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看對面的傢伙,山本浩一暗自戒備的移動腳步,伺機尋找出手的機會。

看了看對面的傢伙,山本浩一暗自戒備的移動腳步,伺機尋找出手的機會。

陳宇一動不動,哪怕對方轉到自己身後,他也沒有動一下。

「太狂妄了。」山本浩一心中大怒,勢如猛虎的發動攻擊。

陳宇轉身就是一腳,對方被他踢暈當場。

「太帥了。」

「這一腳太准了。」

「好厲害!」一個個警員情不自禁的贊道。

單人比試結束后,團隊比試開始。

「運氣太差了,一來就遇到賣兒康警隊。」李傑鬱悶不已的說道。

「解救人質,怕是不容易啊!」肖建華說道。

「他們只有十個人,一槍一個就解決了。」陳宇不以為意的說道。


「我們怎麼辦?」李傑問道。

「你們飛虎隊的一組,我和肖建華一組,自由發揮。」陳宇說道。

「好吧。」李傑點了點頭。

看了看不遠處的大樓,陳宇右手持槍,蛇形移動的沖了過去。

肖建華見狀,也跟著沖向大樓。

「你們四個從後面進攻,我們從前面進攻,行動!」李傑說道。

八個飛虎隊成員,各自拿著半自動步槍,從兩個方向進攻大樓。

一個閃身而出的賣兒康警察,還沒來得及開槍,就被陳宇一槍淘汰了。

等飛虎隊的人還在搜索前進,另外九個賣兒康警察都被淘汰了,人質也被救了出來。

「劉處長,那個陳宇太厲害了,我強烈要求禁止他參賽。」

「就是,他哪裡像警察?明明就是一個超人。」

「子彈都可以拐彎,剩下的比賽,沒必要繼續了。」

「反應速度超出別人一大截,這哪裡是交流?」

「我們這次來港島交流,完全就是自取其辱。」

監控室里的各方代表,怨氣不小的說個不停。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葉曦打起傘跑向大門外。鐵門下,白色的毛球捲成一團縮在角落裡,不住地發抖,但是小傢伙非常聰明,它所呆的地方淋得雨最小。

因為小東西縮成了一團,所以葉曦根本分辨不出它是什麼動物,半蹲而下,右手緩緩伸向顫抖的毛球。

就在右手靠近的時候,一顆小腦袋抬了起來,大大的眼睛眨巴著看向葉曦。突然抬起的頭也嚇了葉曦一跳,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在他眼前的可不是什麼小狗,而是只狐狸。

葉曦曾經見過狐狸,這種動物在他腦海里就是狡詐、陰險代名詞,反正他從來不認為狐狸是什麼友愛的動物。但是,雖說不友愛,看著眼前兩隻手大的小白狐,又顧忌到現在的天氣,葉曦又萌生起了憐憫之心。

小白狐並不怕葉曦,一雙大眼睛直直地盯著葉曦,四目對視,小白狐似是看出了葉曦心中的顧慮,兩隻烏黑的眼睛淚花閃爍,變成了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似乎是在乞求葉曦收留自己。

難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葉曦重新看向小白狐,事實證明,小白狐楚楚可憐的樣子他並沒有看錯,「這傢伙……」雖然事實就發生在自己的面前,但葉曦還是不敢相信,一隻小狐狸竟然會對自己使眼神,難道就是因為他是「白狐」?

之前心中的顧慮,頓時蕩然無存,右手再度伸向小白狐,小傢伙似乎也已經理解葉曦的意思,朝著他張了張小嘴,乖巧地跳上了手掌。「呵呵,撿只狐狸做個伴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葉曦臉上露出了乾澀的笑容,抱起小白狐走進了別墅。「嗚嗚~」小白狐似乎聽懂了葉曦的話,悶聲應合著。

進屋以後,葉曦將手中的小白狐放在了地上,看著外面淅淅瀝瀝的雨,心情越發沉重,頓時一股熱流湧上了眼睛,眼睛一下就紅了。

「哎……」長長地嘆了口氣,這些記憶,估計會陪伴自己一生。

小白狐進了屋子后,一甩剛剛可憐巴巴的姿態,先是在毛毯上蹭著身體,然後甩了甩身上的水,輕輕一躍蹦到了沙發上,張著小嘴朝發獃的葉曦叫喚起來。

「恩?」葉曦被小白狐的叫喚打斷了思緒,揉了揉眼睛,「我有些累,先上去睡覺了。」說完這句話,葉曦微微愣了愣,自嘲地笑了笑。這是媽媽曾經囑咐他的一點:無論對誰,都要說明自己離開的理由,不能一身不吭地就走掉,沒想到現在已經成習慣了,對動物也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無奈地搖了搖頭,葉曦也不顧小白狐的叫喚,獨自上了二樓。

「嗚嗚嗚~~」小白狐張著小嘴,小舌頭伸得老長,可葉曦就是不理會它。

「碰!」二樓傳來重重的關門聲。「咿呀!」小白狐似乎對葉曦的態度表示很不滿意,叫喚了一聲,但下一秒,它的目光就已經開始在屋內遊走,最終鎖定在了角落的冰箱上。

輕輕一躍來到了冰箱前,小小的爪子下露出了鋒利的鉤子,「刷刷刷……」兩爪合力拚命地在冰箱上滑動,但無奈體積差距實在太大,半天沒有反應。

「嗚嗚嗚」連續搗鼓了幾分鐘,小白狐似乎是累了,直接趴在了地上,雙耳下垂,格外低落,但是僅僅片刻,它似乎又發現了新的獵物,「噌」一下從地上站起來,跑到桌子邊上的椅子邊上,身體靠上了椅子的一條腿,一點一點把椅子推向冰箱方向……

進入房間以後,葉曦又躺在了床上,雖然疲憊,但是輾轉反側,久久不能入睡,發生了太多事,太多人變化了,他從來沒想過也不敢想象失去父母後會怎麼樣,但是當現實降臨的時候卻是那麼殘酷。

叔叔掌權、林家悔婚,雖然不是他的那個未婚妻林瞳親口說的,但是對葉曦內心的打擊著實不小。

葉曦只記得那時候自己還小,因為家裡生意做大了,所以從葉庄搬到了南江市。離開了家鄉、失去了從小一起長大的夥伴,葉曦一時間有些不適應,非常孤僻。

那時候是林瞳慢慢帶他走出自我的空間,接受新的環境的,後來因為兩人的關係,兩家的交往不斷,在葉家的幫助下,林家也開始飛黃騰達,就是在那個時候,葉曦和林瞳的婚約被定了下來,沒想到,父母一出事,林家就做出這樣的舉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窗外已經完全黑了,葉曦從床上跳了下來,獃獃地看著窗外的黑夜,「算了,既然睡不著,還是去吃點東西吧。」心裡想著,葉曦已經開門出了房間。

一步步走下樓,可是樓下的情形卻讓他大吃一驚,滿地的食物碎渣,冰箱門大大地敞開著,裡面已經是一片狼藉。

冰箱前擺了一把椅子,而在椅子下,剛剛撿回來的小白狐穩穩地躺在那裡,小爪子來回撫摸著圓鼓鼓的肚子,小嘴張著,一副心滿意足此生無憾的樣子。

「……這是你乾的嗎?」葉曦一把將小白狐拎到自己面前,掃視了一遍滿地的食物碎渣,他的心中充滿了無奈,自己到底是撿了只什麼回來啊。

「唔唔唔」小白狐似乎還未意識到當下的形勢,張牙舞爪地朝葉曦抗議著,似乎在為葉曦打斷了它的美夢而感到不滿。

看著活寶一樣的小白狐,葉曦再度無語,「你怎麼這麼能吃?」右手一甩直接將小白狐扔到了沙發上。

看著一片狼藉的冰箱,躊躇了許久,葉曦終於拿起了身邊的電話,熟練了撥下了號碼。

「喂,小曦嗎?這麼晚了有什麼事!」

熟悉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同時還有嘈雜的吵鬧聲,看樣子叔叔現在可不是很空閑啊,「能不能再幫我送點食物過來……」

「食物?不是有一個冰箱的食物嗎?好!我知道了,馬上排人給你送過去!」

「恩,謝謝。」葉曦掛掉電話,長噓了一口氣,至始至終,叔叔葉雲飛都是等著自己先掛電話,而且也沒有問自己一點理由就答應了自己的請求。這兩點讓葉曦感到非常開心和欣慰,在這麼忙得時候叔叔還能夠顧忌著自己,難道自己真得錯怪叔叔了?

「那麼還是收拾一下屋子吧。」看了眼滿地的垃圾,葉曦只能率起袖子幹了,小白狐輕輕一躍跳到了葉曦面前,長長地尾巴竟然當起了掃帚,開始掃起了地上的碎渣。

「誒?尾巴竟然還能這麼用?」葉曦驚嘆一聲,這才發現自己說了一句多白痴的話,驚訝地盯上了小白狐,「小傢伙,你不會已經成精了吧?」

……

食物來得不可謂不快,屋子剛剛打掃完畢,東西就送來了。略微吃了點,葉曦再度進入了房間,上樓前還特地叮囑小白狐,吃東西可以,別搞得太亂。在葉曦的印象中,小白狐已經給自己帶來了太多驚訝,它肯定能夠聽懂人語,只不過會不會按照他的話落實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進房間后,葉曦一頭紮緊了枕頭裡,調整下姿勢,腦海中不斷浮現小白狐活寶一樣的姿態,心中哭笑不得,漸漸地進入了夢鄉。

不知道過了多久,熟睡中的葉曦感覺到了在自己枕旁竟然有輕微的呼吸聲,在那個位置摸索了一下,觸摸到了一團毛茸茸的球體,還帶著溫度和呼吸。

一把拎起小白狐,可能是一回生二回熟,一天內被葉曦拎來拎去的,連小白狐自己都習慣了,所以它沒有絲毫反應,只是伸了伸爪子,繼續睡了起來。

「碰」屋子裡傳來重重的關門聲,小白狐最終還是被葉曦扔出了房間,趴在門外,無辜地叫喚著。

第二天早上,被子里的動靜再次將葉曦喚醒,迷迷糊糊地睜了睜眼睛,小白狐已經蹲在了自己面前,大大的雙眼和自己對視著。

夜晚就在無數的關門聲中度過,最後,當葉曦將門反鎖,可以安安心心睡上一個好覺時,卻發現已經睡不著了。看著門外捲縮成一團瑟瑟發抖的小白狐,就將它包進了被窩。其實他一直很奇怪一個問題,小白狐是怎麼把門打開的。

一縷縷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葉曦起床走到窗邊,打開了窗戶,看著明媚的陽光,現在的時間估計已經快接近中午了,「雨後晴天,我的晴天什麼時候才能降臨呢?」

「嗚嗚嗚」小白狐懶懶的在床上張了張嘴,提醒著葉曦該是用餐時間了。

看著眼前這個小傢伙的樣子,葉曦真是哭笑不得,不過也多虧了被它這麼折騰,自己的心情已經恢復好多了。

「走吧,煮點東西讓你吃一下。」

一人一狐走下了樓,小白狐乖巧地坐到了飯桌上,拖著舌頭看著走向廚房的葉曦,期待著食物的降臨。「哪有那麼快……」看到小傢伙猴急的樣子,葉曦翻了翻白眼,從冰箱里取出了一些食材,進入了廚房。

「嗶」電視竟然開了,葉曦從廚房看出去,小白狐已經轉移到了沙發上,小爪子搗鼓著電視的遙控,搞得有聲有色。

「葉氏集團代理董事長葉雲飛宣布已經完全掌控葉氏集團!」

「叮」葉曦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手一抖,勺子掉到了地上,看著電視里播放的新聞,表情越來越震驚。

「成功掌權了?!」 國際警察交流大賽完美結束,各國警察趁興而來、敗興而歸。

技壓群雄的陳宇,橫掃單人、團隊比試,得到港島警隊獎勵的勳章和獎金。

「陳督察,你得到一百二十萬獎金,是不是請我們吃頓大餐?」肖建華笑著打趣道。

「沒問題。」陳宇爽快的點了點頭。

請同事吃了一頓晚飯,開著越野車回到西河區別墅。

時間匆匆,不知不覺又是幾天。

西河區高級督察韓森,不輕不重的敲了敲門。

坐在椅子上的劉芒,抬頭看了一眼,笑著叫道:「請進!」

「劉警司。」韓森叫道。

「什麼事?」劉芒問道。

「我接到金山角方面傳過來的消息,真正的陳宇陳督察,幾個月前就犧牲了。」韓森說道。

「怎麼可能?」劉芒神情懷疑的問道。

「劉警司,世上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雖然很少,但又不是沒有。」韓森說道。

「陳總督察帶陳宇去做過DNA檢測,DNA檢測總不會是假的吧?」劉芒問道。

「劉警司,我去鑒定中心調查過,那份DNA檢測的報告是假的,樣本也是假的,兩份用於檢測的樣本,都是出自陳總督察。」韓森說道。

「你是說,陳總督察與陳督察,聯合起來騙我?」劉芒質問道。

「不,這事與陳總督察無關,我懷疑陳總督察,以及負責DNA檢測的警員,都被假陳宇催眠了。」韓森連忙說道。


「真正的陳宇,是不是真的死了?」劉芒又問道。

「陳警長的屍體,已從金山角運回來了,再做一次DNA檢測,就能知道真相。」韓森說道。

「這事不要告訴其他人……」劉芒叮囑道,他一直懷疑如今的陳宇,並不是真正的陳宇,對方失憶前後的變化太大了,除了身高長相一樣外,就沒有一點相似之處。

幾個小時后,韓森問道:「趙警長,怎麼樣?」

「DNA檢測結果出來了,兩份樣本屬於親屬關係。」趙雅麗說道。

「麻煩了。」韓森說完之後,拿著檢測報告,再次來到警司辦公室。

「如何?」劉芒急切的問道。


「這是檢測報告。」韓森連忙把手裡的文件遞了過去。

「逮捕陳宇。」劉芒咬牙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