是眼前一亮,他根本沒有想到,這鬼影一族的人竟然擁有如此詭異的身法。

羅飛根本琢磨不到他的身影,但是,羅飛卻可以感覺到風的流動。

此時鬼影一族的長老,正在不斷的接近自己,這羅飛是可以感覺到的,此時的羅飛已經將自己的速度運用到了極致。

「小鬼,納命來。」突然,一道詭異的聲音傳到羅飛的耳朵裡面。


這讓羅飛心中一驚,

羅飛頓時感覺到眼前一黑,隨後一道黑色的氣體,也是來到了自己的身前。

此時,羅飛才知道,原來來到自己身前的並非是那位老者,而是他的力量,這力量強大到可以凝聚實體。

這實體的力量竟然與那位老者張的一模一樣,這讓羅飛驚訝,這難道是分身。

但是,卻讓羅飛失望了,這力量竟然非常的強大,即便身體手沒有碰到羅飛的時候,羅飛就已經感覺到一股無法掌控的力量正在不斷的吞噬著自己。

就在一隻巨掌來到羅飛的身前的時候,一道水霧,突然從天而降。

那水霧,散發著恐怖的雨滴,而且,那霧狀的液體竟然直接來到羅飛的身前,抵擋住這巨掌的一擊。

瞬間,水霧四散,震得是天搖地晃。恐怖的漣漪,竟然攜帶著鮮血向四周擴散。

「螻蟻,滾。」霎那間,那鬼影突然一吼,直接讓周淼四散不成體。

此時,風鎮天與羅飛已經沒有人保護了,這讓羅飛很是震驚。

但是,此時,羅飛與風鎮天還沒跑多元,雖然,他們的速度很快,但是眼前的鬼影一族的武者也是很快,很快來到風鎮天的身前。

這個時候,那鬼影也是突然消失,這讓羅飛心中大喜,但是就在大喜的瞬間,讓羅飛臉上的笑容凝固住了。因為鬼影消失的時候,出現的正是鬼影一族的那位老者。

這讓羅飛咬了咬牙,頓時將自身的力量都釋放出來,那狂風彷彿感受到羅飛的召喚一般,瞬間來到羅飛的身旁。

隨後,羅飛怒吼一聲「風壓。」


霎那間,那狂風猶如千斤頂一般,直接壓向鬼影一族的族長。

然而,這族長只是感受到壓迫之力,但是,瞬間直接一道龐大的力量瞬間將這風壓給震飛。

就在這時,羅飛感覺到一股逆風向自己的心臟襲來,瞬間五臟六腑都受到了很嚴重的反噬.

頓時, 明日未臨 ,讓羅飛的速度瞬間減低.

就在這時,那位鬼影一族的武者,直接來到羅飛的身前,帶著自己的憤怒一掌劈下,看似普通的一掌,竟然攜帶著恐怖的力量,那聖神之力,雖然只有個雛形,但是也絕對不是羅飛現在的情況可以抵擋的.

「轟。」

一雙鐵拳瞬間來到了羅飛的身前,幫助羅飛抵擋住這一掌擊。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道身影也是來到了風鎮天與羅飛的身前,面上都帶著凝重的神情看著眼前的鬼影一族的武者。

來到這裡的人,正是天地拳宗的宗主,馮欲,此時的馮欲面容泛紅,雙手背後,但是在後面的人可以看到馮欲雙手已經紅腫了起來。

眾人看到馮欲的樣子,也知道,馮欲雖然沒有倒退幾步,也知道,馮欲受到了很嚴重的傷。

「一群蒼蠅,真是煩人。」就在這時,那鬼影一族的老者突然怒吼著說道。

「都給老夫去死吧。」突然,鬼影一族的老者爆發出那恐怖的黑色之氣,攜帶著聖神之力,不斷的吞噬著眼前的著一群人。

然而,就在這時,眾人的四周也是來了四個老者,這四個老者雖然被風鎮天擊破防禦,遭到反噬,但是現在已經沒有大礙了,來到宋天他們身旁,包圍住他們。

身上的氣勢也是爆發出來,那猶如濃煙一般的黑色之氣,瞬間吞沒眼前的人。

「咳咳。」就在這黑煙將他們吞併之際,風鎮天清客兩聲,隨後努力的睜開那疲倦的雙眼,臉上帶著那淡淡的笑容說道「本來不想運用那一招,但是現在不得不用了,雖然沒有什麼大作用,卻可以將他們封印一段時間。」

「你們趁著這段時間,離開二重天吧,盡量讓俞長老把你們都送到神武大陸去。到那裡找到小九,獸祖,猿魔王。讓他們保護你。」

話落,風鎮天突然咬牙騰空而起,身上的灰色之氣再次散發出來,然而體內的六枚神珠,也是在瞬間爆發出來,不斷的在風鎮天的周圍轉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